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朝陽受審 網絡圖片
丘朝陽受審 網絡圖片

小官巨貪又一例!廣西女科長貪污金額賽“老虎”

董筱然
2017-07-14 09:27

丘朝陽

中共

南寧高新區管委會

反腐

小官巨貪

近日,廣西南寧中院審理了一起中共“小官巨貪”的案子,廣西南寧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前副主任丘朝陽(女)8年間受賄3700萬元人民幣,獲刑有期徒刑15年,並處罰金500萬。

廣西南寧中院近日審理一起中共“小官巨貪”的案子,廣西南寧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前副主任丘朝陽(女)8年間受賄3700萬元人民幣,獲刑有期徒刑15年,並處罰金500萬。

陸媒12日報導,這位“巨貪”女科長並未在基層法院受審,而是在南寧中院受審,官員給出的理由是:涉案金額特別巨大。

據判決書顯示,丘朝陽在擔任南寧高新區管委會接待辦主任、副主任的8年時間內,利用管理單位公務接待工作及接待費用結算、報賬的職務便利,在沒有發生進行公務接待的情況下,先授意高新區管委會接待辦工作人員在“經手人”“驗收人”處簽名,填寫大量的空白報賬單。

隨後向酒店、酒行負責營銷的業務經理或者其他社會人員支付票面金額4%至15%不等的“稅點”獲取虛開發票。最後則是將虛開發票混入正常公務開支產生的發票通過報賬單一同報賬,進而非法套取公款。

判決書指,丘朝陽共非法套取的公款合計人民幣逾3680萬元。她得款後,陸續開支給其親友投資或個人使用。

丘朝陽“小官巨貪”的現象只是近年來中共體制內官員貪腐的冰山一角。如:年僅35歲的揚州市江都區濱江新城農經站總賬會計季月及該站出納29歲的陳文,二人挪用公款4600餘萬元,以挪用公款罪、貪污罪分別獲刑19年、14年。

西安市一社區居委會主任於凡,利用社區拆遷改造項目為自己牟利,單筆受賄就達5000萬元人民幣,涉案總金額高達1.2億元。

北京市朝陽區孫河鄉原黨委書記紀海義受賄9000餘萬元;北京海淀區西北旺鎮皇后店村會計陳萬壽挪用資金1.19億元。

不過引發輿論嘩然的還是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經理馬超群(副處級),被調查時家中搜出1.2億現金、68套房產、37公斤黃金。中共中紀委在反腐片子中表示,“小官巨貪”問題在中共內部頗為嚴重,截至2016年,光河北一省就立案“小官巨貪”近萬件,已經查處6000多人,其中過100萬的190個,過1000萬的31個。這些人級別都很低,但是他們貪的數量都很驚人。

中共官媒曾對這種蒼蠅式腐敗做出解釋,認為當局“反腐”力度不夠、監管有漏洞、法制不健全等。北京評論人士查建國卻認為,中共體制決定了反腐的局限,“現在中國再怎麼反腐呢,你政治體制改革、你這個集權,你這個一黨制,你這些都不能夠有所變革,那麼因為權力產生的腐敗這一點不但不能根治,而且很難說現在現有的這些‘反腐’的效果能不能長久下去。很可能是有限度的,有禁區的,是人治的,是有時間限制的。以後會不會死灰復燃持續、更加瘋狂,我想這些都是有可能存在的。”

他還表示,在中國大陸小官巨貪的現象非常普遍,“從上到下,從中央國家一直深入到每一個小公司、小單位、小鄉村。監督失常,所有的財務各種職務漏洞百出,大小權力和經濟金錢的掛鈎,互相勾結。”

台灣國立政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兼所長李酉潭表示,小國寡民,統治者可以掌控底下的人,不會讓他們胡搞瞎搞,像中國這麼大的國家,沒辦法避免貪腐現象發生。如果人民要求公布財產,就會被冠上罪名,因為這樣的行為是危害國家穩定;要解決貪腐必須像民主國家這樣。他強調,貪腐這是政治體制問題,制度沒有改變,是沒辦法解決的。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