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老百姓沒看清楚,真正的責任人是中共。因為畢竟這很多公司是用中共的這種所謂國企、央企或者中央電視台的牌子把人的錢騙去了。
其實老百姓沒看清楚,真正的責任人是中共。因為畢竟這很多公司是用中共的這種所謂國企、央企或者中央電視台的牌子把人的錢騙去了。

【傑森訪談】P2P倒閉潮 政府是難作為?還是不作為?(音頻/視頻)

靜汝
2018-08-20 02:28
中國P2P網站幾乎是無監控的,他的項目列在那的都是假的。一類是我先把你的錢收集過來,收集過來後我自己去投我自己的項目,而不是我網上列出來的那些項目。網上列出來的項目實際上是忽悠你的,這個其實已經有點金融詐騙的感覺了。還有一類是完全搞的是“龐氏騙局”。我就是等你給我投錢,前期投的錢我給後期的人做利息,等到這個錢滾錢,滾到一定規模的時候,我“兜”着錢就走了。這兩類其實都不是正常的這種P2P的概念了,以P2P的形式在犯罪。很多中國的P2P網站走的是這條路。這點可以說是中共在初期的時候,特別是一幾年的時候監控幾乎是零。從某種程度講政府還有一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那種鼓勵的概念。

聽眾朋友,您好!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最近中國大陸P2P網貸行業大量倒閉引發的大量“金融難民”上訪潮在海外曝光,再次引起外界關注。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傑森博士就中國出現這種現象的深層原因進行了進一步的透析。

記者:傑森,您好。我看到相關報道,我們應該是讀P2(二)P, 還是P2(to)P,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傑森:它的意思英文叫做“person to person”這種借貸款,簡稱就是“P”, “2”表示”to”,只能讀成“to”,P2P 就是個人對個人的貸款。

記者:這個P2P在中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平台?是政府的?還是個人的?還是?

傑森:對,你需要我對P2P最基本的概念先給大家介紹一下?

記者:那也好。

傑森:這種現象其實從中國歷史上都不少見。它的概念就是老百姓之間互相借錢,或者說一個很小的項目,直接從老百姓那借錢。歷史上幾十年前,甚至國民黨在國內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事情。比如一個人想給他的廠里買幾台機器,他不想從銀行那借或銀行不給他借,他就問親朋好友能不能給我借點錢。在溫州這種情況是挺多的。後來互聯網金融發展起來,特別到了互聯網的年代,到2010年,特別是2010年以後,這個事情就發展到了互聯網上。

有一個中介公司出現,一個網站,就像一個普通網站,就說你是投資人,把你的投資意向告訴我,或你是借貸人,你把你的借貸意向告訴我,他就立一些項目,比如說誰誰誰哪個地方要建一片樹林,要花多少錢,我給的利息是多少。這些項目列出來以後,作為手裡有點余錢的人,就想我放到銀行,利息可能只有4%,在這裡我可以買點這種東西,看這樣子也是蠻好的,有人投幾萬,幾十萬,甚至有人投上百萬的,投到某個項目,想在短期5個月、10個月,拿回來這個錢掙點利息。這在西方社會也有。

但西方社會是按一個金融機構來管理,而中國前提是完全沒有管理的、瘋狂的無法制社會。自從2014、15年,特別是2015年,當時曝了一個很大的案子,叫“e租寶”。這個案子當時在互聯網平台發展過程中,它充分利用互聯網廣泛傳播,而它自己又有很強的一個“集資”宣傳自己的能力,在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就集資大約500億。後來這個平台就跨掉了,當時很多人損失了很多錢,當時出現了一些群體事件,老百姓要錢,被中共給左扇右打的給搞下去了。

記者:您剛剛說這個平台垮掉了,那這500億去哪了?

傑森:中國P2P網站幾乎是無監控的,它模仿西方,用這種作為投資人,手裡有餘錢的人,直接投資某個項目。比如說這個項目明確在網上規定,這個P2P平台只是起個中間人的作用。但是中國很多就變味了,他的項目列在那的都是假的。有兩類,一類是我先把你的錢收集過來,收集過來後我自己去投我自己的項目,而不是我網上列出來的那些項目。網上列出來的項目實際上是忽悠你的,這個其實已經有點金融詐騙的感覺了。

還有一類是完全搞的是“龐氏騙局”。我就是等你給我投錢,前期投的錢我給後期的人做利息,等到這個錢滾錢,滾到一定規模的時候,我“兜”着錢就走了。這兩類其實都是犯罪,都不是正常的這種P2P的概念了,以P2P的形式在犯罪。很多中國的P2P網站走的是這條路。這點可以說是中共在初期的時候,特別是一幾年的時候監控幾乎是零。

然後14年出現了很多這種P2P借貸平台開始有人被詐騙,有人跑路等等這樣的事,一直到2015年,剛剛談到的“e租寶”這個事引發了很多民怨以後,中共開始制定一些規定,比如說不管哪個平台,你必須到本地相應的機構去註冊了等等這樣的一些規定,但是執行幾乎是零。所以說15年開始出台各種各樣的規定中,各地P2P這種平台還不斷的在湧現,在湧現的過程中並沒有迴避以前出現的兩種欺騙的這種概念。

與此同時,從某種程度講政府還有一點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那種鼓勵的概念。比如說杭州就把自己驕傲的稱為“互金”之都。在杭州就出現了很多很多這樣的註冊公司,但是杭州(政府)的執行、管理幾乎是零。這個就又給又一輪這種詐騙給了很多機會。

15年出現e租寶,實際上在這之後有很多其它網站相應的冒出來,這些網站他們都在搶資金。搶的過程中很多網站就打着我是掛靠某個某個國營機構的,或者說我是在哪個哪個中央電視台做了廣告。最終你會發現贏得老百姓信任的要麼是聲稱自己是跟哪個央企或國企有掛靠單位關係的,這個可能也不是100%的空穴來風,也不是完全欺騙,很可能是給了央企、國企那麼一點錢,形成這種掛靠的關係。

另外就是很多在中央電視台或哪個電視台做了廣告的。中央電視台大家也知道,只要給錢,讓我賣啥都行,讓我去賣假藥,害人的奶粉我都干。老百姓特別是那種從來不相信中共說的話是有問題的,從來只相信中央電視台的那種人,一看中央電視台都登了,那肯定是真的,就投錢進去。

像這次倒閉潮是在6月份出現的,但是實際上這個事陸陸續續總是有發生的,很多人都是去年、前年就出現了。e租寶15年出現以後,16、17年陸陸續續總有,只是從今年6月份之後倒閉成了“雷爆”潮,一個個平台倒閉就像爆了一個地雷一樣。好像網上統計說一個多月倒了大概160多家,總共涉及的金額上千億。

當然這個倒的過程中不是個個都是最壞的,血本無歸。它有幾種形式,因為取的人太多,這個平台無法維繫了,他就說好,我立下的承諾的利息不給了,我現在就把錢還給你,我散攤了,我從此不幹了,這是最好的。

第二種它說叫“清盤”。就是我手頭上沒有錢,但是我相信我會把錢逐漸再回籠回來,歷史上你借給的錢我分幾年一點一點還給你,利息就別想了,主要想辦法把本金還給你。這算第二種,就是說好一點,至少這個人沒跑,另外目前還能拿點錢,但是錢陸陸續續返回的過程也等於是個損失,因為畢竟錢被人拿走了,回過頭來幾乎連一分錢的利息也沒有,而且未來在幾年還的過程中其實是有很大風險的。如果那個平台相應的那個錢沒有收回來,那你後面的錢也就沒有。這是第二類,這一類就比較慘一點。

最慘的是第三類,第三類就是跑路的那種。今天還往平台投錢,明天這個平台的主就兜着款跑了。這種情況目前的數量還是非常大。剛才我們說了,杭州說自己是互金之都,互聯網金融之都,很多公司都在那立的。好像說有那麼一個星期的時間,杭州大概有幾十家就倒了,投資人全中國各地都有。但是中國的警察推事,說那個公司是在杭州註冊的,你去杭州要錢。所以大批人就涌到杭州去。杭州政府最後出現了接待不了了,就開了兩個體育場,人都在體育場里,上萬人在那註冊了、討錢了等等,這些人把自己稱為“金融”難民。很多時候這種情況目前幾乎是無解的。中共政府做的事是把你名字記下來,投了多少錢記下來,讓你心裡好像有個着落。其實老百姓幾乎是100%的不抱希望他們能把這個錢給追回來。

所以很多時候有些絕望的、有些投資當時不夠謹慎的人,據說有人自殺,有人立刻腦溢血的,立刻癱瘓的。這種事情各處都有。有些杭州這邊解決不了,在去北京上訪的過程中,中共又用維穩的方式開始打壓這些人,有些人被抓了,有些牽頭做這個事的人被失蹤了。最後就變成了一方面老百姓要承擔自己血本無歸的這種投資損失,另一方面又要面對立馬瞬間變成中共這種不穩定的社會因素,被中共打壓的這種精神上的恐嚇,受着這種雙重的壓迫。

記者:您剛剛談到說跑路的這種人占的比例還是很大的,但如果政府有決心整治的話,這些人再怎麼跑也會被找出來,不是嗎?

傑森:現在追他真是很難,因為這些人跑之前都已經把後路安排的不能再安排了,他手裡頭其實從來都是大家的錢落在他這,根本沒有投資,就是龐氏騙局。最好的用前面的錢給你點利息,很多平台都是上億,幾十億這樣的。他用這個錢可以賣任何國家的戶籍,他可以到任何國家躲起來,隱姓埋名,甚至把自己整容了什麼的,而且這個數量很多。

中共其實它也沒有信心、決心去跟你一個一個追蹤,把老百姓的錢追回來,它這時候其實在拚命的推卸責任。對於老百姓來說,幾乎是我認為你抱希望其實就是痛苦。當年500億,就是當年那個e租寶,那是一個大公司。一個公司你說垮了,總能追的像樣吧,那最後500億老百姓也都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的那種,最後也就認了。中國老百姓在很多時候都是忍氣吞聲的認了。

很多時候這些上訪的網民啊什麼的,把自己叫“金融難民”,與此同時他又覺得很丟人,這個事他甚至都不願意跟親朋好友說。(中共)它也就抓住這一點。這群人,個別人是屬於那種把一生的錢都放在那裡了,大部分人還是把他這種“零用錢”,不是說是命都沒有的那種錢,他剩餘的那種錢。這種錢雖然損失掉了,對很多人是一輩子或多少年的積蓄沒了,但是這個人還能活, 至少不是說是他要命的錢。中共也就抓住這一點,就是說反正我也給你追不回來,我把你打壓一段時間,可能過段時間你也就認了,這事也就平息了。

中共在處理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它不管誰對誰錯,它不去維護正義,它唯一針對的就是你給我添亂的人。哪怕你是受害者,只要給我添亂,你就是我的敵人。所以說這就是金融難民成了它的敵人,被關押、被失蹤。歷史上比如說三聚氰胺的奶粉,把人家的孩子喝成了大頭娃娃,給人家造成了一輩子的損失,家長去維權,家長成了敵人,很多人被關押、被判刑。包括當時四川那些被“地震”危房壓死的孩子,父母去維權,也被打壓,也被判刑。這是一個反覆存在的,就是說它(中共)在維護這個社會的時候,不本着正義去維護,本着誰在給我添亂,誰就是我的敵人,哪怕你是實實在在的受害者。

其實老百姓沒看清楚,真正的責任人是中共。因為畢竟這很多公司是用中共的這種所謂國企、央企或者中央電視台的牌子把人的錢騙去了。而中共作為一個國家社會管理機構又幾乎是零管理,零執行。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很多時候在很多國家,大家就是直接去告政府的。而在中國政府不但不幫你伸冤,甚至變成了你伸冤的對手。

記者:我看到報道說很多中產階級也把錢投進去,因為這些平台說給的回報比較高。我看網上有報道,有中國專家說,大家應該都知道,投資回報越高,那風險也會越大。

傑森:不是很了解情況的網民或是中共的一個借口。就是說如果這些人是股票投資,幾乎沒有人去找事。中國股票跌的非常凶,這個時候把自己稱為金融難民的,到政府那上訪的,其實不多。中國人普遍是理智的。這次為什麼大家都去上訪呢?是他發現他的錢被騙了。如果說真的這個錢是投資給某個工廠的,或者投資給某個開發區的,這個開發區最後黃了,最後我的錢拿不回來,這個是屬於正常投資失敗的過程,我認了。但是你說是投到那的,後來我一看根本就沒有那個工廠,沒有那個開發區,錢被你捲走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集資的平台,是騙子。那我當然要向政府告狀了。不能說做各種騙術的那些人,你說被騙的人是傻瓜。換句話說合法非法是有明確界限的。

這些被把錢捲走的,他們所謂的上訪、投訴,是明確的看到了他所投資的這個金融平台有違法行為的。他們做出的事情是已經離開了合理投資這樣的概念。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覺得這些人真的是受害者,而不是一個投資失敗、無理取鬧發泄的情況。

記者:剛剛您提到中國P2P這樣的平台是有政府支持的因素,或者是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允許它存在。我記得中共也有個政策說個人融資是非法的,那這個平台跟個人融資有什麼區別嗎?

傑森:這就是一個最大的問題。非法集資這是中共非常可怕的一個打人的棍子。我們知道當年江浙南方出現了一個叫吳英的,20歲的女子,變成當地的政協委員,她就是把大家的錢集資過來去投資。最開始投資還蠻旺的,後來很多開始倒了,倒的過程中她就得借高利貸去補洞,最後越借越多,最後整個企業就垮了,給她借錢的老百姓就開始告她,政府就把她從一個非常光鮮的當地富豪、納稅大戶變成了非法集資者。這就是中共對非法集資者的這種可怕的定義,就是說它不是有一個明文規定什麼樣的行為定成非法集資。就是我可以在你最開始做集資的過程中,你如果不符合我合法的規定,你就是非法集資,我就停止你集資的行為,讓所以集資的受害人把錢拿走,這個對社會是零損失,或小損失。(中共)它是以最後投資失敗,像吳英一開始是成功的,那你一直就可以是當地的納稅大戶,政府的座上賓,你就是政協委員。如果你一旦投資失敗,那就是非法集資,你就是社會罪人,不是無期就是槍斃。

這就是中共的司法極端混亂,比如吳英最後投資失敗,沒辦法解決了,就把吳英抓起來,說她是非法集資,反過來對老百姓說你們被一個騙子騙了,但是中共拒絕承認自己其實在整個監管過程中這種零作為的政府責任。它用一個違法的帽子,就把整個這個事情中政府的監管責任推卸掉。

你剛才提到這個問題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就是說現在的網上P2P從某種意義上講就是一種集資。但是這種集資合不合法,這又回到老問題。如果你成功就是合法,如果失敗就是非法。換句話說中共非常卑鄙的這種以成敗論英雄,而不是以真實的事實論英雄。沒有一個準確的標杆。中共後來也說我們是有一些標杆的,我們是要準備做監察的。但是這種監察過程很多時候都落在了一種形式上,最終老百姓遭殃。

回過頭來有時我跟國內朋友聊天時,我的朋友反覆說,人活着難得糊塗,大家都是那樣吃着、喝着,誰不都這樣過嗎。我說其實人還是要活的明白點好,比如說我看到一些這種投資的人,大概的情況幾乎都是那種特別信中共宣傳,幾乎拒絕聽國外或中共互聯網防火牆之外聲音的那群人。現在出這個事了,有人出來投訴比如說海外的一些獨立媒體像《大紀元》啦,這時候才意識到現在只有海外這些媒體替我說話,國內媒體鴉雀無聲,我去投訴,把我告到警察那裡。

這次真的是觸及到了中產階級,其實我說這些投資人大部分是中產階級。這些人手裡有活錢,余錢,他有錢,就說明他至少是有些資產的,投的少的都上萬,多的有幾十萬、上百萬的。這種人群通常是社會受益階層,日子過的還不錯的階層,我覺得可能還是應該清醒清醒。其實在一個沒有法制,政府幾乎是你說它愚蠢,我覺得更多的是有點那種半欺騙的狀態,你可能得要意識到你現在的這種“幸福感”只是還沒有落到讓你不幸的狀態。不幸的這種狀態中共通常是蓋子壓着的,就是你看不到。但是你多聽聽一些其它的消息,也許對你未來再(避免)進入這樣的圈套有點好處。

聽眾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大陸網友
2018-08-21 02:21

中國人大部分都是投機主義者,但你們這些投機主義者有沒有想過,你們投機轉到的錢是別人,凡事都有因果,你賺了就會陪,這才平衡,你們可能會說我們一直都是陪的啊,最後根本沒賺啊?不錯表面看起來是這樣,你們的錢大部分都被政府弄走了,但不是也讓你們看清政府嘴臉了麼,你們一開始選擇麻木選擇不聞不問,那政府不是給你們上了一堂很好的課麼,這課值你們損失的金錢啊,有膽量你們接著投資接著玩!

  趕快三退
2018-08-20 04:36

 宣誓終生獻給黨,
 天滅中共將陪葬;
 九評可助識邪黨,
 三退得救機莫喪!
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天滅紅魔與蟾妖———中共與江澤民的末日緊緊的捆在了一起……
http://www.soundofhope.org/b5/category/紅朝解密/《九評共產黨》連播
http://www.soundofhope.org/b5/category/紅朝解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http://www.soundofhope.org/b5/category/紅朝解密/《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

直接翻牆網址
2018-08-20 04:35

在人民幣上的看真相網址(直接翻牆網址)———

   看真相網址
https://github.com/szzd1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io/1fan 或 git.io/1fan
https://git.io/wktw 或 git.io/wktw
https://git.io/ccc 或 git.io/ccc
https://git.io/p 或 git.io/p
https://git.io/2 或 git.io/2

https://github.com/zx166/166/issues
https://github.com/u2017/zx/issues
https://github.com/5fan/88/issues

【注意:https ≠ http 請自篩更佳網址】
以上所有看真相網址(已經公示一年多),是否永久有效,個人無法保證、也無從預知;但是,經過逾一年來的探究與總結,至少迄今為止還未發現失靈、失效(暫時性除外)。至於把看真相網址放在人民幣上,實乃個人許久的宿願(惡黨掠控媒體,錢幣傳播真相);當然了,全文均為個人拋磚引玉,利弊還望大家三思取捨!

2016年11月24日(始發此文)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