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賽(右)在哈佛大學醫學院
左賽(右)在哈佛大學醫學院

哈佛大學訪問學者左賽錐心刺骨的故事

陳克江
2017-04-20 07:56

哈佛大學訪問學者

左賽

悔過書

波士頓

左賽是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行政管理部副主任,2015年隨本院副院長一起到哈佛大學醫學院作訪問學者。在波士頓她遇到了法輪功學員煉功,由此決定堅持自己的 信仰,留在美國。本文講述的就是在此過程中發生的故事。

李春波副院長決定帶左賽提前一個月回國。左賽問為什麼?李副院長說:“你是中共黨員,上海三級甲等醫院的精神科醫生,哈佛訪問學者,你煉法輪功的事一旦傳揚出去,將對醫院產生巨大影響!”

李副院長何許人也?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副院長,哈佛大學醫學院訪問學者。左賽則是跟李副院長一起到哈佛大學的訪問學者。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到底是怎麼回事?

2015年1月28日,左賽帶著兒子和父親一起抵達美國東海岸的文化重鎮波士頓。“安頓下來後,一天,我帶兒子去中國城買菜,意外的看到幾位法輪功學員正在煉功。他們圍坐一圈,彷彿一朵喧囂都市中盛開的蓮花,伴隨着悠揚的煉功音樂,在藍天白雲、明媚陽光映襯下,顯得格外端莊、祥和。聽着那熟悉卻又久違的煉功音樂,我的淚水禁不住奪眶而出。”

“1999年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受迫害後,這音樂就再也沒有在公開場合聽到了。我一把拉上兒子席地而坐,和大家一起打坐。雖然春寒猶在,但一股暖流在我的全身流淌著,呼吸著自由的空氣,伴隨着音樂煉功,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樂。”

“其後我在網上欣喜的得知,法輪大法已洪傳全世界五大洲114個國家,跨越不同種族、語言、國界。上億人親身見證了大法讓人身心受益的奇效,深切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好。”

“得知這一切,我喜出望外。由於國內網絡封鎖,我對外面世界的真實消息知之甚少,獨自在黑暗中苦苦掙扎、摸索了19年,如今終於重見光明,激動之心難以言表。”

2015年5月13~15日,一年一度的國際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在紐約舉行。左賽修煉法輪功19年了,從未見過李洪志師父。眼看着馬上就要回國了,她非常想見到李洪志師父,就請假到紐約去了。當李副院長得知左賽去紐約的真實情況後,立即嚴厲警告她:“從現在開始,不允許你在波士頓參加任何法輪功的活動!”從此,左賽平靜的生活颳起了八級颱風!

此後,李副院長天天找左賽長時間談話,還要找她的父親單獨談話,找她8歲的兒子單獨談話,一再給她在哈佛的導師Good教授施加壓力,一再警告她不許去煉功點煉功,要求她回國後必須寫“悔過書”,不能再擔任醫院行政管理部副主任,並威脅她說:“留在美國,你不可能再當醫生,不可能再與體面的主流人群交往,你將難以獲得合法身份,隨時可能被驅逐遣返,面臨判刑蹲監獄;留在美國,你兒子將居無定所,不可能像在國內那樣養尊處優,接受上等教育;留在美國,你將與先生遠隔千山萬水,十年的婚姻可能面臨破裂,與母親長久分離,讓老人老無所依,為你牽掛……”

李副院長一再要求她提前一個月(6月3日)跟他一起回國。當時,左賽已將6月的房租交給房東,並且早在4月就預定了6月30日回國的機票。李副院長卻堅持說:“這沒有關係,你重新買票,損失的機票和房租錢醫院來出!”左賽最後提出一個條件,即回國後,醫院保證不撤銷她的行政職務,同時不再逼迫她寫“悔過書”,因為她在美國沒有做任何違反美國法律的事。

6月1日,她的導師Good教授再次與左賽談話,並遞給她一張李副院長代表醫院黨委書記、院長和他本人簽字的保證書,保證她回上海後保留原職不變,對於“悔過書”之事,卻隻字未提。對此,李副院長表示,他能保證他本人、黨委書記和院長三位不要求她寫,但不能保證黨組織、黨委不要求她寫。也就是說,她回國後很可能被中共逼迫寫悔過書。她沒有“過”,為什麼要“悔過”?左賽決定,不提前回國。

6月3日,李副院長回到上海的當天,立即聯繫左賽的丈夫,竟編造假話說,左賽在波士頓受到法輪功的恐嚇,目前正處在“驚恐狀態”,要求他儘快到波士頓把左賽帶回國。“我先生在他再三要求下,於6月下旬來到波士頓。一家人於這種情形下在他鄉異地見面,百感交集。相聚的一個星期,我們幾乎天天以淚洗面。”

“迫害16年以來,有多少大法弟子僅僅因為拒絕‘悔過’、拒絕違心的誹謗法輪大法,被迫失去工作、妻離子散、鋃鐺入獄、倍受酷刑折磨,甚至於被迫活摘器官、失去生命?萬萬沒想到16年後的今天,那些聳人聽聞的不幸,竟然真真切切的發生在我的身上,即使身在中國大陸之外也難以倖免!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繼續!”

左賽是1996年在上海第二醫科大學念書的時候幸遇法輪功的,這是她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左賽自幼體弱多病,經常流鼻血,嚴重時低頭洗臉、系鞋帶都會血流不止。由於失血過多,導致頭暈目眩、全身乏力、精神萎靡,並繼發貧血性心臟病,小小年紀就早搏頻發。修煉法輪功之後,不知不覺中,她的鼻血不流了,身體慢慢強健起來了。

更重要的事,她明白了健康的身體,源於美好的心靈。只有嚴格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心重德,身心才會真正健康。她試着這麼做之後,發現一切都變了:“原先想不通的事,想通了;看不明白的事,看明白了;內向孤傲、好強刻板的我,變得隨和開朗、順其自然了,身邊的好朋友越來越多,學習、生活也不再像過去那樣‘壓力山大’,變得充實又快樂了。”

然而,正當她嚴格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凈化身心,做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之際,1999年“7.20”,風雲突變,江澤民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強加給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壓力,猶如天塌地陷一般。在上、下、左、右、內、外的強大壓力下,左賽違心的寫了“悔過書”。講完假話之後,老師滿意,父母長舒一口氣,她卻暗自流淚,心在滴血!

如今,16年過去了,同樣的場景再次出現。左賽一再問自己:“我做錯什麼了?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悔過?難道一個訪問學者來到哈佛,把她努力求學的成果向指導老師彙報就要‘悔過’?難道一個精神科醫生對她熱愛的事業當前所面臨的真實現狀感到擔憂、想為此付出的行為就要‘悔過’?難道一個多年來受益於法輪功身心修煉、努力提升自我、回報社會的修煉者持守心中的信仰就要‘悔過’?難道一個母親教育自己的孩子相信善惡因果、尊崇傳統,少做壞事,多做好事,將來成為有益於社會的人就要‘悔過’?”

經過一番痛徹心扉的思考後,左賽決定留下來。“我選擇了留下,留在了美國。因為我嚮往自由,嚮往卸下背負了16年之久的精神包袱。我終於可以挺直腰桿、堂堂正正做人,不再遮遮掩掩,不想背棄良知,不願茍且偷生!”

2015年6月30日,左賽的丈夫獨自登上了回中國的航班。他難過地說:“真後悔當初讓你來哈佛!”目送着他漸漸消逝在人群中的背影,左賽淚如雨下,久久佇立,不願離去。這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

一個月後,左賽收到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人力資源部發來的郵件,她被醫院正式除名!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