徒步前往奧地利邊境的難民(維基百科)
徒步前往奧地利邊境的難民(維基百科)

歐洲大多數人拒絕穆斯林新移民

常青、東海
2017-02-16 16:53

Chatham House

伊斯蘭國(ISIS)

伊斯蘭恐怖主義

歐洲 穆斯林

歐洲右翼

歐盟

歐盟 危機

穆斯林新移民

英國皇家智庫

默克爾

默克爾 難民政策

川普的入境禁令擱淺之際,英國皇家智庫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公布的最新調查顯示,大多數的歐洲民眾反對接收穆斯林新移民。有分析甚至認為,默克爾為追求政治正確的難民政策也許會成為歐盟解體的導火索。

川普的入境禁令擱淺之際,英國皇家智庫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公布的最新調查顯示,大多數的歐洲民眾反對接收穆斯林新移民。有分析甚至認為,默克爾為追求政治正確的難民政策也許會成為歐盟解體的導火索。

英國皇家智庫:大多數人認為應停止新穆斯林移民進入歐洲

英國皇家智庫國際事務研究所對德國、法國、英國、意大利、比利時、希臘、西班牙、奧地利、匈牙利和波蘭10個歐洲國家的超過1萬人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55%的受訪人認為,應該停止接收新的穆斯林移民進入歐洲。

調查結果還顯示,10國的受訪者中,按年齡劃分,在18——29歲的年輕人中,44%的人反對接收穆斯林新移民。而60歲和60歲以上的人,高達63%的人反對接收穆斯林新移民。按性別劃分,57%的男性和52%的女性反對接收穆斯林新移民。按受教育程度劃分,59%沒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反對接收穆斯林新移民,48%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對接收穆斯林新移民持反對態度。

文化多元政策失敗 歐洲成伊斯蘭恐怖主義溫床

上世紀70年代,多元文化政策被歐美等西方民主國家廣泛接受,其核心是鼓勵移民團體保留自身的文化,並且同其他的文化和平地交流。西方世界希望藉此政策能使自由世界形成多民族、多信仰的和平相處和相互融合,以達到共同繁榮。

然而歷經近40年的實踐,美好的希望沒能化為現實,由於伊斯蘭信仰的獨立與排他性,歐洲大量的穆斯林很難融入社會,形成了獨立的群體,而穆斯林較高的生育力使其群體不斷壯大,潛移默化的改變着歐洲各大國的人口比例。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2010年公布的數據,穆斯林人口在歐洲各國人口比例為:法國7.5%,德國5.0%,英國4.6%,比利時6.0%,意大利2.6%。

這也引起歐洲各國領導人的焦慮,德國總理默克爾在2010年10月曾公開表示“德國試圖建立多元文化社會的努力已經徹底失敗”,她指出穆斯林移民需要努力融入德國社會,學習德語。英國前首相卡梅倫在2011年2月也公開表示英國多年來推行的文化多元政策助長了極端主義意識形態,使本土伊斯蘭恐怖主義滋長。他表示“英國必須放棄失敗的文化多元主義”,“堅決捍衛自由的西方價值觀”。

歐洲夢魘:淪為伊斯蘭國(ISIS)的兵源供應地

ISIS的崛起,成為歐盟各國穆斯林裔青年投奔的“聖地”,很多是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移民,其中不乏生活較為安逸的中產階級。英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國際激進主義研究中心(ICSR)的一項研究顯示,2011年底至2013年底期間大約有1.1萬名極端伊斯蘭主義者湧入敘利亞或伊拉克參與聖戰,其中大約有五分之一來自西歐地區。這一數據與德國情報機構德國聯邦憲法保衛局估計的數據大致相同。

英文維基百科彙集各種資料,給出了相當詳細的數據及資料來源:英國:500-1,500人;法國:1,200人;德國:500-600人;瑞典:150-180人;奧地利:100-150人;丹麥:100-150人;西班牙:50–100人。

2015年4月法國參議院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在前往ISIS效力的3000多個歐洲聖戰分子中,有1430個是法國人。但同情者與後備軍遠比這一數字多,法新社報道稱,法國情報部門監視了1570個人,法國當局認為他們與敘利亞聖戰組織有聯繫,另有7000多人被評估為有同樣風險。

政治正確令默克爾轉向 歐洲恐怖惡夢延燒

2010年底爆發阿拉伯之春之後,大量難民湧向歐洲,起初歐洲各國採用防與堵的政策,避免過多的難民湧入。2015年9月2日一敘利亞男孩伏屍土耳其海岸的照片令世界為之心痛,歐洲主要大國的難民政策隨之鬆動,德國總理默克爾9月5日更是發出了“德國接收難民無上限”的豪言壯語,大量難民隨之湧入德國。在此之後,伊斯蘭極端分子發動的恐怖惡夢在歐洲延燒。

2015年11月13日,法國首都巴黎轄區內發生多起襲擊,造成至少130人死亡、350多人受傷,其中99人傷勢嚴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聲稱實施了襲擊。

2015年12月31日,德國科隆中央火車站發生了1000餘名阿拉伯裔男子分組包圍性侵併搶劫90餘名德國女性的惡性事件,斯圖加特、漢堡也發生了類似事件約10來起。

2016年3月22日,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市郊的扎芬特姆機場和市內歐盟總部附近地鐵站先後發生爆炸,造成至少31人遇難、300餘人受傷。

2016年6月13日,一名自稱效忠“伊斯蘭國”的法國男子持刀殺害了一對警察夫婦,他們3歲的兒子幸免於難,之後持刀歹徒被警察擊斃。事後,“伊斯蘭國”宣稱對該事件負責。

2016年7月14日,法國國慶日當晚,一輛卡車在法國南部海濱城市尼斯衝撞觀看國慶節煙花表演的人群,造成至少80人死亡、50餘人受傷,傷者中包括兩名中國公民。

2016年7月18日,在德國巴伐利亞州維爾茨堡的區間火車上,一名17歲阿富汗籍男子用斧頭和尖刀砍傷多名乘客,這名男子在逃跑過程中被警察擊斃。7月22日,一名18歲擁有伊朗和德國雙重國籍的男性青年在巴伐利亞州的慕尼黑奧林匹亞購物中心門前濫殺無辜,射殺9人,射傷20餘人,兇手隨後自殺。7月24日下午,一名來自敘利亞的21歲男性在德國巴符州羅伊特靈根持刀砍死一名女子,砍傷2人。7月24日晚間,一名兩年前來到德國的27歲敘利亞難民在巴伐利亞小城安斯巴赫的一家餐廳引爆自製爆炸裝置,傷及15人,兇手在爆炸中身亡。

2016年12月19日晚間,德國柏林一個聖誕市場發生貨車衝撞人群事件。這起事件造成至少12人死亡、48人受傷。“伊斯蘭國”聲稱對此負責。

歐洲右翼崛起 歐盟面臨解體危機

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所帶來的歐洲安全危機,讓這位曾經如日中天的“歐洲女王”已風光不再,也讓歐洲的反移民勢力此消彼長。

2017年為法國、德國、荷蘭等國的大選之年,歐洲右翼及極右翼勢力的崛起讓歐盟的未來更加撲朔迷離。英國脫離歐盟已經不可逆轉,有分析認為,如果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領導人馬麗娜•勒龐當選法國總統,不論默克爾是否連任,以法德為主軸的歐盟都將面臨解體的危機。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