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歌王”的美國神韻藝術團歌唱家關貴敏先生
“中國歌王”的美國神韻藝術團歌唱家關貴敏先生

關貴敏:聲樂大賽美聲唱法回歸神傳文化

馨恬
2018-07-27 11:20
總部設在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今年11月將舉辦“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聲樂藝術,幫助全世界有才華的華人聲樂家走上世界舞台。

總部設在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今年11月將舉辦“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聲樂藝術,幫助全世界有才華的華人聲樂家走上世界舞台。在此之際,本台記者採訪了大賽的評委主席、被稱為“中國歌王”的美國神韻藝術團歌唱家關貴敏先生。據悉,這次的聲樂大賽是美聲唱法聲樂大賽,請跟隨我們的採訪作進一步的了解。

記者:關先生,為什麼要舉辦“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呢?

關貴敏:辦這個聲樂大賽的宗旨呢,就是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國的傳統講究敬天敬神的。因為在中國大陸,共產黨的統治之下,他們的洗腦啊,他們也講回歸傳統,回歸到哪裡去了呢?回歸到馬克思那裡去了。可是馬克思他是什麼東西啊?他是反人類的。怎麼能回歸到那裡去呢?

所以我們要辦這個,就是要回到中國的真正的傳統的文化。

記者:一般人談起聲樂,還不太會想到跟中國傳統文化有關係。您為什麼這麼說呢?

關貴敏:因為神啊,就是上天造人的時候,是給人造了唱歌的地方的,是給人造了專門唱歌的這種肌肉的。所以神傳給人的文化,有唱歌這一項。象古代,我們中國有很多大的歌唱家,你看春秋戰國時期有韓娥啊,還有薛譚啊,還有他的老師叫秦青啊。按照文字描述的話,他們都是餘音繞梁,三日不絕啊。象薛譚,秦青這些都是聲震林木,響遏行雲。人們現在以為是誇張的描述了,實際上他是實際的描寫。

你象唐代的大歌唱家,你象對秦王破陣樂的描述,就是“關西大漢擂大鼓聲震百里”,那都是真實的描述。象唐代的宮廷歌唱家李龜年,象杜甫的詩里都提到他嘛。他也是聲音非常大,在歌唱的時候唱得人是淚流滿面。都是很有才能的。就是按神傳給人的演唱方法演唱的。但是當時沒有錄音,我們也聽不到。所以只能從文字描述來理解他們的演唱。

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人們就把神傳給人的唱法就忘掉了。再加上人各地的方言,說話的位置都不同。比方說男人,他有時心情不好或者心情高興,他說話的地方都不一樣的。所以最後就走偏了,就成了各種各樣的唱法,一大堆。中國56個民族,大概就有56個唱法,象國外各個國家,什麼俄羅斯派啊,什麼意大利派啊,還有什麼德國派啊,各種各樣的派別,就弄得五花八門。

實際上神造了人,唱歌的都是那一個地方,所以全世界最早期的應該是一種唱法,就是不管你是唱京劇也好,唱民歌也好,都是那種神傳給人的那種唱法。

記者:為什麼這次大賽選擇的是美聲唱法呢?

關貴敏:因為美聲唱法是接近於神傳給人的那種唱法,但是你說他完全是不是?他就是比較接近就是了,我們就是選擇了美聲唱法,用這個方法來比賽。

記者:談到這裡,我們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聽眾,當年真是聽着關貴敏先生您唱的歌成長的。您的歌聲我們印象非常深刻,音色很亮,又感覺唱得很輕鬆。請問一下,您那時候的唱法是屬於什麼唱法呢?您現在是不是延續了那種唱法還是不同的唱法?

關貴敏:我在中國大陸早年間,我學的聲樂,我是在中國音樂學院歌劇系跟我的老師學的。當時他是30年代在上海國立音專學過的,他也有外國人教過他。當年的唱法和現在還不一樣。他們也是接近於美聲唱法的這種東西。我在歌劇系學的時候,基本上就是有這個意思吧。我在國內也就形成了自己的一個風格。唱這種象民歌的東西吧。唱的中國歌曲比較多。但是我在學校學了一大堆外國歌劇的東西,可是那個東西,中國人他是接受不了的。語言又不通,所以我就形成了這種風格,就是唱的是中國的歌曲,民歌啊,這種創作歌曲比較多。已經是形成了固定的模式了。可是我現在到了神韻藝術團以後,我現在是用神韻的唱法。

神韻就是要回歸到傳統,用的是中國古典舞,唱歌也要中國,就是神傳給人的這種唱法,用這種古老的傳統唱法來唱。所以我就要改變唱法。

記者:要改變已經多年形成的固定風格和唱法,對關貴敏先生來說難不難呢?

關貴敏:改變唱法象我這個年齡,按理說是不能改的。在一般人的觀念裡頭吧,你如果說這麼大年紀改唱法,那就毀了嘛,那就不能唱了。

記者:能不能問一下,您多大年紀了?

關貴敏:我今年是74歲,很難的。

記者:哦,開始改的時候是哪一年呢?

關貴敏:就是前2年多到3年吧。因為我們這個要求就是傳統的聲樂唱法,要回歸到神傳給人的時候,當年的最早的時候的唱法。這個是要留給後人的嘛,就是要回歸到傳統。所以這個聲樂也是文化的一部分。不是說嘛,最好的聲音就是肉聲嘛,肉發出的聲音。所以人的歌聲是最好聽的嘛。因為他有語言,他直接就可以表達情感。

中國古人有很好的描述嘛,《毛詩序》裡頭就有說“歌詠言,言詠志”,唱歌說的是你的心裡話,語言說的是你的志向,你心裡頭想的什麼啊。

記者:在您這樣的高齡,要把那麼多年的唱法改變,容易嗎?改變之後又有什麼樣的變化呢?

關貴敏:因為象我這個年紀,跟我一樣大的一批歌唱家,基本上都是不能唱了。年紀大了以後,聲帶,肌肉就松馳了嘛,唱着唱着高音也上不去了。所以跟我這樣大的人很多人聲音就蒼老了,說話的聲音也會蒼老。就是肌肉鬆馳以後他就唱不動了。我呢,因為在神韻,我們這個是修煉人。這個修煉人他是開智開慧的,你就會得到一些啟發,所以你呢,就可以改變這種唱法,等改變了以後,你就會感覺,聲音又能唱了,而且輕鬆,而且聲音又變大了。這不一樣了嘛。

記者:所以您改了之後聲音反而唱得更輕鬆,聲音更亮。

關貴敏:對。

記者:關老師,我不知道這樣方不方便,你有可能就這樣唱幾句嗎?

關貴敏:沒有伴奏,就可以唱兩句。(唱神韻的歌)這是我們演出的歌。

記者:哇哦,就我們外行啊,但是聽起來好象唱得非常的輕鬆。歌聲很好聽。真的是聽不出來您的這個年紀。

關貴敏:對。我虛歲已經75歲了。所以這麼大年紀能唱到這個程度,如果不是用神傳給人的方法來唱,那我這個嗓子就是已經“啊啊”就成這樣了。

記者:我們再回到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對於招收的選手有什麼樣的要求?

關貴敏:因為你要報名嘛,我們起碼就是要有一個歌唱的基本的素質,唱得比較流利啊什麼的。但是你要唱多好,因為比賽嘛,各種水平的人都有。有的是學生啊,有的年紀輕一點的。他不可能是大歌唱家都來比賽嘛,其實成為名歌唱家以後,他就不會來比賽了。他就是一些沒有成名的,或者是想要通過這個比賽有一點成就感的,到時候給他一個平台,有他展露頭角的機會。比方說,我們會請一些藝術團體,來看比賽的人有很多各個方面的人吧,專業人士啊,你通過這個比賽,通過這個平台,他可能會發現你,你會或者被一些人選中啊,或者有培養前途啊,這都是可能的。因為很多都是通過比賽進行的。比方說我們過去武術大賽啊什麼的,還有新唐人辦的鋼琴大賽啊,很多大賽,有的就拿了一等獎,或者沒有拿到獎也沒關係。可是他們後來就搬到美國來了。有的就成了特殊人才,移民過來了。還有的就是被藝術團看中了,就招聘了。象我們神韻藝術團,就有好幾個演員都是通過聲樂大賽拿了獎,或者沒拿獎也沒關係,招聘到神韻藝術團來了嘛。

記者:那麼他們的情況怎麼樣呢?

關貴敏:招聘來的,現在這次已經當評委了。在世界上一年要演100多場嘛,有的已經演了1000多場了,世界各地已經走遍了嘛。也是在這種高級的舞台上,那這個榮耀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記者:我們很多人已經知道神韻藝術團,關先生您在加入藝術團也是很多年。作為一名以前就已經成名的歌唱家,在神韻演出您有什麼感受呢?

關貴敏:神韻藝術團現在有11年的演出了,我在全世界跑遍了各地了。除了南非或者南極洲,沒有去,剩下的都跑遍了。還有中國沒有去,因為中共不許我們去,中共在打壓。我們在全世界所到之處,都是受到了極大的歡迎。而且我們所有的舞台都是最頂級的高級的舞台,在美國都是林肯中心啊,肯尼迪中心啊,卡耐基音樂廳啊這些有名的劇院。象到歐洲了,都是,象在英國都是女王看劇的地方,還有皇家歌劇院啊什麼的,我們都是這些好的劇院,而且受到了熱烈的歡迎。真正的那些善良的人看了我們的演出,感動得都是淚流滿面。他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中國的傳統的東西,他們都很欣賞,而且對我們的評價非常的高。因為我們這個畢竟是帶有神性在裡頭,所以也起到了回歸傳統文化的正面的作用。這才是真正的回歸傳統。

記者:對一個藝術家來說,最大的夢想就是有最大的這種舞台了。

關貴敏:對啊。所以要是能參加聲樂大賽,能被神韻選中的話,那不是太幸福了嗎?怎麼說呢,按照常人的話說,感覺很幸福啊。有這麼廣闊的舞台,要在中國大陸,憋在那個地方,憋在罐頭盒裡,就整天唱那歌頌共產黨的歌曲,那是什麼意思都沒有。

附:2018年“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報名信息詳見新唐人網頁:https://vocal.ntdtv.com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