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軍委辦公廳主任秦生祥已出任中共海軍政委
原中共軍委辦公廳主任秦生祥已出任中共海軍政委

與江澤民“有仇”獲重用 軍中“黑馬”秦生祥再挑重擔

韓梅
2017-09-13 02:55

海軍政委

秦生祥

苗華

原中共軍委辦公廳主任秦生祥接替已經出任中共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的苗華,擔任中共海軍政委。

中共軍方高層再添人事變動。今天(9月13日)有官方報道顯示,原中共軍委辦公廳主任秦生祥已“空降”海軍,接替已經出任中共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的苗華,擔任中共海軍政委。

環球網報導,參加中俄“海上聯合-2017”聯演第二階段演習的中方艦艇編隊啟航,中共海軍副司令員田中代表中共海軍司令員沈金龍、政治委員秦生祥到碼頭送行。

這意味着秦生祥已出任中共海軍政委。這是習近平上台後第二次打破慣例,拔擢非海軍將領出任海軍政委。

2014年底,有濃厚江澤民派系色彩的原中共海軍副政委馬發祥跳樓自殺後,陸軍出身的苗華由習近平欽點,出任中共海軍政委,打破了此前海軍政委多從海軍系統內部、副大軍區將領中拔擢的慣例。有分析說,有紀檢背景的苗華是受命替習近平徹底整頓海軍。

秦生祥被認為也肩負同樣的重任。在今年4月底5月初,曾陸續傳出多個中共海軍將領被帶走調查的消息,雖一直未獲證實,但有觀點認為,海軍內部整肅仍未完結,不排除有更高層將領落馬。

1957年出生的秦生祥曾任原中共總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部長;2007年前後晉陞少將軍銜;2012年12月接替升任中共副總參謀長的王冠中,擔任中共軍委辦公廳主任;2015年7月晉陞為中將軍銜。

海外明鏡網等媒體曾透露,在2015年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調查後,感覺自己成為高危目標的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曾認為,抓了徐才厚就不會再抓他,因此千方百計把“火”往徐身上引,其中就曾散播秦生祥是徐才厚鐵杆,與徐有金錢往來等消息。

之後,習近平在2016年啟動軍改,取消4總部、重設中央軍委15個部門。中共軍委辦公廳排名從最末提至最前,成為15個部門中最重要的一個。

秦生祥不僅繼續出任中共軍委辦公廳主任,並很快兼任中共軍委改革和編製辦主任。

在這15個單位中,一人擔任兩個部門主官的,唯有秦生祥。他也因此擺脫了此前的不利傳言,並被認為是軍改中的“黑馬”。

今年2月,秦生祥晉陞正戰區級將領。

有觀點認為,秦生祥之所以受到習近平重用,或與他曾任前中共北京軍區副政委、前中共二炮副政委曹和慶的秘書有關。曹和慶是楊白冰的親信。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借“六四”慘案上台初,軍中掌握實權的是楊氏兄弟——前中共政治部主任楊白冰與其兄長、中共軍委副主席楊尚昆。

江澤民為奪軍權,曾離間鄧小平與楊氏兄弟間的關係,稱楊氏兄弟對“六四”心懷異見,使鄧小平擔心楊尚昆日後為“六四”翻案,最終令楊氏兄弟失去了鄧的信任,失去了兵權。

據悉曹和慶患癌症去世前曾叮囑秦生祥說:“我們與江澤民有深仇大恨,你要想辦法替我們報仇!”

秦生祥出任中共軍委辦公廳主任後,網上曾傳出一封公開信,自稱是幾個中共總政官員共同舉報前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信中提到秦生祥鏟掉了“八一”大樓東門前江澤民題寫的五句話。

從8月中旬至今,中共軍方核心人事已發生多例變動,包括原中共海軍政委苗華出任中共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原中共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調任中共陸軍司令員、中共空軍司令員已經由丁來杭出任、原中共陸軍司令員李作成履新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

來說幾句


嶗山隱士
2017-09-13 06:51

一朝天子一朝臣
惡魔下世害眾生
九柄神劍點死穴
退出邪黨擁光明

  自救良機
2017-09-13 04:33
直接翻牆網址
2017-09-13 04:32

https://github.com/ogate2
https://github.com/cc999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zx169
https://github.com/tv365
https://github.com/tv72
https://github.com/5fan
 https://x.co/jyg8
 https://x.co/3tui

【注意:https ≠ http 請自篩更佳網址】
① 網址首次打開可能較慢,若網址未打開,請重試、多試、重新開機再試、或擇時再試…若網址始終打不開,請轉換其它各公司網絡進行嘗試(如:手機網絡)……

② 使用直接翻牆網址,若文件始終無法下載,或重新開機再用歐朋(各類型)瀏覽器進行嘗試……

————————————————————
《封網從未得逞過》  

常聽有人說:當“翻牆”翻不出來的時候,就是中共滅亡或出大事的時候; 那麼我想說:這句話本身就是在承認、在接受這種邪惡的存在與肆虐(至少在我的思想中: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根本就不承認、不接受這種邪惡的安排與存在)。

然而,是什麼樣的用意驅使之口【經常】這樣說呢?是想提醒和安慰大家嗎?還是想為誰“解圍”呢(至少有這方面的嫌疑)?!當然,如果不是【經常】這樣說,我還真希望只是前者、或者是認識上的問題。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