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為什麼美國人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精力還是那麼充沛?

轉載
2017-09-12 20:31

Tim Cook

工作 社交 睡眠

撒切爾基因 少睡基因

百事集團

迪斯尼

通用電氣 通用汽車公司

我慢慢地發現,其實不僅僅是在頂尖的學校,美國社會裡頂尖的那一批人,幾乎都是處於這樣一種瘋狂高速運轉的狀態。為了保證工作學習和社交娛樂,他們不約而同地犧牲了自己的睡眠,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是很常見的。

我一直有一個很大的困惑,為什麼很多美國人可以睡得那麼少?

第一次意識到這個問題,是我剛到美國讀書的時候。相信在美國上過學的人都有體會,學習強度非常大。當時我每天早上8點起床去上課,晚上在圖書館呆到1點,周末也基本都安排得滿滿的。不是我用功,而是功課實在太多,讓你完全沒有任何喘息的時間。

拿我們其中一門主課來說,一周上三次課,一次三小時,每次課後教授都會在學校內網上傳當天的閱讀材料,都是她從各種數據庫里找的論文文獻和在圖書館裡掃描的書籍,通常是PDF文檔,我們自己下載後到圖書館免費打印。

每次要打印上百張A4紙(正反兩面打印),偶爾打印完一看,今天的材料竟然只有六七十張,就會覺得心情一下子輕鬆了不少。不要忘了這不是看休閑雜誌,裡面的內容都是枯燥艱深的學術論文,而且通常排版得密密麻麻並且極少插圖。

你以為光看這些材料就完了嗎?並沒有。

在還沒有開學前,教授已經發郵件給每一個學生,列出了整個學期的閱讀書目,一共有30多本,都是學術書籍,要求學生自己到書店裡去買,每周課上會討論其中的一兩本書。至於統一的教材,反而是沒有的。此外,每周還要寫兩篇文章,還得抽時間出來準備畢業前要交的論文。

不要忘了,這還只是其中的一門課,其他每一門課的教授都會這樣像地主惡霸一樣地把你榨成渣渣。

讀完一年的碩士課程,每一個人都像經歷了生死煉獄,畢業時彷彿有重生之感。那個時候最好的紀念,就是去學院里的紀念品商店買一件上面印着“I survived J School”的T恤衫(J School是我們那個學院的簡稱),意思是“我讀完J School竟然活了下來”。

 

這麼高強度的工作量,正常的作息時間是絕對不可能完成的。所以幾乎每天我都只能蓬頭垢面地在學校和住處之間兩點一線地疲於奔命。之前設想的要多去旁聽其他系有意思的課、多認識人、多參加社會活動等等美好憧憬,全部都被殘酷的現實擊打得粉碎。

即使現在已經幾年過去了,我重新回想起來仍然覺得心有餘悸。當時我住的地方右轉300米就是我一直嚮往的中央公園,但是整整三個月我愣是沒有時間去瞅一眼。

當時我們班裡一共9個學生,除了我和另一個奧地利人以外,其他都是美國人。和我一樣,大多數人也都是疲於奔命,眼睛都帶着血絲。但是,有一個本科在哈佛讀的美國同學,卻每天都一副容光煥發精力充沛的樣子。我曾經以為他是偷懶沒看閱讀材料,所以有足夠的休息時間。可是後來發現並不是這樣,他不但把大部分功課都完成了,而且還有時間時不時地去聽個講座、參加個派對什麼的。

他告訴我說,他固定在凌晨3點半睡覺,早上7點半起床。我大為震驚,問他睡這麼少為什麼還能保持這麼旺盛的精力?像我每天睡6個多小時,就已經很為自己驕傲,覺得自己很努力地把自己耗到了體能極限。

他笑笑說,他一直都是這樣,每天睡4個小時就差不多夠了。他還說,在美國就是這樣,工作、社交、睡覺,每個人都只能保證兩樣,他不想耽誤學習也不想沒有社交,就只能犧牲睡眠了。後來我慢慢地發現,其實不僅僅是在頂尖的學校,美國社會裡頂尖的那一批人,幾乎都是處於這樣一種瘋狂高速運轉的狀態。為了保證工作學習和社交娛樂,他們不約而同地犧牲了自己的睡眠,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是很常見的。

比如我們的教授,也是這樣一個例子。除了教書以外,她還是好幾家媒體的專欄作者,每周都要寫很多文章;還經常參加各種研討會和研究計劃;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還有時間每年寫一本書。

相比學生,她的工作量只多不少。我不知道她每天睡幾個小時,我只知道每天我們的郵箱里收到的最後一封電子郵件必定是她發的,每天早上收到的第一封郵件也經常是她發的。有時候我到晚上1點寫完作業用電子郵件給她發過去,第二天一大早必然會收到她回復的修改意見,而且看郵件發送時間常常是凌晨三四點。可是每天早上9點開始的課,她從來沒有遲到過一次。

再比如我工作以後經歷的好幾個上司,幾乎都是每天半夜兩三點給我們發工作郵件,第二天一大早8點不到進辦公室,而且他們都是天天如此。

媒體也時不時地會寫關於睡眠時間的文章,列出那些成功人士只睡三四個小時的例子——奧巴馬每天只睡6個小時,雅虎的美女 CEO 瑪麗莎·梅耶爾每天只睡4個小時,特朗普據說也只睡4個小時……

甚至連Quora這樣的社交網站上,都有人在問:為什麼跨國公司的CEO們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還能有效地管理幾百億市值的公司?

當然,這個問題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有科學家做過研究說,有些人可以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還精力充沛,除了他們自己很拼很努力,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們體內有一種異於常人的基因。

他們還把這種基因命名為“撒切爾基因”,因為據說撒切爾夫人就是一個非常著名的“少睡者”的典型。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就是天分吧。

對於我們這些沒有少睡基因、輸在起跑線上的人來說,辦法大概是:一,儘可能地保證睡眠的質量;二,提高睡眠的效率,有些事情睡覺時能辦的就在睡覺時辦。

再來看看下面這22位CEO的作息:

1、美國在線公司(AOL)首席執行官Tim Armstrong

這位前谷歌執行官並不是一位“愛好睡覺”的人,他每天都在清晨5點或5:15醒來。之後要麼工作,要麼閱讀,或者看看自家公司的產品,回複電子郵件。

為了保證更多的思考時間,Tim Armstrong通常不會自己開車,而是請專職司機。

2、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Tim Cook

這位科技巨擘在業界正是以早起出名,蘋果的員工會在清晨、或者說接近黎明時分的4:30就收到Tim Cook的電子郵件,且每日如此,他們已經習以為常。

當然,Tim Cook會在5點鐘的時候準時出現在健身房。

3、通用電氣(GE)首席執行官Jeff Immelt

通用電氣(GE)首席執行官Jeff Immelt每一天的5:30,Jeff Immelt都會起床做有氧運動。期間,他還會讀報紙,看CNBC。他曾經提起,自己已經連續24年每周工作100個小時了。這就是說,按照7天的時間計算,他每天的工作時長為14個小時以上……

4、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首席執行官Mary Barra

早起大概成了通用公司的傳統,現任CEO Mary Barra就像其前任Daniel Akerson一樣,日日早起。她每天準時準點地在清晨6點出現在辦公室。在這一點上,她比前任做的還要出色。

5、富士施樂(Xerox)首席執行官Ursula Burns

回複電郵是Ursula Burns每日清晨的習慣,為此,她會在5:15起床。不過,儘管經常會工作到深夜,但Ursula Burns會保證自己每周兩次的個人健康訓練,這個時間定在6:00,每次一個小時。

6、菲亞特(Fiat)和克萊斯勒(Chrysler)首席執行官Sergio Marchionne

這位具有加拿大和意大利雙重國籍的商人起床的時候,恐怕大部分人都還在夢鄉中——3:30。公司有位高管曾表示:“Sergio創造出了(一周里的)第八天,我們來實現它。”還有一位高管曾在60 Minutes節目中這樣說:“當意大利放假的時候,他回美國工作;當美國放假的時候,他再回意大利工作。”

7、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創始人Bill Gross

Bill Gross的早起如同他那糟糕的君王脾氣,以及職業二十一點玩家的身份一樣出名。他會在4:30就起床,查看全球市場行情和消息,並在6點鐘準時坐在辦公桌前。

8、Twitter創始人、移動支付公司Square首席執行官Jack Dorsey

Jack Dorsey曾對媒體透露,他一般會在5:30起床,然後就開始做早課——冥想,以及一個小時的慢跑。這樣的生活方式他持續了很久,尤其是同時在Twitter和Square之間來回奔波工作的時候。

9、維珍集團(Virgin Group)創始人及董事局主席Richard Branson

Richard Branson自曝起床時間是5:45,甚至在他的私人島嶼上度假時也是如此。他會拉開窗帘睡覺,這樣,第二天的陽光就會叫醒自己。

10、百事集團(PepsiCo)首席執行官Indra Nooyi

這位印度裔女執行官最早的起床時間是清晨4點。她曾稱:“人們說,睡眠是上帝賜予的禮物……這份禮物我從未得到過。”她透露自己每天到公司的時間不會晚於7點。

11、維珍美國首席執行官David Cush

他曾向媒體表示,自己每天會在4:15起床,然後發郵件、致電東海岸的商業夥伴。不過,每天清晨的達拉斯體育廣播是他不會錯過的節目,當然,還包括讀報紙和健身。

12、迪斯尼集團首席執行官Bob Iger

Bob Iger曾對紐約時報表示,他一般在4:30起床,利用上班前這段安靜的時光讀報紙、看電視。這段時間無人打擾,他能同時處理多項事情。

1
(圖片來源:維奇百科)

13、Hain Celestial Group首席執行官Irwin Simon

美國天然日用品製造商Hain Celestial集團CEO Irwin Simon會在5點鐘起床。之後的習慣就像上述幾個CEO們一樣,回復郵件、與歐洲和亞洲的商業夥伴通話。不同的是,他還會在孩子們起來之前祈禱、遛狗、做運動。而且,他還能在進入長島辦公室之前在曼哈頓開個早餐會。

14、前百事可樂CEO Steve Reinemund

現任Wake Forest大學商學院院長Steve Reinemund曾經告訴雅虎財經,他在5:30起床,再讀報紙。他會在工作前瀏覽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達拉斯晨報。

15、星巴克CEO Howard Schultz

Howard Schultz以晨練開始新的一天,一般是與妻子一同騎車。即便如此,他也會保證自己在6點之前趕到辦公室。

16、Aurora Fashions首席執行官Mike Shearwood

作為一家英國時尚領域的先鋒公司,Aurora Fashions首席執行官Mike Shearwood忙碌的一天開始於清晨5點。他從諾丁漢趕到倫敦差不多是7:45了。他對這種長距離的上下班路途樂此不疲:“我會趕復郵件、趕工作,還能與團隊通電話。”

17、布魯克林籃網隊首席執行官Brett Yormark

布魯克林籃網隊(Brooklyn Nets)在更名前為新澤西籃網隊。Brett Yormark是全美NBA界最年輕的CEO。他的起床時間也許會讓很多人汗顏——3點半。而且他在4:30就會出現在辦公室了。然後他再開始一天的工作,發郵件什麼的。

不過,他並非鐵人。周末是他放鬆自己的時間——7點鐘才到辦公室工作。

18、前氧氣媒體公司 (Oxygen Channel)首席執行官Gerry Laybourne

作為二十世紀80年代有線電視界先鋒人物,Gerry Laybourne總是在6點起床,半小時以後離家趕赴公司。如果你起的夠早,她可能還會帶上你。她曾對雅虎財經說:“每周一到兩次,我都會在中央公園步行,並與一名尋求我的建議的年輕人同行。這是我幫助下一代人的方式。如果有人早起,我認為,他對待生活是認真的。我無法在公司做這些事,但早起讓我有空健身,同時,還能和年輕人保持溝通交流。”

19、私募股權投資公司Saban Capital首席執行官Haim Saban

這位埃及出生的以色列-美國籍億萬富豪也很勤奮,6:02,他就開始享用清晨咖啡了。他會在75分鐘的晨練前先工作一小時。

20、Brooklyn Industries首席執行官Lexy Funk

這位時尚企業聯合創始人之一曾對赫芬頓郵報如此形容她的一天:“我一般在4點醒來。”然後,她就開始糾結了:到底是倒頭再睡,還是拿起黑莓工作呢?不過,絕大多數情況下,她在忙於回復郵件的同時,會抽空打幾個和生意有關的電話。

21、喜達屋酒店(Starwood Hotels)首席執行官Frits Van Paasschen

他在5:50就開始跑步了,你可以想象他的起床時間。6:30,他會準時出現在辦公桌前。

(圖片來源:Facebook/Frits van Paasschen)22、Cisco 首席執行官Padmasree Warrior這位印度裔女強人4:30就起來了,發郵件、讀新聞、晨練,一樣不少。最晚在8:30,她就會進入公司工作了。

1
Padmasree Warrior(圖片來源:維奇百科)

也正因其勤奮而卓有成效的工作,Padmasree Warrior早在作為摩托羅拉首席技術官的時候就備受讚譽了。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