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也有一位歷史上最不怕死的司法官 (公有領域)
隋朝也有一位歷史上最不怕死的司法官 (公有領域)

唐朝有魏徵 隋朝也有不怕死直諫敢言的趙綽

吳永健
2018-02-13 07:09

唐太宗 魏徵

江澤民

貪官

趙綽 法官

隋文帝楊堅

唐朝的魏徵以直諫敢言著稱,是中國史上最負盛名的諫臣。隋朝也有一位歷史上最不怕死的司法官趙綽。他沒有因為直言進諫、屢犯龍顏就掉了腦袋,反而感化了天子的心。他身為隋朝大法官,為後世立下了公允的典範!

唐朝的魏徵以直諫敢言著稱,是中國史上最負盛名的諫臣。貞觀六年(632年),唐太宗李世民在一次罷朝後回到內宮,怒不可遏:“會須殺此田舍翁。” 大意是終有一天要殺掉這個鄉巴佬。不過,魏徵病逝。太宗悲慟之極,親自到魏徵靈前祭奠痛哭,並罷朝五日為魏徵舉哀……

魏徵 (維基百科)
魏徵 (維基百科)

唐太宗最為人所熟知的一段話就是 “人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見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今魏徵俎逝,遂亡一鏡矣!”

唐太宗 (維基百科)
唐太宗 (維基百科)

有人算過魏徵犯顏直諫唐太宗二百餘次。

無獨有偶,隋朝也有一位歷史上最不怕死的司法官,趙綽。有人也統計過,前前後後皇上對他賞賜了上萬次。

趙綽死後,隋文帝楊堅哀慟大哭,派人為他辦理喪事。

趙綽 (生卒年不詳) , 隋朝循吏(即奉職守法、清廉賢能的人物),河東(今山西永濟縣)人。官至大理寺少卿,相當於現在的最高法院的副院長。趙綽因為依法辦案,公正執法,糾正了不少錯案、冤案,享有“公門之中好修行”的名聲。他忠誠正直,終為隋文帝所喜愛,常留在皇宮中與文帝評論朝政得失。

隋文帝時期律法很嚴、科舉考試中也略見一斑 (維基百科)
隋文帝時期律法很嚴、科舉考試中也略見一斑 (維基百科)

趙綽秉性正直剛毅,在隋代以執法不阿而名世。最典型的回復隋文帝的兩句話是:

法不當死,臣不敢奉詔

執法一心,不敢惜死

時至今日讀起來都令人汗顏!

為護法,自脫官服甘願赴死

“緋褲案”,就是刑部侍郎辛亶因穿紅褲子惹出的官司。

隋文帝的看法是,穿紅褲子等於使用巫術,使用巫術應當處以極刑;趙綽則認為,“法不當死”,執法者應該守法。文帝怒斥趙綽是執法抗法,“命引綽斬之”;趙綽堅持己見,“寧殺臣,不可殺辛亶”。說完,自行走到朝堂上,脫下官服等候處斬。

當趙綽即將推出問斬時,仍不收回己見,堅持 “執法一心,不敢惜死”。意思是:我一心一意公正司法,不敢顧惜自己的生命。

隋文帝看似不是無奈而是恍然大悟,便主動收回原詔,讓“緋褲案”重回法律軌道,並親自向趙綽道歉,又重重賞賜趙綽。辛亶的事情自然不了了之。

為守法,毒酒也不怕

另外一件事就是趙綽的下屬來曠,為求得到隋文帝的賞識,將一封舉報信遞了上去,誣陷上司趙綽違法釋放囚徒。當查明結果純屬子虛烏有,根本沒這回事。舉報不實,而且以下犯上,文帝非常憤怒,下令將來曠處以死刑。

讓隋文帝始料不及的是,還是這個身為受害人的趙綽。他勸諫說,按照法律,來曠構不成死罪。趙綽和隋文帝爭執起來,文帝一怒之下,站起身,一甩袍袖,進後宮去了。要是一般的人,看到皇帝動怒,早嚇得屁滾尿流,大氣兒都不敢出,況且來曠誣陷的又是自己,可趙綽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腦子一轉,讓人稟報文帝,最終談了三點理由。

無奈的隋文帝讓太監賜給趙綽兩杯酒,但是他連死也不怕,不但不求饒,而且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隋文帝見他什麼都不怕,就順水推舟將盛酒的金杯也賞給了他。來曠因此得以免除死刑,被流放廣州。

犯言直諫,冒死執法

再舉一個例子,有兩個人在市集以劣質錢幣兌換好的錢幣,隋文帝時期是禁止使用劣質的銅製錢幣的。巡邏的官兵在街上抓住這兩個人,大臣將此事上報皇帝。

皇上下令處以死刑。

趙綽與隋文帝又有一番“精彩”的辯論:

“這兩個人只該判杖刑。處死他們就是非法。”

“這不關你的事!”

“當初,陛下覺得我不陰暗愚昧,才任我做法官。現在陛下想要隨意殺人,怎麼能不關臣的事?”

“你撼不動大樹,就應該退下!”

“臣希望感動的是皇上的心,哪裡想要撼動大樹呢!”

“喝湯的人,如果湯太熱就會放在一邊。天子的權威,你竟敢也要觸犯?”

趙綽一邊跪拜,一邊又向前更進一步。文帝呵斥他退下,他也不退。示意圖。(公有領域)
趙綽一邊跪拜,一邊又向前更進一步。文帝呵斥他退下,他也不退。示意圖。(公有領域)

趙綽跪拜而更加前行,隋文帝大聲喝斥他也不肯退下。隋文帝自己氣得回去宮殿。

治書侍御史柳彧也向隋文帝勸諫,隋文帝才接受。最後還是按趙綽的意見辦了。

古今對比不在於形式,運用全在於內涵

在當今的人看來,守法執法似乎與帝王無關。因為帝王是凌駕法律之上的,皇權大於法。其實不然。許多事實表明,守法執法與帝王息息相關。在法官趙綽看來,如果帝王在守法執法問題上能起好的帶頭作用,那麼就能更好地維護法律的尊嚴,國家就能保持穩定,百姓就有安全感。

趙綽執法從不利用法官的特權泄私憤、落井下石,而是站在公正執法的角度,不該處死的人,一定會據理力爭。作為司法官,他很明白這一點。因此,他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始終嚴格履行職責,排除各種干擾,執法一心。為了依法辦事,趙綽鐵面無情,即便是觸犯皇權、面臨身死,也在所不惜。

在當今的人看來,隋朝處在封建社會中,愚昧晦暗無知。殊不知眼下的貪官污吏要是生活在隋文帝時期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即使趙綽再辯也救不了。況且今天情婦們所告的貪官都沒有一個是誣陷的。料想各位看官都看得明白,江澤民以言代法、凌駕法律之上在這裡就不多說了。

隋文帝有時不按律法,按自己的脾氣下令加重刑罰。趙綽多次直諫,隋文帝雖然有時氣急敗壞,但最終能夠聽從,依法施行。

 

隋文帝 (公有領域)
隋文帝 (公有領域)

趙綽與河東的大理卿薛胄齊名為“平恕”(持平寬仁、公平正義)。雖然薛胄是審判以情,趙綽是以法裁判,但都是很稱職的。

趙綽沒有因為直言進諫、屢犯龍顏就掉了腦袋,反而感化了天子的心。他身為隋朝大法官,為後世立下了公允的典範!像他這樣正直不阿的法官,現在哪裡還能找到呢?

換位思考一下,像隋文帝這樣的皇上能夠從善如流、知錯就改,也真的不容易找啊!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