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3日王為宇(左一)與他的清華大學校友在紐約
2016年5月13日王為宇(左一)與他的清華大學校友在紐約

清華天才學子王為宇蒙冤坐牢八年半

陳克江
2017-04-18 08:53

天堂河法制培訓中心

清華大學才子

王為宇

被失蹤

王為宇出生在山東泰山腳下,從小天資聰慧,品學兼優,1991年高中畢業後,以優異成績考入清華大學。本科畢業後,又以優異成績免試直接攻讀博士學位。就是這樣一位優秀人才,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冤判坐了八年半監獄。

天才學子王為宇一家11口人,全部逃離中國,包括他的爸爸、媽媽、奶奶、姐姐、姐夫、大外甥、妹妹、妹夫、小外甥、他的妻子蕭晴,還有他本人。如今,他們夫妻倆又添了一個小傢伙,不過,這個小傢伙一出生,就是美國公民。

2013年7月18日,王為宇參加了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的法輪功反迫害14周年集會。他激動的說:“我覺得今天對我來說是非常非常特殊的一天,因為在過去的14年里,作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沒有一天感到真正的自由,就像在水裡窒息一樣。今天我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氣。”

來到美國,王為宇感受最深的就是“自由”兩個字。他說:“我覺得自由對於一個人來說,就像空氣一樣重要。沒有了自由,人會窒息。對於這個社會、這個國家也是一樣的,沒有了自由,沒有讓人能夠自由思想的權利,那麼,這個國家最終將會僵死。”

1973年11月1日,王為宇出生在山東泰山腳下,從小天資聰慧,品學兼優,從初中到高中,從高中到大學,從大學到博士生全都是免試上的。1991年高中畢業後,由於在全國數學物理化學等許多比賽中多次得大獎,又是省級“三好學生”,被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科技大學、北京協和醫科大學、國防科技大學5所中國名牌大學免試錄取。最後,想當一個優秀工程師的夢想,促使他選擇了清華大學。

能上清華的,都是個賽個的人尖兒,在這裡,王為宇照樣出類拔萃,曾獲得過優秀學生獎學金、優良畢業生獎章、中國儀器儀錶特等獎學金(首次授予本科學生)和飛利浦獎學金等多項獎學金。本科畢業後,又以優異成績免試直接攻讀博士學位。他的博士導師是著名光學信息處理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金國藩教授。王為宇進入博士課題研究一年多的時間裡,在國內外學術雜誌上發表了數篇論文,並獲得一項研究專利(申請號:00103362.X,專利名稱是:獲得穩定被動調Q激光器的增益預泵浦方法)。

1996年年1月21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親臨清華大學建築館,在《轉法輪》精裝本首發式上講法,並與清華大學法輪功學員合影留念。之後,清華大學不少著名專家、教授、博導、大學生、碩士生、博士生紛紛“入道得法”,加入法輪功修煉者的行列。王為宇就是從1996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當時,一位清華大學的老師推薦他好好讀一本書——《轉法輪》。這本書使他的思想和世界觀發生了顛覆性的轉變。他說:“我非常震驚,這本書根本就不是一般的氣功書。李洪志師父從開篇就告訴你,我是來幹什麼的,而且講的非常正,一下子就打到我的心靈深處。我很多想要明白、想不通的事情,一件一件的解決了。”

王為宇學的是光學。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講的“關於天目的問題”,與他正在學的光學直接聯繫上了,一下子讓他從科學的角度理解了法輪功是更高的科學。人們常說“眼見為實”,肉眼看不見的,就認為不存在、不可信。人眼看東西,實際上是視網膜感受到了“可見光”;可見光的波長僅為380-780納米(1納米是十億分之一米)。在整個電磁波譜中,根據波長,可分為可見光、無線電波、微波、紅外線、紫外線、X射線、γ射線和宇宙射線等,跨度達20個數量級,可見光連一個數量級都不到,此區域以外其它波長的光,肉眼全都看不到。也就是說,肉眼看到的世界,只是遼闊宇宙中極小極小的一部分。

如果藉助光學儀器,可以看到其它波長的光,擴展人的視覺。比如,有些天體發出的不是可見光,而是紫外線,科學家就用專門探測紫外線的望遠鏡來觀察天體,哈勃望遠鏡就曾拍攝了大量非可見光波段的天體照片,為宇宙學的研究提供了大量資料。當我們看到這些原來用肉眼和一般的光學望遠鏡看不到的星系時,我們還能說,肉眼看不到的,就不存在嗎?

而往微觀上看,原子核的直徑只有可見光波長的一千萬分之一。要觀察這幺小的粒子,就需要波長也是這種長度量級的光波來照射它。可是人的眼睛是分子構成的,波長與原子核直徑相當的“光”穿過視網膜分子時就象彗星穿過太陽系一樣,所以,這種光根本無法在分子構成的視網膜上成像,我們也就無法看到原子核一層的微觀粒子,除非我們有一個直接由原子核那樣小的粒子直接緻密的排列成的眼睛。而比原子核更小的粒子組成的空間,我們就更看不到了。

然而,通過修煉法輪功,修煉者身體產生的功就是更微觀的高能量物質,通過修煉具備了這種功構成的眼睛(天目)就能直接看到更深層的空間。佛家把視覺分為肉眼通、天眼通、慧眼通、法眼通、佛眼通5大層次,肉眼通能看到我們這個空間,天眼通能透視我們這個空間,而慧眼通以上就能看到另外的空間。具備不同層次微觀粒子構成的眼睛,就能感受到相應波長的光,從而看到相應的粒子層面的空間,這從科學上完全可以解釋。而佛、道、神就是另外空間更微觀的物質構成的生命體。你看不見佛、道、神,佛、道、神就不存在了嗎?

修煉法輪功之後,王為宇的天目真的開了,真的看到另外空間了。他的親身實踐證明: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都是真實不虛的。他也因此理解了為什麼那麼多大科學家,比如牛頓、愛因斯坦,在科學上都有很深的造詣,卻都篤信神的存在,都認為,在偉大的造物主面前,人是非常渺小的,人類對宇宙、時空、人體之謎的認識,也是非常有限的。通過不斷的實修,王為宇認定,法輪功就是自己一輩子苦苦追尋的正道大法。

然而,1999年7月20日,沒有修煉過一天法輪功的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在長達7年的時間裡對法輪功從未做過全面、深入、細緻調查研究的江澤民,卻假裝比全國千千萬萬實修法輪功的人更聰明,認定法輪功是歪的、邪的,不惜動用全部國家機器,以天塌地陷之勢,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在這場大迫害中,王為宇一生最寶貴的時光,有8年半,是在中共的監獄裡度過!

王為宇先是“被失蹤”一年多。中共的法律規定,對當事人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必須在24小時之內告知他的家人。2002年8月12日,正在一家外企打工的王為宇,在出差途中,竟被中共國安當“小偷”給抓走了。從此,直到2004年初,長達一年多的時間,王為宇從人間蒸發:妻子不知道丈夫被關在哪裡,父母不知道兒子被關在哪裡,奶奶不知道孫子被關在哪裡,姐妹不知道兄弟被關在哪裡,同學不知道自己的好友被關在哪裡!他妻子蕭晴說:“為宇遭綁架,我的感受絕不是傷心二字可以形容的,一個活生生的人,早上離開家去上班,中間還通過電話,僅僅半小時後就沒有了消息,至今不知為宇的下落。他是我的丈夫,現在他失蹤了,沒有人知道正在發生什麼,這是最恐怖的!”

再就是生不如死的酷刑。王為宇“被失蹤“後,被關到一個後來臭名遠揚全世界的地方——位於北京市天堂河的“法制培訓中心”。這是一個高牆電網圍着、武警24小時看守着、對法輪功學員實行肉體和精神雙重摺磨的人間魔窟!王為宇在這裡被非法關押6個月零12天,一直穿着8月被抓時的單衣,熬過了北京漫長寒冷的冬天,經歷了他有生以來最刻骨銘心的酷刑。他回憶說:“我經歷過一晚上的電刑。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被電過。十個手指頭全部被電過,他們把電棍放在我的脖子上,直到它放完電,最後來不及充電,直接插在220伏電壓的插座上電,電的滿屋子都是肉皮的焦糊味,直到電的昏死過去!”

再就是沒有人性的秘密審判。王為宇被抓後,他的家人、同學、朋友滿世界找他,長時間沒有任何消息。直到2004年初,他的家人才得知,他的案子將於2004年1月9日上午在北京市朝陽區法院開庭。他們的父母心想,這次總該可以見上兒子一面了吧,火速從山東泰安趕到北京,想在庭審的時候,看上兒子一眼。然而,正當他們準備到朝陽區法院旁聽時,有關方面臨時秘密更換審判地點,改在朝陽區看守所附近的一個法庭秘密進行。直到王為宇被判刑,被關進監獄,他的父母一直沒能見到他!

再就是監獄的非人折磨。王為宇被秘密判刑後,被押解到北京市前進監獄,直到2011年出獄。王為宇被關押8年6個月零12天!期間,王為宇也遭受過種種折磨:比如,長時間在包夾人員嚴密監視下,在一個幾歲幼兒能坐的小凳子上,雙手放在膝蓋上,一個姿勢坐着,稍微動一動,就是一頓責罵。又比如,一次放風時,王為宇的右腿跟腱被踢傷,前腳掌不能着地,已經三個半月,獄方沒有安排任何檢查和治療,不僅如此,還強制他完成每天所有的體力勞動!直到家人探視時,發現問題嚴重並向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投訴後,獄方才帶他到天津一家醫院做了一次檢查,檢查完了,也沒有進行有效治療。王為宇的家人被迫全部出走美國後,多次打電話到監獄,監獄根本不讓王為宇接電話,很長一段時間,王為宇沒有家人的任何消息!

王為宇遭迫害的唯一原因是:他在法輪功問題上講了真話!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