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論】戲子誤國?王岐山把關十九大一錘定音 (音頻/視頻)

石濤
2017-03-15 11:13

習近平

劉福連

戲子誤國

王岐山

誰能進入十九大,王岐山擁有一票否決權,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共產黨的權力要轉移到國家體系中,他轉移完了的時候黨就從國家的權力體系中被剝離了,當黨對國家運行的影響已經沒有那麼大的時候,他才出現一票否決,不至於干涉國家的正常運作,這是非常大的一盤棋,我不知多少朋友能夠品出來。

大家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美國部署無人戰機的意圖應該說相當明顯,相當明確,三四天前我們在節目中已經討論了,美國政府跟韓國、日本已經討論了針對朝鮮的所有可能性,而美國又明確拒絕中共的外交部長提出來的所謂的回到談判桌上的說法,那個完全拒絕掉了。而在所有的討論中,美國說進行斬首行動可能性更高,提高它的可能性,而且也是完全選項當中的一個。至於金三胖會怎麼樣,我們不知道,但是讓我想起來靜安寺那口鐘落地,從靜安寺那口鐘落地我們就想起了地藏菩薩,地藏菩薩他實際就是來自於高麗,金喬覺是來自於高麗的王子,來到了九華山,修成得道,修成了地藏菩薩。

 

在修成地藏菩薩的時候,在他臨圓寂的前兩天出現了山鳴石崩,寺鐘墜地,就是寺廟裡的鐘就掉下來了,可是寺鐘墜地是無聲的;這個靜安寺的鐘掉地上是有聲的,傷了人了,而靜安寺我們看到是上海,對應的又是江澤民去九華山抄過地藏經,拜過地藏菩薩,二零零四年六月五號。而金喬覺來自於高麗,所以一石二鳥,應對着兩個人——江澤民、金正恩,而整個應對的是給共產黨送終,地藏菩薩要有說法啦,當然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了,這事咱就這麼說。

 

提到地藏菩薩,送終,很奇怪在推特上我注意到美國之音連續去推江澤民的照片,很有趣的,我注意了一下,我說是不是什麼別人推的呀,不是,是美國之音自己的賬號,在推一組江澤民的照片,而這一組照片一共三十九張,而他選用的一張就是江澤民在彈琴唱歌,回頭去看原來電視台原來女主持叫李瑞英的,那李瑞英明顯的不太好意思,那張照片里有,就在那呢。而在BBC上也有人翻出了二零一五年的寫江澤民的一篇文章,大概寫江澤民的勢力是否回潮,大概是那樣,講江澤民是只蛤蟆,他的勢力是否回潮,在這個環境中都是非常有趣的背景,對吧?

 

美國之音那組照片我很奇怪,因為在推特上你推了什麼人家能看到嘛,在我的推特上有很多這些世界各大媒體的,我都Follow人家啦,得跟着人家走啊,Follow人家了一看,嘿,我還琢磨,這是出新照片啦?我還以為江澤民出來了,沒有,這是舊照片,可是他彈鋼琴扭臉去看李瑞英,李瑞英羞羞答答的一低頭,這事我就搞不懂了為什麼?後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在三月三號至四號的時候,兩會開始開會了,中央電視台播了一個電視連續劇,裡面有一個內奸,內奸的名字裡面有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他們都有,後來據說那一段給刪了,但是那個劇刪了那段之後又上來了,可是被明眼的人看見了,戲裡面有內奸是習近平。

 

我就想起來我做過一期節目,二月底在國內微信上看到說,中央電視台在批戲子治國,還是戲子誤國。當時我就只是看到那個消息,細節沒看出來,今天我就想查這個到底是戲子治國還是戲子誤國,嘿,又出來了,戲子治國,然後大篇幅的文章出來了,而他的主題內容談的是一個男演員,就是他媳婦給他戴了頂綠帽子那個,鬧離婚那個,農村來的娃子非要娶個城裡的丫頭,這個丫頭把他給涮了給洗了,就那麼回事,用了那個人的故事在談戲子治國,這事就連在一起了。

 

把這幾件事情放在一起,包括美國之音江澤民彈琴看李瑞英,這裡就有問題了,這戲子治國還是戲子誤國,這戲子是誰?是江澤民還是習近平,這就沒第二選了,因為習近平出現在中央電視台播的曲目中的內奸裡面,戲子誤國大家都知道,江澤民是個戲子,在整個過程中是個戲子,那這個戲子治國戲子誤國是誰?這確實是問題呀。可是我們知道在二月十六號,國家安全委員會已經二十個人選正式出台,在二十個人選正式出台當中,裡面有中宣部長卻沒有劉雲山,有中宣部長沒有政治局常委主管宣傳的官員,這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當中的明確的概念。

 

而國家安全委員會裡面其中有一個安全就是文化安全,如果有文化安全,再反過來戲子治國也好戲子誤國也好,這是誰?中央電視台播的電視連續劇裡面那個東西是早做的,製作一個電視劇需要時間的,什麼人故意把他們的名字放裡頭、有意無意放裡頭,這個可以查到的,但是今天再說戲子治國也好戲子誤國也好,是來自於中央電視台裡面的人不服習近平呢,還是習近平藉助這樣的說法去打擊江澤民呢?還是美國之音有着他自己的某些渠道在暗示着戲子治國指的是江澤民呢?這得需要時間,但是戲子治國也好戲子誤國也好,今天被中央電視台拿出來,有人要打戲子,要把戲子揪出來,這是在時間點上非常明確的。

 

在這個時間點上談到習近平的話,星期一出了個消息,在四月六七號的時候,習近平要跟川普見面,這是被美國的媒體首先提出來說的這件事情,大概習近平可能參加一個在佛羅里達相應的會議,兩天,六號七號,在這期間,川普跟習近平可能有見面,而且被安排在佛羅里達最豪華的一傢俱樂部裡面。安倍晉三上個月就是在這跟川普吃的飯打的球,大家談的很不錯,那裡邊的奢華程度被人形容成宛如天堂,這是一個比較爆炸式的確定式的消息,也就是說在兩會結束之後大概二十天之後習近平要去見川普。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圍繞着兩會特別是在梁振英成為了政協副主席,把前面的流言變成了現實,這成為了一個爭論,因為梁振英現在依然是特首,是香港最高的行政長官,卻成為了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裡面的一個國家級的官員,這是與一國兩制完全是衝突的,所以在評價中人們爭論很大,但誰也沒搞明白到底為什麼他可以成為政協副主席。在結束的會議上,包括習近平李克強也跟他握手表示祝賀,在政協副主席當中有兩個名額一直是給香港的,原來的那個名額是零六年死去的霍英東,所以這個名額一直空着,另外一個名額就是董建華占的,梁振英現在佔據了這個名額。

 

有人說是把梁振英競選特首拿下來然後給了他一個安慰獎,可是這個東西本身確實是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是一個直接的衝擊,就變成了梁振英現在的特首同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級的官員,那就變成了特首可就是中央的一部分,特首是中央級官員,這是有問題的,但為什麼這麼做?在我的眼睛裡這裡面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習近平在兩會中他只要一點,貫穿習核心,貫穿習核心貫穿整個他的體制環境。

 

我們可以回顧從二零一三年過來的時間,二零一二年獲得權力之後,習近平當時是以退為進,二零一二年九月份他不上班半個月,然後逼退了政法委書記在政治局常委中的名額,所以政治局常委從九個變成了七個,這是他做成的。而十八大是江澤民獲勝,他忍了一年。二零一三年的三中全會,開了三天會,最後就出來一個國家安全委員會,全國深化改革小組;半個月之後,十二月初,五號六號,五號周永康的生日,半夜抓的周永康,二十一號抓的李東生,這是二零一三年十二月。

 

二零一四年一開板,我們看到的是曾慶紅披露出來的紅二代的離岸資本,揭露的就是包括習近平、溫家寶、胡錦濤這些人,跟江澤民、曾慶紅的人馬一點關係都沒有。到了二零一四年六月十號,我們看到的就是香港六一零白皮書。而五月二十幾號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曾慶紅在上海露面,在韓正和江綿恆的陪同下,五月二十七號我們看到是江澤民跟普京在上海見面,把習近平給噁心了,但是習近平隨手就把徐才厚咔嚓給砍了,應該是三十號還是三十一號;結果到了六月十號,香港白皮書出來,劉雲山激化了六月二十二號香港的公投,這就是整個圍繞着當時香港的風暴,貫穿了二零一四年。而二零一四年他是悶到十一月份開的四中全會,四中全會拿出來依法治國依憲治國,跟三中全會配套。

 

二零一五年初,一月七號即刻砍死了馬建,二零一五年的三月份胡舒立劍指郭文貴,二零一五年的五月份出現股災,八月份天津大爆炸,九月三號大閱兵,十月三號江澤民在國家博物館露面,傅政華在其中,在給國家博物館題字,明確抗爭習近平。而在二零一五年的五中全會開完之後,對軍隊進行整體大整肅,我們今天看到了一年的結果,整體整肅的結果,中將、上將全砍掉,不在人大,不在政協任何一個部門任職,只使用少將,打碎整個軍隊間架結構,這是一直貫穿從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七年。剛登出來另外一個上將管後勤的,原來是北京軍區的政委,這個上將也給砍了。

 

貫穿二零一六年打碎了軍隊的整個間架結構,廢掉了中將、上將之後,它出現的是什麼?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習核心,所以非常清楚三中全會、四中全會、五中全會、六中全會,他不管在會議中有任何其它的枝枝杈杈,他都不管。每一個會議我要什麼,我要下這個東西是為了後面鋪墊,是為了後面幹活。六中全會結束之後貫穿習核心到了今年我們看到大年三十沒讓肖建華過年,把肖建華幹了,郭文貴聞着聲了,起來了,衝著的整個都是曾慶紅家族的故事。

 

到了今年二月十三號到十六號,他召開了全國省部級主要領導加上軍隊的會議,在黨校里七個政治局常委全都出席,開會,開會什麼?貫穿六中全會精神,六中全會什麼精神?習核心。在十六號開完會之後,二十個國家安全委員會人選正式出台,剝奪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權力,進入了三月初,開兩會,三月初開兩會俞正聲跟李國強開會上來就是習核心,今年的兩會習核心是主題,其它他什麼都不管。有朋友會問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梁振英還能成為政協副主席?他不管,他覺得無所謂,我只要習核心,我才不管你兩會開會開成什麼樣,他不管,大家要明白,他管不過來,包括郭文貴的這種做法,非常的強悍。

 

我看轉寫了一篇文章,姜維平應該是二零一五年寫的一篇文章,提到了郭文貴,他認為郭文貴在做最後的拼殺,有這個說法了,當然這是人家的事兒了,咱也看不懂,人家有多大實力,不知道,但是圍繞着這件事情可以看到習近平做事的風格,他只要做成他認為最關鍵的事情,而這種事情都是從最上頭可以往下壓的事情,在他往下壓的過程中,旁邊出現爭持,人大也好,政協也好,統戰部也好,國家安全部也好,包括港澳辦公室,這些都擁有着完整的權力體系和間架結構,這些官依然在那裡,就象兩會公告,我們看到把七零九律師的事情當成去年的工作報告主要拿出來,這種事情為什麼發生?是因為政法委的整個權力體系沒有動。

 

你對比一下軍隊你就知道,軍隊他把原來的七大軍區、四總部全廢了,然後把上將、中將重新給打散,上將們全給回家了,這是對軍隊的整肅他能做到。政法委沒有動,你就看到兩高的那些人包括周強他就是繼續這麼做,作為港澳辦公室他沒有能力去動它,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所以你就看到梁振英又上來了。至於說香港特首到底是誰?這個不好說,你說林鄭月娥會怎麼樣?很難說的。同樣的道理在原來的權力體系間架結構很多地方都沒有改變,他一定按照原來的系統在走,所以我跟大家分析的意思,佐證的意思就是,你看到了他軍隊體系是徹底打碎之後,才廢掉了中將和上將,而其它任何權力體系都沒有打碎,他是大的框架結構在轉移,權力結構在轉移,轉移到國家的權力框架之下。

 

這裡包括國家安全委員會、全國深化改革小組、國家監察委員會,是這麼個轉型方法,向國家體系轉型。而如果國家安全委員會出現了,國家監察委員會出現了,它會跟中華民國的五院制對口,它會與現在的美國的政府當中的相應結構對口,你將看不到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黨員的體系在其中,這是他做的,所以他主要要軍隊,其它就不管,主要要軍隊灌輸習近平核心,所以你會看到凡是低於這個層面的,低於他最高層面的各原來的部委都在按照原來的方式在走,所以這是我以為在解讀中這是一個大變革的年代,所以你會看到他的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抓這些權貴家族。

 

香港寫了一篇報道,他認為習近平已經直接動手,透過肖建華這件事情直接向國內的權貴資本勢力和權力的陰謀勢力,這兩個集團動手,習近平在有關這一次特首選舉中,有一個明確的,就是說不欽點,讓這一千二百人自己選,不欽點就沒有說法,這是習近平明說的,要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這也是習近平說的,如果明白的話大家知道,圍繞着香港特首選舉出現了兩個聲音,習近平的宗旨,張德江、張曉明,原來曾慶紅的體系人在動,可是在這個過程中,你就能夠看出曾慶紅殘餘的勢力在香港這件事情上的這種火爆和衝撞,包括梁振英的做法,而梁振英被選舉的做法就等於暴露了現在在香港誰是曾慶紅的人,全都暴露之下,而習近平到現在不說一句話,以沉默和無聲的方式襯托出整個將要被他打擊的人。

 

大家想過沒有,即使你特首選完了,如果他抓江澤民、曾慶紅一旦披露出來之後,選完的這個人無論是誰最終都要倒戈他,而在選擇的過程中什麼樣勢力的人在其中波動,做了什麼事情都在他的視野里,所以他動上頭就會出現系統性的反抗,這是在香港出的事情。但是香港這家媒體講的很清楚,權貴資本的家族集團與陰謀野心的權力集團,在香港這塊土地上抗爭着習近平,利用香港的這種跳板的作用,在金融體系中和國安體系中反過來控制大陸內部,打擊習近平,這是指的金融安全問題,而金融安全問題又是在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框架之下。

 

在談的這個問題的時候又講到另外一個概念就是王岐山,王岐山現在握有非常關鍵的一票,這不只是大內總管啦,他是在今天中共官場權力中的砍頭者,樹立國家安全委員會這是他統領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將取代現在的相當諸多的這種權力機構,就是監察、法制、偵察、拘禁、扣留的這種間架結構,將取代中紀委,也就是說他在法制的概念當中和監督的概念當中更趨向於象香港的廉政公署的概念,他的方向就是打官,所以這是王岐山第一需要的,王岐山第一需要完善監察委員會,完善監察制度,用國法代替黨紀,來面對國家官員。

 

而另外一個十九大的人選誰合格不合格就是王岐山的一票否決,要求所有十九大的候選的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必須公示自己的財產,申報自己的財產,填表格的,包括自己的子女,包括所有這些,公示財產的內容,凡是發現有帶病提升的,凡是發現有問題的王岐山有一票否決權。誰能進入十九大,王岐山擁有一票否決權,這是我跟大家說的。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共產黨沒有絕對權力,權力要轉移到國家體系中,他已經轉移完了,這個時候黨就從國家的權力體系中被剝奪了,當被剝奪了的權力的本身對國家的影響,對國家運行的影響已經沒有那麼大的時候,他才出現一票否決,不至於干涉國家的正常運作,這是非常大的一盤棋,我不知多少朋友能夠品出來。

 

另外一個消息是指劉福連上將應該被去職了,原來叫戰略支援部隊的政委,劉福連原來是北京軍區的政委,這是十八個上將當中的其中的一個,沒了,回家抱孫子去了。談到劉福連那裡嘲笑他,從一個報道當中說劉福連參加了什麼什麼,而在報道他的官銜是戰略支援部隊原政委劉福連上將如何如何,那劉福連完了,沒有官位了,他徒有上將沒有官位,然後就立刻揭示出當年湯燦,咱也不知道,報道說二零一一年湯燦進入軍隊,北京軍區戰友歌舞團,說北京軍區戰友歌舞團當時出頭的時候湯燦出來了,第一次見到劉福連呢,結果劉福連看她演出,到北京軍區高幹什麼團拜會表演,劉福連就看傻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然後就跟那個團長說了,說你得把這點人留下,我們晚上請客吃飯,喝酒,然後這些北京軍區的包括姓房的北京軍區司令,那個時候是北京軍區的,劉福連是北京軍區政委,跟湯燦他們就喝酒,吃飯。

 

據說當時湯燦的老闆就是北京軍區戰友歌舞團團長挺不高興的,說看這個劉福連怎麼去拉湯燦的手不撒手,人家挺沖的,據說在酒桌上大家還你來我往的就幹上了。旁邊的人看明白了,說劉福連有點太那個啦,因為那個時候劉福連跟房峰輝剛剛到北京軍區任職,你也不摟着點,見着漂亮女人就不撒手,我相信劉福連自己也沒搞明白你一個軍區的上將沒準人家都不尿他,對不對?那人家湯燦走的是政治局政治局常委這一層的,那個時候上將在湯燦眼睛裡,可能就是一個跟小兵差不多了,當然湯燦現在也燦爛了,劉福連也就是福氣滿身了,就都歇菜了,但是這個故事這應該是個事實了,因為報道很詳細嘛。

 

這個故事和這件事情,我跟大家想分享就是說,習近平在整頓軍隊的時候,他是以某種名義先改變軍隊的體制,完全擊碎了原來軍隊慣行下來的軍隊官場上的這種間架結構,整個體制給打散了,沒動上將跟中將,當體制完全打散之後這些上將和中將他徒有虛名,已經沒了根,等於是削了這些高級將領的根部,根子都沒了,又給他們一個職位,戰略支援部隊的政委那是一個新的框架下的一個官位了,但是戰略支援部隊這些部隊跟劉福連之間在時間上可沒有關係呀,大家一扒臉誰也不認識誰呀。當你誰也不認識誰的時候,當你把劉福連從北京軍區調出來之後的時候,北京軍區都消失了之後的時候,我再把你劉福連拿了,是這麼乾的。

 

當政法委體系把周永康砍了,政法委還在,高等法院、高等檢察院這些東西都在,作為港澳辦公室這些東西還在,所以當這些東西都在的時候,這一個體制都在的時候,他動不了的,比習近平官低的人卻利用體制的政策和規矩來制衡習近平,所以習近平才在兩會前把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名單真正的人選亮相出來,面對全國的高級官員,各省部和軍隊中的高級官員亮相,亮相之後貫穿習近平習核心,所以習核心叫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但他的操盤做手是國家監察委員會、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家深化改革小組。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把他自己的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權力間架結構從國家裡出來了,這叫權力轉移,他需要時間,需要氛圍。

 

而在這個轉型的過程中,包括政法委、中宣部,包括諸多的原來隸屬於黨的間架結構的這樣的體系中,他一定按照原來的規矩在做事情,因為習近平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也好,習近平的國家權力角度也好,還沒有行使他的權力,也就不能夠給高等法院、高等檢察院有一個明確的指示,他自然就按照原來的方式做,而反腐中很多人都與習近平作對了,這是自然的。郭文貴在這一次推特的戰爭中說了一句話,就是要保錢、保命,有人去改他這句話,應該叫保命為先,保錢不重要,說這話的朋友十有八九就是一個文化人,讀書的,郭文貴沒錢郭文貴就不是郭文貴了;郭文貴沒錢郭文貴就影響不了了,什麼都沒有了;郭文貴如果沒了錢,那他自己想想可能就不如死了,所以我保住錢才有我郭文貴的意義,我保不住錢,我郭文貴沒有意義了,這是很多朋友可能沒有聽懂他的概念。

 

郭文貴賺錢的開始是從十幾年前,九九年開始,二零零三、零四、零五開始掙錢,開始跟國安體系掛在一起,這幾年就是現在反腐的最集中的概念,所以郭文貴要保錢、再保命,跟習近平的反腐直接是對立的。而郭文貴的保錢透顯出在習近平王岐山的反腐的過程中,得罪了所有有錢人、有權勢的人、有力量的人和家族勢力,這種得罪從郭文貴要保錢在先,保命在後就能夠反襯這個道理是存在的,因為人家掙的都是錢。

 

所以郭文貴給了習近平一個答案,給了大傢伙一個答案,習近平不以國家機構否定黨的機構的話,習近平就會被這些人置於死地,只要他們有機會,只要習近平不廢掉黨的權力,所有這些有錢的人、被反腐的人都是有反撲的機會,對吧?所以你會看到郭文貴為什麼不反黨,他不能反黨,他反了黨就拿不回錢了,這是在我眼睛裡非常清晰的一幕。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