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非要把北京打造成它的窗口,然後以這麼可怕的以毀滅低端人口來實現它這種光鮮表現,其實最終受害的還是北京的普羅大眾,因為不是每一個人家產都是上百萬、上千萬
中共非要把北京打造成它的窗口,然後以這麼可怕的以毀滅低端人口來實現它這種光鮮表現,其實最終受害的還是北京的普羅大眾,因為不是每一個人家產都是上百萬、上千萬

【傑森訪談】北京驅趕“低端人口”強化社會現狀-笑貧不笑娼 (音頻/視頻)

靜汝
2017-12-4 23:16

低端人口

大興區火災

傑森訪談

笑貧不笑娼

我看到理由是這樣,就是說每個地區都得完成一定的指標,不光是“低端”人口,可以說給很多很多中下階層收入的人,甚至有很多受過高等教育或正在受高等教育的人群。事實上中共非常清楚的再一次強化中國社會現實,就是笑貧不笑娼這樣的現實。你只要貧窮,就是社會敵人,屬於被清理對象。

聽眾朋友,您好!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連日來北京市政府由大興區最近的一場火災惡性事故為導火線,啟動了為期40天以消防安全為重點的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運動。在北京的一些官方通知中把這次清理的人群稱為“低端人口”。儘管當局封網,但仍有民眾將清理現場的視頻上傳到網上。當局出動了大批警察等人員,拿着長柄板斧等,粗暴的以打砸、斷水斷電的方式強行清拆建築,一些住戶的被褥等生活用品直接被扔在了街上,從視頻上看真是慘不忍睹。有報道說,僅一天一夜就讓幾十萬人失去了住所。因事發突然,很多被驅趕的人一時找不到安身之所,結果徘徊在北京的瑟瑟寒冬街頭上,一些租戶的租金不能退還,一些能租用的房子房租也瞬間暴漲。有海外媒體報道說當局的這種做法非常殘忍,毫無人性,也有分析說北京的這種做法其實是另有目的。在今天的【傑森訪談】里,我們就請本欄目嘉賓旅美經濟評論家傑森博士來談談這個話題。

記者:傑森您好,北京大興區11月18日一場大火讓19人失去生命,的確是個悲劇。北京當局因這次火災為由開始強拆違章建築,我看網上很多評論認為北京以這次火災強行驅趕這些民眾是個借口,您怎麼看?

傑森:其實這個行動他肯定是多方面因為促成,從底層的官員,網上現在已經有很多視頻、照片,官員這種像土匪一樣非常粗暴的拿着榔頭,砸牆、砸玻璃、砸門,把人家東西全都扔在街上……有人說像鬼子進村,像德國當時的蓋世太保清理猶太人。這種暴力行為可以看到,一定是上面施壓做這個事情,但是上面施壓起因很可能是大興這次的火災。

但是整個執行過程,因素蠻複雜,第一火災牽涉到一個問責的問題,一般中國有規定,比如說火災死多少人,什麼級別的人要辭職謝罪之類的,現在北京(這次火災)現在死了十九個人,具體多少人不知道,有人說是四十人,但是曝出來的是十九人,中間有孩子。那麼這件事情中央沒有直接問責,事情剛剛過,而且畢竟北京現在在任的是習近平自己的嫡系,在這樣子情況下,北京的一些官員,包括大興區的官員,包括北京市委官員,躲過了一災,躲過一難,那麼他們要表現出來的就是要積極的、非常強硬的解除這個“隱患”,至少展現出有點像將功折罪類似的這種心態,去要求從上往下壓着底下的人去做這個事。

網上流傳了一個好像是峰台區的區黨委書記下達指示,明確說這個事情就今天開始,從今天晚上開始,不要等到明天,也不要等什麼文件,今天開始官員要做的實,官員直接去做,要做的狠,狠怎麼說呢,該砸的就砸,該趕的立刻趕,絕不停留半天,另外回過頭說,公檢法都在坐着,誰敢阻擋,直接按什麼擾亂社會秩序,違反公共安全直接抓起來,你們所有人都是我來做支撐,我背後有北京市委做支撐。官員能說出來這樣的話,而且明着說要實,要狠,要快,特別是反覆強調一定要狠,該拆的立刻拆,緊接着你看視頻里,穿着黑警服,拿腳踹門,把東西滿街扔的都是,很多飯館全部砸的一塌煳塗,直接拿搗毀車,把這些工廠全部搗毀,這些事情都是發生在幾天之內。火災才是十八日,有人估計已經是幾十萬人被趕出來了。

這個事情可以看到,特別北京市委這一級官員,因為火災受傷人數造成了他們官職差一點被抹掉,但是可能因為他們跟習派關係,最後沒有問責,最終他們用將功贖罪的這種方式、心態,他們的表現行為的殘暴性轉向了社會最無法伸權的“低端”人群。就是有一個導火索的現實的效應。

當然長遠效應,所謂清理低端人口這個行動,北京政府說你這是胡說,我們根本不是針對低端人口,就是為了大家的安全,其實這個話是胡說。因為最近大家看到好像是石景山區,還有其它海淀區,在他們網上的那個文件里,就明確提到低端人口這個概念,而且北京有官方文件保證要控制人口,比如說未來人口控制到二千三百萬等等這樣具體硬性指標,包括石景山區網上文件里明確提出來,說清理了什麼四百八十個低端人群居住區,超額完成任務等等。

什麼叫超額完成?肯定是有指標的,其實在這次這一次清理所謂的不安全建築、違章建築之前就已經出現了,換句話說,這一次大家提出來,說因北京大興區的火災來清理低端人口。在我看來,其實低端人口這樣的概念、作為,已經在過去這幾年一直在實施,而且是官方有任務、有指標的在實施。只是最近這一段時間,因為確實有大興區火災這個事,北京市各級官員有點這種所謂的將功補過,他們的功就是超額去做事情,蠻橫暴力的去做事情,用欺壓老百姓來展現自己有能力在行動。

北京市的紀委專門出面,看誰在怠政、懈怠。什麼叫怠政?就是應付差事不做。最近這幾年,紀委成中共現階段的東廠,就是屬於那種直接大內捕快,哪個官員聽見紀委,都是後背冒涼氣的。這個時候紀委說誰要不響應這個號召,就屬於怠政,那個官員不拼的展現自己,寧可做過,寧可直接把人家從床上拉起來扔到街上,都不能說是自己不做。這個過程就形成現了在大範圍的幾天之內,造成了很多人流離失所,很多人無家可歸這樣凄慘的現實。

我不認為這四十天的行動主要目的為了解決北京低端人口問題,我更覺得認只是在解決低端人口大範圍內的一個緊急事件,這個緊急事件其核心是為了向上面表功,向上面諂媚,寧可做過了,保護自己烏紗帽這樣子心態造成了最近這一段時間暴力強為的這種作法。因為畢竟老百姓什麼都不是,況且你還不是北京戶口,我還有理由是這個建築是違章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做一切事情,都好像在合法範圍內。

為什麼說不一定純針對低端人口的,低端人口定義是啥,最開始定義叫從事低端職業的人群,低端職業通常指勞動密集性的產業,比如說,服務行業,飲食行業,快遞物流行業和建築行業等等這樣的行業,屬於受教育比較低,外地人,沒有戶口的人群。但是事實上這一次清理的人群更多居住相對來說比較便宜地區的人,包含一群學歷比較高,但是收入並不是那麼高,比如說一些大中院校的博士後,博士生這樣的人群。他有點收入,但是他的收入不足以讓他去租一個月三千、五千的公寓,他只能去租一個月一千多這樣的房子,而在北京,一個月一千多房子基本上都到這種打問號地區,房子怎麼說,屬於違章建築,這都可能。BBC報道說其實清理的不光是低端人群,舉例說北大有博士生都已經是博士畢業,都已經在其它地方當老師了,現在到北京來當研究生,他說他那個地區居住環境還不錯,來檢查了一次,說安全沒有問題,防火啊啥的都沒有問題,結果第二次來就說必需一個星期之內全部搬走,整個建築全部拆掉,也沒有給出任何理由。

其實我看到理由是這樣,就是說每個地區都得完成一定的指標,就跟當年毛澤東拍着腦袋說:反革命份子我估計在農村可能有百分之八到九,在城市可能有百分之二、三。那各個地方就得按這個比例去做,沒有人也得抓幾個槍斃幾個。中共官員運作就這麼運作,運動治國。比如別的地方都已經清理了三、四百個大院了,你這個地區怎麼只清理十個,那不行,就得清理沒有安全隱患的,結果造成很多人就是整個社區裡頭,所有人得去找房子,房價就從一千多蹦到二、三千,有的人承受不住就得搬回老家了。不光是低端人口,可以說給很多很多中下階層收入的人,甚至有很多受過高等教育或正在受高等教育的人群,都造成非常非常大生活不便。事實上中共非常清楚的再一次強化中國社會現實,就是笑貧不笑娼這樣的現實。你只要貧窮,就是社會敵人,屬於被清理對象。

中共北京市委居然說這一次清理低端人群是北京市民百分之百的舉手響應,我不知道這個北京市民定義是啥?當然我也不知道他從哪調查北京市民百分之百舉手。但是我可以感覺到很有可能有一些北京市民可能還真的有這樣的想法,說把這些人,把北京搞的臟乎乎的,把這些人趕走真好。

其實這就是整體中國培養出來的這種有人把它叫社會達爾文理論“弱肉強食”,完全考慮別人是用最殘酷方式考慮,完全沒有中國傳統教育的那種老吾老人之老,就是稍微有一點點的能站在別人角度的方式去考慮問題,完全就是那種我非常幸災樂禍感覺到我在這一輪的博弈中,我是強者,你就是弱者,對於弱者我把你就應該踢出去,或者踩在腳下。

中共甚至用這種莫明其妙的這種所謂統計百分之百市民舉手支持這樣的說法,在強化中國這種弱肉強食的社會理論,不管你錢是怎麼掙的,只要你有錢,你能住在高端社區裡頭,你就是人上人;不管你多麼高尚,只要你掙不到錢,你必需住在一千多塊錢這種低端社區裡頭,那麼你就是被我清理的對象,被我這一次趕到街上,在零度在街上徘徊的人群之一。就是這個社會用一切行為反覆強調錢是第一位,物質是第一位,任何人性的東西,理性的東西全都沒有。

有人問中國社會離文明社會還多遠,其實一個真正文明社會真正展現出來的反道是對弱勢群體的一種關愛,社會文明程度是對弱勢群體關愛程度,而不是對強勢群體關愛程度,對於弱勢群體關愛程度,這一點上不光是社會問題,是人性問題。中共我剛才說,這一次起因事實上一群中共官員從上到下壓力下、直接從北京市委市政府角度開始,為了保住他的烏紗,以紀委的督戰,低層官員,為了保住自己的烏紗,以出賣低層老百姓,低收入老百姓最基本生存,做為他們保住烏紗帽的保證,然後中共運動式治理辦法,要求四十天達到什麼目標,互相攀比,互相比較,最後就出現極其荒謬殘酷現實,就是這麼一個狀態。

記者:我看有網友發表評論說中共的這種殘忍行徑已經引起了民怨、甚至民憤,當局不擔心嗎?

傑森:民怨其實在中國永遠都是非常非常脆弱的東西,第一你的民怨不可能轉化成你的選票,官員升遷、烏紗有沒有,還是上面說了算,老百姓永遠只是底層讓官員展現政績的工具而已。當然你說民怨會不會至少影響他的政績,那個也很好解決,因為畢竟各個地方的媒體、各方面都是在中共手裡控制,我們也知道,這個事情海外有些報導,國內大量評論的事情,其實被封殺的也是非常厲害的。

而且再有一個問題,中共它非常會把握這個事情,中共從來都是我突然抓住百分之五、十的鬥爭對象,但是對於另外百分之九十的民眾,我讓你觀看,讓你慶幸自己不在那個人群裡頭,與此同時,產生對我沒有迫害你的感恩之心。這一次同樣是,北京現在二千來萬人,他這一次針對可能也就是比如說一百萬人,或者幾十萬人,那麼這個人群被迫害的過程,看着他們在街上冷風中瑟瑟發抖的時候,街上流浪、沒有地方住的時候,有多少北京人是在慶幸?有多少北京人是在悲傷?事實上悲傷的人還是非常非常少,甚至有一點良心的文人聯名公開信,居然五毛幸災樂禍說,你高尚,你幹嘛不把他們接到你家去住。

就是你可以看到,中共事實上是在重複他們迫害中國人這樣的運作方式,在這樣子情況下,他敢說百分之百的北京人都在支持我。某種程度上講他用控制媒體,用這種傳統打擊百分之五到十的人,使得百分之九十的人瑟瑟發抖的擁抱我對他的關愛,用這樣方式可以看到這個民怨在他來說,是沒有什麼大問題的。因為畢竟百分之九十的人是在瑟瑟發抖中慶幸自己這一次不是被清除的對象,甚至他們站在邪惡一邊,攻擊各別那麼一百個有良知的人,對被迫害低端人群的這種申訴,說出這麼沒有人性這種話,什麼你怎麼不把他接到你家住。

這個事情,我不覺得中共官員會擔心民怨問題,因為他知道歷次他們都是這麼做的,歷次他們都是成功的,包括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法輪功學員數量很大,但是比例也不是那麼大,鎮壓過程中,有沒有民怨?沒有,為啥?他把你嚇的不敢有民怨。所以說,在我看來,西方媒體一些報道,海外有個別報道,但是有一些海外媒體根本沒有報道,比如說有些很大的西方媒體就沒有報道,包括紐約時報。跪在他面前,希望他能允許紐約時報中文版在中國發行,求着買版權,發任何他想發的污衊造謠的文章。其實這些西方媒體已經沒有任何所謂的基本價值觀了,個別西方媒體報道,反華勢力一眼就蓋住了。

所以在我看來,中共對少數人的迫害,在中國永遠都是一次次成功,當然他迫害的對象不一樣,他今天迫害這個,明天迫害那個,今天迫害知識份子,明天迫害資本家,再後來迫害有信仰的人,再後來迫害其他比如說這種低端收入人群,他不斷變化,但是他總是只迫害一小部分,也就形成中國這種迫害別人的時候都在幸災樂禍,迫害到自己的時候沒有人援助這樣的悲慘社會現實。

記者:您剛剛也提到這些被驅趕的人群很多都是在北京從事服務行業,那這些行業減少或消失對北京人的生活有什麼影響嗎?

傑森:影響很大的,本身好多據說北京現在大家都在整天聽北京人興奮說,我在京東早上訂東西,下午貨就到了,那個貨可不是自動飛到你家,那都是所謂的這些低端人群騎着腳踏車把貨送到你家門口的。這一次所謂清理低端人群一出現,好多快遞公司都已經開始歇業,不接活了,立刻北京人生活就受影響。

一個城市不可能只有高端人群,不可能只有高收入人群,這怎麼可能呢,他一定要有服務行業,服務行業的人如果也都是高收入人群,那基本上這個城市沒法住了,因為物價高的會嚇死人的,理個髮可能都理不起。所以任何一個正常城市,自然城市,不是中共人造出來的城市,它都像一個叢林一樣,它有高大的樹木,同時有低矮的灌木,同時還有草,矮矮的草,同時地上還有青苔,這是自然生存的完整體系,每個層都給一些動物、植物提供下一層的營養,這是正常自然社會,包括紐約市。紐約曼哈頓的房子可以貴到不得了,一個Apartment(公寓)可能有上千萬美元,但與此同時,離不遠的地方,你四、五百,五、六百塊錢就可以租個房子去住,造成紐約這麼迷人的狀態,就是她多元化。而且食品可以便宜到三塊錢買一塊比薩,也可以貴到五百塊錢、一千塊錢吃一頓晚飯,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生活方式,這就是正常社會城市生活方式。

中共非要把北京打造成它的窗口,然後以這麼可怕的以毀滅低端人口來實現它這種光鮮表現,其實最終受害的還是北京的普羅大眾,因為不是每一個人家產都是上百萬、上千萬。那麼在這樣過程中,你可以看到如果真的他成功把幾百萬從事低端收入人群全都趕出北京,你看明天北京人沒有保姆,沒有便宜的餐館,沒有人送貨,房子裝修貴的要死,北京人根本沒有辦法活,北京這個城市從此就不適合居住了。

記者:那北京人意識到這些嗎?

傑森:他能做什麼,只能高興這一次沒有迫害到自己,有個別人去幫助這些沒有家的人,安排一些住宿施以幫助,還被北京市政府遏止了,因為北京市政府是要把這些人趕出去的,在中國不存在真正意義上NGO,不存在真正意義上有組織的對這些人進行施救的措施。所以任何老百姓能做的事情,其實都是杯水車薪,整個中共對於中國社會控制是無孔不入的。

聽眾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視線越來越核心
2017-12-05 01:41

臣有罪,君不咎,誰之過? (包括“北京排華”事件的罪惡)

論“低端人口”
2017-12-05 01:39

在“中共國”里,如果非要把公民劃分出“低端人口”來,那麼中共官員就是【精神、道德】上的“低端人口”,甚至有的還不如“低端牲口”……

評:低端人口論
2017-12-05 01:38

中共邪黨把人口劃分為“高、中、低”等級的本身,就是在對人的尊嚴的侮辱與毀滅(何止歧視)…… 作為人類,我相信誰承認與容許這種說法,誰就等於是在侮辱自己———還不自知?!

peter
2017-12-05 07:13

諷刺的是,按照邪黨的標準,惡黨才是地地道道的低端人口,共產黨最早是流氓無產者,兩把菜刀鬧革命,它的旗幟是鐮刀斧頭,它的國歌: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區別對待黨與人
2017-12-05 01:37

中共邪黨是由背後的【邪靈】構成的,而中共官員是由被騙的【人群】組成的;所以才勸善、勸三退、勸拋棄中共———黨魔利用人害人。

   自救良機
2017-12-05 01:36

  多看九評識邪黨
  早日三退保平安
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中共邪黨只有一個,而且邪惡滿身、無可救藥……
http://www.soundofhope.org/b5/category/紅朝解密/《九評共產黨》連播
江澤民之流與中共邪黨狼狽為奸迫害法輪功及民眾……

直接翻牆網址
2017-12-05 01:33

在人民幣上的看真相網址(直接翻牆網址)———

   看真相網址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zx169
https://github.com/tv72
  https://x.co/jyg8
 https://x.co/jyg8
https://git.io/ogate2
https://git.io/osurf
https://git.io/jww
https://git.io/168
https://git.io/88

【注意:https ≠ http 請自篩更佳網址】
① 網址首次打開可能較慢,若網址未打開,請重試、多試、重新開機再試、或擇時再試…若網址始終打不開,請轉換其它各公司網絡進行嘗試(如:手機網絡)……

② 使用直接翻牆網址,若文件始終無法下載,或重新開機再用歐朋(各類型)瀏覽器進行嘗試……

————————————————————
【特別提示】:
以上所有看真相網址(已經公示一年多),是否永久有效,個人無法保證、也無從預知;但是,經過逾一年來的探究與總結,至少迄今為止還未發現失靈、失效(暫時性除外)。至於把看真相網址放在人民幣上,實乃個人許久的宿願(惡黨掠控媒體,錢幣傳播真相);當然了,全文均為個人拋磚引玉,利弊還望大家三思取捨!

2016年11月24日(始發此文)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