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編大家聽】杜子春三入長安(上)

雪莉
2018-07-2 18:04

 

收聽選擇128K,  音質會比較好些。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故事新編大家聽’節目。我是東方。我是雪莉。

我們今天要給大家講一個”杜子春忘約開口,老君爐葯毀丹焚”的故事。這也是一個很有名的故事。

  話說隋文帝開皇年間,長安城南有一個世家子弟,名叫杜子春。 祖上世代在揚州做鹽商營運。家財萬貫,良田千頃。 那杜子春是含着金元寶出生的,從小泡在溫柔富貴鄉,使奴喚婢。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窮苦,更不知道什麼是饑寒。也不知道那錢是有數的,坐吃山也空。每天只是一味的呼朋喚友,聚眾作樂。他又 生性豪俠,出手就是成千上萬。引來了許多的浮浪子弟,輕薄少年。每天是驅輕車馭駿馬,游春賞秋,走狗架鷹。風月場中,常常是一擲十萬。

  杜子春揮金如土,只管享樂。最後是銀錢花盡,便去賣田產,屋宅。不用多久,祖業、鹽場一概賣盡。到最後連衣服首飾傢具器皿都變賣了。就是這樣,他也不知節省,還是按照有錢的日子過,沒有幾天,這些賣房賣地賣產業的銀兩,也都花完了。

  杜子春無法在揚州混下去。就悄悄的回到長安祖居,打算投親靠友。 原來他們杜家也是長安巨族,宗支十分茂盛,親戚中有為官作宦的,也有商賈經營的,都是至親至戚,因此子春想靠親友借貸度日。

豈知親眷們一看這個杜 子春, 天大的一份家業,都給盪盡,實在一個敗家子。是個填不滿的無底洞。哪裡肯借錢給他。就是有那麼幾個近親因為情不可卻,略有周濟他一些的,到了杜子春這裡,就好像是熱鍋頭上灑著一點水,立時就蒸發了!

  這天正是十二月天氣,大雪初晴,寒風凜烈。子春偶然從西門經過, 一陣西風,從門圈子裡刮來,子春肚內無食,身上又無綿衣,颳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忍不住的直打 寒顫,不由得嘆口氣道:“我杜子春今日到了這個地步!親眷好友,竟然沒有一個幫襯我的。我杜子春難道就再沒有好的日子了?”

      杜子春正在那裡自言自語,有一老者從身旁經過。見他嘆氣,便停住問他:“郎君為何如此長嘆?”

      杜子春抬頭看那老者,只見他生得:童顏鶴髮,鳳目龍眉。聲如銅鐘。 頭戴一頂青絹唐巾,身披一襲茶褐道袍,腰系絲絛,腳踏麻履。不是得道仙翁,也定是修行長者。

  杜子春一肚子氣惱,正沒處發泄,見這老者相問,就從頭說個端詳。

那老者聽了後說道:“俗話說:‘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你當初有錢,是個財主,人自然趨奉你;今日無錢,是個窮鬼,人們就不理你。這也沒什麼奇怪的!不過我倒想知道,你需要多少銀子夠你的用度呢?”

       子春道:“只要三百兩足矣。”

       老者笑道:“三百兩夠幹甚麼的?再說多些。”

       子春道:“三千兩。”

       老者搖搖手道:“還是不夠。 ”

       子春道:“若能得到三萬兩,我依舊到揚州去做財主了,只是哪裡又有這樣的好施主能給我這些銀兩。”

       老者道:“我老人家雖不很富有,可是一生專行好事,我便助你三萬兩。”

       於是與子春約定:“明日午時,可到西市波斯館裡會我,切莫遲誤!”那老者說罷,轉身徑一直去了。

  子春心中道:“原本以為自己窮途末路,只能餓死了。沒想到遇着這個老者,一送就要送我三萬兩! 豈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造化!”

       子春回到住處,一宿也沒睡安穩。心中七上八下,也不知這老者是耍戲自己呢,還是真的。待子春來到波斯館,只見那老者已在等候。於是跟着老者到了西廊下第一間房內。

       老者開了壁廚,取出銀子,一色都是五十兩一個元寶大錠,整整的六百個,正是三萬兩,擺在子春面前,精光耀目。對子春說道:“你把銀子拿去,再做生理,不要辜負了我相贈的一片心意。”

       這個杜子春,見了銀子,心中大喜。連老者的姓名都沒問。一拱手,說了一聲:“多謝,多謝!”就雇了三十來個腳夫,竟直把銀子挑回家去。

  杜子春有了銀子,第二天一大早,就去買了一匹高頭駿馬,備了銀質鞍韝,又做了幾件時新衣服,便去向眾親眷誇耀 ,說:“指着你們,我早就餓死了!天無絕人之路,有福之人不用忙。如今又有人送我好幾萬銀子。我如今依舊往揚州去做鹽商,特來向你們道別。特作一首《感懷詩》。相贈:”

         詩云:九叩高門十不應,耐他凌辱耐他憎。如今騎鶴揚州去,腰纏萬貫可摘星。

  那杜子春花錢依舊如流水。 狐朋狗友都來趨奉,這三萬兩白銀,沒兩年又花光了。

  杜子春只好重回長安,低聲下氣去求那眾親眷。豈知親眷們都是冷言冷語,連譏帶訕shàn的,沒一個肯幫他。 一日杜子春又從西門經過,劈面遇着那老者,子春不勝感愧,不由得羞得滿臉通紅。

那老者看見他問道:“看你這氣色,像個該得一注橫財的;可是你這身上衣服,怎麼這般襤褸?莫非又窮困消乏了?”

       子春謝罪道:“多蒙老翁送我三萬銀子,我只說是用不盡使不完的;不知怎的略一撒漫,便沒有了。想必是我流年不利,故此沒福消受,以至如此。”

老者道:“你家好親好眷遍滿長安,難道就沒有一個周濟你的?”

       子春一聽提到親眷, 氣就不打一處來。答道:“親眷不少,一個個都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慳吝鬼,怎比得老翁這般慷慨!”

       老者道:“說起來呢,我還可以再贈你些銀錢,可是你三萬兩銀子不到兩年就花光了,若活了一百歲,教我那裡去討那百多萬送你?!”把手一拱,轉身就往回走去了。正是:須將有日思無日,休想今人似昔人。

  子春站在那裡,心裡嘆道:“如今連這個老者也離我而去了。只是除了他,教我還能指望誰來搭救呢?”

正在那裡發獃,豈知老者去不多遠,又轉了回來,說道:“敗家子也見過不少,就從來沒見過你這麼個敗家子的頭兒,三萬銀子,就像三個銅錢,翣翣眼就敗完了。論起你恁樣會敗,本不該周濟你了,只是除了我,再有誰周濟你的?你依舊饑寒而死,卻不枉了我前一番的功果。常言道:‘殺人須見血,救人須救徹。’我就再 廢幾兩銀子,救救你這條窮命。”告訴子春,仍舊第二天中午到波斯館西廊下相會。還說既然三萬銀子不夠, 這次送他十萬兩。

  這一夜,子春巴不得天亮。 一早就奔波斯館來。只見那老者已先在那裡,依舊引入西廊下房內,搬出二千個元寶錠,便是十萬兩,交付子春收訖,

老者叮囑道:“這回不可一勁兒亂造的用盡了,又來尋我。”

子春謝道:“我杜子春若再敗時,老翁也不必看顧我了。”雇了車馬,裝了銀子,道聲謝,徑自去了。

  俗話說貓兒改不了吃腥。這杜子春有了錢,

 早把窮愁落魄的光景都拋擲腦後去了。 仍舊的花天酒地,呼朋喚友,銀子越多,用度越廣,不上三年,將這十萬兩又盪得乾乾淨淨,比前兩次還更窮困潦倒。

  杜子春窮途末路,三進長安。這回是想反正也無法在長安住了,要把那個祖上遺留下來的宅子賣了暫且度日。

        誰想 剛剛走到大街上,老遠的就望見那老者在前面來了,子春心中愧悔,急忙一扭身躲在人堆兒里,還把頭低在懷裡,生怕讓老者看到他。

       誰知忽然被人從身後一把拽住袖子,這杜子春一驚!

       聽眾朋友,您猜這是誰?

       好,我們這次節目就講到這裡,杜子春際遇如何?是否還能有人再次周濟他?這個一把拽住他的人又是誰?讓我們下回分解。

====

【故事新編大家聽】杜子春三入長安(中)

【故事新編大家聽】杜子春三入長安(下)

【故事新編大家聽】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上)

【故事新編大家聽】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下)

【故事新編大家聽】柳毅傳書 (1)

【故事新編大家聽】柳毅傳書 (2)

【故事新編大家聽】柳毅傳書(3)

【故事新編大家聽】定婚店

【故事新編大家聽】蘇軾與佛印(上)

【故事新編大家聽】蘇軾與佛印(下)

【故事新編大家聽】姐妹易嫁(2)

更多故事請看:

故事新編大家聽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