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聖母無原罪天主堂 (Billy H.C. Kwok/ The Initium Media)
杭州聖母無原罪天主堂 (Billy H.C. Kwok/ The Initium Media)

梵蒂岡向無神論中共妥協 出賣神令人作嘔

唐仲寶
2018-02-12 06:04
根據世界宗教數據庫,2015年中國有730萬天主教徒參加政治支持的教會,另有1005萬天主教徒在不被官方承認的“地下”教會敬拜。陳日君說,中梵關係“改善”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這些“地下”教會的信徒。他說:“他們這麼多年,就是因為知道地上的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在地下,現在要強迫他們進地上的教會,參加愛國會,這是很殘忍的事情。”

近日,多家海外媒體引述不具名梵蒂岡高層消息稱,梵蒂岡教廷與北京有關大陸主教任命問題的框架協議已準備就緒,有望在幾個月內簽署。消息傳出,舉世嘩然。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指擬議中梵協議邪惡;時事評論員石濤更抨擊梵蒂岡向信仰無神論的中共妥協,是出賣神。

陳日君:做法令人作嘔

據《華爾街日報》日前報道,就在大陸新版《宗教事務條例》在全國施行的同一天,梵蒂岡傳來消息,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決定接受7名由北京任命但為羅馬反對的主教,向中共讓步。

熟知情況的消息人士透露,教宗方濟各已決定承認北京政府任命的7位天主教主教的合法性,教宗希望藉此讓步,換取中共承認其作為中國天主教教宗的權威性。該知情人士稱,教宗將取消對這7位高級神職人員的絕罰(教會制裁的一種形式),承認他們為其主管教區的主教。梵蒂岡發言人拒絕對此置評。

據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上周六(9日)早出席D100電台節目時表示,根據已達共識而未簽署的協議,中國主教將先經民主選舉產生,接着由主教團任命,最後由教宗批准。他質疑,中國何來民主選舉?甚至是回歸中國的香港也未能享有真正的民主選舉。他更指出,教會早已取消由教內信眾選舉主教的安排,不知道為何現在重現,更不知道“選民”比例如何?會否有真的民主選舉?

針對有關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在支持協議的信中稱“教宗本篤和已故教宗聖若望均支持中梵建交”之說,陳日君直斥有關說法是斷章取義,有關做法令他最感痛心,他突然用英文形容他看到有關信函時的感覺,是“make you sick”(令人作嘔)。他更引用英國已故首相丘吉爾的一句名言,跟獨裁政府簽協議,有用嗎?

至於主教團任命,陳日君說,中國根本沒有主教團,那只是愛國會的人,前教宗本篤已指那些主教是不合法的,故此不可叫中國主教團。他續稱,愛國會主教團開會時,主席竟然是官員,而地下教會的主教亦沒有份兒出席。

陳日君斷言,大陸在上述程序已可完全操縱最後獲委的人選,到了最後批准一步,教宗能否不批?若教宗全部否決大陸給出的委任名單,大陸便可振振有詞地指責梵蒂岡不合理,然後自行委任主教。

陳日君警告說,梵蒂岡準備和中國達成的協議,會把中國的天主教徒們置於一個大鳥籠中。他更批梵蒂岡國務卿指協議令鳥籠擴大之說,指可以接受鳥籠擴大,但不接受邪惡的鳥籠,因那是違反教義的。

根據世界宗教數據庫,2015年中國有730萬天主教徒參加政治支持的教會,另有1005萬天主教徒在不被官方承認的“地下”教會敬拜。陳日君說,中梵關係“改善”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這些“地下”教會的信徒。

“他們這麼多年,就是因為知道地上的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在地下,現在要強迫他們進地上的教會,參加愛國會,這是很殘忍的事情。”他說。

於金山:無視中國人權

美國紐約中華總商會執行主任、美國紐約華人天主教僑領、天主教徒於金山近日致信梵蒂岡教廷索龍多主教(Bishop Marcelo Sanchez Sorondo),批評他無視中國人的人權,無視中國天主教會遭關閉和破壞等現實,繆贊中共當局。於金山認為,梵蒂岡教廷向中共妥協,並不能為天主教在中國爭取更大空間,也無法與1200萬大陸天主教徒建立直接聯繫。但迄今還沒有收到索龍多的任何回復。

現年75歲的索龍多是梵蒂岡研究全球社會問題的機構宗座社會科學院院長,曾於去年8月訪問北京。他最近接受《梵蒂岡內部通訊》採訪時說,“現在教會社會教義的最佳執行者是中國人”,“我發現了一個非凡的中國,大家不知道的是,中國的核心原則就是工作、工作、工作…… 就如保羅所說‘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索龍多讚揚中國“沒有貧民區,沒有毒品,年輕人沒有吸毒。而裡面卻有積極正面的民族意識”。

於金山在致索龍多的信中批評,索龍多的這番言論會被人認為是他“在彌撒前喝多了聖酒,或是去逛了一下迪斯尼世界的中國亭”而發出的怪論。於金山指出,索龍多無視中國的棚戶區、毒品、監獄裡滿是毒販子和政治犯、天主教會遭關閉和破壞,以及北京“驅逐低端人口”的現實,卻高談中國人努力工作,其思維跟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納粹對待猶太人無異。

於金山在信中指出,“換句話說,中國人沒有人權,所以必須工作,或者滅亡;必須生活在政府的意志之中”,“這個世界都還記得奧斯威辛集中營大門上的話:‘工作讓你自由’。”

“當然從梵蒂岡的角度來看,它目前所作所為,也許是為了達到讓中國大陸有更多宗教自由的目的。可是從它做事的方式,和目前我們所知道它願意妥協的這個原則來看,它這個目的不但將來達不到,而且適得其反。因為目前它跟中國大陸的地下天主教會有充分的來往。地下天主教會有各種的方式把消息遞給梵蒂岡。它所不能控制的反而是愛國會。那麼它目前的方式,就是把所有地下教會統統交給天主教愛國會來管理。未來它對任何的事情,宗教的事物,反而要經過共產黨的政府。這樣它不但犧牲了原則,也犧牲了實際的權力。”

據報道,中國國務院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自2月1日正式生效以來。全國各地方政府全面普查人群中的宗教信仰情況,眾多家庭教會接到責令關閉的通知。

鄭州一位王姓基督徒上周六(10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在一周內,該市惠濟區已有14個家庭教會,另一個城區有兩家大型家庭教會也被當局取締。另一位信徒稱,惠濟區有很多教會被查封,實際數字不止14家:“惠濟區關了很多家庭教會,這是確實的。不是十幾家,因為在南陽路有一個商務樓,在那一棟樓里就關閉了三間(教會)”。

“對華援助新聞網”上周五(9日)引述一位信徒稱,相比2014年浙江溫州強拆教堂及十字架,這次河南採取的方式有所不同,前者是統一強拆,而後者分散進行。官方放棄溫州拆十字架的方式,可能是不願引起大規模反抗,避免造成不良影響。信徒還稱,河南全省都在調查宗教活動,他們擔心無法再進行聚會。

石濤:(他)在出賣神

美國《華爾街日報》上周四(8日)說,中國大陸與梵蒂岡教廷有關大陸主教任命問題的框架協議已準備就緒,有望在幾個月內簽署。七名被中國政府“自行祝聖”的主教,將得到教宗“赦免”,成為梵蒂岡教廷認可的合法主教。而兩名忠於梵蒂岡教廷的中國大陸主教,則會讓位給中國官方指定的主教。

多年來,梵蒂岡不承認這七名主教的地位,視中共為非法主教,因為北京未經教宗認可,自行“祝聖”的做法違反教規 。如今,教宗方濟各決定取消將他們逐出教會的決定,承認他們為各自教區的領袖。

據報道,從2014年起,中梵代表在羅馬和北京進行了四次秘密會晤。在去年12月的會晤中,梵蒂岡代表要求兩名“地下”主教讓位給北京指定的主教。知情人說,其中一名“地下”主教、88歲的莊建堅聽到這個消息後難過異常,在從北京返回汕頭的路上眼含淚水。

據《蘋果日報》消息,教宗方濟各為了與北京修補關係,自甘屈膝接受7名過去曾遭教廷絕罰的7名大陸“愛國”教會主教,這些被絕罰的主教中,其中兩人已有親密女友並育有子女。

報道引述宗教學者批評教廷做法製造矛盾,指“共產黨選的人都是極度垃圾,是‘釋智定’式的主教,教友們又如何會服氣?”釋智定是香港某觀音寺的女主持,被傳媒揭發與多個男人發生關係,後因涉嫌假結婚被入境處拘捕。

報道指名安徽的劉心紅和四川的雷世銀兩人,均有親密女友,並育有子女,其中劉的兒子更已成年。

有傳將獲教宗接受的7名曾因自選自聖已遭絕罰的非法主教,均在不獲教廷承認的“一會一團”內擔任公職,所謂“一會一團”即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及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由中共領導,未獲教宗認可的中國自選自聖主教馬英林,更是主教團主席和愛國會副主席,多年來屢次因出席合法主教的活動而被教廷譴責。

報道引述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高級講師陳士齊指,教廷現在的安排,將令地下教會受苦者怨憤難平,“共產黨挑選的人都是極度垃圾,系‘釋智定’式主教,教友們如何會服氣?”他相信國內教友會繼續抵抗這批非法主教。

2005年,教宗約翰·保羅二世逝世,全球對他評價都很高,包括“異教徒”在內。對東歐曾經經歷共產統治的人民來說,對他自然更加敬仰,因為他也是救星。曾經推翻波蘭共產政權的波蘭團結工會領導人瓦文薩就表示一半的功勞歸教宗。

正是這位教宗,經歷過希特勒與共產黨的統治,才了解獨裁統治是怎麼一回事,所以畢生在宣傳愛心的同時,也關懷獨裁統治下的子民,鼓勵他們為自身的自由而奮鬥。當然,他不是革命家而是教宗,所以也只能是含蓄的語言。但是對他的信眾來說,已經心領神會了。

陳日君說,他曾在中國大陸教會工作七年,親眼目睹中共對宗教的迫害,那裡的主教完全受控於當局。共產黨的目的就是要控制宗教,不僅是對天主教,而且是控制所有宗教。所以(中共)不會做出讓步。

於金山認為,梵蒂岡教廷向中共妥協,並不能為天主教在中國爭取更大空間,也無法與1200萬大陸天主教徒建立直接聯繫。

著名時事評論員石濤發表評論:一個身居宗教中如此重要角色的人卻跟無神論的中共建立“正常的”關係,(他)在出賣神!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