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編大家聽】杜子春三入長安(下)

雪莉
2018-07-11 13:44

 

收聽選擇128K,  音質會比較好些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故事新編大家聽’節目。我是雪莉。我是東方。

上次我們講到杜子春三年後上華山赴約, 老者有事要他做。子春相問之下,就聽那老者吩咐道:“郎君不遠千里,冒暑而來,所約用你去處,就是在這裡西牆下坐到天明。這期間務必要安神定氣, 切切記住但有所見,皆非實境,任憑他怎樣兇險,怎樣苦毒,都只忍着,不可開言,不可出聲。”

分付已畢,自己向葯灶走去,卻又回頭叮囑道:“郎君切不可忘了我的吩咐,哪怕是嗯啊一聲也不可以的。千萬切記,切記!”

  子春答應了。在那裡把身子坐定,剛一閉目調息,卻看見從自己身子里出去了一個和自己一樣的自己。身材穿着全都一樣。就站在西牆下,自己身邊。再感覺自己,就是有遊絲一念,卻全然動彈不得。

正狐疑間, 又早看見一個將軍,身長有一丈五六,頭戴鳳翅金盔,身穿黃金鎧甲,帶領着四五千人馬,鳴鑼擊鼓,吶喊搖旗,擁上堂來,指着那個子春喝問:“西壁下是誰?怎麼不迴避我?快通名姓。”

那個子春全不理會。激得將軍大怒,喝教人攢箭射來,也有用刀斫的,也有用槍當心戳的,好不利害!子春謹記老者分付,只是忍着,並不做聲。那將軍沒奈何他,引著兵馬也自去了。

金甲將軍才去,又見一條大蟒蛇,長可十餘丈,將尾纏住子春,以口相向,焰焰的吐出兩個舌尖,抵入鼻子孔中。又見一群狼虎,從頭上撲下,咆哮之聲,振動山谷。那獠牙就如刀鋸一般鋒利,遍體咬傷,流血滿地。又見許多凶神惡鬼,都是銅頭鐵角,猙獰可畏,跳躍而前。

子春任他百般簸弄,也只是忍着。猛地里又起一陣怪風,颳得天昏地黑,大雨如注,堂下水湧起來,直浸到胸前。轟天的霹靂,當頭打下,電火四掣,鬚髮都燒着了。

  子春一心記着老者吩咐,只不做聲。漸漸的雷收雨息,水也退去。

  子春暗暗喜道:“如今天色已霽,想再沒有甚麼驚嚇我了。”

正這樣想着, 豈知前次那金甲大將軍,又帶領人馬,擁上堂來,指著子春喝道:“你這雲台山妖民,到底不肯通名姓,難道我就奈何不得你?”命令手下軍士,疾去揚州,擒他妻子韋氏到來。說聲未畢,韋氏已到,按在地上,先打三百殺威棒,打得個皮開肉綻,鮮血迸流。

韋氏哀叫道:“賤妾雖無容德,奉事君子有年,豈無伉儷之情。乞賜一言,救我性命。”

子春暗想老者分付,說是“隨他所見,皆非實境”,安知不是假的?況我受老者大恩,便真是妻子,如何顧得。並不開言,激得將軍大怒,遂將韋氏千刀萬剮。

韋氏一頭哭,一頭罵,只說:“枉做了半世夫妻,忍心至此!我在九泉之下,誓必報冤。”子春只當做全沒聽得一般。

將軍怒道:“這賊妖術已成,留他何用?便可一併殺了。”只見一個軍士,手提大刀,走上前來,向子春頸上一揮,早已身首分為兩處。你看杜子春,剛才掙得成家,卻又死於非命,豈不痛惜可憐!

    那子春頸上被斫了一刀,已知身死,早有夜叉在旁,領了他魂魄竟投十殿閻君堂前,

閻君判道:“這杜子春是雲台峰上妖民,合該押赴酆都地獄,遍受百般苦楚,身軀靡爛。”

這子春在地獄中受盡百般刑罰, 身軀散亂一地,但被業風一吹,依然如舊, 還要重受那酷刑。

夜叉又領子春魂魄,托生在宋州原任單父縣丞叫做王勸家 做個女兒。從小多災多病,針灸湯藥,無時間斷。漸漸長成,容色甚美,只是說不出一句話來,是個啞女。

同鄉有個進士,叫做盧珪,因慕他美貌,託人做媒要娶她為妻。王家推辭,說女兒是啞女, 不好相許。盧珪道:“人家娶媳婦,只要有容有德,豈在說話?便是啞,不比那長舌婦搬弄是非強過百倍的? ”於是下了聘禮,迎娶過門,

婚後夫妻甚是相得。不久生下個兒子,已經兩歲,生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非常可愛。夫妻倆視若珍寶。

  忽一日盧珪抱着孩子撫弄,問王氏道:“你看這兒子,生得好么?”王氏笑而不答。盧珪怒道:“我與你結髮三載,你都未嘗肯出一聲。這明明是鄙賤我,哪裡有什麼夫妻恩情,似這樣要兒子何用?” 說著把兒子倒提着兩隻腳,向石塊上只一摔,可憐那如玉嬌兒,掌上明珠,立時摔做一團肉醬,

子春這時一陣心痛,忘記了王家啞女兒,不是自己的真身,眼看見兒子被丈夫活活摔死了,不勝痛苦,口中不由得‘呀’的一聲,剛叫得一個“呀”字,就覺得陡然間有如電閃雷鳴,呼剌剌大廈將傾。 眼前景象盡失。哪裡還有什麼丈夫、兒子,陡然發現自己仍坐在老君堂的西牆下,只見那煉丹爐里迸出一道火光,連這一所大堂險些都燒了。

  這時已是天色將明,只見那老者急忙忙向前提着子春的頭髮,將他浸在水瓮里,良久方才火息。老者頓腳嘆道:“人有七情,乃是喜怒憂懼愛惡欲。我看你六情都盡,惟有愛情未除。若再忍得一刻,我的丹藥已成,你也升仙了。我的丹藥還可再煉,只是你的凡胎,卻幾時能夠得脫?可嘆如此老大世界,要尋一個可造仙才,競如此之難!”

子春懊悔無地,走到堂上,看那葯灶時,只見中間貫着手臂大一根鐵柱,不知仙藥都飛到哪裡去了。

老者脫了衣服,跳入灶中,把刀在鐵柱上颳得些葯末下來,教子春吃了,遂打發他下山。

子春伏地謝罪,說道:“我杜子春不才,有負老師囑付。如今情願跟着老師出家,只望哀憐弟子,收留在山上罷。”

老者搖手道:“我這所在,如何留得你?可速回去,不必多言。”

子春道:“既然老師不允,容弟子改過自新,三年之後,再來效用。”

老者道:“你如果能夠把那些心都修干盡時,就在家裡也可成道;若心不修 盡,就是來追隨我,亦有何益。勉之,勉之!”

  子春既歸,愧忘其誓,仿效自修,以謝其過。然而,沒有師父的加持,沒有高層法理的指導,終不能成。再登雲台峰,絕無人跡,只能嘆恨而歸。

   聽眾朋友,這也是傳統文化中一個非常有名的故事。從中我們都可以得到一些教訓:人遇事總是怨別人。 老人三次給錢,讓子春終於認識到了自己落魄的原因,不在親朋無情而在自己的墮落;得遇仙緣,但修煉不成怨自己:情未凈盡,凡心未除,有漏,難成。那“噫呀”一聲,看似偶然,其實必然。

人在迷中,總是把眼前的假象、幻象當作真的,難以超脫。聖者說:“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 我們當今世人,正是有了這三大幸運,如若錯過機緣,墮入輪迴,永無出頭之日,何時再逢機緣,難也!

   好,我們今天的故事新編大家聽節目就到這裡。我是東方,我是雪莉,咱們下次節目再見!

=======

【故事新編大家聽】杜子春三入長安(上)

【故事新編大家聽】杜子春三入長安(中)

【故事新編大家聽】杜子春三入長安(下)

【故事新編大家聽】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上)

【故事新編大家聽】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下)

【故事新編大家聽】柳毅傳書 (1)

【故事新編大家聽】柳毅傳書 (2)

【故事新編大家聽】柳毅傳書(3)

【故事新編大家聽】定婚店

【故事新編大家聽】蘇軾與佛印(上)

【故事新編大家聽】蘇軾與佛印(下)

 》

 

更多故事請看:

故事新編大家聽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