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在保加利亞首都索非亞舉行“16+1”峰會。(de:Euseson/Wikimedia commons)
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在保加利亞首都索非亞舉行“16+1”峰會。(de:Euseson/Wikimedia commons)

中共對中東歐發力 歐盟擔心歐洲遭分化

李昂
2018-07-11 13:58
“16+1”峰會不久前在索非亞舉行,再次引起了人們對中共滲透歐洲的擔憂。特別引起注意的是,中共利用歐洲各國發展水平的不同,對巴爾幹地區一些小國進行不透明投資,暗中培養其未來在歐盟中的影響力。

中(共)國與中東歐領導人會晤的“16+1”峰會不久前在索非亞舉行,再次引起了人們對中共滲透歐洲的擔憂。特別引起注意的是,中共利用歐洲各國發展水平的不同,對巴爾幹地區一些小國進行不透明投資,暗中培養其未來在歐盟中的影響力。

據《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近日報導,所謂的“16 + 1”集團儘管自2012年成立以來沒有什麼作為,但歐盟正在警惕中共試圖通過其對歐盟及其東部邊界國家進行滲透。

目前,中共正在這些“16 + 1”標籤下,以多邊貿易外殼作為掩護,實施其對歐洲的影響。

由於歐盟對投資的透明度有嚴格要求,基礎設施建設要求招標,符合標準的國家才可以獲得更多的基礎設施資金,違規則被減少資金或暫停項目,中國進入歐盟市場並不容易。

中共暗箱操作的所為已經使其在歐盟破土動工的一些基礎設施項目引發了爭議。去年,歐盟對貝爾格萊德 – 布達佩斯鐵路的匈牙利部分的採購過程進行了調查。由中國人擁有並經營的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歐盟調查人員懷疑中國人低估了進口商品的價值。

為了避免歐盟內部嚴格的審查制度,中國(中共)投資主要集中於 “16 + 1”集團中的五個非歐盟成員國: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馬其頓、黑山和塞爾維亞。

中國(中共)表面上對開放性和透明度作出了承諾。但實際上,它往往在那些投資規則不那麼透明和開放的政府作投資。

面對中國與中東歐國家越走越近,歐盟表現得十分擔憂。歐洲議會國際貿易委員會主席朗格(Bernd Lange)曾表示,中國加大對中東歐國家投資的背後,可能是間接換取對歐洲政治的影響力,他希望歐盟委員會和各成員國政府,必須檢視中國對歐洲的投資有甚麼目的。

據《金融時報》7月2日報導,數據顯示,2016年和2017年中國與“16+1”集團達成的總計94億美元交易的一半以上,即約49億美元的交易,集中在該集團的五個非歐盟成員國——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馬其頓、黑山以及塞爾維亞。

通過這些未來的歐盟成員中建立立足點,中共企圖在歐盟內部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2016年,作為16 + 1觀察員的匈牙利、克羅地亞和希臘幫助軟化了歐盟關於中國在南中國海主張的聲明,並阻擾對中國人權記錄的批評。最近,捷克也與這些國家一起,對擬議中歐盟範圍的外國投資審查機制持懷疑態度。

文章最後稱,如果歐盟僅僅專註於其現有成員國,而美國專註於印度、太平洋地區,那麼中國(中共)將繼續進入巴爾幹地區。歐盟和美國必須反制中國(中共)在巴爾幹這個歐洲脆弱後門日益增長的影響力。

小資料:“16+1”峰會: 1指中共國,16包括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保加利亞、克羅地亞、捷克、愛沙尼亞、匈牙利、拉脫維亞、立陶宛、馬其頓、黑山、波蘭、羅馬尼亞、塞爾維亞、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亞。中方聲稱”16+1合作”平台是為加強經貿合作。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