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森訪談】百年老字號企業凋零 誰把中國人折騰了一把?

靜汝
2017-04-13 08:48

中國製造

傑森訪談

聽眾朋友,您好!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中國製造為什麼廉價一直都是人們談論的熱門話題,之前有不少人認為廉價是因為中國的勞動力便宜,但目前隨着中國人口老化的加劇,勞動力成本有所增加,似乎勞動力便宜的優勢已經成為過去,也有人認為是因為中國的產品不是來自創新,仿造品居多,所以在中國山寨版泛濫,還有一些業內人士則認為中國製造業其實是加工業,也就是說中國缺乏自己的品牌產品,那麼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為什麼能拿得出的像樣品牌產品卻寥寥無幾?在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里,我們就請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來圍繞最近被多個網站轉載的題為<日本人眼中的中國製造>一文來談談這個話題。

主持人:傑森,您好!最近在網上看到一篇題為<日本人眼中的中國製造>的文章。這篇文章提出的一些觀點其實令人深思,您怎麼看這篇文章的觀點?

傑森:我覺得這個文意其實寫的非常不錯,當然從一個日本人眼中看中國製造和中國企業,但是談到的問題確確實實是中國目前不簡簡單單是一個企業的問題,甚至會涵蓋中國整個產業升級換代的問題,甚至會涵蓋中國整個的全民文化或者說整個社會狀態問題,不光是經濟層面的問題,他涉及的問題,甚至包括國民性,包括一些很根本的這種中國人整體非經濟因素的很多問題,所以這篇文章其實談到了很多值得中國人思考的問題。

記者:這篇文章一開始就提到:和日本相比,中國企業死得太快……

傑森:在這一點上我到覺得值得商榷的地方,可能你不能簡單去分析說有多少小企業,壽命是多少,因為在一個經濟上升的大環境裡頭,本身來說新企業產生的多,而且社會不規範,企業也就死的多。

我到覺得另外一個數據更能說明問題,他說了現在有一百五十年歷史的企業,日本有多少,日本有二萬一千六十六家,中國硬是要算的話,六必居,張小泉剪刀等等,這樣算是五家,這個算是一個核心的觀點。為什麼日本也經歷戰亂,也經歷很多政權的紛爭,但是他卻有將近二萬二千家企業有一百五十年,而中國只有五家。

你不能用簡簡單單的一個戰亂紛爭來說,因為一百五十年日本也是改朝換代了,日本也經歷了二戰,日本甚至戰敗了,這個過程中也是千變萬化的,所以國家歷史紛爭不能是一個原因。

中國在歷史上其實有很多很多品牌的老企業,現在留下來企業,當然當時也都是老牌子,這些企業後來死的最快、最多是中共執政以後,斷崖式大批死亡。當然日本效彷西洋,建立西洋企業,這個時間比中國早一些。中國的話,1911年可能清朝結束,清朝之前有一些戊戌變法,有一些追求新科技的方法可能會被制約,但是清朝以後,整個五四運動各方面帶來的,中國事實上有大量的新的企業產生,我印象很深的當時不管是最簡單的,什麼一些紡織業,一些日用品,包括火柴,其他一些企業,確確實實像雨後春筍一樣在中國出現了,這些企業基本上在戰亂的紛爭中,很多也在維持,但是幾乎這些企業在中共執政以後,清一色的被斬斷了。

中共執政以後,第一個搞的就是所謂公司合營,或者把資本家的企業搶過來,搶過來後,這個企業很快變成了共產黨的企業,但是共產黨的企業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頭,基本上是人浮於事,而且中共執政以後運動不斷,整個文革十幾年不幹活,就是批鬥,搞政治運動,很多企業基本上屬於要麼死掉,要麼根本不能真正的滿足市場,談不上創新、研發,基本上沒有。我印象很深的是我的父母當時在一個很小的國營企業,比如我母親在一個是生產火柴的火柴廠,火柴經常着火,企業管理一塌煳塗,每一、兩年就要燒死幾個人,幾乎燒死人不斷,而且企業總是虧損。很多老工人,中共執政之前是給企業老闆做,那些老工人其實很懷念當時的私人老闆,老闆對他們非常尊重,整個企業管理的井井有條,整個經濟效益非常好。後來共產黨執政拿了企業後,整個管理非常混亂,危險不得了,其實這是一個很小很小的縮影。實際上很多很多企業,你都可以看到就是這樣的模式。當時要麼是國民黨執政過程中的一個企業,要麼是私人的小企業,最後全被中共要麼是掠奪,要麼是公私合營,最後這些企業基本上在中共計劃經濟的模式下,幾乎全都死掉了。因為企業如果不針對市場,不斷的尋求新的產品,不做積極的研發,根本不可能在目前這種社會裡頭存活很久。

所以很多時候你可以看到中國的老企業,實際上是中共執政以後那種計劃經濟的模式,殺掉了很多很多的老企業,這就是我們可以直接解釋為什麼同樣經歷紛爭戰火的二個國家,很小很小的日本有二萬多家一百多年的企業,而中國這麼大的國家,現在只剩五家,而這五家其實也是所謂的,因為六必居,張小泉等這些已經不是當年的六比居、張小泉,也是中共變了味的,只是掛了個牌子而已。直接原因就是中共,中共把中國人折騰了一把,把一個按正常市場運行的社會完全打亂,搞一個所謂的計劃經濟,把中國人從四九年一直折騰到所謂中共自己的改革開放,整整折騰中國人四、五十年,從技術到經濟徹頭徹尾的一個斷層,後來其實都是從頭做起的。

記者:那您認為目前中國的企業,也就是您提到的中共的所謂改革開放以後,問題出在哪?和日本有什麼不同?

傑森:其實文章後來也談到,為什麼中日差距越來越大,為什麼中國人對技術和日本人的技術理解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中國人為什麼有時候對速度過於追求,另外對規則,為什麼中國人和日本人完全理解不一樣,所謂遊戲規則,製作規則這些問題。我覺得談的非常中肯,這篇文章最核心的問題就是為什麼這麼大的國家,經濟總量已經是世界第二,但是確沒有那麼幾個讓世界人由衷的敬佩的品牌。

像台灣,小小一個台灣,他的晶片製造業,比如有一個叫做TSMC台灣半導體製造公司之類的,短短几年裡現在的市值已經跟英特爾一樣,同時幾乎包攬所有像蘋果這樣子的大企業的特殊晶片的生產,而他生產的晶片可以跟三星媲美,甚至很多時候他晶片質量性能同樣用在手機上,要超過三星,他用他的技術,搶佔了世界做晶片加工的行業。同樣是中國人,中國大陸這邊完全達不到這樣子的效果。另外像台灣宏基計算機的品牌,中國始終造不出自己的品牌,聯想一直在國際上一直推不出來,直到花了錢把IBM計算機部門買下來以後,才勉強在國際佔一席地位,其實是買下來的,買到IBM的一席地位,為什麼同樣是中國人,我們不說日本民族性比較精細,比較追求完美,中國人是不是就比較粗細條一點,其實不是。

台灣人跟大陸人幾乎是同根同祖,核心問題是啥?國民浮躁的問題,文化底蘊的問題。台灣人從某種程度上講,機會比大陸少,因為大陸本身有最大的市場,跟很多企業有保護的環境下可以讓他迅速成長,比如說通訊業華為,就是靠中國大市場,在這個大市場的保護下,把華為發展起來了,但是發展起來以後,它並不是讓世界尊重的通訊企業,很多人覺得他還是在拷貝,模彷別人,做複製一樣的東西,他並不是像CSCO或者其他的一些公司,不斷的創新這個領域。他的主要市場在非洲,或者阿拉伯,阿富汗相對來說,發展比較低端的,靠價格,靠其他東西來博取,中國事實上就是靠價格在國際市場上博取市場地位的,不是靠自己的品牌和自己真正的素質,自己的質量。核心歸到底就是剛才我們反覆說的,實際上是浮躁的問題。

中國人從某種程度上講,做生意總愛打快拳,總是想我迅速把你的技術,學到以後,我迅速生產產品,質量比你差一點,但是比你便宜很多很多,把利潤壓的很薄,把整個市場衝擊的一塌煳塗,這其實對整個市場都是一個非常大的負面影響。

中國人形成這樣子的整體的運作方式以後,對自身傷害也很大,沒有人去靜下心來搞創新,因為創新多累啊,我模彷多快呀,你有技術我買二個,拿過來就學,幾個月後我就可以開放生產。創新投入成千上萬、多少億,都不一定能出個結果,所以說中國人基本上都是山寨,都是模彷,結果是啥?其實中國,真正讓人驚艷的東西非常非常少,而且還有一個,就是有的時候,中國製造出來讓人覺得很好玩的東西,國際想要,但是因為中國人不精細,不真正打這個品牌,把這個東西做精做專,最後這個事情也不了了之。

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前年聖誕節,當時網上很火很火來自大陸的就是二個輪子,人站在上面自己可以保持平衡,滑來滑去的滑板,很多孩子特別喜歡那個東西,因為價錢也就一百來塊錢,但是很快出事,很多時候電池着火,電池爆炸,你去看的時候,沒有一個東西印有真正的品牌,最後整個產業因為這種負面的報導,完全消失掉,沒有了,沒有人願意再敢買這個,因為大家都是看到是沒有品牌的東西,而且出了責任之後,沒有地方去找任何人的原因,也沒有人去研發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然後回應這個事情,最後其實是一個非常非常有希望,有潛力的技術,如果說有一個企業能打出一個品牌,能保證不會出這樣子的事情,電池各方面做一個保證,事實上是一個非常非常可以活起來的技術,每一個人看到的都是中國製造,沒有品牌,很便宜,但是很容易着火,大家最後把整個產品都放棄了。

我當時感覺到非常非常可惜,難道沒有一個企業能靜下心來把這個東西打成一個品牌嗎,當時蘋果史蒂芬.賈伯斯回到蘋果,讓蘋果第一個扭虧為盈,扭轉整個蘋果當時頹廢的狀態,是靠啥,是靠一個音樂播放器,就是mp3 player,很小很小一個東西,其實當時mp3 player已經充實了市場,各企業都生產,中國便宜到五、十塊錢都能買一個mp3 player,當時中國製造的東西,但是史蒂芬.賈伯斯認真去做,居然一個mp3 player賣五到六十,搶着買,最後把蘋果再次帶活到潮流的頂端,隨着mp3 player,很快iPhone出了iPad,一系列這樣的東西把整個蘋果現在變成世界上市值最大的企業。

中國人就不能靜下心來做產品,就不能靜下心來做品牌,很多時候一做就想賺很多,文章特意提到,很多企業不是他發展不快,不是說他初期產品不好,很多企業只要一開始做,在這個領域稍微做一下子,他很快就開始跨足到其他企業,你可以看中國的任何一個企業,不管做互聯網搜索,還是做網上的電商,很快都會跑到網上金融去,有些國營企業,不管做鋼鐵的,還是做火車的,很快都去搞房地產去。為什麼日本的企業他能搞一百多年,他就圍着一個東西去做,一個螺絲,一個軸承,就那個螺絲,就那個軸承,他能讓整個全世界去買他的,他就做那一個事情,但是企業一直長期活下去。

記者:那您對中國製造是怎麼看的?

傑森:我的覺得就是中國製造是一個負資產,中國人很自豪說,中國是全世界都買我們中國的東西,那是因為中國的東西便宜,是靠便宜在打市場,但是用便宜打市場永遠永遠都不可持續,因為中國不是個資源豐富的國家,而這個過程中,中國已經被污染的一塌煳塗,你不能在按這樣的模式走下去了。便宜一定是大量的浪費,但是你用這樣的方式去打市場,你利潤又低,最落得是一個負資產,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國製造一定是便宜。

在一個東西上打上一個日本製造,德國製造,大家會在價錢上無形中加一些值,你在品牌上打一個中國製造,大家得減一個值,所以我說中國製造是一個負資產。未來為了扭轉中國製造這樣的概念,你都得走很長很長的路,才能扭轉人家對你便宜的概念。

韓國走出一條路,十幾年前韓國車的質量非常差,一輛車九千塊錢沒有人買,但是韓國硬是咬着牙,像Hyundai,他的質量已經更新到一定的程度,但是人們對他心目中的概念還存在,質量已經非常好,但是大家還是覺得他的車子不行,最後他推出說,十六萬公里之內,任何地方壞了我都給你免費修,這是不可思議的保證,但是就因為這個保證,讓有的人開始試韓國車,最後韓國車的品牌,最後開始在美國確立起來,這幾年韓國車的品牌,基本上有點趕上日本Honda的那種概念,但是這個過程是十年的努力,中國連第一步還沒有走到,中國的車連進入美國的機會還沒有,所有些事情,你看到中國事情做的很大,但是做的很爛。

記者:您認為這個問題應該怎麼解決呢?

傑森:這個問題解決起來實在是太難了,因為現在中共製造出來整體的社會文化,這是一個核心,這是一個中國致命發展不起來的問題。南方製造業開始萎縮,很多南方的官員說,好事,這叫騰龍換鳥,我不想要這些爛爛的製造業,但是如果你沒有一個像樣的品牌,你不能圍繞着技術把這個事情做精了,就像我剛才說的裝的雙輪踩踏車,是多麼好的想法,很受歡迎的產品,但是就是因為一點技術的問題,沒有任何品牌敢去做這個事情,最後這個事情就黃掉了。

我自己看到,全民浮躁的狀態事實上直接跟中共治國這種基本文化氛圍有關,中共在治國的過程中,把人文理念的東西放在一邊,單純以所謂的數字,它自己叫GDP,對企業用稅收,用產值,用利潤這種單純的數字來展現,用這樣子的方式來評價一個企業的成功,評價個人的成功,最終把企業帶上這種完全急功近利的道路上。

而且中共一個支柱企業房地產,這個房地產現象,我一直把它叫做中國整個產業花園中的一個毒花,毀了中國幾乎所有的產業模式,因為任何一個企業,不管怎麼辛苦的賺錢,都不如房地產賺錢。多少溫州的小企業,賺了錢就開始倒房子,很多大家講的故事都是真實發生的。一個人北京做企業做了十幾年,最後虧的一塌煳塗,沒有辦法,把他北京兩辦公室賣了,賺了幾千萬回去了,很多企業虧損的股市都要掛牌了,北京賣二棟房子,賣一千多萬,扭虧為盈,市場上繼續上市。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是房地產這個導向把中國整個實體企業掏空,因為房地產因經濟發展的膨脹式過快發展,中共印鈔的方式,各種社會導向,使得很多時候中國人沒有心靜下來,塌塌實實做研究、做創新。中國人很多時候叫做創意,事實上在呼悠,中國人叫呼悠,房地產講這個概念,那個概念,產品講這個概念,那個概念,最終都是虛的。實實在在的在國際上一拼爭,完全都是破綻百出的,這就是為什麼很多所謂的中國國際幾百強,全都是被國家保護起來的壟斷的大企業,象中國石油、中國石化、電信等等,無競爭的國家保護的大企業。

像台灣這樣自然生長起來,民間生長起來,靠自己的技術完全沒有。沒有任何借口,沒有任何理由,同樣是中國人,唯一台灣和大陸不同,就是執政黨的不一樣。

文化氛圍事實上是由執政黨一手創造出來的,執政黨的政策加上整個全民的文化氛圍,使得中國企業始終不能真正地迅速在國際上製造出來讓人敬佩的品牌,創造出來持續的高利潤,這都是核心的問題。所以歸根結底,我還是覺得,目前中共治國的方式,歷史上他害了很多很多傳統的老企業,現在害了整個中國社會不斷創新這樣的大環境,大土壤。中國如果不改變,整個完全全民依賴房地產,全民往金融上走等等這樣務虛的經濟發展模式,改變不了中國一般老百姓這種迅速賺錢,打快拳,賺完就跑,賺完就走,沒有更多的職業理念,更大的市場目標這樣的方式。

日本企業為什麼能做一百多年呢,他把企業當家做,他把員工當家人,中國很多很多企業,把人工當作奴隸,做完就跑,賺不了錢,關了門就逃,你可以看到,其實是互相害人,害到最後,使全中國人背上了中國製造這樣的負資產,沒有任何一個產品,就是你做的很好,你還得降價,比別人便宜很多去賣,這個得經過多少年才能扭轉,我真不知道。

記者:您是說中國人為賺錢而開企業,而日本人做企業是一種生活方式,是職業理念的不同?

傑森:有這樣的概念在裡頭,其實很多時候,中國人開一個店,腦子立刻想的是我立馬要發多少,賺多少,你到歐洲、到日本,你會看到,他們是把它當做他的生活方式,這就是他的生活,也不是是我立刻就要爆富起來,爆發起來,但是他認真的對待每一個客戶,這個過程其實就是體現出人文素質的概念。

中國人,人人都想立刻爆發,立刻爆富,這種狀態互相在傷害。這個狀態當然也因為確確實實中國現在生存的壓力實在太大,整個房地產,北京上海、各個地方房產那個貴的程度,小孩子上學,各種費用貴的程度,使得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實在太缺錢,而且整個社會物質化的導向,加上精神層面的空虛。

很多很多問題,你仔細想一想,冰凍三尺不是一日之寒,中國到目前這個狀態不是一日之寒,但是你怎麼看都覺得,好像有中共的手在促使這個事情,往這個方向走。因為你想想,到底是誰把所有中國精神的東西打掉,當然是中共嘍,從過去的文化大革命,到後來對其他有信仰的各個團體,只要不聽他話,他都是要打壓,精神層面的東西是中共自己打掉的,另外對於物質追求這方面,那也不都是中共自己搞的嗎?所有東西都收費,醫院、整個醫療體系,國家卸包袱,向老百姓收費,教育向老百姓收費,房屋給老百姓收費,一切一切的東西都是奔着收費去的,你把所有老百姓都壓着去掙錢,其實結果,每個人把錢當成神一樣的賺,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任何一個這樣的社會問題,歸根結底都看到,背後有中共這隻手。

聽眾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匿名
2017-04-15 23:26

傑森竟然會不知道台積電呢?也是啦,我也是從外國人口中得知TSMC的,沒涉略的人比較不知道零件生產商。
其實大陸企業的問題你在前面就已經說到了,原因就是馬列披龍皮,假冒出來的畸形文化。
臺灣其實就是展現中國人的精神,要看中國人如何一步一腳印,白手起家,就要看看臺灣如何發展。

  自救良機
2017-04-15 04:23
直接翻牆網址
2017-04-15 04:21

在人民幣上的看真相網址(直接翻牆網址)———

    看真相網址
 https://github.com/ogate
 https://github.com/cc999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tv365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hub.com/5fan

獲取更多短網址(不拘於以上網址、請自篩更佳網址)
https://github.com/juyuange9/daili/wiki/jygproxy
https://github.com/ogate/ogate/blob/master/README.md
https://github.com/bannedbook/fanqiang/wiki
https://github.com/zhen99425/free/blob/master/README.md

【註:https ≠ http】
① 網址首次打開可能較慢,若網址未打開,請重試、多試、重新開機再試、或擇時再試…若網址始終打不開,請轉換其它各公司網絡進行嘗試(如:手機網絡)……

② 使用直接翻牆網址,若文件始終無法下載,或重新開機再用歐朋(各類型)瀏覽器進行嘗試……

————————————————————
【特別提示】:
以上所有看真相網址(已經公示一年多),是否永久有效,個人無法保證、也無從預知;但是,經過逾一年來的探究與總結,至少迄今為止還未發現失靈、失效(暫時性除外)。至於把看真相網址放在人民幣上,實乃個人許久的宿願(惡黨掠控媒體,錢幣傳播真相);當然了,全文均為個人拋磚引玉,利弊還望大家三思取捨!

2016年11月24日(始發此文)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