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鋼琴家嘉娜拉•卡森諾娃(Janara Khassenova)在煉功
女鋼琴家嘉娜拉•卡森諾娃(Janara Khassenova)在煉功

女鋼琴家的修煉故事

慧光
2017-07-16 14:17

嘉娜拉•卡森諾娃

女鋼琴家

法輪功修鍊

嘉娜拉•卡森諾娃(Janara Khassenova)出生在前蘇聯哈薩克斯坦的阿瑪帝城,父母和兩個哥哥都是工程師。在這個家庭里,她是唯一的音樂家。經過多年嚴格的訓練和學習,她的鋼琴演奏水平可以說出類拔萃,但依然擋不住生活中的困惑和身體上的不幸。直到走入法輪功修煉,這一切都改變了。

嘉娜拉•卡森諾娃(Janara Khassenova)出生在前蘇聯哈薩克斯坦的阿瑪帝城,父母都是莫斯科理工學院的畢業生,都是工程師。她還有兩個哥哥,也都是工程師。在這個工程師的家庭里,她是唯一的音樂家。

嘉娜拉四、五歲的時候,人們發現了她的音樂天賦。她對音高、音準、節奏格外敏感。她愛唱歌,收音機中播放的歌曲聽兩遍就能學會。家裡來客人的時候就讓她表演。嘉娜拉七歲的時候,被作為天才學生送到音樂專門學校,開始正式學習鋼琴。

雖然在音樂方面有非凡的天賦,但她的成就還包括對音樂的熱愛和刻苦的付出。她說,“我喜歡音樂,一直都很喜歡音樂,練琴時從來沒有覺得很枯燥。10歲左右的時候,每天3-4個小時的練習是正常的。到16歲時,每天要練琴6-7個小時。要彈得完美,只有如此。”

據嘉娜拉講,對音樂家來說,不管你多麼優秀,練習都是最重要的,必須對音樂集中精力,全力以赴。17歲她就去了阿瑪帝的音樂學院,後來又考入莫斯科國立音樂學院學鋼琴,那是世界上最好的音樂學府之一。

嘉娜拉從小就接受了著名的俄國藝術家給予的傳統教學和訓練,並以最高榮譽畢業。她獲得過鋼琴演奏的碩士和博士學位,還先後獲得過演奏鋼琴家、室內樂鋼琴家、獨奏鋼琴家、伴奏鋼琴家和鋼琴教學家等一系列資格證書。據她說,演奏鋼琴家的考試是最難的,必須舉行個人音樂會,接受考官的嚴格審查。

由於有嚴格的訓練基礎和出眾的天賦,嘉娜拉很快就在各項比賽中脫穎而出。她先在全哈薩克青年鋼琴家比賽中獲獎,然後又在意大利國際鋼琴比賽、希臘雅典的國際鋼琴比賽中獲獎。

女鋼琴家嘉娜拉•卡森諾娃(Janara Khassenova)在彈琴
女鋼琴家嘉娜拉•卡森諾娃(Janara Khassenova)在彈琴

嘉娜拉學業結束時,適逢前蘇聯垮台。工作非常難找,也沒有地方生活居住,一切都很難,她也不想回哈薩克斯坦,只好跟祖母住在一起。學習多年,前途渺茫,她不免產生了很深的失落感,這種感覺一直伴隨着她。

1997年,她得到紐約曼哈頓音樂學院的錄取通知,於是她就來到了美國。其實以她的鋼琴演奏水平,不再需要學習和訓練,但跟很多來美的中國人一樣,迫於簽證問題她不得不從頭開始。來美國後,她先後在波士頓、羅德島等地區舉行獨奏音樂會,受到美國觀眾的喜愛。

 

嘉娜拉說,“我非常容易激動,多愁善感,這對我的生活很不利,因為壓力太大,不容易控制,會精神崩潰。我很困惑,有時想,我可能本來就是這樣的,幹嘛要改變呢?但在我的內心,有一個聲音告訴我,我錯了,這是不對的,不應該這樣,但我不知道究竟哪兒錯了。”

“經常的,我的腦子裡有很多錯綜複雜的東西,好的壞的一起來,我的生活就是那樣的,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改變自己。”

“孩子出生之前,有一天上班時,我突然垮下了。當時我全身極度疲倦,不能控制自己,人整個崩潰、倒下了。我知道那是因為我的抑鬱和神經緊張造成的,但沒有一個醫生告訴我,我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實驗室的化驗結果出來了,一切正常。但我自己知道,我一定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還在前蘇聯時期,她讀過可蘭經。在莫斯科讀書時,她博覽群書,讀過東方修煉方面的書,包括老子的道德經,也讀過孔子的著作以及《易經》等。

她在莫斯科的一個親戚是佛教徒,這使她了解了一些打坐、瑜伽和印度宗教方面的知識。她覺得修煉對她來說,那些東西太複雜了,不清晰,方法也不清楚。她只是從中學到了一些術語,如業力、輪迴、善惡有報等。

 

其實,一個人的一生中有什麼機緣,自己也說不清。

嘉娜拉說,“2003年的3、4月間,我在波士頓一家牙醫診所碰見一位俄國婦女,她是那樣的安寧,就那麼靜靜的坐在那裡,帶着微笑,出奇的寧靜。而其他人呢,都在情緒激動的談論着在伊拉克戰爭。”

“這位俄國婦女給了我一張法輪功傳單,然後告訴我,她曾經有非常重的病,心臟做過複雜的手術,不能工作,直到她讀了法輪功的書。她還給我看了她正在讀的俄文版《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

“她告訴我,這個修煉方法簡單易學,但要從內心做起,從道德和心性開始。她給了我網址,還留給我她的電話,叫我給她打電話。她說的話不多,但句句都打入了我的心裡。”

幾個星期後,嘉娜拉給她打了個電話,並去了她家裡。拿到書後,她開始認真閱讀俄文版《轉法輪》。之後,又給煉功點的聯繫人打電話,找到一位叫麥克爾•陳的先生,教會了她煉功方法。她說“陳先生那樣的有耐心,我很受感動,想變成像他那樣的人,也一樣的寧靜、善良。”

 

修煉以後,就像書中描述的那樣,嘉娜拉經過了很多消業的痛苦。她知道,修煉之路,是不能回頭的。《轉法輪》她讀了一遍又一遍,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那些很厲害的頭痛,漸漸地都沒了。她的那些恐懼、抑鬱、呼吸困難、神經衰弱,也都全部消失了。嘉娜拉認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自稱為修煉者的。你必需真正實修,只讀書或只煉功是不夠的。

2004年3月,嘉娜拉去了日內瓦,參加世界人權會議,見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身為歐洲人,她想去見見其他歐洲學員,看看他們是如何修煉的。在日內瓦的三天里,她見到了來自歐洲各國以及澳大利亞、台灣和美國的學員,感受到了強大的能量場。聽了他們的經驗交流,了解他們在做着什麼,所有這些跟她以前所知道的都非常不同,使她受益匪淺。

嘉娜拉說,“當你與這樣一群好人在一起的時候,那感覺太好了。”日內瓦回來後,嘉娜拉更加堅定了修煉的信心和決心。

“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法理,殊途同歸,他讓不同背景、不同種族、不同國家的人走到一起來了”。她從心裡感謝神佛送給她這個法。“一次,我去了紐約的一個朋友家裡,他們都很羨慕我,對我說,你改變了很多,不再計較名、利了。”嘉娜拉說,“師父在看着我,會幫助我們做一切。如果你的心在那兒,一切都會做好的。”她最希望的,是能夠讀中文版《轉法輪》。她覺得,如果你是個真正的修煉者,是沒有什麼東西能夠阻止你。

臨別時,嘉娜拉囑咐我,一定向中國人轉達她的幾句話:“你們有最令人着迷的古代文化,有優美的音樂、詩歌和繪畫。中國的作曲家、詩人、作家和中國人民,都是那樣的美麗,你們應該以身為中國人而自豪。但是,因為這場迫害,世界人民很難想象這個美麗和迫害居然會同時並存。我知道,迫害不該發生,邪惡不能持久,終有一天這些都會改變。從古至今,善良的、美好的都會取得最後的勝利。”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