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從阿爾法狗看人工智能是福是禍 (音頻/視頻)

橫河
2017-06-2 10:38

人工智能

人機大戰

圍棋

柯潔

谷歌

阿爾法狗

為什麼人機大戰中國大陸不能直播。取勝的阿爾法狗智慧超出人類了嗎?人工智能牽出的道德問題,人工智能最終能產生自我意識並統治人類嗎?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這一期我們來討論一下最近非常時髦的阿爾法狗的問題,最近因為阿爾法狗幾次和人類的棋手對陣,特別是三連勝柯潔之後聲名大噪,人工智能也成了熱門的話題。而中國的大陸圍棋迷需要翻牆出來看人機大戰直播,也成了一個國際新聞。

當然啦,我們都不是圍棋專家,所以這次我們的內容並不會去討論圍棋上的優劣,只是想討論說為什麼中共會害怕直播?另一部分就是人工智能的利弊,人工智能這個話題,因為大家的觀點非常不一樣,它對人類到底有沒有威脅?這些偏哲學方面的問題。

那麼橫河先生,我們先來討論一下這個關於人機大戰的直播,這次本來這些媒體和網絡平台都準備了直播,但是結果在比賽的前天晚上突然得到通知,說所有網站都不能直播。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規定呢?

橫河:我們先看一下它這個規定,這個規定它是說這次比賽它不能以任何形式進行直播,包括文字、圖片、視頻、自媒體帳號,這些都屬於直播,都不能夠用,所以這個是禁得非常厲害的。

這個事情事前中國的媒體和網絡平台做了充分的準備去做直播的,而且廣告也打出去了,這個已經有很長時間了。而禁播令是突然發出的,就是在比賽的前一天晚上發出這個禁令的。所以從這個通知的突發性來看的話,很像是禁止直播是一個拍腦袋的決定,就是哪一個人突然之間一個神經搭住了,然後就決定說不能直播。因為在這之前醞釀直播是大家都知道的,也許就是那個拍腦袋的領導沒看見,不知道。

一般人認為禁止直播,主要是怕直播等於是為谷歌做宣傳,因為大家說包括在現場的時候有出現谷歌的標記。從禁令本身來說,就禁止直播來說,你還不容易直接看出來就是為了封殺谷歌的形象。但是後來民間的反彈太厲害了,大家都等著這個直播,結果反彈太厲害,當局就做了一些讓步,那麼在這個讓步的協商當中,你就看到它禁止谷歌的意思就是比較明顯了。

就經過這個協商以後,它允許報導阿爾法狗,和阿爾法狗背後的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另外一個就是說報導是要受到限制的,就是不是直播,你在報導的時候也有限制,是只允許談到圍棋的角度,不可以從技術層面討論,也不允許技術專家參加,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我想封殺谷歌的意圖就非常明顯了。因為這個DeepMind是谷歌公司2014年買下來的一個人工智能公司,只許提阿爾法狗和這家公司,也就是說它不能讓人聯想到谷歌。而且它只能談圍棋,不能談技術,因為你讓技術人員來談技術的話,他一定避免不了要談谷歌;而談圍棋,那你就用不着談谷歌了,是這個意思。

當然也有個可能性,就是說中共是不是像一般人那樣,對人工智能可能會取代人類產生了恐懼?我覺得對中共來說,這不應該是一個問題,就是不會是因為這個來封殺。因為中共是一個純技術的唯物論者,是這麼一個政權,它對技術的強調比任何一個政府都要厲害得多,也嚴重得多。中共曾經有一段時間不就被「清華幫」壟斷了嗎?中共不會有這方面的顧慮,所以我覺得主要還是因為谷歌。

主持人:那您如果說是因為封殺谷歌的話,就更讓人想不通了,第一個就是,谷歌都退出中國這麼久了,中共還在擔心谷歌什麼嗎?第二個是說,谷歌它真的這麼重要嗎?就是讓人碰都不能碰。

橫河:首先就是中共是不是還在擔心谷歌?當然擔心,因為谷歌事件的根源是在於一個信息自由的問題。現在中共的情況比當年穀歌退出中國的時候已經更嚴重了,所以它更要擔心,比當時還擔心。而這時候谷歌要想重返中國的話,這個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上一次在美國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就有一個委員會的委員去問那些來作證的專家,那些網絡公司在中國它們的表現怎麼樣?哪些網絡公司表現比較好,哪些網絡公司表現得比較差?當時專家沒有回答。

我是去旁聽的嘛,會議結束以後,我就跟提問題的委員去聊了一下,我就給他介紹了,不同的網絡公司對中共網絡封鎖的態度表現是不一樣的,而且對人權的狀況的態度也是不一樣的。其中我就舉了四個例子,就是四個不同的公司做例子:一個是雅虎、一個是微軟、一個是思科、一個是谷歌,這四個公司。

雅虎當時是把師濤給出賣了,就是說當中共安全人員去找雅虎的時候,就說這個帳號我們需要知道它後面真實是誰,雅虎就把它交出去了,就把師濤抓起來判了10年。後來不就起訴嗎?最後達成妥協。實際上雅虎是被抓到了,因為中共起訴師濤的時候,在起訴書裡面和在判決書裡面都把雅虎提供師濤的個人信息作為證據提交出來了。

其實根據天津市公安局「610」的郝鳳軍,根據他的說法,網絡公司有e-mail的,有個人帳號的,安全警察去問他們的時候,沒有人拒絕的,只是說這些人沒有被抓到,雅虎被抓到了而已,這是個普遍現象。

微軟的情況是什麼呢?微軟是封鎖簡體中文的搜索結果,它的那個Bing去干擾這個搜索結果,而且它不僅僅是在中國大陸。很多網絡公司在中國大陸制定一套特別的規則,只在中國大陸用。微軟的特點是把它擴展到全世界,就是說它用同一個規則來管理中國內部的搜索結果和全世界的搜索結果,只要你是用簡體中文搜索,你得到的結果一定是歪曲的,或者是不全面的,而且在中國大陸搜索和在海外是一樣的,這在網絡公司裡面是獨特的。這個表現其實嚴格的說,比雅虎的表現,被迫合作,提交個人信息要嚴重得多。

主持人:所以Bing現在也就沒有受歡迎了。

橫河:對,Bing就沒有變成很多人用。雅虎就徹底垮掉了,因為當你一個公司不能保證用戶的隱私,而且被曝光出來以後,那這個公司的信譽就沒了。

思科就更糟糕了,思科是幫助中共去建一個金盾工程,因為中共那時候不知道怎麼建,沒有思科它不會建到這個程度,也不可能這麼快建起來,所以它是直接參与了侵犯人權。

谷歌就最不同了,谷歌很久以來它是以g-mail為核心的,就它的整個各種開發的項目都是以g-mail為核心的,如果失去用戶對g-mail安全和隱私的信任,對谷歌來說就是致命的,所以谷歌不可能讓步。所以當中共要求它要把g-mail的某些東西交出來的時候,谷歌就決定退出中國了。谷歌應該是表現最好的,所以中共也是最害怕的。其它的都妥協了,唯獨它不妥協,那就不可能讓它再進來。

當時中國大陸有一種說法,就是說官方人員如果問你要e-mail的時候,如果你給他的是雅虎mail,當局會認為是自己人,安全的,沒問題;如果你給他的是g-mail的,當局就會非常警惕,馬上就懷疑你會不會是異議人士,會不會是敵對分子。

今天中共所面臨的局勢要比當年嚴重很多很多,不是嚴重一點點,特別是經濟已經下滑了,所以對於自由信息的控制會更嚴格,我們可以看到現在不停的出籠各種各樣的法律和網絡管理的規定,最近又出了一個什麼情報法,什麼情報法、保密法,一系列的法律,實際上它們想管的並不是真正的國家機密,不是真正的來蒐集情報的特工,實際上是用這種方式來對信息進行控制,就不讓人有信息自由。

所以我相信中共還會繼續擔心谷歌。這就是為什麼現在連谷歌的logo都不能在比賽當中出現,為什麼世紀性的人機大戰都不能夠去直播,原因就是因為中共對谷歌自由信息的擔心。

主持人:難怪現在在國內上g-mail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且是越來越困難。但是也有一種說法,說它害怕直播是不是因為前一段郭文貴的這個直播?這個聲勢太大了,那麼中共並不想鼓勵直播這種形式在中國更被人接受。

橫河:這倒有可能,我覺得倒不一定是郭文貴的影響,就是直播這種事情在中國曆來都是非常忌諱的,包括各種電台、電視台都不直播的,它是怕出現問題,這個我倒覺得跟這個有直接關係,因為畢竟是一場圍棋比賽,可能還是封殺谷歌的意圖比較大。

而且這兩個情況很難做比較,因為郭文貴他是拿住了中共的軟肋;阿爾法狗不會,不會拿住中共什麼政治上的軟肋。其實就郭文貴事件而言的話,直播(圍棋)反而是件好事情,直播人機大戰是一件好事情,它至少可以轉移一下人們對郭文貴的注意力,所以我不覺得是害怕受郭文貴的影響;但是不鼓勵直播這種形式,這在中共是一貫的政策。

主持人:好,那我們現在再回到人工智能這個話題上來,這個阿爾法狗它算人工智能嗎?它的特點是什麼?就是它為什麼能夠戰勝這麼多世界頂尖的棋手?

橫河:因為我不是搞信息和電腦領域的,我只能從外行和常識的角度去看,好在這個外行和常識也是大多數人的狀態,我們聽眾大部分人也是這種類型的。我想所謂人工智能它無非是模仿人的智能,但問題是人知道人的智能是怎麼回事?因為這個智能就是人給它下的定義,就這類的思維方式就叫智能;但是人卻不知道人的智能是怎麼來的,怎麼實現的,人其實不知道。

所以這種所謂人工智能的模仿的話,它模仿的是一個黑箱操作。就是說它同樣的輸入,然後希望得出類似於人的輸出,但是中間的運行過程可能完全不是一回事,現在看來就肯定不是一回事,至少人對自己是怎麼思維的完全不知道。

就像這個圍棋比賽的人工智能阿爾法狗,棋盤、對方甚至己方的落子,它都是屬於輸入的部分;輸出是什麼呢?自己一方的布局和自己一方的落子,這個是輸出。這其中人和阿爾法狗的運算方式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人工智能實際上是模仿一個輸出。

當然也有人說什麼運算方法是一種神經元的方式,這個都是電腦行業的人用生物行業的名詞嚇唬電腦行業的人的。有誰知道神經元是怎麼實現思考的?沒有人知道!

神經元,我是學醫的,所以這個我知道,神經元和神經元之間是一種突觸聯繫,人們以前就說是芯片最基本單位和單位之間的聯繫,就有點像神經元的聯繫,這個完全不相干。神經元之間的聯繫是一種電化學的反應,就是說在神經元的前半部細胞裡面釋放出一種化學物質,導致下一個接受的神經元產生電位的變化,所以是電化學反應。這個是有時間延擱的,就是說從這個信號的發出的地方到接收的地方是有一個時間的,這個時間可以計算出來的。

相比人的神經元的話,電腦芯片當中單位之間的信號傳遞的時間延擱幾乎就是零,所以電腦的計算速度比人腦的神經元之間的這個速度要快不知道多少倍。如果人腦需要像電腦那樣子經過這麼大量的計算才能得出一個結果的話,人是沒有辦法思維的,所以人不是這樣子思維的,不是電腦這種模式思維的。

主持人:他不是用計算的方式去思維的。

橫河:對,你像一個人可以輕易的去回憶剛剛看過一部電影,回來以後你可以,記性好的人可以在腦子裡面把這個電影全部重放一遍。你想這個電影裡面有多少信息?再回顧一遍,有的人甚至能夠把自己的一生回顧一遍,而且幾分鐘就夠了,還大大的縮短了,幾分鐘,就像過電影一樣,把自己一生可以過一遍。這個牽涉到運算,真的是海量海量的運算,天文數字。如果按照電腦的方式來計算的話,就這種是海量的運算,按照計算機的這種計算方式的話,人腦是不能實現的。所以人對自己大腦知道的還非常非常少。

我所知道的阿爾法狗主要是兩點比較突出,一個是算法,一個是深度學習。所謂算法的話,它專業上一個描述叫做什麼蒙特卡洛樹搜索,用估值網絡和走棋網絡兩種深度神經網絡實現的,一個是評估大量的選點,通過走棋網絡來選擇落點,這個描述非常專業。

其實我理解了一下,就是圍棋它是因為棋盤大,它走法的特點有很多,機器可以做的選擇太多了,有人算過了,平均一盤棋是150步,每一步可能的下法有200種。也就是說下一步就是200乘200,你想150步乘下去是多少?

目前的電腦,任何電腦,哪怕連機都不可能做到每一步都考慮到每一種可能性,所以只能用某種算法,用某種算法就是說不去考慮每一步,只考慮某些步驟,儘可能的有效和實際的可行,把這兩個結合起來,就設計出一種算法來,這就是它的特點,它也不能每一步都算到。

還有一個是深度學習,深度學習就是說它可以不斷的自己學習,還可以自己跟自己下來學習,這一點是阿爾法狗一個非常大的特點。因為一般都是你灌給它什麼程式它就怎麼走,但它可以自己學。據說阿爾法狗上一次出來的時候,被餵了3,000萬個棋局,現在據說已經有上億了。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做到的,就是一個信息處理的信息量大,人做不到。

再一個,它可以不斷的學習,所以我們看到阿爾法狗自從出來以後,每次棋藝都有大幅度的提高,這個我認為從人工智能上來說,阿爾法狗應該算是人工智能,而且現在可能是人工智能的最頂端。它的特點就是我剛才講的,我認為的,我不是專業的,專業的人可以批評,但是我想大部分人能理解我的這個理解。

主持人:我們知道以前我們在中國學進化論的時候,進化論是說人有別於動物,是說人可以思考、有智慧。那麼剛才從您分析來看,以前一般的人都會覺得阿爾法狗既然能夠戰勝頂尖的棋手,就說明它機械的智慧是高於人。但是剛才您的分析我們聽懂了,人的怎麼思維,其實目前還沒有人知道;阿爾法狗它並不是有智慧,它只是計算速度會比人腦快。那麼人的智慧到底是什麼呢?

橫河:人的智慧其實我覺得,現在沒有人能夠講清楚。按照道理來說,人的智慧應該是人特有的,特有的一種思維方式,這個方式來自什麼地方,其實沒有人能夠講得清楚。我們相信人是有元神的,西方人可能講的是人有靈魂的,就是說它是來自於一個別的地方,並不是由這些結構進化出來以後它就自然產生。這怎麼說呢?就是自我意識。這個自我意識不是來自腦的結構,而是來自別的地方,這是有信仰的人認為。

我不認為現在的機器的智慧會高於人,就以阿爾法狗為例,它實際上依賴的是一種算法,而這種算法是人創造出來的,是人創造出來以後教它的。我只能這樣比較。創造這種算法的是一種智慧,執行算法的不是智慧。下棋的過程當中,你可以說人是能思考的,柯潔在跟阿爾法狗下棋的過程當中,柯潔是在思考,阿爾法狗是在計算,思考和計算也不是一回事。這很難描述智慧是什麼?但是這麼一比較的話,我覺得還是比較直觀的。

主持人: 我們下面來談一下人工智能的利弊和可行性,我們先從利弊來看。當然利方面大家都不用多講了,它那種記憶量是現在人類的腦子還沒有辦法比的,剛才您也說了,它的計算速度也是高於人的。那您覺得這個人工智能有什麼缺點呢?

橫河:現在人對人工智能,有一些人有擔憂,有一些人是很樂觀,其實這有很大的差別。我先講一下對人工智能的擔憂有沒有意義?第一個,短期會取代人類的工作。我個人覺得短期內這不是一個大問題,一方面,工具取代人類的工作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就是說每一種人類發明的工具,都在某個方面超越人的能力,要不然你發明這個工具幹什麼?

你看最早的時候是用動物來代替人力,再後來是機械,再後來就是電子,現在到了人工智能。我們舉最簡單的例子,騎馬比人走得快;後來發明了汽車,在速度上,人就再也沒有優勢了,人肯定跑不過汽車,就是說工具已經超過人本身的能力了。

到了發明船以後,人類就進入一個,本來人是旱鴨子嘛,人不是水生動物,就進入人類憑自己的能力不能進入的一個領域,就是海洋、湖泊,就是水,到了水裡了,水面上或者水裡了。到了發明了飛機以後,人又到了他本來不可以進入的領域,空中,鳥才能去的,他們人可以去了。

所以我們看,人發明的工具都可以超越人類,在某一個點上。但是在智慧上、在智力上現在還沒有,不管飛機也好、汽車也好,在智力上它完全是直接受命令的。所以阿爾法狗的威脅就在於,它居然在下棋這個人們認為是人的特長的地方超越了人,這個就比較讓人覺得恐懼。

我們看過一些天才進行計算比賽,比計算機和計算器快,大家就覺得很了不起了。那也就說什麼呢?就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當計算機被發明以後,一般的數學運算人就比不過機器了。現在當然是海量運算再加上算法就更厲害了,但目前還沒看出來人工智能在哪些領域會很快的取代人類的工作,現在看不出來。

我覺得對人類工作威脅最大的,現在更直接的是機器人,機器人其實跟人工智能不是一回事,但是它們兩個最終可能會結合起來,還不是一種模擬人的機器人,就是所謂人工智能機器人,還不是,就是說比較單一的重複動作的簡單機器人,現在絕大部分工作被取代是這種類型的。

你像汽車生產線,絕大部分地方是機器代替人。有人說金融行業的人工智能取代人類工作是迫在眉睫的事情,我不了解金融領域不好說,我只知道生產和銷售領域很多是機器人可以代替人的。

所以人工智能現在還看不出來對人類有直接的威脅,我覺得人工智能最終對人類的威脅可能是在道德層面上,可能是在道德層面上對人類會形成一個很大的挑戰;還有一個就是在於,人工智能最終會不會產生自我意識?這兩點可能是比較嚴重的。

主持人:對,一般有宗教信仰的人都認為這個人工智能有道德問題,那您能不能具體講一下這方面的事情呢?

橫河:因為信仰的人他本來就有一個說法,特別是對人的生命這一點來說的話,它應該有這麼幾個,人是神造的,所以人的生命只能由神來決定,不能由人來決定。有了法律以後,就是法律實際上是取代了神對人的生死進行判決,特別在死刑上,這個也就算了,因為現在社會就是這樣運作的。

但是對於有些私刑,就是你個人來決定另外一個人的生死,你比如說安樂死,這方面對宗教信仰的人來說就有很大的爭議,就是說你能不能決定這個人能不能生存?人是沒有辦法代替上帝做決定的。

現在到了人工智能以後就有更嚴重的問題,就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要由機器來代替人來做出決定,這個人是生還是死。這其中有一個很著名的悖論,就是自動駕駛汽車。自動駕駛汽車現在被認為是人工智能的一種,因為它要判斷周圍的路況、它要判斷怎麼走。

這裡就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當一個傷害人生命的車禍將要發生的之前,如果它只有一個方向可以轉,但是轉了以後會有另外一個人生命受到危險,其中一個是身強力壯的人,另外一個是一個老年的或者是小孩,你做什麼選擇?你做什麼判斷?

這個來說,如果人在開車的過程當中,你完全可以說人來不及反應,所以什麼判斷都是他的應急反應。機器它的速度非常快,它可以在這之前做多種判斷分析,那麼也就是說這時候你把另外一個人的生命交到機器手上去了。從信神的角度上來說,這種行為是不能被忍受的,就不能被忍受讓一個機器在生死關頭做出這樣的判斷。

以前有一種遊戲,就是說老婆和母親掉到水裡去了,你救哪一個的問題,對不對?就這種問題等於是交給了一個機器來做解決,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道德問題。

主持人:還有很多電影我們都看到了,說這個人工智能的機器人發展到最後,它自己有了自己的一套思想,最後就取代了人,那您覺得在現實生活中這種事情有沒有可能發生呢?

橫河:我覺得這個事情最嚴重的問題是在什麼地方呢?就是人們爭議的,人工智能最終會不會產生自我意識?就是說當它產生自我意識的時候,它才有統治慾望,這個統治慾望會不會通過像神經元這樣的連結自動產生?我個人覺得是不會產生的。我們是有信仰的,所以我們相信人的真正的自我意識是來自於它的元神,是來自這個宇宙當中的一個生命,原來就有的生命,只不過是它落到了這個生命體裡面去。

我記得我在小時候,我相信有這種想法的人也許不是少數,就曾經有過這個問題,就是說如果我今天這一生不是我這個母親把我生出來的話,「我」的這個感覺還存不存在?會不會在宇宙的某個地方存在?我很早以前,很小的時候就有這個想法。

主持人:就包括人死了以後,我會不會有感知?我被埋在土裡了,我會不會有感知?

橫河:而且我發現有很多人他不是有了信仰以後,在有信仰之前就有這樣的問題。能產生這樣的問題,就說明人是有感覺這個生命不是來自於神經元組成的複雜的大腦結構,所以我覺得人工智能最終自我產生自我意識的可能性是零。

但是有一個問題,如果這個生命是來自其它地方的,會不會有一種力量能夠把它放到一個高度發達的人工智能裡面去,讓它成為一個有自我意識的?就是說它不是說是這個結構產生的,而是真的放進去一個。這個可能對人類的威脅是最大的。

所以我覺得在科技發展上,我個人是反對人工智能發展的,人類沒有必要去發展一個自己不能控制的東西,這種不能控制的東西最終很可能就摧毀人類。確實它有了這個力量以後,它會被某種勢力所利用,你不可能控制將來誰能夠管理這個。就像現在核彈都沒辦法控制,到了一個恐怖分子都能生產簡單核彈的時候,你有什麼辦法來阻止它?

人工智能我覺得威脅就更大,你不可能說我永遠保持人工智能在一些理智的,或者是在文明的人手裡,你不可能保證這一點,更何況還有超過人的其它的因素,人以外人不能控制的因素在控制。儘管我不相信在我們可見的將來,人工智能會統治人類,但是不能排除有一種勢力會利用人工智能來統治人類,這是一個很值得擔心的。

所以我並不覺得科技發展到這一步對人類是一個好現象,霍金對這個就很悲觀,原來他說人類可能要1千年之內就要準備移民其它星球,現在說100年,而且他對人工智能也是非常擔憂的,我覺得這種擔憂是有道理的。

主持人:所以您說的意思就是說,人過分的追求技術,或者過分的追求生活上的舒適和方便,最終導致技術的發達,也許會給人帶來的是人不可想像的一個後果。

橫河:其實我們已經看到了現在的環境污染、全球暖化等等,都是人過分追求技術發展的直接後果,人工智能直接的後果我們現在還沒看到,但是不會比現在的災難更輕。

主持人:好,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個話題就暫時討論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來說幾句


  自救良機
2017-06-03 04:26
直接翻牆網址
2017-06-03 04:24

在人民幣上的看真相網址(直接翻牆網址)———

   看真相網址
https://github.com/ogate
https://github.com/cc999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zx169
https://github.com/tv365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hub.com/5fan

獲取更多短網址(不拘於以上網址、請自篩更佳網址)
https://github.com/hao369/a/wiki/jyg
https://github.com/ogate/ogate/blob/master/README.md
https://github.com/bannedbook/fanqiang/wiki
https://github.com/zhen99425/free/blob/master/README.md

【註:https ≠ http 嘗試相互轉換】
① 網址首次打開可能較慢,若網址未打開,請重試、多試、重新開機再試、或擇時再試…若網址始終打不開,請轉換其它各公司網絡進行嘗試(如:手機網絡)……

② 使用直接翻牆網址,若文件始終無法下載,或重新開機再用歐朋(各類型)瀏覽器進行嘗試……

————————————————————
【特別提示】:
以上所有看真相網址(已經公示一年多),是否永久有效,個人無法保證、也無從預知;但是,經過逾一年來的探究與總結,至少迄今為止還未發現失靈、失效(暫時性除外)。至於把看真相網址放在人民幣上,實乃個人許久的宿願(惡黨掠控媒體,錢幣傳播真相);當然了,全文均為個人拋磚引玉,利弊還望大家三思取捨!

2016年11月24日(始發此文)

直接翻牆網址
2017-06-03 04:23

《征邀相助》  

由於各種【跳轉短網址】抵禦封鎖相比【原網址】不是更穩固,以及為了更好、更簡便、更容易的“翻牆得到真相和傳播網址”,同時也為了分散邪黨的攻擊(從而更好、更有效的防禦)……

因此不得不“征邀懇請”以下【A組原網址】頁面編製者相助,有勞其中“有識之士”將以下【B組原網址】(即:聚緣閣、網門、禁聞網、自由上網)“添加或替換”在你們網站的【首頁位置】。

為此,我將非常感謝!在此,也期待“你們”———給“我”力量!!

2017年03月06日(始發此文)

————————————————————
【A組原網址】
https://github.com/5fan
https://github.com/cc999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zx169
https://github.com/tv365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hub.com/ogate

【B組原網址】
https://github.com/hao369/a/wiki/jyg
https://github.com/ogate/ogate/blob/master/README.md
https://github.com/bannedbook/fanqiang/wiki
https://github.com/zhen99425/free/blob/master/README.md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