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王友群專欄】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你敢嗎?

蔡紅
2017-03-15 11:08

709律師

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

初審法官

周永康

拘留

李和平

李春富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大的幫凶

王全璋

監視居住

維權人士及家屬,遭到傳喚

謝燕益

限制出境

3月12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人大”會議上,居然將迫害709律師作為他的“頭號政績”,再次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

3月12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人大”會議上,居然將迫害709律師作為他的“頭號政績”,再次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

2015年6月12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大的幫凶,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這是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上台執政以來反貪打虎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卻讓江澤民利益集團恨之入骨。緊接着,他們採取兩個引起國際社會關注的報復行動給習近平“攪局”:一是在經濟領域製造“股災”,A股持續暴跌;二是在政治領域,在全國範圍內抓捕維權律師。

從2015年7月9日深夜起,在江澤民集團第二號人物曾慶紅的親信、中共公安部部長郭聲琨的統一布署下,曾經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王宇、王全璋、謝燕益、李和平、李春富、周世鋒等一批正義律師被抓捕。截至2015年底,全國至少316名律師、律師事務所工作人員、維權人士及家屬,遭到傳喚、限制出境、監視居住、拘留、逮捕或失蹤等非法對待。

從抓捕709律師到審判709律師,包括將某些709律師“取保候審”,全過程都是非法的。李和平律師的弟弟李春富律師,為營救哥哥被抓捕,被關押一年半之後,“被取保候審”,擔保人居然是他本人!他家人見到他的樣子,都驚呆了:骨瘦如柴,目光獃滯,緊張惶恐,語無倫次。經診斷,李春富律師患了“精神分裂症”!由此可見:709律師在各種正當合法權益被非法剝奪的情況下,在家屬依法請的律師的會見權等全部被非法剝奪的情況下,肯定遭受了難以想像的肉體和精神上的迫害。對709律師的迫害,是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十多年之後,對有良知的中國人犯下的又一樁不可饒恕的罪行!

聯繫今年1月14日周強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號召全國的法官向“司法獨立”“亮劍”的論調,聯繫今年1月25日周強與中共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共同推出“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不難看出:周強極力維護的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羅干、周永康、孟建柱三任中央政法委書記主導的肆意踐踏法輪功學員人權的“無法無天”的司法體制。這個體制,說到底,就是公、檢、法三家是一家,在中共政法委書記的統一領導下,最終利用“人民法院”破壞法律實施的體制。

一批又一批冤假錯案,正是在這樣的司法體制下被“複製”出來的,一批雙一批“吃了原告吃被告”的貪官,也是在這樣的司法體制下被“複製”出來的,上至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公安部部長郭聲琨,下至公、檢、法系統內有權有勢的人,形成了一個同屬江澤民利益集團的中共政法系統的分支利益集團。正是為了這個利益集團的私利,在北京街頭打死雷洋的惡警,才被免於起訴,放回家過年;周強等人才會臭不要臉的在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上將迫害709律師作為他的頭號政績。

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潑在法輪功身上的一盆髒水叫“反科學”。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非法判刑5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製作的一中刑終字第3381號刑事裁定書中認定的證據15寫道:“北京市公安局刑偵總隊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出具的京公刑技(文)字【2008】第809號文檢鑒定書,證明署名王友群,關於法輪功內容的信封、信件881封的字跡是王友群所寫。”這個鑒定結論是偽造的,因而是“反科學”的!

在我經歷的刑事訴訟全過程中,我多次反覆白紙黑字提出上述鑒定結論是偽造的。比如,2009年10月13日,被關押在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內的我,依法寫了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上訴狀》。在上訴狀中,我明確指出,上述鑒定結論是偽造的。針對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利用偽造的鑒定結論栽臟陷害我,我提出三點訴訟請求:第一,撤銷原判;第二,依法逮捕徐麗文法官;第三,徐麗文法官必須賠償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壹仟萬元人民幣。

刑事訴訟法規定:凡證人證言,必須經法庭質證、查實後,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鑒定人是“證人”,鑒定結論是“證言”。據此,在我明確提出上述鑒定結論是偽造的之後,尤其是,我向初審法官徐麗文的索賠金額不是1萬,不是10萬,不是100萬,而是1000萬。負責審理我的上訴案的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必須依法在法庭上對這份鑒定結論的真假進行質證、查實。

然而,在審理我的上訴案的過程中,全中國乃至於全世界一切有常識和正義感的人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審判長賈連春法官,不僅不敢依法在法庭上對上述鑒定結論進行質證、查實,而且,從上訴到最後接到終審裁定書,我一直沒有見到審判長賈連春法官!至今為止,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長的什麼樣!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北京市公安局的鑒定人壓根兒就沒有見過881個信封,更沒有見過881封信,他們的鑒定結論完全是“憑猜測”做出來!預審警官、檢察官、初審法官、終審法官全都沒有見過881個信封,也沒有見過881封信。如果在法庭上質證,不要說881封信了,就是881個筆跡全是王友群所寫的信封,他們都拿不出來!一質證,當場,這個欺騙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反科學”的鑒定結論,就就將暴露在光天化之下!!一質證,鑒定人製造“偽證”,預審警官、檢察官、初審法官利用“反科學”的“偽證”栽贓陷害我的犯罪行為,就將暴露在光天化之下!

可悲的是,賈連春法官,在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的強權面前,在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強權面前,在中國首席大法盲,現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捍衛的“黨法院”的強權面前,跪下了,為了保住頭上的烏紗帽,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昧着良心,堅持將這份沒有任何法律效力的偽造的鑒定結論,“認定”為我的犯罪證據!

2009年11月26日宣判那天,賈連春法官自知做了虧心事,根本不敢依法在法庭上宣判,不敢邀請一位中外記者旁聽,不敢邀請一位外國駐華使節旁聽,不敢邀請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中國公民旁聽,更不敢通知我的家人出庭旁聽。我是在等待很久之後,在法庭外的一個小窗口接到“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書的。當時,我在簽收時,在個人意見欄明確寫道:不服從判決!

如果我在上述狀中對這份鑒定結論的判斷不是鐵證如山,賈連春法官肯定早就以“誣陷”、“敲詐勒索”徐麗法官,判處我無期徒刑,甚至死刑了,但是,這種情況沒有發生。在賈連春法官製作的終審裁定書中,沒有關於我“誣陷”、“敲詐勒索”徐麗文法官的字樣!

如果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不信我的話,可以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派獨立公正的專家到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去調查,看一看到底有沒有我親筆寫的881個信封?有沒有我親筆寫的881封信?這個調查非常簡單,在確認我的筆跡的情況下,一個信封一個信封的數一數,看能不能數出881個信封來?

這裡,我大聲問一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幫凶,現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你敢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獨立公正的專家到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調查此事嗎?我敢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理直氣壯斷定這881封信的鑒定結論是偽造的,你敢向全世界人民證明這881封信的鑒定結論不是偽造的嗎?

(希望之聲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來說幾句


匿名
2017-03-15 18:18

之所以“蛤蟆幫”能夠對習近平“攪局、搗亂或捆綁”,是因為“蛤蟆幫”能夠倚仗中共體制與邪黨本身(黨性)的“保護傘”……

匿名
2017-03-15 18:15

恕我直言不諱,沒有惡意、只是求解。從詞性、詞義上講,【腐】包括【貪】、不限於【貪】,老少皆知。然而,王友群的多篇、多處文字中,基本都是【反貪打虎】,而不是【反腐打虎】;難道多篇、多處都是筆誤嗎??還是得到了什麼可靠根據或消息,反腐範圍縮小了?或是一直不承認是【反腐】、而只承認是【反貪】?

  自救良機
2017-03-15 18:13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