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為何對中美聯合公報和中英聯合聲明厚此薄彼 (音頻/視頻)

橫河
2017-07-8 22:36

一國兩制

中美聯合公報

中英聯合聲明

五十年不變

香港

外交部發言人為什麼會認為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不具現實意義而中美聯合公報也是歷史文件卻要求美國遵守?一國兩制並非晚清積弱被迫同意而是中共引以自豪的發明,為什麼要拋棄?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的7月1日是香港政權移交20周年紀念,除了例行的七一抗議遊行,所謂的慶祝活動可以說是了無新意。那麼在中國大陸以及香港,大家關注的熱點是梁振英的黯然下台,林鄭月娥是否能夠收拾爛攤子。

而在國際社會掀起軒然大波的,則是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記者會上的一句話,他說:「《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英國政府當然是不同意的,他們的態度是說「《聯合聲明》是一項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已經在聯合國登記,並繼續生效。英國政府作為聯署國家,致力監察條約徹實執行。」。這兩種說法到底誰更有道理呢?我們就來分析一下。

橫河先生,陸慷的這種說法倒是挺新鮮的,一般我們都知道合同簽約之後,就都是歷史文件了,不管簽約方是國家、公司,還是個人,都是如此。如果說合同簽過之後就是歷史文件了,不再具有現實意義,那豈不是天下大亂了?作為外交部發言人他應該是特別有這種正常的思維的,他怎麼會有這麼一種特別的說法?他是在什麼情況下說的呢?那麼《中英聯合聲明》在目前到底有沒有現實意義?

橫河:這個問題確實是這樣的,如果我們不看這句話的背景,你單獨說一句話,說「《中英聯合聲明》成為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確實很奇怪他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所以我覺得應該把它前後背景看一下,因為一句話確實有可能會被誤讀或者誤解。

這個事情怎麼來的呢?先是英國外交大臣在29號的時候,他說:法治、獨立司法體系和自由媒體是香港取得成功的關鍵,香港未來的成功也將取決於《中英聯合聲明》賦予香港的權利和自由。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也談到了對香港公民自由和新聞自由的關切。《環球時報》就在30號的外交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提了這個問題,發言人就是這樣回答的。

這樣子一看,我覺得陸慷的話可能就有兩個意思,一個意思是,歷史文件是沒有約束力的,就是說現在中共不管怎麼樣去影響,或者破壞香港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司法獨立,都不受這個文件的約束;另外一個就是,這個文件已經是歷史了,一旦香港已經移交給中國以後,英國和美國都不能對香港的問題進行發言。就是這兩個意思。

實質上,他就是否定了「一國兩制」。但是他這個說法是經不起推敲的。香港是1997年移交,它移交的依據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因為在《聯合聲明》當中提出來,英方要把它移交給中國,然後中國要把主權接過來,也就是說現在香港的地位,就是說作為中國的一部分,包括《香港基本法》,都是基於那個歷史文件,也就是說現在的現狀依靠的就是那個歷史文件,所以和現實你就不能把它分隔開來。

第二,聯合聲明宣布「一國兩制」50年不變,現在才20年,也就是說《聯合聲明》管的不僅僅是1997年的移交,也管到今天法律上延伸至少50年。既然這個《聯合聲明》裡面講了50年不變,也就是說《聯合聲明》管50年,並不是說是一個事件的一次性的歷史性文件,說這個過了1997年就不生效了,它實際上是有效文件,它有50年的管轄權。這是雙方承諾的,不僅是英國方面提出來,也是中國方面提出來的,是跟現實有直接關係的有效文件。

主持人:不知道這個外交部發言人是不是不太了解這個《聯合聲明》的內容才有這樣的說法?其實他當時的回應還有其它別的內容,主要是說香港是中國的內政,只有中國有管轄權,別人就沒有發言權。他站在中方的角度,肯定是覺得這樣說特別有道理,但是這個並不應該是英國當初簽署這個《聯合聲明》的意思,對吧?

橫河:陸慷的回答是這樣的,他說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香港事務屬於中國內政。他其中特別提到了,說《中英聯合聲明》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以後的香港,他說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他希望英美人士認清現實。

說起來,對於移交以後的香港,英方確實是沒有了主權、沒有了治權;但是中共這50年是否遵守自己在《中英聯合聲明》當中的承諾,英國是有發言權的。也就是說中方如果沒有遵守自己的承諾的話,那麼籤條約是雙方簽的,另一方就應該有權利指出來,說你自己沒有遵守條約。

我覺得英國是有這個權利的,你要就是當時根本不承諾什麼「一國兩制」,從一開始你就蠻幹,那人家拿你沒辦法,我相信那時候英國也得移交。那時候你既然答應了,那你就要準備執行50年,是這個意思,並不是英國沒有辦法指出來的,因為條約是雙方簽訂的。

主持人:那就是說其實英國他是有監督權的,而且現在人家也正在實行他的監督權,你也不能夠用這個條約來說人家跨越了他的權利範圍。

橫河:對,剛才說的就是,英方沒有主權、沒有治權,但是應該是有監督權的,因為他監督的是中方自己承諾的東西有沒有實行,他只是說你自己答應的事情你應該執行的。

主持人:還有人比較了在同一個記者會上,陸慷對另外一個問題的回答,他當時是說美國方面向台灣出售武器,嚴重違反了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原則。按照他之前的說法,這個中美的三個聯合公報也是屬於歷史性的文件;而且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也是美國和台灣之間的關係,和中共也沒有關係。那是不是這麼看來,中共對國際條約它都是有雙重標準的?

橫河:這件事情是最表明中共對國際條約有雙重標準的。陸慷怎麼說呢?他說中方強烈敦促美方恪守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中作出的嚴肅承諾。我們來比較一下,《中美聯合公報》和《中英聯合聲明》,它都是雙邊條約,不是屬於國際上很多國家簽署條約,是兩個國家之間的關係。中美聯合公報實際上是中國大陸和美國之間的關係,《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國和英國之間的關係,而且它都是歷史文件,都是嚴肅承諾的。

在《中英聯合聲明》當中,中方是嚴肅承諾「一國兩制」50年不變;英國其實是沒有嚴肅承諾的,英國就是主權移交就可以了。而中美聯合公報,美國從來就沒有承諾過不出售武器給台灣,所以中共確實是違背了自己的承諾,而美國出售武器給台灣並沒有違背承諾。

其實中共明白這一點,所以它說違反的是中美公報的「原則」,不是違反了中美公報,因為公報上條款很清楚,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他沒有說過不向台灣出售武器。而原則的話就可以選擇了,我認為這條原則,聯合公報的原則是不能出售武器,其實條文裡面沒這樣規定。

我認為國際條約就是國際條約,你不能用機會主義的思維,就什麼對我有利,今天有利我就這麼解釋,明天沒有利了我又那麼解釋,你不能老變,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來說的話,基本上有保持你的前後一貫性,和自己的承諾自己要承擔責任的這種心態,這才能夠成為國際大國。

主持人:回到您上一個問題,您剛才也講到你如果沒有能力去實現,你當時就不要答應人家,其實當時你硬收回的話,英國他也會讓出來的。所以也有人做出不同的解讀,有人翻出來說,當時中共領導人包括鄧小平,當時對「一國兩制」的高度評價和承諾,是因為當時中共不夠強大,所以要韜光養晦;現在中國經濟強大了,就不需要再遵守承諾了。它現在不遵守國際條約,人家也沒有辦法,是有這樣的說法嗎?

橫河:當初承認「一國兩制」,那個時候中共已經接過了中華民國在戰後國際新秩序當中的地位了,已經完全接過來了,成為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是一個完全的主權國家,它不存在當時清朝末年因為積弱,不得不承認各種不平等條約,它不存在這個問題。也就是說當時制訂「一國兩制」是中共自己自由意志的選擇。實際上中共花了很長的時間去吹噓「一國兩制」是中共的一個創造,在國際上是沒有先例的。

所以沒有理由在強大以後,其實那時候已經強大了。沒有理由認為自己現在經濟上更強大了,就推翻或者是宣布這個條約沒有制約力了,沒有這個理由。如果清政府一直延續到現在,它現在變強大了,它說那以前我是弱的時候,你強迫我簽訂的不平等條約,我現在廢除,那是可以的。

1997年以前,我當時有個同事是從香港來的,他從小從香港移民美國的,他比較關心香港,他就問我香港移交以後會變成什麼樣?我當時回答他,我說是第二個上海。我當時指的是1949年以後的上海。上海原來是遠東的明珠,遠東所有的城市當中是最發達的一個城市,最好的企業家當時都在上海,而不在香港。中共佔領上海以後,上海的資本家有一部分逃到台灣,其實有相當一部分是逃到香港,就待在香港繼續做生意,留下來的都倒楣了。我在美國經常遇到當年上海的資本家,或者是他們的子女,文革以後紛紛都出國了,利用原來的關係,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屬於買辦階層的,很多嘛。毫不誇張,我所碰到的這些人,可以說家家一本血淚帳,按照大陸的說法。

計劃經濟時期,雖然上海的經濟在全國是獨樹一幟的,但是和在遠東的同類城市,就是原來上海領先於那些的城市,尤其和香港比,它的發展是遠遠落後的,我講的是改革開放之前。另一方面,上海那時候經濟在全國獨樹一幟,主要靠的是當年的國際和民族資本,和中共是沒有關係的,就是要有的話,中共實際上是破壞了那些資本應有的貢獻。所以從對中共本質的認識來看的話,我從來就不看好移交以後的香港。

香港經濟、司法和各方面相對於大陸更多的自由,之所以還存在的話,實際上是香港民眾抵制中共全面控制的結果,或者是說中共還來不及完全去控制它這個結果,而不是中共統治的結果。所以不能把現在香港比大陸好的部分說成是中共統治的結果,而應該是說中共還沒有完全把它破壞掉的結果。

至於說當時宣布「一國兩制」,我一直是認為它是為台灣訂製的,就做給台灣看的,因為當時需要統戰台灣,那「一國兩制」是對台灣統戰的最好的武器。如果說不需要了,中共隨時可以放棄。因為中共從來就沒有遵守國際規則的習慣,所以當時也沒想那麼多,50年它肯定沒想那麼多,當然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它確實對香港做什麼,人家是沒有辦法的,就是說它不遵守《聯合聲明》,人家也沒辦法。

但是至少對自己簽訂的各種條約要採用同一個標準,《中英聯合聲明》按照一個什麼規則去做的話,那麼中美聯合公報你也應該遵守和《中英聯合聲明》同樣的標準。

主持人:中國人有一種思維,他覺得國際外交本身就是靠實力,有了實力就可以改變原來的承諾,就是說有了實力以後,這個遊戲規則都是你來制訂的。他舉的例子,比如現在的《巴黎氣候協議》,美國說退出就退出了,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橫河:我沒有研究過《巴黎氣候協議》,但我想不僅是美國,任何國家都是想退出就退出的,因為它有個規定,就是簽了這個巴黎協議以後,要退的話,3年以後,就到2020年,所以美國也得遵守這條規則,2020年才能夠退出,其他任何國家我想都是一樣的。

這類國際條約因為簽約國比較多,基本上屬於聯合國的這種協議,它是屬於自願實施的,它本來就沒有國際約束力;相對來說,雙邊協議就有更大的約束力,這是一個,所以我覺得這兩者不能比較。

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他是不願意遵守其中的某些條款,我想主要的是兩條,一個就是美國提供的經濟支持太大了,主要提供給那些第三世界國家,而美國承擔的減排量又是最大的,而一些污染得最厲害的,減排量卻承擔很少,所以美國覺得不公平就退出來了。

但是他不願意遵守條款他就退出來了,而不是說留在這個協議裡面卻不遵守,所以這點我覺得這正好是美國遵守協議的表現,就是你留在協議裡面你就要遵守,否則你就退出來。要比較的話,中共大可公開宣布說我現在廢除《中英聯合聲明》,因為這是不平等條約,而不是說保留《聯合聲明》再去不遵守。

主持人:但是它廢除了《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就不應該是屬於中國的了。

橫河:對,所以它不能廢除呀!這就是一個問題。所以我認為陸慷的講話還是有進步的,就是說至少你公開表示你不打算遵守《聯合聲明》了,而不是說你表面上還說遵守《聯合聲明》,實際上不遵守,相比較來說的話,是有一點進步了。

至於說有了實力就可以不遵守規則呢,我覺得這個也是一種不切實際的想法。當然,國際規則基本上是由強者主導制訂的,但是這個強者主導制訂以後,你要各個國家,大國、小國、強國、弱國都去遵守這個協訂的話,那就不是靠強權硬來可以完成的。就是說你實際上照顧大家的利益,因為國際秩序需要大家努力才會實現的。所以規則就一定要訂得不管是大國、小國,看上去都合情合理,不然人家也不遵守,因為現在不是真正靠砲艦來完成所有的事情的。

因此在國際規則當中,主導制訂規則的,一般他不是獲取,而是付出,比如《巴黎氣候協議》,美國不僅要出大部分的減排資金,還要承擔立即的減排量,所以川普為什麼會覺得對美國不公平。

中國說美國退出了還有中國在,很多人都這樣,想把中國推出去領導《巴黎氣候協議》,這是做不到的,因為中國在《巴黎氣候協議》當中,它是受益一方,一方面,它不要提供資金;另外一方面,它的排放量要到2030年達到峰值以後才需要減排。

如果是中國接手領導地位的話,它馬上面臨兩個問題,第一個是要承擔大部分的資金,因為據說美國承擔了75%的資金,它很可能還要提前和增加減排量。所以制訂規則和領導地位更多的是責任,而不是好處。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強大了,那麼原來的國際規則可能確實有不合理的地方,確實可能有,當然它就有修改和改變的餘地。但是提出來改變規則的那一方,他首先要讓人家相信改變以後的規則他會遵守的,那麼他就要有遵守規則的歷史,讓人家相信改變規則以後你會遵守。如果原有的規則都不遵守不尊重,誰會同意讓你來制訂規則呢?誰會來遵守你主導制訂的規則呢?訂了規則首先自己就要準備遵守,而不是說力氣大了你就能任性。

特別像《中英聯合聲明》,《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國自己訂的,當時就沒有人強迫你簽字,連那個你都不打算遵守,你怎麼可能去制訂新規則?仔細想想就可以想定了,就是不遵守規則的人是不能制訂規則的,不管這個規則對你有利還沒利。

主持人:這就是一個信用問題,其實信用本身就是一個無形的財富,你沒有了這個,很多事情是行不通的。今年是香港主權移交的20周年,您能不能回顧一下香港這20年來有什麼變化呢?

橫河:我對香港的情況沒有那麼了解,但是從大的上面看的話,在政治上,至今都沒有普選,而且設計的各種選舉方式實際上是更有利於中共來控制,這一點來看,在實質上和殖民地時代沒有什麼不同,殖民地時代它是總督嘛,它沒有選舉,所以基本上是一樣的。

區別是殖民地時代是英國統治,所以相對來說,香港的政治要更廉潔一些,因為它畢竟是跟英國有關的,而且英國的議會是有權來監督香港的政治的。而英國的議會當然是很成熟的民主制度,所以在這點來說,政治上,我覺得除了選舉沒有區別以外,其它方面比當年可能還要退步了。

在經濟上,隨着大陸的經濟開放,香港作為大陸對外窗口的作用逐漸降低了,因為在殖民地時代,中國跟很多國家沒有貿易來往,是通過香港來轉口,這點就是香港作為大陸對外窗口,唯一窗口的作用降低了,跟香港是不是移交,關係其實並不大,和中國經濟發展、經濟開放有直接的關係。

在金融方面,大陸的金融市場是不開放的,大陸當時加入世貿組織(WTO)的時候,答應15年後金融開放,但是金融沒有開放。這就是為什麼歐洲後來不承認中國市場的經濟地位,很重要的因素就在這裡。那麼這樣的話,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還是很難被取代的。

比較典型的是香港的言論自由、香港的新聞自由被侵蝕得非常厲害,我看前幾天還有一個報告說,香港媒體有多少是已經完全被中國滲透控制了的。當然在這之前其實也是一樣的,《文匯報》、《大公報》不就是中共?但是現在可能被侵蝕得更厲害,而且其它的媒體被約束的很厲害,就是不是中共直接管理的媒體,而是原來的第三方獨立的媒體現在被侵蝕得很厲害。

還有一個就是社會治安的問題。在香港,中共經常會利用黑社會來進行搗亂的,這一點倒是一成不變。殖民地時代也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殖民地時代,尤其是在文革期間,中共是利用地下黨的力量在香港組織暴亂,特別是1967年的時候組織暴亂。那時候是把英國當敵人來對待,所以是破壞敵人。

現在很奇怪了,有主權、管轄權以後,它還是動用黑幫去打擊民主人士和打擊信仰人士,比如為了對付法輪功,在香港動用青關會之類的,它基本上屬於黑幫組織,當然要說是黑幫組織的話,其實是污辱黑幫,黑幫沒那麼壞,中共操控的黑幫其實是黑幫裡面最壞的。這一點是比較奇葩的。就是說它已經有主權、有管轄權了,還是要動用黑社會、還是要動用黑幫去搞破壞,破壞信仰團體,這點來說的話,就是利用黑社會去搗亂,不管是在殖民地統治時期,還是它自己統治時期,它倒是一成不變的。

所以香港這些年我看,由於中共的滲透和影響,包括23條立法、各種各樣的,使得香港的人心越來越遠離了,就是把香港人越來越向離心的方向推,這點我覺得是香港移交以後20年最明顯的結果。

主持人:您剛才這個分析倒是跟香港的民調比較符合,香港的民調,就是香港民眾這麼多年來對香港的信心是越來越減弱。您前面也講過,中共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主要是想給台灣看,那現在它這個作用就失去了,所以您是不是覺得因為這樣,因為它在台灣做榜樣的作用失去了,所以它就公開的否定《中英聯合聲明》?

橫河:這個倒是有可能的,有這個可能性。因為一方面,它對台灣的滲透和控制的力量要比當年《中英聯合聲明》的時候要大多了,特別對媒體的控制、對政界的控制,但是並不表示它對台灣的民心有比當年更大的控制力和吸引力。

我們以前也談過,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對於政界和媒體的控制來說,它可能覺得已經不需要香港了,它已經做到了。而這個民心,反正它爭取不到,所以乾脆就不管了。所以在這一點上,原來最主要的槓桿,就是香港「一國兩制」最重要的槓桿,台灣問題現在可能已經不在中共主要的考慮之內了。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種說法說,鄧小平當年保證香港50年不變,他是心裡計劃50年以後,內地體制改革跟香港的差距就越來越小;但是後來經過「六四」之後,中共的想法就改變了,不再體制改革了,因此目前大陸和香港的衝突越來越大,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

橫河:這個也有可能性的,因為我並不知道鄧小平當時的想法是什麼。但是我們看一下《聯合聲明》的時間是1984年,1984年中國大陸在政治體制改革方面是中共統治大陸期間最樂觀的時期,那時候天天在講政治體制改革,不管其它方面怎麼樣,從媒體上來說,從研究機構上來說,從中共政界來說,都在考慮政治體制改革的問題。所以那個時候很可能認為將來有這個可能性,大陸的體制更民主化,所以50年以後就自動並起來了,這個可能性有的。

當然我們知道那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我們以前也講過,在重大的歷史轉折點上,中共永遠是做錯誤的選擇的。現在看來,如果香港再走向民主化的話,那麼體制的衝突就會越來越大,因為人家本來就有自由了,如果再加上民主的話,那對中共的威脅就太大了。

中共的統治,政治上它有一個特點,它不是把自己往更開明更符合國際潮流的方面去走,而是想盡辦法把別人往下拉,拉到它的水平上來。實際上它現在對西方滲透的目標也是這樣子的,就是把西方的整個要拉到它的水平上。當中共的政治越專制、越腐敗,它就越需要把香港拉到它的水平上,所以現在盡量去壓制香港的民主,減少香港的自由,其實是怕香港的自由和可能的民主對中國大陸造成影響,所以它要把它往下拉,因為不往下拉的話就是個強烈的對照,對台灣也是一樣。

那香港的話影響就更大了,因為香港按說起來的話是殖民地回歸,怎麼說都應該是辦得比原來更好,如果說還不如殖民地,台灣畢竟不是殖民地。所以我覺得它是盡量的把它往下拉,讓中共的專制不顯得那麼醜陋,畢竟還有一個兩制當中的一制也跟它差不多,它是這樣的想法。

主持人:好,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一期關於香港問題就討論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來說幾句


匿名
2017-07-14 14:21

50年不變那是斗香港人玩的,五年不變才是中共真實想法!!

同樣羞恥難掩
2017-07-09 05:45

橫河先生在15分13秒認為陸康的講話還是有【進步】的,不知“進步”加沒加引號?
如果不論外交部怎麼說,但是害人的邪惡本質沒有變,那麼帶引號的“進步”之意,在我這就是變狡猾了、或者裸奔改穿活襠褲了……呵呵

如何挽回
2017-07-09 01:45

作為“政府”之名,公然聲稱《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 怎麼讓人尊重和相信呢?!

(當然這一定是邪惡黨性在作怪、造成的)

  自救良機
2017-07-09 01:42
直接翻牆網址
2017-07-09 01:40

《征邀相助》  

由於各種【跳轉短網址】抵禦封鎖相比【原網址】不是更穩固,以及為了更好、更簡便、更容易的“翻牆得到真相和傳播網址”,同時也為了分散邪黨的攻擊(從而更好、更有效的防禦)……

因此不得不“征邀懇請”以下【A組原網址】頁面編製者相助,有勞其中“有識之士”將以下【B組原網址】(即:聚緣閣、網門、禁聞網、自由上網)“添加或替換”在你們網站的【首頁位置】。

為此,我將非常感謝!在此,也期待“你們”———給“我”力量!!

2017年03月06日(始發此文)

————————————————————
【A組原網址】
https://github.com/5fan
https://github.com/cc999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zx169
https://github.com/tv365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hub.com/ogate

【B組原網址】
https://github.com/hao369/a/wiki/jyg
https://github.com/ogate/ogate/blob/master/README.md
https://github.com/bannedbook/fanqiang/wiki
https://github.com/zhen99425/free/blob/master/README.md

直接翻牆網址
2017-07-09 01:37

在人民幣上的看真相網址(直接翻牆網址)———

   看真相網址
https://github.com/ogate
https://github.com/cc999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zx169
https://github.com/tv365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hub.com/5fan

獲取更多短網址(不拘於以上網址、請自篩更佳網址)
https://github.com/hao369/a/wiki/jyg
https://github.com/ogate/ogate/blob/master/README.md
https://github.com/bannedbook/fanqiang/wiki
https://github.com/zhen99425/free/blob/master/README.md

【註:https ≠ http 嘗試相互轉換】
① 網址首次打開可能較慢,若網址未打開,請重試、多試、重新開機再試、或擇時再試…若網址始終打不開,請轉換其它各公司網絡進行嘗試(如:手機網絡)……

② 使用直接翻牆網址,若文件始終無法下載,或重新開機再用歐朋(各類型)瀏覽器進行嘗試……

————————————————————
【特別提示】:
以上所有看真相網址(已經公示一年多),是否永久有效,個人無法保證、也無從預知;但是,經過逾一年來的探究與總結,至少迄今為止還未發現失靈、失效(暫時性除外)。至於把看真相網址放在人民幣上,實乃個人許久的宿願(惡黨掠控媒體,錢幣傳播真相);當然了,全文均為個人拋磚引玉,利弊還望大家三思取捨!

2016年11月24日(始發此文)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