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百家】著名評劇皇后——小白玉霜(三)

香梅
2017-03-9 19:52

小白玉霜

文革

評劇皇后

評劇皇后小白玉霜百般熱情配合中共,卻成了被整的對象,她始終都不明原由,最後命喪文革的惡浪中。

 

時光如流,往事如煙。

人物百家,回首悠悠歲月,講述真實歷史。

百家人物,正如那天上的星星,閃爍在夜空里,常留在記憶中。

聽眾朋友您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台《人物百家》,我是香梅。

聽眾朋友您好,我是紫菱。

紫菱你好,上期節目我們講到小白玉霜極力的配合中共的整風運動,但她最終還是沒逃脫被整的命運,而且等待她的是更可怕的磨難,那小白玉霜究竟會遇到什麼呢?

就是1966年中共發動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小白玉霜也沒有倖免,立刻就被捲入了這場文化大革命的風暴里。

那是1966年的5月,文化大革命剛剛爆發沒多久,小白玉霜就被造反派戴上了各種各樣她自己連做夢都想不到的大帽子:什麼“舊班主”、“黑線人物”、“反動學術權威”、“三舊寵兒”、“三名三高”、“反黨分子”、“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漏網右派”等等。

%e5%b0%8f%e7%99%bd%e7%8e%89%e9%9c%9c3-1著名評劇皇后——小白玉霜劇照(網絡圖片)

親愛的聽眾朋友,《人物百家》繼續為您講述着名評劇皇后——小白玉霜的故事。

這一頂頂莫須有罪名的高帽戴在小白玉霜的頭上她一下子還真的有苦難言。這樣還不算,造反派們三番兩次抄她的家,而且還砸爛了她家裡的所有傢具。

到了 8月26日這一天,小白玉霜和其他所有被列入打倒名單的人都被驅趕到一個小院里,被迫跪在地上,造反派們用皮帶狠命的抽打他們。打完以後他們就被趕進“牛棚”接受管制。造反派要求小白玉霜每天要早請示,晚彙報,背語錄,讀文件。但是她每天都完不成勞動指標,也交不出認罪材料,所以她常常在別人下班了以後還要被強迫單獨加班加點。而且,在勞動中她就經常受傷。比如在拆卸舊布景的時候,小白玉霜不是砸了手,就是扎了腳,然後就鮮血直流。可造反派可不管這個,就算是受傷了照樣還得挨批呢!說她吃慣了剝削飯,人懶手又笨。有個叫 “三敢”的年輕人,追打着小白玉霜滿院子跑,然後要求小白玉霜站在石墩子上用藤棍抽她的腳腕。她被打得渾身是傷,受傷了以後她又生了病,還病得全身浮腫,腳上丶腿上的皮膚都腫得發亮,只要抽一下就是一道深溝,誰看見了都渾身起雞皮疙瘩,但就是沒人敢管,沒人敢攔。

xbys-3-4《玉堂春》劇照:小白玉霜飾蘇三,田淞飾王金龍(網絡圖片)

接下來,造反派們還要逼迫她承認:從大鳴大放的整風運動那會兒她就反黨,在政協會議上,向党進攻過,說她是個漏網右派;要她承認她罷演現代戲,說她反對現代戲,就是反對毛主席的革命文藝路線!要她承認1952年在朝鮮前線演《秦香蓮》的時候,販賣封、資、修黑貨,是故意瓦解軍心,破壞抗美援朝等等。讓她怎麼承認?這些事情小白玉霜根本就沒有做過呀!所以,她只承認自己有缺點錯誤,但她決不承認自己有罪。

因為對小白玉霜的態度不滿意,造反派對小白玉霜的折磨開始變本加厲。小白玉霜的家一次又一次遭到洗劫,其中最凶的一次,就是他丈夫單位的造反派的人,搶走了丈夫幫她藏起來的多年的積蓄。這一回家裡完全被洗劫一空了。這個丈夫是她和佟海山離婚後相識結的婚,這個人原本在中央音樂學院工作。卑鄙的是,造反派使了手段逼迫她丈夫和她離婚。結果,在小白玉霜從“牛棚”被放回家那天,丈夫就頂不住壓力給她寫了離婚書。身心俱傷的小白玉霜剛回到家,就面對着家徒四壁的冰冷房子和丈夫寫的離婚書,簡直是雪上加霜,她的內心再一次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痛苦不堪的小白玉霜,這時只能去找一位當初介紹她接近共產黨的朋友馬少波傾訴。可是,當時馬少波和她的處境也差不了多少,但還是給了她一些鼓勵。馬少波說明即使戲改工作中發生過失誤,演員也沒有責任,希望她放下心來熬下去。當時,小白玉霜似乎感受到了一溫暖,恢復了一些勇氣。可小白玉霜怎麼也沒有想到,就在這時,又一個更大更致命的打擊突然劈頭蓋臉的砸了下來:

那是1967年12月16日,一個毛澤東的秘書也就是當時文革小組的頭子戚本禹在一次講話中誣衊“馬連良丶小白玉霜是反革命”。要知道,在那個瘋狂的年代,一個中央文革領導成員的一句話就可以定一個人的生死啊。當小白玉霜知道了這個可怕的信息後,她的精神被徹底摧垮了。她也想不明白呀。她整整失眠了兩個晚上,她苦苦思索,但百思不得其解。她感到心力交瘁,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可是,她心裡最放不下的是她那個心愛的養女小新。

xbys-3-2著名評劇皇后——小白玉霜劇照(網絡圖片)

咱們都知道,小白玉霜不會生育,後來她就領養了這個女兒小新。小新呢是在出生5天後就被小白玉霜領養了的,她把小新當著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那天晚上,她依依不捨的把熟睡的小新叫醒了,然後問女兒:“小新,你想吃什麼,今天媽給你做頓好吃的飯菜吃。”女兒睡意惺忪,不解的看着媽媽,只是輕輕地回答:“這麼晚了您歇着吧,我什麼都不想吃。” 小白玉霜沒再說話,只是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小新不敢問,又睡下了。小新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會是他們母女倆相處的最後一夜。小白玉霜離開了小新的房間走進了自己的卧室,就再也沒有出來過。這一夜,小白玉霜吞服了大量安眠藥自殺了。

後來,造反派成員來喊小白玉霜去參加批鬥會的時候發現她已經昏迷的奄奄一息了。在人們確認了她是服毒後就趕緊送到人民醫院搶救。可是送到醫院的時候,一位姓傅的醫生在病例上貼了一個字條:“黑幫分子,不予治療”。就這樣,小白玉霜還等不及搶救就在1967年12月21日凌晨停止了呼吸,孤單的離開了這個冰冷的世界。

那時候的人都被洗腦了,很多人的人性其實都被抑制了。小白玉霜去世後,人們發現她留下了遺字和四封絕筆信,分別寫給領導丶女兒丶鄰居,言辭中都還充滿了對中共"感恩戴德"的思想。很難說小白玉霜至死都沒有看透中共的真面目,也許她只是為了減輕自殺造成的"反黨"罪行,讓女兒少受牽連,才違心地寫下那些絕筆書吧。

她給女兒的遺書寫着:“小新,你要好好聽毛主席的話,緊跟毛主席鬧革命。一部分(註:原文如此,指遺物)留下來,小新願跟誰交給他撫養,因我體弱多病,不能培(陪)她了。——李再雯。”

從遺言中可以看出,小白玉霜至死都還在忠於毛澤東。可惜,她始終不明白的是,害死她的正是她至死還在表忠心的那個共產黨和“毛太陽”。

小白玉霜的慘死,知道她的人都為她惋惜丶落淚。小白玉霜在走到生命盡頭的最後時刻身邊竟然沒有一個親人,死後,她的屍體被醫院用床單裹着就這麼孤孤單單的給扔在了太平間的門口。後來是一個叫紀樂如的人趕來才給她穿上了一身舊衣服。她被大卡車運去火葬場的時候,身上只蓋了一塊塑料布。好在火葬場里有個正直醇厚的老工人,是小白玉霜的戲迷。她給小白玉霜收屍的時候,對她的屍體是很莊重的。他連聲說:“可惜了的,可惜了的!”然後,他又小心翼翼的把小白玉霜的遺體移放到小推床上,接着對死者輕輕的說:“交給我吧!我最愛聽你的戲,我把你送走吧!唉!好人不長壽啊!”好心人給收了屍,可是後來中共連骨灰都沒讓留下。小白玉霜就這樣孤孤單單的走了。小白玉霜離開的這一年僅僅45歲。

一代着名評劇皇后——小白玉霜一生受盡了屈辱和苦難,最終還是被文革這場浩劫奪走了生命。從此以後,小白玉霜的繞樑之音成了絕唱!聽眾朋友,《人物百家》評劇皇后——小白玉霜的故事到這裡全部結束了,感謝您的收聽。

聽眾朋友,下期節目,我們將為您講述蔡元培的故事。請您到時收聽。聽眾朋友,如果您對我們的節目有什麼好的建議,請您在我們的FACEBOOK主頁上留言。我們會儘快給您回復!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