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中找到希望 磨難中堅定信仰
痛苦中找到希望 磨難中堅定信仰

一位普通女工的修煉故事

慧光
2018-01-12 10:45

堅定信仰

普通女工

碾砣子

她是中國大陸的一名普通女工,在疾病的折磨中痛苦不斷,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巧遇法輪功,並真切的感受到法輪在給她調整身體,從此走入法輪功修煉,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我出生在中國大陸,是一名普通女工。由於母親去世早,自小沒人照顧。後來長大了,結婚了,生完孩子後月子里得了產後風,落了一身病,全身關節都疼,陰天下雨更是難受,有時疼的抓心撓肝的。那時在單位上班,疼急了就去單位醫院做理療,讓大夫給按摩一下。有病灶的地方稍稍一按就疼的受不了,有時疼的眼淚直掉,雖治不好,但能緩解一下。後來去的次數多了,大夫也煩了,說給你照紫外線吧。這樣我每天去烤紫外線。有病灶的地方喜歡熱,別人受不了可我還覺得挺舒服,結果把後背烤糊了,成了嚴重燒傷,無法正常睡覺。

記得當時醫院的診斷結果是“肌肉組織發炎”,因為總是在工作時間去醫院,不僅領導有看法,大夫也不高興,我就買了一台頻譜儀自己在家做理療。從頸椎到背部,到兩側肋部肌肉,再到腰部;從扁桃體,到乳腺,到婦科,還有膽囊、闌尾,到膝關節,烤一圈下來得好幾個小時,每天的時間都耗在治病上。有一次把被子都烤着了,差一點釀成火災。那時候就是這樣生活,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

因為長期的病痛,身體素質相當差,用中醫的話講就是人體機能失調,免疫力下降。後又出現長年口腔潰瘍,不是這裡爛了,就是那裡爛了,西醫大夫說是缺少維生素C、E等,吃藥也不好使。就口腔來說,除了潰瘍,還有牙齦炎、咽炎、扁桃體腫大等,經常發燒,僅口腔這些病就搞的我頭昏腦脹。此外我還有嚴重的腦神經衰弱和心臟早搏等病症,渾身乏力,三十多歲頭髮就白了,整天不是這兒疼就是那兒疼,掙點兒錢都看病用了。西醫、中醫、氣功都看過,四處求醫也不見好。

1997年夏天,一天晚飯後,我帶孩子到我家對面的一個小公園的籃球場去玩兒,在球場的一側,看到有一些人在煉功,當時煉的什麼功我並不清楚。我跟孩子說,你自己在這玩一會兒,我過去看看。看着他們手都舉在頭前,我也跟着比划上了。令人神奇的是就在我跟着比劃的時候,感到有一種東西在我身上轉,從左胳膊轉到右胳膊,又從右胳膊轉到左胳膊,像偏心輪似的“嗚嗚”的轉,轉的我身體非常舒服,身體也被帶動了。

煉功結束時,一位大嬸過來拍拍我的肩膀問:“你剛才怎麼了?”

我說:“我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我身上轉,還帶聲兒。”

她說:“哎呀,師父管你了,是法輪給你調整身體呢。”

我當時就覺得這功怎麼這麼神奇,偶爾的跟着比劃一下師父就管我了,就給我調整身體了。雖然我被中共的無神論洗腦過,平常不相信虛無縹緲的東西,可這法輪在我的身體上實實在在的轉動,不由的我不信,自此我就走上了法輪功修煉的道路。

修煉後沒多久,一次周末上午,我幹完家務想歇一會兒就睡著了,朦朧中感覺有兩個大力士給我推後背,像推磨一樣,正轉反轉,磨過來磨過去,覺得很舒服。推着推着我一下子醒了,從此以後折磨我多年的背疼好了。這聽起來像天方夜譚,可在我身上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我想起小時候曾聽到老人說過的一句話,“後背疼,就是背了一個碾砣子(註:即中國農村碾壓穀物時在碾盤上滾壓物品的圓柱形石頭)”,我悟到是師父的法身把附在我後背的“碾砣子”給拿掉了。那時《轉法輪》我還沒完整的看一遍,慈悲偉大的師父就為我凈化了身體,解除了我的痛苦。不僅是後背,其它疾病也很快都一掃而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感到一身輕鬆,真正感覺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那時,我真的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也是在修煉後不長的時間,我舌尖處出現一個米粒大的潰瘍,吃不敢吃,喝不敢喝,持續有十多天。一天午飯後,就感覺到舌尖處有一個小的像黃豆粒兒那麼大的小法輪在轉,涼颼颼的在快速旋轉,足足轉了有一分鐘。神奇的是轉完後,馬上舌尖就不疼了,當天潰瘍面就長平了,困擾我多年的口腔潰瘍就這樣徹底好了。

當年大夫在給我會診時曾說過,四十歲是我生命的一個坎,言外之意就是我可能活不過四十歲,可如今我六十齣頭了,身體非常好,幹活一點兒也不累,家裡家外都靠我忙活。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沒有師父就沒有我的今天。弟子永遠也報答不了師父的救度之恩。所以,當中共瘋狂迫害大法、誹謗大法時,我也要堅定的站出來,為大法鳴冤討公道。

2002年,我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警察知道我是因病走入修煉的,就想在這方面做文章轉化我。他們請了一位軍隊醫院的主任醫師做我的思想工作,我對這位醫生說:“為什麼修煉法輪功後,不用吃藥、不用打針就能好病呢?你從醫學角度上能解釋得了嗎?”他搖搖頭不語。我告訴他:“我親身體驗了法輪的旋轉,師父的法身給我調整身體,由一身病變為一身輕,而且大法叫人向善做好人,讓人道德回升,偉大的佛法在我心中已紮根,任何人、任何力量都休想動了我的正信。”結果他們的陰謀沒有得逞。

二十年過去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毅然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弟子一定遵照師父的教誨,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做一個對家庭對社會都有益的人。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