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法語區部分法輪功學員恭賀李洪志師父67歲華誕(圖片:SOH)
瑞士法語區部分法輪功學員恭賀李洪志師父67歲華誕(圖片:SOH)

瑞士法語區法輪功學員同慶“5.13” 共憶得法修煉神奇事

文思敏
2018-05-15 23:18
5月13號這天,雨後的瑞士洛桑市的米蘭公園山頂,聚集了瑞士法語區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共同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並恭賀李洪志師父生日。之後,又一起回憶了當初得法修煉所經歷的一些神奇事。

5月13號這天,雨後的瑞士洛桑市的米蘭公園山頂,聚集了瑞士法語區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共同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並恭賀李洪志師父67歲華誕。之後,大家又一起回憶了當初得法修煉所經歷的一些神奇事。

瓏尙: 修煉法輪功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來自洛桑的瓏尙(Longchamp)女士表示,二十年來,修煉法輪功已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並且還得到家庭的支持。

她說:“今天我們有幸在此恭祝師父生日好,為此,瑞士法語區幾個城市的同修來這裡一起煉功、分享午餐和交流修煉心得,以表達對師父的崇敬。”

她表示:“我修煉法輪功已經二十年了。起初在日內瓦有一位中國醫生介紹法輪功,我知道後從那時起就開始學煉。我每天堅持煉功,感覺非常好,這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的家庭也支持我煉功,雖然開始他們因為不了解有一點擔心,但是看到我修煉後把家庭照管得很好,他們也受益了,都接受我修煉。”

米和婭姆: 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無比洪大和真善忍的純正

來自日內瓦的年輕女士米和婭姆(Myriam)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無比洪大和真善忍的純正,也跟着母親走入了修煉。

她表示: “我1997年就知道法輪功了,但真正開始修煉是在2003年。我知道法輪功後,馬上就感覺到這是某種正、直、非常偉大的東西,甚至都沒有語言來形容。一旦開始煉,更感到非常洪大,我真是願意修煉法輪功。我媽媽也煉法輪大法。她是1997年開始煉的。我煉功後感到特別寧靜、祥和,面對每天日常生活中的各種情況,都更加客觀,碰到什麼事情時我能夠更客觀、更快地看清楚,我可以立刻以真善忍的原則處理,事實上是時時都在實踐真善忍。”

小夏:法輪功沒有像國內說的那樣

剛從瑞士德語區搬到日內瓦住的小夏也帶着自己剛會走路的女兒來參加慶祝活動。曾經在大陸受過中共抹黑法輪功的謊言洗腦的她,來到國外看到了法輪功在世界各地被民眾認可並學煉的真實情況,後來在好友的推薦下,閱讀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也毅然走入了大法修煉。

她說:“我是2014年10月左右(開始煉法輪功的),是一位以前很要好的朋友她推薦我的。她說:‘你去看一下(《轉法輪》),這本書太好了’!就因為這個朋友,她的為人很正直、很好,我相信她的人格,所以我去看了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看了之後,覺得很好,但是我在國內時受過那個,怎麼說,有點像是被洗過腦的。有一點陰影。後來到香港,看到香港到處都有煉法輪功的,我對自己說,可能那法輪功沒有像國內說的那樣呵,香港人不笨,如果真是不好的東西,他們不會煉法輪功,真的。是真、是假,很多東西都需要你自己去辨別的。因為很多東西都明白了嘛”。

瑞士法語區部分法輪功學員慶5.13合影留念
瑞士法語區部分法輪功學員慶“5.13”合影留念(圖片:SOH)

拍照留念後,學員們去到當地一個活動中心,分享了各自帶來的午餐,並一起回憶了當初得法修煉所經歷的一些神奇事。

梅:我知道這是一條光明之路

來自日內瓦做針織品設計師的梅(May)給大家講述了她開始煉功時經歷的神奇事。她說:“我剛開始煉功時,一次在自家昏暗的屋裡煉,我閉着眼睛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是發光的,做動作時就像手電筒在移動,閉着眼睛看到屋裡一片光明,感覺像是開着通明的燈似的。後來一次跟大家集體煉功時,我睜開眼,看到每個修煉者身後都坐着一個金色透明的佛,持續了幾秒鐘。師父讓我看到這些,使我增強了修煉的信心。當我得到大法時,我就知道這是一條光明之路。”

多羅蕾絲:與法輪功的不解之緣

來自弗里堡的多羅蕾絲(Dolores)當初看到法輪功的教功信息時就很感興趣,但因正好在上學習打羽毛球的課,錯過了學功時間。過後找到教功地點時,一個女孩告訴她,別人來得遠,不會經常來,並在多羅蕾絲的要求下給她演示了一下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可多羅蕾絲回家後只想得起來第一套功法,就天天煉第一套,並去了好幾次看那裡開沒開門,都失望而歸。這天她又去,終於門開了,她就跟法輪功學員一起學煉功法。後來她試着跟大家一起煉,有人告訴她可以閉上眼睛。她說:“當我閉上眼睛的時候,我看到所有的修煉人都是白色的,太驚人了。後來我在煉功的時候聽到有人談到了“天目”的問題,我正好已經體驗到了,這真是某種奇特的事情。就這樣,我開始了修煉。那是在2004年的春天。”

後來多羅蕾絲又補充道,其實在98年到2000年間,她在日內瓦經過一個公園時就看到有法輪功學員在煉功,當時她怕打擾大家煉功,就沒過去問,後來她就出現有一段時間晚上只能睡二、三個小時,但是還一整天精力充沛,到2004年得法修煉後才明白,是經過煉功場地給她帶來的變化,她就很後悔當時為什麼沒過去問,錯過了早幾年開始煉法輪功的機會。

謝先生:修煉22年的身心巨變

從日內瓦聯合國退休的官員謝先生回憶了他從1995年得法至今22年的修煉經歷,覺得可以用4個字概括,那就是“身心巨變”。

謝先生說,從40歲起,他的身體就開始走下坡路,陸陸續續就問題不斷,直到有一次心臟出了問題,而且挺危險的。儘管他妻子是個中西醫都懂的好醫生,也給他做過各種治療,也煉過其他的一些功,但是效果並不明顯。那時候他出門身上都要揣着速效救心丸。

後來這個三口之家做醫生的媽媽最先開始煉法輪功,接着女兒也跟着煉了,他最後也開始跟她們一起煉了。修煉後,師父給消業,身體上可以說是有一個巨大的變化。

在聯合國做最後一次體檢時,醫生看了體檢報告問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謝先生,這兩年你在什麼地方治療了?是哪個醫生給你治療的?”他回答說:“我這兩年沒有做任何治療。您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聯合國的醫生回答道:“我看你這個報告,比你前兩、三年的指標都好。”他就告訴醫生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於是醫生很認真地在體檢報告備註欄里寫明是因為修煉法輪功。

2009年他62歲在聯合國退休,給他開送別會時,那些跟他朝夕相處的同事都不敢相信要退休的人是他,從他的身體狀況和精神狀況來看,他們都不相信他已經是62歲的老人了。

謝先生接著說:“隨着不斷的修煉,不斷的學師父的講法,也真正懂得了什麼叫修煉。修煉就是要返本歸真。修自己的心性,同化真善忍,不是看你做多少動作”。

瑪禾耶勒:她的同事看到了一個奇蹟

在日內瓦從事法學工作的瑪禾耶勒(Marille)40歲就得了重病,連自身正常生活都成了問題,已經在辦殘疾保險的手續了。有一個在加拿大的親戚告訴她爸爸,她應該煉法輪功,在親戚的幫助下,她終於聯繫到了當地煉功點。

她第一次在二、三天內讀完《轉法輪》時,就感受到大法的極純、極正,層次極高,領會到大法能讓人改善自身的道德行為,領人回歸人的價值。當時她已經開始接受為期半年的治療,還需要服用激素,每個月都要去醫生那檢查身體狀況。開始煉功時她只能站10分鐘,不能坐。後來每次去檢查,醫生都發現她的身體在好轉,也知道她停止了服用激素,到第5個月去檢查時,醫生告訴她以後她不用再來檢查了,並問她是吃什麼葯恢復健康的,她讓醫生寫下了“法輪功”。她回去上班時,她的同事都覺得看到了一個奇蹟。

後記

1992年5月,李洪志先生開始將“法輪大法”公開傳給世人,到如今已是第26個年頭了。從當年大法傳出到1999年7月,短短7年已經改變了上億人的命運,並洪傳到了海外。儘管從99年“7.20”開始在中國大陸發生了抹黑法輪功、鎮壓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運動,今天看來,一切都擋不住世界人民對“真善忍”真理的渴求,“真善忍”真理本身具有的光明的力量也在穿透層層陰霾,直達人們的心田。

2000年5月,世界各地法輪佛學會在各地學員的倡議下,共同協商,決定將五月十三日訂為“世界法輪大法日”,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每年都會舉辦各種活動慶祝這一天,也有的世人因為這一天而了解了法輪功,或也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