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璇”在煉功
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璇”在煉功

因禍得福——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璇”的修煉故事

慧光
2017-04-19 20:43

因禍得福

政府巨額賠償

頸椎永久性殘廢

現居住在澳大利亞堪培拉市的璇(Xuan Tieu)是越南裔女性,在澳大利亞聯邦政府人類服務部擔任系統分析師。十幾年前的一場車禍使她險些丟了性命,最終在經歷了幾番痛苦之後,她走入了法輪功修煉,不僅身體恢復了健康,還獲得了不一樣的人生。

現居住在澳大利亞堪培拉市的璇(Xuan Tieu)是越南裔女性,在澳大利亞聯邦政府人類服務部擔任系統分析師。十幾年前的一場車禍使她險些丟了性命,最終在經歷了幾番痛苦之後,她走入了法輪功修煉,不僅身體恢復了健康,還獲得了不一樣的人生。

那是1999年初,璇駕車上班,在規定時速100公里的高速公路上,她超速開到時速140公里。一個不留神使她駕駛失控,車子偏出了路面,在連續撞倒六棵樹之後,被第六棵倒下的樹壓住車子,在那一瞬間她本能的反應就是“要死了!”。

幸運的是她沒有死,但是落下了終身殘疾,她被專家診斷為“頸椎永久性殘廢”。那時候璇才三十歲,此後的生活基本就是與醫院相伴,除了做檢查就是治療,治來治去,沒有一家醫院能治好她的病,“疼痛難忍”一直伴隨着她。

璇有一個最疼愛的小妹妹叫儷,看到姐姐如此痛苦,很為姐姐着急。

儷早在1997年就修煉法輪功,她多次向姐姐介紹煉法輪功的好處和體會,但璇頗不以為然。為了她最關愛的小妹妹,也是為了保護她,她曾經查閱過有關法輪功的背景資料,但是她有一些固執的觀念,不太願意接受超出她觀念的東西,所以對法輪功的有關信息也就沒往心裡去。

姐姐遇到車禍之後,儷在擔心關愛之餘,也多了一份想法,“姐姐現在已經這般無奈了,是不是可以考慮修煉法輪功?”儷知道,法輪功已經讓無數面臨絕境的人重獲新生了,對姐姐來說也許這就是一種機緣吧,於是儷再次對姐姐好言相勸。可璇堅持說:“不!這不是我喜歡的!”

當時正遇上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利用全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妖魔化宣傳,璇也中了毒,她相信並接受了中共散布的對法輪功的污衊之詞。有一次,璇竟然對儷說:“這是×教!”但是“話剛一出口,車禍後的傷處就劇烈地疼痛起來,那是一種像刀割一樣的疼痛!”璇回憶說。

她當時聽不進小妹的話,繼續尋覓能治癒傷痛的方法。

又過了一段時間,璇發現以前曾患憂鬱症的小妹變得快樂健康了,並且不再吃藥了。又有一天,她聽說將要離婚的小妹妹和丈夫已經和好了。

璇開始思考,“怎麼和中共的說法不同啊?中共說‘天津事件’後法輪功學員圍攻了中南海,要反對政府,我還信以為真。可是小妹妹和她的同修們卻不是這樣啊!而是越修煉變得越好了”。“哦,原來中共在造謠!我被欺騙了!我早就該認識到法輪功的好處了。”

璇對法輪功的偏見開始改變,並開始接觸、學煉法輪功。

剛一開始煉功,她就感受到身體周圍有非常強大的能量場,身體感覺非常舒服,傷痛也開始逐漸減輕,煉功不久,頸椎處的傷痛就基本好了,這促使她更加努力的修煉和學習法輪功的有關法理。

修煉幾個月後,璇收到政府郵寄的一封信和表格,信的內容是告訴她,她已經被政府機構核實並批准,可以獲得聯邦政府一大筆工傷賠償費,這筆錢可以買一幢很漂亮的洋房。

這對剛剛開始修煉的她真是個巨大的考驗。一方面,這是一筆可觀的財富;另一方面,傷痛已經大為好轉的她已經基本恢復健康,其實已不再需要政府的工傷賠償了。

是按照法輪功的心性標準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還是像常人一樣利用這筆錢過舒適的生活,她的思想開始糾結。她想到修煉前她曾患有賭癮和其它一些惡習,但是修煉以後,師父在《轉法輪》中關於“失與得”的法理讓她醒悟,這些惡習已經徹底改掉,自己的心性也得到了升華,心胸也變得開闊,這是用多少金錢都買不來的。

璇在教小朋友煉功

完全恢復健康的璇在教西人小朋友煉功

經過三個月的深思熟慮,璇最後把這封信和表格扔進了垃圾桶。

璇回憶當時的情景說:“那一晚,當我決定不去拿政府一大筆工傷賠償費時,我身體上的疼痛即刻全部消失,從此,我不用再吃一片葯,也不用找醫生治療了。”

璇車禍後頸椎永久性殘廢得以康復,並且不去領取政府的巨額賠償費的故事,轟動了她的工作單位,同事們爭相了解其中因由。當他們得知這一切是因為璇修煉了法輪功時,很快就有二、三十人表示想要修煉法輪功。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