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羅克因為《出身論》被奪去了年僅27歲的生命,他的眼角膜被移植給了一名勞動模範(網絡圖片合成)
遇羅克因為《出身論》被奪去了年僅27歲的生命,他的眼角膜被移植給了一名勞動模範(網絡圖片合成)

他27歲文革中第一個被叛死刑的“思想犯”

孫凱麗
2018-03-17 22:20
遇羅克的《出身論》的出現劃破了黑暗的天空,得到了無數讀者的共鳴。他的文章被譽為“黑暗中的人權宣言”。也因此遇羅克被奪去了年僅27歲的生命。

遇羅克是誰?很多年輕朋友不知道。遇羅克的《出身論》就更鮮為人知了。因為他們所受的教育,沒有這一幕歷史;他們看得見的傳媒,沒有這方面的內容。

但是在中國,40多歲以上的人,大概都記得,無論升學、招工、當兵、入黨、入團、提乾等等,填寫各種表格都要填上“家庭出身”,甚至去醫院,也要問家庭出身,出身不好,有病也沒有治療的資格。高幹子女的命運則隨着父母的命運起伏。父母被打倒,他們就遭殃;父母重新出山,他們也時來運轉。

遇羅克從小是個很優秀的孩子,他自己會編木偶戲、皮影戲,或者照小人書編個小話劇,然後讓弟弟妹妹們演。有時遇羅克還用一張16開的白紙,用鋼筆和鉛筆又寫又畫,給他們編小報。遇羅克的象棋也下得好,曾獲得1956年北京少年組亞軍,甚至後來還有不看棋盤同時下兩盤棋的本領。遇羅克從小學到高三畢業學習成績和品行一直優異,但是自父母雙雙成了“右派”後,遇羅克的評定也由“優”變成了“中”。遇羅克不解,老師回答:“你自己還不知道嗎?”他們班上四十九個人,四十八個人考上了大學,因為那年大學招生的名額比報考的人數還要多,但還是沒有大學接收遇羅克,就連要求分數不高的地質專業學校,也不允許他進入。遇羅克抱着一線希望,在家又複習一年,還是與上大學無緣。

此後,他做過農業工人、代課教師、研究所和“首都圖書館”的臨時工等等。他把一個小學學習成績最差的亂班在半年之內變為全校紀律與學習最優秀的班級,他在研究所與圖書館的工作也無可挑剔,但皆因“出身”問題不予轉正。

1966年下半年遇羅克寫下了著名的《出身論》,批判“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血統論,被譽為“黑暗中的人權宣言”,廣為傳播,影響很大。

1967年4月14日,“中央文革”成員戚本禹宣布:“《出身論》是大毒草,它惡意歪曲黨的階級路線,挑動出身不好的青年向党進攻。”此後,遇羅克家附近已經有人在盯梢,最小的弟弟遇羅勉 “我雖然還很小,但都知道誰是盯大哥的人”。父母則照例叮囑大兒子,要小心,但除此之外,也沒有多少辦法。仍舊每天繼續讀書、寫文章的遇羅克則發現,每當他外出時,總是有人在跟蹤。在給朋友的一封信里他說:“我只有一半的自由了,我的身後總有人跟蹤,我的朋友開始受到訊問,我的信件都被進行檢查了。”

1968年1月5日,遇羅克被捕,罪名是“大造反革命輿論”、“思想反動透頂”、“陰謀進行暗殺活動”、“組織反革命小集團”等。

遇羅克一共被提審80多次,有時搞疲勞戰術,日日夜夜輪番審問。有兩三個月之中,遇羅克和一些政治犯天天被拉到各大廠校機關去挨斗。他們的嘴唇雖被封閉着,但遇羅克每次都用他那單薄無力、久已虛弱不堪的身體,死命地向上掙,決不肯低頭。押着他的彪形大漢踢他、打他,台下的群眾啐他、罵他;手腕腳踝全破了,鐐銬無情地蹭磨着鮮血淋漓無法癒合的傷口,每天批鬥回來,血跡斑斑,渾身青腫,活人像死人一樣被拖進牢房。遇羅克全身浮腫了……

遇羅克的死刑處決令一共有2次,第一次是1968年1月周恩來親自簽發,因為遇羅克自稱“有重大案情要細細交待”而獲得拖延,第二次才是真正執行那次。

一間間的死囚牢關着待死的人。有的人瘋了,吼叫聲、求饒聲使人毛骨悚然,足以使正常的人發瘋,何況還伴隨着肉體的摧殘……

遇羅克也被關在腐臭陰暗的“活棺材”里。一米寬、二米長、雙層鐵條門,下面有一個塞飯的小口。沒有棉被、沒有一切洗漱用具。夏日蚊蠅叮咬,虱蚤遍身,30斤重的鐐銬更添了這些“小吸血鬼”們的狂妄和自由。嚴冬,沒有火爐,寒風無遮攔地從鐵門條吹入,渾身凍得麻木生疼。

遇羅克想活下去,活下去!他琢磨着如何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上層領導人。他在獄中五次上書毛澤東,給陳毅寫過信,希望能有一線生機……

1970年3月5日,北京工人體育場內坐滿了10萬人。各個單位都必須派人參加,看台上、田徑比賽場上都是人。在一片高昂的口號聲中,在萬人高舉的毛主席語錄的紅海洋里,19名犯人被推到主席台下的跑道上,每五個警察押着一個。所有男犯人全被剃光頭,胸前掛着大牌子。

口號停止之後,主席台上的人開始宣判。每念一個名字,五個警察就把那個犯人向前推兩步,拉住套在脖子上的繩索以防止犯人呼叫,強迫他抬頭示眾,然後把頭壓低下去。包括遇羅克在內的的幾個人堅決不肯低頭,就有另一個警察過來用拳頭狠狠地捶他們的頭。

19個犯人全部宣判完了,95名警察一起用力,一下子19個人全跪在地上。在幾個迅速的動作之後,他們全被五花大綁地拖了起來。這時觀眾席上、運動場上,激昂的口號聲又響了起來。犯人們被帶了出去,有的已經嚇昏了,被警察拖着,塵土帶起幾丈高。遇羅克拚命地掙扎,他不肯低頭,也不肯把帶着鐵鐐的腳向前邁出一步,幾個警察吃力地推他……

27歲的遇羅克成為中共建政後第一個被叛處死刑的“思想犯”。其角膜被移植給了一名勞動模範,還有其他身體器官被割與其他病人。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