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這個巧奪天工的設計,無壩引水的設計,順應自然的設計,為世界上所有的人所稱頌,也就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都江堰這個巧奪天工的設計,無壩引水的設計,順應自然的設計,為世界上所有的人所稱頌,也就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王維洛訪談】巧奪天工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怎麼被破壞的?(音頻/視頻)

靜汝
2018-01-3 23:00

周永康

聖興電站

王維洛訪談

生態破壞

磨兒潭水庫大壩

紫萍鋪水庫 引發汶川大地震

都江堰水利工程

現在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就是個擺設,什麼對都江堰水利工程起了最大的破壞?周永康在位時建的、也就是被後來證實是引發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的紫萍鋪水庫,就已經廢掉了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功能,與紫萍鋪水庫配套的磨兒潭水庫大壩也建在都江堰保護區內,它的破壞也遠遠超過了聖興電站。 中國的生態環境破壞的問題是很嚴重,那麼你怎麼樣來恢復這個環境保護?政府應該要拿出錢來幫助企業來搞環保的,而不是把這些小企業都給扼殺了。

聽眾朋友,您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王維洛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中國四川的都江堰是中國歷史唯一完整遺留下來的無壩引水水利工程,據記載2000多年前戰國時期,任秦國蜀郡太守的李冰為治理巴蜀水旱災害,尊崇“天人合一”的思想,順自然,應天時、地利建造了都江堰,兩千多年來它一直發揮着防洪灌溉的作用,使川西平原成為後來富庶、世人矚目的“天府之國”。李冰的治水奇功如今被譽為“世界水利文化的鼻祖”,都江堰也因此成為舉世聞名的旅遊勝地。不過,令人遺憾的是今天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已遭到破壞。在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里,我們就請本欄目嘉賓、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來談談這個話題。

記者:王博士,您好!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不是起着相當於現在水庫的作用?

王維洛:它不起水庫的作用,它起調節水流的作用

記者:那水庫不也有調節水流的作用嗎?

王維洛:水庫調節水流,水庫一檔,放多少水和蓄多少水是受人控制,(因為它(都江堰)是無壩的,它這個水工程主要由三個東西組成 (見下圖),不是有一個橫在江上的水壩築成的,最上面那一段是個魚嘴,魚嘴後面的這個江心島其實是人工堆出來的,堆出來一個所謂的堰,就是順着江流的這個一個堤壩式的東西,這是魚嘴。第二個魚嘴往下有一個叫飛沙堰,上面這裡畫的其實是現在的一條路,這個是一個很巧妙的設計。第三個是個寶瓶口,就是旁邊這象廟一樣的建築,之間的水流進來的地方叫寶瓶口。它是由這麼三個東西,如果是一個江上的水庫的話,它必需在這裡立個橫壩,把水流全部擋住,那麼往哪裡流由水壩來控制,就是由人來控制。

由於有了人工設置以後,就把岷江分做二條,上面是一條主幹流,看圖左手邊叫外江,右手邊叫內江,就通過這個堰這麼來分水,枯水的時候,水少的時候,它讓60%的水進到這條比較窄的內江,而讓40%的水流到外江。反過來,在洪水的時候,能讓60%的水進到外江,就寬的地方,40%的水進內江。內江這裡的寶瓶口是人工開的一條灌溉渠道,可以比較近的流到四川成都平原,現在這裡還是屬於山區,屬於青藏高原,也叫西藏高原。西藏高原和四川成都平原交界的地方,通過寶瓶口人工開了一條引水渠道,從這裡直接引水到成都平原上去,用於灌溉農田。就說在水少的時候我能讓比較多的水往這裡來,洪水的時候不是讓洪水進我這裡來,而是讓洪水從外江仍舊流走,它是沒有抗洪的功能,只有減洪的功能,減少洪水流量的功能。

飛沙堰有什麼功能呢?發洪水的時候如果內江的水量太大,對四川平原就成都平原造成洪水威脅的時候,這個飛沙堰其實是一個人工的沙堤,它不是很高,它會在洪水的衝擊下自然潰掉,就可以理解了,一部分洪水又重新回到外江來,就不會對四川平原,成都平原造成洪水的災害,就是利用他的設計自動控制。

當時有一個德國地理學家,他考查了都江堰工程以後,他就說這個工程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就是這個設計,而且是二千多年以前這麼巧妙設計,一個巧奪天工的設計,他認為是不可能的。有點像埃及的金字塔一樣,在技術上沒有辦法解釋,怎麼能造出這麼輝煌工程呢! 因為它不是破壞自然。

魚嘴的旁邊有個叫外江閘,在當時李冰設計的時候是沒有的,這個閘是1974年建的,他就說我不照李冰的這個四六分水,而是等到往內江蓄水的時候,我把外江閘門全部關起來,水就通過內江流,如果我要讓進內江的水少一點的話,我就把外江閘全部提起,其實這已經破壞都江堰功能的工程。很多人想以為李冰當時建的時候就有一個橫在江上的這麼一個閘,其實是錯的,是1974年的時候建的。

我們很簡單總結一下,都江堰建造的地方是在岷江上,岷江是長江一條很重要的支流,所處的位置是青藏高原向四川盆地過渡的這麼一個地帶,就還在青藏高原邊緣地帶,那我們就知道它也是一個強地震的地帶。2008年四川大地震就發生在這個地方。

它建造時間是公元前256年,距離我們今天已經是2300多年了。關於李冰,他當時是一個太守,說大一點就像四川的省長這麼大的官,由李冰父子倆人建造。建造主要的目的是引水灌溉,是這樣子設計的,它能四六分洪,實際上也能起到分洪減災的作用。它的技術特點是在河流當中築一道堰,無壩引水,沒有橫在江上的壩,它沒有閘門而能自動的控制水流,運用六四分水或四六分水,同樣它有一個很巧妙的泥沙控制,泥沙通過雨水二八分沙,80%泥沙不是進內江,而是進外江,這樣就不會阻塞內江灌溉的水道。這樣巧妙的設計使得我們成都平原成為中國當時最富裕的地區。

中國歷史上不是有四大天府嗎?成都平原是一大天府,還有關中平原、湖廣平原,還有太湖平原四個天府之國,四川就成了當時的天府之國。由於都江堰這個巧奪天工的設計,無壩引水的設計,順應自然的設計,為世界上所有的人所稱頌,也就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記者:最近有報道提到聖興水電站建在都江堰保護區內,對都江堰起到了破壞作用。

王維洛:我們先講是什麼東西對都江堰水利工程起了最大破壞?現在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就是個擺設。當初德國地理學家他去考查都江堰的時候,他帶着水文地理測量隊去的,他測量完以後才得出這麼一個結論,他說技術水平很高。如果他今天再帶他的隊伍去的話,他得不出這個結論了,因為現在都江堰水利工程就是擺設,就是擺給你看的,你只能想像。

因為1974年在這裡建一個橫在江上的外江閘門,2003年的時候,在上面建了紫坪鋪水庫。紫坪鋪水庫從谷歌圖測量它的直線距離是4.6-4.7公里,就是說紫坪鋪水庫控制了水流了,也就沒有旱和澇的這個水流區分了。都江堰汛期能進內江六,進外江四,在旱期的時候,水少的時候能倒過來。紫坪鋪水庫以後本身岷江就沒有旱和澇的季節之分了,只是根據它的需要,根據它的供水,根據它的發電的需要這麼往下來放水,所以就廢了(都江堰)這個功了。

最早1958年他們已經設計紫坪鋪水庫,我們要講的下面一個水庫。兩個水庫是一套組成的,請來的專家是蘇聯專家,多牛啊,蘇維埃的專家,我能輸給中國古代二千多年前的一個人嗎?設計以後當時五八年那一次他們都沒有成功。在這篇文章裡面,還留下一個什麼蘇修大壩,說水庫是利用了這一段來修的。

記者:您提到沒有成功?

王維洛:第一個他設計錯了,第二個,五八年以後大躍進以後,中國經濟發生困難,也沒有錢去建,所以都下馬,但是下馬以後,他的建了一部分設施還在,上面那一部分被洪水衝掉,下面那一部分還有一段壩在,是蘇聯人建的。中國的現在這些技術人員,他們想我們現在技術要比二千多年前還好,所以就不在乎,我廢你(都江堰)這個功能,我這個功能比你大,我何苦要保留你的功能。

特別是20世紀結束,21世紀開始的時候,剛好是周永康在四川當省委書記,他很想干出一點什麼名堂來,要有業績,所以他就把紫坪鋪水庫做為他第一個大的水利工程來建設。01年的時候開工,2005年的時候結束,紫坪鋪水庫就是一個違法工程,我們具體講一下它的建造過程,2000年12月,水利部批准這個工程初步設計報告,2001年2月份,國家發改委,那個時候不叫發改委,叫發展計劃委員會,批准了這個工程,並列入國家重點項目。2001年3月份開工,但是根據另外一個<人民日報>海外版的報道,報道時間是2000年11月6日,寫這篇報道的時候說當時紫坪鋪水庫已經開工,比官方報道的時間要早。2001年3月份開工時周永康還親自出席開工典禮,宣布紫坪鋪水庫打響了中國西部水電開發第一槍,吹響了衝鋒號,這是周永康自己親自說的。

到了2003年3月份的時候,就是二年以後,國務院批准紫坪鋪水庫的可行性報告,這個大壩快建完了,這是違反建築程序、違反中國法律這麼一個東西,先上馬,我錢投下去了,快建完了,你說讓不讓我建吧。整個顛倒這個過程,到了2005年,第一台機組就發電,2006年工程就完工,2008年四川大地震的時候,紫坪鋪水庫地震中受到很大損壞,差一點點潰壩。

現在更多的資料證明,紫坪鋪水庫確實是誘發了2008年的大地震,誘發過程是先誘發在紫坪鋪水庫下面一個小的斷裂帶上的一個地震,然後這個小的地震又誘發大的地震,現在基本上可以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李有才現在說了,李有才是當時四川省地震局工程師,他是堅決反對紫坪鋪水庫的建造。他說是在他的建議下,紫萍鋪水庫當時在地震之前就緊急降水,怕誘發地震。但中國人可能對國外這些資料掌握不是很全,水庫蓄水可能會誘發發地震,這是大多數人想到的事情,但是水庫快速的放水也可能誘發地震。但是放水的功績就是當時地震的時候,水庫里的水位很低,如果潰壩的話也不會造成這麼大的傷害。

當時地震剛剛發生的時候,和溫家寶一起在同一時間到都江堰的還有水利部的副部長,他們當時馬上就趕到這個大壩去,而且溫家寶馬上派了兩千武警官兵去進行急救,怕這個大壩潰了。大家都知道2008年,溫家寶能夠調動的部隊沒有多少人,其中的兩千人主要的兵力都放到了這個大壩上。如果這兩千個武警官兵去救學校的學生的話,就是很多的學生可能會被救出來……

我們現在講到下面的磨兒潭水庫。你要在河流上建一個大壩,往往要配套的,下面要建個小壩,比如說 三峽大壩和下面的葛洲壩是配套的。

記者:為什麼要這樣配套?

王維洛:配套的原因就是為了利用上面的大壩放下來的水流的能量,在重新利用一下,更高的利用效率,而且能再減緩一下衝下來的水流的力量,平緩一下水流,更加容易調節。現在的爭論就是當時要不要在這裡建現在叫的磨兒潭水庫,當時就吵了很厲害,說不能建這個水庫,因為這個水庫離這裡沒有幾百米,中國有的文章說是一千三百米,我用google量的是不超過七百米,好像四百多米,我們從圖上能看見,直接就破壞了整個景觀,紫萍鋪是破壞了它的功能,這個水流又通過水庫的儲蓄,在中間又打了一個堤堰,到都江堰的水流也不是當年李冰的水流了,你怎麼來理解李冰他設計的巧妙,已經就無法理解了。能很清楚的看到,磨兒潭水庫的大壩破壞了整個自然景觀,這個大壩是2005年建造的,也是在世界文化遺產的保護區裡面。如果我們要拆的話,不但聖興電站也要拆,而且磨兒潭水庫也必須要拆,它的破壞遠遠超過了聖興電站的破壞。

記者:但我看的的這篇報道只提到聖興水庫。

王維洛:報道上說聖興電站是沒有經過批准的,這不是事實,這是經過批准的,有一個副市長批的,最後是批下來了,走完所有的程序,所以它不是一個無證的水電站,而是有證的水電站。而且我們說這個電站和大壩來比,你說哪一個對景觀的破壞嚴重?哪一個對都江堰的破壞嚴重?從照片上就能看見了。

我們再說建築許可的事情,2008年四川大地震以後,我們大家知道有很多的小學被震塌了,但是政府的樓沒有被震塌,震塌最多的是小學,所以大家都很義憤,當時很多人去調查,像譚作人、黃琦這些人都自發的去調查,寫了很多報告,希望中國政府能對這些建築質量差的、偷工減料這些有關人士進行嚴厲的處罰。當時清華大學的組成的調查組也下去了,也寫了報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小學樓大概是50%幾受到嚴重破壞,而政府建築樓大概13%,就是這裡出現一個明顯的質量上的差異。

當時就查所有的小學建築誰審批的?誰建的?誰監工的?誰驗收的?一個個的找出來,四川省說我們這些建築審批的文件都沒了,丟了。四川大地震這些震倒的小學沒有一個人承擔責任的。

現在聖興電站,他就說是沒審批的,我查到2015年那些文章,是審批過的,而且已經說出了是誰審批的,有審批文件的。所以在中國他要說他有就有,他要說他沒的時候,就沒有。

記者:報道還說聖興水庫已經被拆除,表明中國現在的環保力度加大

王維洛:前不久我們還看到說有一個山東的老闆,因為環保設備沒錢買還是建不了什麼的,最後自己弔死在工廠的門口了。

中國的生態環境破壞的問題是很嚴重,那麼你怎麼樣來恢復這個環境保護?是不是用一個這樣的“虎狼葯”,像醫生看病一樣的用“虎狼葯”,就說有時候治病是不能用虎狼葯的,不是說環境壞了就全部讓它下馬,如果大家一視同仁的話,可以。你不能對這些小的民營企業這些來個很嚴重的,你看看那些大的鍊鋼廠,大的水泥廠,你為什麼不叫它下來?你就抓住這些小的,拿小的這個開刀。

搞環保不能這樣,政府要幫助這些企業來搞環保的,而不是把這些企業都給扼殺了,政府要拿出錢來幫助這個人來搞環保的。這些企業家肯定是有這個心搞環保的,但你要給他創造條件,不是說我就給你掐死了。環保如果像中國這樣搞的話,是搞不了的,就像中國說停產。就是說那個事情對環保有破壞的,就非得把它坎下來。

所以環保治理要到老百姓、得到企業的支持,政府要拿出錢來的,幫人家改造的,政府不是說拿出你的殺的命令,關掉、停掉就可以了。以前是你自己沒管的嚴,那是你的錯,你現在不能拿人家來殺頭,所以關於關閉這個電站的,我是持完全反對的態度,這不是環保,這是扼殺小的經濟,扼殺民營的經濟。

聽眾朋友,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