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意識形態之理性批判》是一部系統性、專業性批判馬列主義的哲學著作
《中共意識形態之理性批判》是一部系統性、專業性批判馬列主義的哲學著作

惠虎宇:中共意識形態之理性批判(2)

惠虎宇
2018-08-16 12:03
人類進入近代以來,不是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發展,而是在政治上從專制走向民主,從人治走向法治;在經濟上從傳統的自然經濟走向現代的自由市場經濟,在文化上從君權神授、等級差別的觀念走向天賦人權、生而平等、自由、博愛的理念。而這一切最終又是通過民主革命的勝利來保障和實施,因此,近代人類歷史的主題是民主革命與人權運動,而不是共產革命與工人運動。

中共意識形態之理性批判(2)——— 共產革命逆歷史潮流

前言

馬克思認為,他當時的世界處于共產主義革命的前夜,共產主義革命是當時的歷史主題,而一個大公無私的階級——無產階級——將領導這場時代變革。馬克思進一步宣稱,在共產革命中,作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共產黨必須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包括要取消家庭、取消民族、取消祖國(見共產黨宣言),這樣才能實現他們所謂共產主義理想的最終目標。

然而,如果以正統的歷史觀來衡量,無論是從東方傳統價值觀還是從西方傳統價值觀來看,馬克思的這套共產革命之說,都首先是一套反人類的社會綱領,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成為人類的正常社會追求。

以歷史的事實來看,人類進入近代以來,不是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發展,而是在政治上從專制走向民主,從人治走向法治;在經濟上從傳統的自然經濟走向現代的自由市場經濟,並伴隨着技術進步與產業革命;在文化上從君權神授、等級差別、奴役束縛的觀念走向天賦人權、生而平等、自由、博愛的理念。而這一切最終又是通過民主革命的勝利來保障和實施,因此,近代人類歷史的主題是民主革命與人權運動,而不是共產革命與工人運動。

一、從歷史發展階段的真實表現看近代的歷史主題

一個時代的主題就是那個時代歷史前進的方向和趨勢,因此,對於歷史發展階段的正確解讀,將有助於我們準確把握一個時代的歷史主題。在筆者這個理性批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歷史發展五型態的迷霧》中,筆者研究了不同邏輯角度下歷史發展階段的真實表現形式,這項研究將是我們確定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社會的發展趨勢和歷史主題的重要依據。我們首先回顧一下不同邏輯角度下,歷史發展階段的不同表現。

以生產工具為邏輯線索,本屆人類歷史大致經歷了四個階段:
1、石器工具時代(可細分為新石器與舊石器兩個階段);
2、金屬工具階段(又可分細為青銅器和鐵器兩個階段);
3、機械工具時代(即機器大工業時代,以機器代替手腳,解放了肢體,以所使用動力而言,又可細分為蒸汽時代、內燃機時代與電氣化時代等三個階段);
4、信息工具時代(以可以處理信息的智能化、高度自動化的機械代替了非智能的、半自動的機械,解放了人類部分的腦力,這一階段以上個世紀40年代2戰期間為分水嶺,雷達的研製與應用、電腦的出現及《控制論》、《信息論》的誕生表明人類進入信息時代及下文的科技文明時代)。

以物質文明的進步為邏輯線索,本屆人類歷史也大致可分為四個階段(順便也列出與生產工具線索下的包容關係以供對比):
1、採集、漁獵文明時代——石器時代;
2、農業文明時代——石器時代、青銅器時代、鐵器時代(石器與金屬工具時代);
3、工業文明時代(約二三百年)——蒸汽機時代、內燃機時代、電氣時代(機械工具時代);
4、科技文明時代(至今約七八十年)——內燃機時代、電氣時代、信息時代(機械工具與信息工具時代)。

通過和生產工具為邏輯線索下的歷史階段的對比,我們可以進一步理解,在某一種邏輯角度下界定的歷史階段,與在另一種邏輯角度下界定的歷史階段,並不是一一對應關係,很多時候是包容關係。僅舉一例,如農業文明時代,包含着石器時代與金屬工具時代。

以經濟運作形式為邏輯線索,人類歷史也大致可以被界定為四個階段:
1、無交換的原始物品生產時期(無剩餘產品);
2、產生交換的剩餘物品生產時期(有了剩餘產品,進行直接的物物交換,但沒有貨幣);
3、以交換為目的的商品生產時期(產生貨幣充當固定交換媒介,使交換的形式和生產的目的發生轉變,一部分的生產是為了交換,交換以貨幣為媒介,通過貨幣流通來實現,但此時社會上的大部分財富還沒有被用作商業資本來投資,而是在家裡儲藏着,並不關心其增值或貶值,如以前的富人都在地下秘密埋藏錢財,而今人的錢財至少也要放在銀行以使其不至於貶值);
4、以增值為目的的資本運作時期(以資本運作為經濟主題,貨幣不僅充當固定的交換媒介,更被作為一種最重要的資本來使用,使資本積累和增值成為社會生產的主要目的,所謂的“資本主義”也只能以這個角度來界定,這一時期的出現主要是由金融與信貸制度的健全所帶來的,除了放在自己家裡的部分零用錢以外,社會上的大部分貨幣都被當作貨幣資本來使用,通過銀行等機構而進入投資領域,目的是為了增值)。
這條邏輯線索反映了交換的發展史,也即人類的物質交往史,以其為主導,經濟運作方式表現出不同的歷史型態。

在這個領域,如果把考察角度放大一些,還可以整理出我們經常使用的另一條歷史發展脈絡:
1、自然經濟時代(生產為滿足自己需要,所以不用來交換);
2、商品經濟時代(生產為了滿足別人,所以必須要交換,最好換成貨幣);
3、市場經濟時代(高級階段的商品經濟,能把握社會需求的複雜變化,以及時調整自己的生產計劃,這需要一定的技術手段來實現,特別是交通和通信技術的發展,所以市場經濟的出現應該從工業革命算起)。

以國家管理這種角度來研究歷史過程,以中國歷史為例,那麼中國歷史發展應該經歷了四個明顯的階段。如下:
1、氏族族長制社會;
2、封建邦國制社會(諸侯的封地叫邦或國);
3、君主帝制社會(中央集權制,建立了垂直行政管理體系,權力集中於帝王一身);
4、民主憲政制社會(從中華民國開始,這第4階段還在進行,並沒有全部完成,中途遭遇共產主義專制復辟的嚴重破壞,目前台灣的民主憲政和大陸的專制復辟各自分治)。
歐洲的歷史筆者研究不多,但是總體上大概是第2與第3階段混合發展,不象中國那樣第2和第3階段有着清晰的前後分明的歷史時期可資界定。到了第4階段,則東西方歷史又重歸一致。

以人身關係為邏輯線索,歷史發展也可以被分為四個階段來看待,如下:
1、吃人社會(人吃人,人類蒙昧時期的野蠻性體現,彼此間相互食用。)
2、奴隸社會(人身不自由,人可以作為商品買賣,但奴隸在職業上可以是農民、士兵、手工藝或建築工人等。)
3、農民社會及市民社會(有了大量的經濟自由民,如農民或市民,但由於君主帝制、官僚政治使他們在政治上法律上仍然處于不平等的地位。)
4、公民社會(法治社會,公民在法律及政治地位上實現了相對的平等,法律保證每個人平等地自由地參與政治權利,實現了國家管理的公權化,並在此基礎上保障了經濟交往的自由市場性質及平等主體之間競爭的公平性。)

注意:人身關係這條邏輯線索下的四個歷史階段概念,在歷史的發展中,不是後一個階段完全取代前一個階段這麼簡單的邏輯,而是逐步出現,同時並存,整體優化的演化關係。以時間來排列,大概經歷了這樣一個並存演化過程,用以上的序號來表示如下:

(1)——→(1,2,3)——→(2,3)——→(2,3,4)——→(3,4)。

這條邏輯線索顯示了不同歷史時期人們之間相互的身份,地位及所能享受到的自由和權利的演變關係,體現了人權的發展史,以此線索看到的是人類的野蠻性隨着時代的進步而逐漸減弱,而倡導自由、平等、相互尊重的友善、博愛的價值觀卻在逐漸加強,並最終能輔以制度上的保障。

一口氣講了這麼多,就是想講明白這樣一個道理,要想知道時代的精神,歷史的主題,就必須懂得時代是什麼,處于什麼樣的階段。如果把歷史時代的所處階段搞錯了,搞混了,那麼據此演推出來的所謂歷史主題就只能是個特大謬論(如下文的共產革命)!以本文所列出的這些常見的邏輯線索來觀察,工業革命以來的人類歷史分別處于以下階段:

以生產工具而言,處于從金屬工具時代開始走向機械工具時代(即機器大工業時代)的過渡階段;
以物質文明而言,處于從農業文明開始走向工業文明的過渡階段;
以經濟運作形式而言,處于從商品生產時期開始走向資本運作時期的過渡階段;以經濟運作形式的大角度而言,處于從自然經濟(佔主體)和商品經濟並存時期開始走向市場經濟(高度發達的商品經濟)時期的過渡階段;
以國家管理方式而言,處于從君主帝制(在歐洲其中混合著封建制)開始走向民主憲政制的過渡階段;
以人身關係而言,處于從2,3,4並存時期開始走向廢除奴役關係後的3,4並存時期的過渡階段。也就是逐步廢除奴隸制,並使更多農民和市民成為公民。

研究社會系統一般還有一個普遍的方法,就是將社會先劃分為政治、經濟(此處是宏觀範疇,指社會的物質系統)、文化(此處為狹義文化,指思想觀念形態的文化,即精神文化)三個層面,然後分別考察這三個層面在一定歷史階段中的不同變化,以總結出歷史在那個時代整體的演變趨勢。
以此來看,近代社會在政治上處于從專制走向民主(民主化)、從人治走向法治(法治化)的過渡階段;在經濟上處于從手工生產走向機器大工業(工業化)、從自然經濟佔主體走向市場經濟為主導(市場化、資本化)的過渡階段;在文化上處于從君權神授、等級差別、奴役束縛的觀念中走向倡導天賦人權、生而平等、自由、博愛的過渡階段。

在所有這些常見的有關歷史階段的不同線索中,沒有一條線索可以推導出共產革命所倡導和追求的那些社會目標。共產革命的歷史哲學基礎是馬克思的五型態理論,筆者在前文《歷史發展五型態的迷霧》中已經對這個理論做出了理性上的徹底否定。那麼,依據這個錯誤理論做指導的共產革命,其結果只能是從多方面顛覆了當時人類歷史發展已經取得的正常成果。

在經濟上,新興的共產政權全面剝奪了企業的私有產權,剷除了正在蓬勃發展的自由市場經濟,建立了由政府壟斷產權和經營權的計劃經濟體制,使市場經濟的正常發展途徑被強制阻斷。在政治上,共產政權全面剝奪了當時的人們剛剛爭取到的民主和民權,建立了歷史上最專制、最極權、最殘暴無度的統治體系,顛覆了人類歷史走向共和、走向憲政的政治轉型過程。在文化上,共產政權全面踐踏人的尊嚴,即否定神的權威,也否定天賦人權,將自由、平等、博愛視為西方“腐朽”的資產階級觀念而予以無情打擊,將傳統中國敬天敬神的文化傳統和仁義禮智信的道德規範視為封建毒草而連根剷除。

可見,共產主義的出現,是人類工業革命以來正常歷史進程的一段逆流,如果我們撥開這段逆流所掀起的層層迷霧和歷史塵埃,我們就會清晰的看到,近代人類社會的歷史主題只能是以“自由、平等、博愛”為時代精神的民主革命和人權運動,並由此引起社會在政治、經濟、文化層面的一系列深刻變革,使人類社會邁入一個嶄新的時代。現代社會所形成的一切制度、規則、意識形態、價值觀念等無不肇始於那個狂飆激進的時代。

二、近代西方民主革命綜覽

綜上所述,人類的近代史就是在“天賦人權”思想指導下的一部民主革命史,期間伴隨着與專制復辟勢力反覆較量的艱難歷程。關於這段歷史中的種種複雜過程及其透露出的清晰信息,辛灝年先生在《誰是新中國》中有詳細的論證,這裡不妨直接摘錄原文如下:

舉世最早的尼德蘭民主革命,雖與反對西班牙統治的民族革命相互交織,自一五六一年革命發動到一六零九年西班牙承認荷蘭獨立,直至一六四八年歐洲在結束三十年戰爭後訂立《威斯特伐利亞條約》,正式承認荷蘭共和國,其間,革命與復辟反覆較量的歷史竟長達七十八年之久。

著名的英國民主革命,自一六四零年爆發直至一六八八年光榮革命告成,其間四十八年就曾歷經三次革命與復辟的較量。一六四七年十二月,由於蘇格蘭和英格蘭長老派密謀英王查理一世復辟,而引爆第二次國內戰爭。只因復辟派被克倫威爾戰敗,才使第一次復辟圖謀未遂。一六四九年英王查理一世被處死後,蘇格蘭保王黨及其勢力欲擁立查理二世為國王的復辟企圖,又因一六五一年克倫威爾征服蘇格蘭並將之併入英國,而使得二度復辟未果。第三次是在克倫威爾死後兩年:一六六零年四月,因保王黨蒙克與查理二世談判成功而發表“布雷達宣言”,查理二世當上英國國王,斯圖亞特王朝遂宣布復辟。復辟歷經查理二世和詹拇世二世長達二十八年的腐敗統治,直至被光榮革命推倒,英國才在王冠下,更在革命的逼迫下,誕生了舉世聞名的新政體,並從此由“君主憲政”而走上了“虛君共和”的道路。所以,孫中山先生指歐洲各國的君主憲政乃為“革命之所賜”,也就言之不虛。

民主革命爆發後,迭呈革命與復辟反覆較量者,以法國為最。法國民主革命自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巴黎人民攻佔巴士底獄,直至一八七五年法國人民承繼法蘭西共和國國統,承認法蘭西第一共和國憲法,確立共和國體,成立法蘭西第三共和國,前後八十六年,革命與復辟的反覆較量可謂連續不斷,異常複雜和激烈。如果說羅伯斯庇爾之死,標誌着立憲派的得手,拿破崙的滑鐵廬之敗,則帶來了波龐王朝復辟的成功。一八三零年的革命雖然埋葬了力圖全面復辟君主專制制度的波龐王朝,但是,路易•菲立普所建立的七月王朝卻依然猖行專制復辟達十八年之久。一八四八年的革命雖然戰勝了復辟的七月王朝,建立了法蘭西第二共和國,然而,路易•波拿巴卻於民主共和之中,“加演”專制復辟之為,並終於將法蘭西“第二共和國”更名為法蘭西“第二帝國”,他自己也因此而從總統變成了皇帝。若不是色當一役既使法國慘敗,又使路易•波拿巴的帝國一朝覆亡,則第三共和國的建立,尤其是法國民主制度的最終確認和確立,尚不知還有幾波幾折。

尼德蘭、英國、法國如是,但凡爆發過民主革命、推翻過專制王朝、建立了民主政體的國家亦莫不如斯。一八一零年爆發的西班牙民主革命,雖然誕生了著名的“一八一二年憲法”,其始亦與反對法國侵略的民族革命交熾一爐,但是由於拿破崙在歐洲的失敗和歐洲國際專制勢力的粗暴干涉,亦使革命力量與王室復辟勢力歷經五次反覆較量,時長六十四年之久,直至一八七四年,才以波龐家的阿爾豐斯十二實行兩黨議會制度、建立君主立憲國家為終。

深受西班牙革命和西班牙一八一二年憲法影響的葡萄牙,於一八二零年爆發革命後,由國王若奧之子唐•米格爾所代表的專制勢力,就曾發動三次復辟。雖然一敗兩勝,勝也短命,卻為葡萄牙民主革命留下了革命與復辟一再較量的痛苦經歷。

十九世紀歐洲荷、英、法、西、葡等主要國家如是,二十世紀的德國和俄國,包括東亞諸落後國家,就更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展開了革命與復辟之更加痛苦和更加艱難的較量歷程。德國雖然遲至一八七一年才建立了統一的德意志帝國,並且威風一時,但它在第一次大戰中的失敗,卻導致了第二帝國的迅疾敗亡和德國民主派的輕易成功。一九一九年由德國社會民主工黨艾伯特派建立的魏瑪共和國,轉瞬之間便迎來了專制勢力的瘋狂反撲。意在德意志復辟帝國的卡普暴動固然為民主力量所迅速擊敗,但是,由希特勒所代表的新型專制復辟勢力雖然不再公開號召重建帝國,歸復君主專制,但他在國家社會主義招牌下,由要求強化中央集權而成為歐洲最大獨裁者的發跡之路,卻在實質上將德國完全復辟成了一個極權統治的專制帝國,即“第三帝國”,從而又敷演出了一幕帝國興亡的歷史悲喜劇。

無獨有偶的是,早在希特勒于德國打着國家社會主義招牌,以逞專制復辟之前,列寧已在歐洲最落後的俄國,於二月民主革命推翻沙皇之後,復“以革命的名義”(列寧語)推倒了二月民主革命的成果,重建了俄國專制制度。十月革命對於二月革命背叛的本質,便是“以革命的名義”反撲民主革命,直至達到專制復辟的成功,並從此敷演了一場長達七十餘年專制復辟的巨大歷史悲劇。今天,即便是前蘇聯已經於一九九一年一朝崩垮,但一部分“人還在,心未死”的俄共黨人,其復辟的願望卻並沒有死絕。(以上摘自《誰是新中國》,引言,第一章,三,民主革命與專制復辟的反覆較量。)

可見,歷史的現實和邏輯都清晰的表明,所謂的共產主義革命理論是在混亂邏輯線索的主導下,以錯誤歷史階段的劃分為依據,對歷史主題做出的一種荒謬式的理解與狂熱式的幻想,是個空洞之物,更由於其倡導暴力奪權,因此,在現實中,共產革命理論只能為舊時代的改朝換代運動提供口號上的鼓惑與行為上的煽動,成為工業文明、民主革命時期舊貴族、舊勢力以及陰謀野心家奪取政權、復辟專制政體的唯一可能借鑒的形式,而這一可能恰恰構成了20世紀共產主義運動全部可辯的清晰歷史。20世紀的共產主義國家無不建立起了一套歷史上最嚴密的政教合一的專制制度,實行極權和紅色恐怖!此類史實不在此贅述!

三、共產革命對近現代中國歷史主題的篡改及對中國民主進程的破壞

很顯然,19世紀後半頁,古老的中華民族在世界民主革命大潮的影響下,也開始了政治制度轉型的艱難嘗試,中國近現代史的主題脫離不了世界史的大主題,至20世紀初,孫中山先生領導的中國民主革命建立了東亞第一個共和國,正是踏出了這個時代最強的足音!然而,在西方民主革命的洪流中找不到出路的馬列之共產主義思想也正在此時悄悄登陸我們這個古老的東方大國,開始對中華民族進行有史以來最殘酷最嚴重的破壞。

辛亥革命是中國近現代史上一次真正的民主革命,革命的目的不是為了建立革命黨(國民黨)一黨獨霸政權的專制體制,而是要建立實現民權的共和體制,孫中山、蔣介石一生的辛苦奔走、鬥爭都是為了實現這個目標。然而馬列的階級鬥爭學說及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卻從根本上顛覆了這一切,扭曲中國近現代史的全部內容,它們以煽動流氓無產者起義的暴力革命手段扼殺了東亞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在中國建立了歷史上最黑暗最殘暴的共產主義專制政權,建政後屠殺中華兒女近8千萬,全面毀滅了傳承五千年的優秀民族文化。更可惡的是中國共產黨用馬列主義對十億中華子民進行了思想上的清洗及思維程序上的刷新,使之近乎全部成為標準化產品般的馬列子孫,今天的很多中國人依然很自覺的用“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區別來為共產黨建立的政權做理論上的辯護,很小心地警惕着西方資產階級政府對“我們”(共產黨偷換了的概念)的“和平演變”策略,很自豪地談論着“中國革命”(共產革命偷換了的概念)的豐功偉績,很忠心地欽佩着毛澤東的“雄才大略”,也更是很敏感地自覺抵制着形形色色的“反革命”宣傳與“腐蝕”,這一切無不拜共產革命謬說之所賜。

值得警醒的是,共產黨在中國搞共產革命卻藉助的是中國民主革命的形式,打着中國民主革命的旗幟,呼喊的口號是要建立民主共和國,尊孫中山先生為國父,要繼承中山先生的遺志。1999年大陸汕頭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一本60多年前《新華日報》《解放日報》的社論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副標題為“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該書收錄的文章大多是共產黨的領袖人物及黨內知名學者親自執筆撰寫的,文章內容幾乎是一致的爭取自由民主,反對獨裁專制,倡導天賦人權,呼籲實現普選。讓我們簡單的摘錄一些文章標題,《不能因為國民程度不高而拒絕民主,應該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有人民自由才有國家自由》、《民主的才是合法的》、《每一個在中國的美國兵都應當成為民主的活廣告》、《論英美的民主精神》、《中國人民早就有實現民主政治的準備》、《爭民主是全國人民的事情》、《言論自由與民主》、《平民人身自由是政治民主的標尺》、《民主是發展生產的暖室》、《民主主義是生命的活力》、《要民主才能解決問題》、《人民文化水平低,就不能實行民選嗎?》、《學校要做民主的堡壘》、《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結束一黨治國才有民主可言》、《民主的正軌:毫無保留地還政於民》、《一黨專政是反民主的,共產黨絕不搞一黨專政》……等等。這些口號、宣傳、吶喊無一不是為民主革命造聲勢、推波瀾,也就是說中國近現代史的主題無可置疑的應當歸屬於民主革命,那麼在這個大潮中要想爭得民心,獲得輿論上的支持,就得首先張揚起民主革命這面大旗,即使你有別的目的與實質,但外表上必須得藉助民主革命的形式。馬列傳入中國的共產革命正是忠實地履行了這一騙術,以民主革命華麗的外衣迷惑了當時正處於民主探索階段、對民主為何物尚無感性經驗的廣大中國民眾,藉助抗日戰爭的國難,及抗戰勝利後國內的各種矛盾危機不斷激化的亂局,乘亂而起,混水摸魚,領導了一場工業化時期的農民戰爭,最終顛覆了中華民國政府,打斷了中國正常的民主化進程。

在利用民主革命的歷史大潮,顛覆民主革命建立了與民主為敵的共產政權後,中共又創造兩個新名詞,新民主主義和舊民主主義,為自己的共產革命尋求歷史合法性依據。中共將民主革命一分為二,將孫中山、蔣介石領導的真正的民主革命稱為舊民主主義,把中共的共產革命則標榜為新民主主義。

所謂的新民主主義與舊民主主義本是民主與專政的區別,本是對民主革命的反動與污衊,但是在中共使用階級鬥爭學說,使用民主與專政的統一論進行包裝後,二者的關係竟被堂而皇之地轉換為先進階級搞的新民主主義革命與落後剝削階級搞的舊民主主義革命的區別,今天的大陸中國人,所受專制獨裁的戕害大概已經超過了人類歷史上所有專制政權的迫害記錄的總和,然而,卻有多少人能懂得所謂的“新民主主義”與“舊民主主義”的真正本質區別,有多少人懂得“中華民國”和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真正本質區別。中國近現代歷史主題由舊民主主義轉向新民主主義,再由新民主主義轉向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多麼冠冕堂皇的說辭,多麼荒謬可笑的邏輯,對中華民族而言,卻又是多麼悲慘絕倫的沉痛歷史和現實!

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循着這麼一條荒謬的邏輯線索,把實質為農業文明時期改朝換代的農民暴動理論改頭換面為工業文明時期的無產階級專政理論,把民主革命偷換概念轉換為共產革命,挾夾着一股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邪惡與暴虐的恐怖力量,堂而皇之地躥上了歷史正劇的舞台,用暴力把所有主角都趕下台去,自編自導自演了一幕人類歷史上最血腥的恐怖劇!而不幸的是,這出悲劇的中心舞台正在我們中華民族!

來說幾句


匿名
2018-09-03 01:18

咋還不更新呢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