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量慈悲無量法 救苦救難在人間
無量慈悲無量法 救苦救難在人間

慈悲偉大的法輪佛法創造的生命奇蹟

陳克江
2018-06-12 16:44
這是一位遼寧法輪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故事的主人公經歷了從地獄般的痛苦折磨到天堂般的生命回歸的歷程。1999年7月20日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至今已經19年了,這場邪惡的迫害仍然繼續。但是,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父和他的弟子們仍在以大真、大善、大忍之心,救度眾生!願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來聽一聽這個不是神話的神話故事。也希望現在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聽一聽這個生命傳奇,只要你還有一點點良知善念,你就會立即停止對法輪佛法犯罪。

我從入學開始,曾是年年的“三好學生”,以優異的成績進入市重點中學。這是一所家長和孩子都羨慕的好學校。那時我的每一天都充滿歡聲笑語,對自己非常自信,對未來充滿信心。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nginx

然而,就在我15歲那年,剛剛上初中二年級,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突然不說話了,兩眼獃獃的沒有表情,無論別人怎麼跟我說話,我就是不吱聲,無論誰怎麼喊我、叫我,我就像沒聽見一樣,沒有一點反應。我有了心理障礙,早上想什麼時候起床就什麼時候起,也不想上學。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對我的家人造成很大的打擊。媽媽更是心急如焚,趕緊帶我到最權威的醫院,找最權威的心理專家醫治。

不久,又出現新的癥狀:開始洗手,不停的洗自己的兩隻手。從早到晚,不知要洗多少遍,不洗就不行,洗啊洗,大冬天衣服都濕透了,手都搓破了皮,總覺的洗不凈。洗完手後什麼都不敢拿,拿了就得去洗手,就連喝水都不用手端杯子。用最大的飯碗裝滿滿的一碗水,低下頭用嘴吸水。

經專家診斷,說我患的是“青春期強迫症”,是一種很難醫治的心理疾病。

兩個多月後,洗手的毛病有了好轉,我想上學了。誰都為我高興,媽媽更是高興極了。忙這忙那為我準備着,像第一天送我上學那樣,把我送到學校,見到班主任老師。同學們好久沒見了,對我非常熱情,把我團團圍住,並告訴我校長以為我不會再來了,還送來一名新同學來頂替我的位置。可是老師卻安慰我說,這個座位永遠是屬於你的,只要你來就好。還為我安排時間補課,我好感動。

我又回到那明亮的教室上課了,我下定決心,要抓緊時間,多請教老師和同學,奮力追上。就在我正常讀書一個多月後,不知道又是什麼原因,漸漸的又坐不住了。課堂上什麼也聽不進去了,心裡亂成一團,就想一個人安靜。休息兩天後,我並不甘心,不能放下這升學的機會啊!別人能做到的我也能,我又強挺着來到學校。

可是這次和以前不同,不論走到哪,心裡都緊張害怕,一根弦綳得緊緊的。而且走到哪,都是左看、右看、躲躲閃閃。坐在書桌前不知亂寫些什麼,怎麼努力也聽不進老師講課。好不容易熬到放學了,操場上幾乎沒有人了,我才最後離開。

幾天下來,我一次又一次努力鼓起勇氣上學,可是一次又一次失敗,終於退下來了。我心裡很明白,今天就是我最後一天來上學了,老天為什麼對我這麼不公平?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nginx

看到離我漸漸遠去的校園,我心裡難過極了,拖着沉重的腳步,艱難的往家走,一邊走,一邊哭。親愛的老師、同學們再見了,來生再見!

回到家,我把門關的更緊了,窗帘也拉上不見光。一種說不出來的委屈和傷心,讓我放聲大哭。媽媽,對不起,別怪我,我不爭氣啊!我和學校再也沒有關係了,我再也不去了。

洗手的毛病剛剛有點好轉,新的麻煩又來了——從這天開始,我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不出來,不和任何人說話。

隨着時間的推移,藥量越來越大。每隔半年或一年出來幾次,媽媽陪着我,每次都是硬着頭皮走出來,不知道往哪走,遇到風就回去了。心裡就是害怕、恐懼、緊張,很怕什麼東西撞到我。一次比一次嚴重。

醫生說我已經喪失了社會功能,必須馬上住院。

我從剛有病,媽媽一刻都沒有耽誤,趕緊領我到最好的醫院,找最好的專業醫生,不只是一家、兩家醫院。花了那麼多錢,可是只好了那麼有數的兩個月,根本就沒治好,越來越重。我不知以後還會怎麼樣,不敢想下去。強迫症和自閉症這種頑固的精神疾病,給病人帶來的痛苦是無法想象的。這是不治之症啊!我痛苦的一心想死。

有一天,我看到姥姥的很多藥品,有降壓降糖的,有治心腦血管的,有消炎止痛的,我想我一次吃個幾十片,一定會中毒死去。趁媽媽不在,我大把大把混在一起吃,吃完就是有點困。我想可能是吃的少,過了一會,我又接着吃,連姥姥新開的葯還沒來得及吃,都被我吃了。每天少則30片50片,多則上百片。吃完像沒事一樣就是發困,一連吃了好幾天,為什麼就不死呢?終於被媽媽發現了,她像瘋了一樣,對我又喊又叫,最後哭着對我說:“你隨便吧!”

我經常是三兩天不吃一頓飯,今天吃過了明天就不吃了。有幾次五、六天不進一粒米,可也沒餓死。媽媽怎麼把飯端進來怎麼端出去。我已經面黃肌瘦皮包骨了。我下決心,再也不到醫院,堅決不住院,就等哪天死在這裡。

最後,我開始不洗臉不換衣服,更不洗澡了。就連大小便也不到衛生間了。不管別人的感受,我想哭就哭,想怎麼就怎麼,誰也管不了我,我成了個瘋子。誰要讓我住院,我就敢和他玩命。我的家人在煎熬。我自己住的小屋散發著令人噁心的氣味。無論是家裡家外人,都離我的房間遠遠的。

只有媽媽一個人送飯、送水、送必需品可以進來,送完馬上離開。不許多說一句話。爸爸是個火爆性子,擔不住一點點事,媽媽為了我養病,不再受刺激和干擾,讓爸爸去爺爺家住,照顧年邁的爺爺。

親朋好友經常在背後關心我、打聽我,勸我住院治療。說我們太愚昧了,不能由孩子任性,說什麼的都有。媽媽雖然每天和我一樣煎熬,可是比我還要撕心裂肺,儘管這樣,從來沒有逼我住院,對關心我的人說:這種精神疾病,我了解多種病例,住院就好,出院就犯,專家也看過了,我的孩子該何去何從,聽天由命吧!

媽媽一個人為我頂着巨大的壓力,為我扛着這一切。

媽媽是1997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大法中受益無窮。

在我剛生病時,她就滿懷信心的對我說,你是心理障礙,遇到什麼事只是沒想開。別著急,只要和我學法煉功,所有這些苦難都會轉變,回到從前。可惜那時候我一點也聽不進去,越聽越煩。但是,媽媽從來不灰心,她總是想方設法讓我得法。但我根本聽不進去,身邊像有一座大山把我和世間隔開。

一次趁送飯的機會,媽媽突然和我說了幾句話,當時她的表情是那麼嚴肅,那麼認真,她說:“我們娘倆心心相印,有一天我離開你了,也再沒有人這樣伺候你了,因為我不能一輩子跟着你呀!你現在人不是人,鬼不是鬼,我知道你也想好,可就是無法自拔,對嗎?”

媽媽的幾句話說到我的心裡,我好像從來沒有聽過。是啊,我就是無法自拔!

我從小就喜歡鋼琴。在我6歲那年,全家人省吃儉用為我買回來一架鋼琴。媽媽說不為別的,只為我這一生有個業餘愛好。無論什麼事,媽媽最懂我的心。可是我只學練了5年多就放棄了……

誰家的孩子有我這樣生不如死的經歷呢?我給媽媽帶來了太多太多的苦難。她每時每刻為我牽腸掛肚,每天為我忍受着精神折磨。儘管這樣,她還要照顧生活不能自理的姥姥,媽媽的心都要操碎了。

這是一種什麼信仰讓她那麼自信、有力量?媽媽不但沒有倒下,反而還是那麼堅強。神奇的是身體還那麼健康,有誰會相信呢?她是家裡的精神支柱。

舅舅來了,看到我們家的境況感慨地說:“我姐真是鐵打的!”

儘管我病成這樣,舅舅的話我聽到了,心裡也知道是法輪大法造就了我親愛的母親,她才會有鋼鐵般的意志,才像一棵參天大樹,任憑風吹雨打,堅強的和女兒一起面對、一起承受……。

在媽媽的勸說下,我終於願意和媽媽一起學煉法輪功了。

第一天煉功。第二套功法的動作是抱輪,我的兩隻手定住了,怎麼拿都拿不下來;第一次盤腿,強忍十多分鐘,可心裡覺的好敞亮啊!我也聽媽說的,認真學習師父的法,不求速度,每句話都用心去想師父是在說什麼,看到師父說:“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我突然覺的很慚愧,生病以後,每天能接觸到的就只有媽媽一個人。儘管她對我付出了全部,我還覺的是應該的,沒有一點晚輩孝心,我不是一個好人。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學法煉功的第二天早上,不知不覺的,我自己就走到衛生間去了,還一點一點的知道洗漱了,我一邊洗臉一邊哭。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是師父給我的第一個驚喜!然後,我又到姥姥的房間看看她老人家,姥姥又哭又樂。我們三代人流着激動的淚水,對師父深深的感恩。媽媽說,“一切順其自然,師父都會給歸位的。”

啊,這就是拯救我的法輪佛法!

我學法煉功的勁頭更足了,慢慢的能靜下來看電視節目,看的時間越來越長,能聽mp3鋼琴曲了。十多年過去了,我還是那麼懷念我的學校、老師和同學們。

師父幫我消業,每隔一段時間,就給我一個驚喜。生活以前不能自理的,現在都在逐漸恢復。

學法煉功兩周以後,一天清晨,天還黑黑的,也不知道是幾點了,我怎麼也躺不住了,感覺全身上下輕飄飄的,渾身有使不完的勁似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特別著急到外面去跑跑步。我穿好衣服,這麼想着,很自然的就來到了樓下,又來到大街上。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以前感覺害怕、緊張,現在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突然問自己:我是怎麼出來的?我怎麼來到外面了?還可以隨便的走來走去。這不是在做夢吧?我完全清醒了,這不是在做夢,是師父給我的又一個特大驚喜!我終於敢走出來了,大大方方的走出來了。

我坐在道邊的台階上,就是止不住的流淚。因為我聽過有得這種病的人,嚴重的直到死那天也沒有走出來。所以,這一刻對我來說是驚天動地啊!

我想我的這段經歷,有的事情很奇怪:我曾吃過那麼多姥姥治療高血壓的葯,心臟病的葯和消炎藥,我一次吃的比病人一次吃的多10倍或20倍甚至還多,可是我為啥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活着,是不是那時師父已經在看護我了?

偉大的師父啊,您讓我終於逃離苦海,逃出了這個鬼門關。您為我承受每一關每一難,而給我留下輕鬆,讓我在不知不覺中翻越過去!

我站起來,走走看看,一邊流着激動的淚,一邊呼吸着新鮮空氣。那熟悉的街道,寬廣的馬路,風吹的大樹和小草,還有那跑來跑去歡快的小狗,所有這一切又回到我的眼前,都是那麼既熟悉又新鮮、那麼可親、可愛!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間了,天還沒有亮,我怕媽媽着急,趕快回家。她正着急要出來找我呢。我一頭撲向媽媽的懷抱,和她緊緊的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十多年的苦難、壓抑、煎熬和期盼像潮水一樣發泄,娘倆的眼淚交織在一起。媽媽反覆的就那一句話:“謝謝師父!我知道會有這一天!謝謝師父救了我的孩子!”

從這一天開始,我可以天天見陽光了,屬於我自己的春天來了。

我和我的家,又回到從前那種歡樂中。

學法煉功半年後,師父讓我看到了在另外空間繼續為我清理身體的過程。那些日子,令我終生難忘。

清晨我正在煉靜功,突然我眼前一亮,師父穿着黃色的袈裟,來到我面前。啊!我大吃一驚,是師父來了,師父您好!緊接着在幾米處有一頭大黑牛,又高又大,渾身上下都是黑毛,閃着黝黑的光亮。一個另外空間的人牽着它,讓它快走,可是它一動也不動,還說它喜歡我。這時師父走過來,用手指着這頭黑牛,說了一句什麼,只見黑牛動了動,轉身慢慢離去,越走越遠,消失了。

第二天上午打坐,師父和我說關於修煉的事情,熱情的稱呼我“小弟子”。師父說:“小弟子,你和母親這條路走的很正很正,修煉人不論遇到什麼魔難和麻煩,不要忘了發正念,有師父幫助。”還鼓勵我說:“好好修煉,要圓滿。”

另一天,我看見師父在另外空間講法:師父坐在椅子上,面前放着一個長方形小桌,桌上擺着各種講法書,後面掛着法輪圖形。哇!那麼多的人都在跪着聽法呢!我也在那聽。師父講法結束,大家都走了,就剩下我一個人了。師父用手搓了三個小球,每個小球上都刻着“真、善、忍”三個字,然後一個一個打在我的頭上,師父把真、善、忍的光輝,刻在我的頭腦中,讓我牢牢記住,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一個星期後,我看見一望無邊的綠草地和花的海洋,到處開滿了五顏六色的鮮花,像被雨剛澆過一樣鮮艷,散發著芳香。

突然看到師父左手拿着一個小竹筐,小竹筐里裝了滿滿一筐各種顏色的花瓣,我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師父向我走過來,開始往我頭上一把一把地撒花瓣,花瓣飄落在衣服上都粘住了。師父放下竹筐,左手又拎着一個不大不小的水桶,右手拿一把小掃帚,沒看到師父什麼時候帶上了一隻大口罩,往我頭上的花瓣上輕輕地、一點一點地撣水。過了一會,又撒上一層花瓣,再一點一點地撣水。這樣反反覆復好幾次。待師父摘下大口罩,我清楚地看到師父滿臉都是汗珠,卻笑呵呵地對我說:“小弟子,撣上的都是毒藥啊!”我聽後大吃一驚。心裡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滋味,難過極了!讓師父跟我受罪,我只是聽着,什麼也說不出來。

兩天後,我看見師父從我的頭上用玻璃管抽出去好多黑色的血水,連抽好幾次。晚上十點多,又從我的頭上取出了一些靈體,有小蛇、蜈蚣還有我都不認識的什麼東西,嚇得我閉眼不敢看了,趕緊給師父跪下。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才站起來,明白了師父是用鮮花和芳香把這些不好的東西吸引出來,都清除了——普天之下只有師父能做得到的!

又過了兩天,師父又用玻璃管往我的頭裡輸進去鮮紅的血液,還有白色的液體。師父聚精會神地為我做着這一切……

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是一個大法造就的生命!

大約一個星期後,師父又來看了看我,但是這次一句話也沒說。轉身登上一片白雲,漸漸遠去了。

第二天清晨,陽光灑滿大地,一眼望不到邊的綠草叢林,到處是鮮花朵朵,含苞待放。另外空間的景象太美了!我在那裡看什麼都新鮮!好快樂啊!

師父啊!這些過去我只是在神話故事中看過,可是您今天把我帶到了這個神話世界,時刻看護我,讓您太操心了,您太慈悲了!太偉大了!

中國年快到了。一天師父對我說:“師父幫你清理屋子,好好過個年。”過了幾天,我回家一開門,師父一個大大的法身在門口。

多少個中國年我不知道是怎麼過的,生活在地獄裡,已經與世隔絕了。不哭不鬧就不錯了,過什麼年呢?!是師父把我救出火坑,我才過上人的日子。師父還要幫我清理屋子,讓我過個快樂的新年……

從師父給我驚喜到現在,我和媽媽的眼淚都要哭幹了。師父您太慈悲了!

我的身體在一天天康復。

在今年的新春佳節的日子裡,我看到了多年不見的親朋好友,他們看到我突然出現,都睜大了眼睛看着我,是那麼驚訝,簡直不敢相信,這麼多年,曾經的我還深深的留在他們的腦海里,怎麼會變化這麼快?!

我已經32歲了,白裡透紅的臉上散發著青春,現在見到我的人,親眼看到了,也明白了、相信了大法是超常的、無所不能。

來說幾句


匿名
2018-06-18 08:41

師父慈悲 苦度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