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享】《一滴淚》(20)——完全孤立

齊玉
2018-09-7 07:41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下面請您收聽長篇連播節目。今天我們將繼續為您播出巫寧坤先生的自傳小說《一滴淚》。

我一走進打字室,以積極聞名、人稱“小左”的小組長,一個比我大幾歲的女華僑,繃著面孔對我說:

   “你為什麼遲到這麼久,李怡楷?”

   “我得等寧坤離開。後來我人不舒服。”

   “他是兩點走的,對吧?現在三點過了。紅腫的眼睛!你為什麼哭?還為他難過嗎?你的眼淚證明你從來沒有和右派劃清界限。多麼頑固!馬上來開會。我們把這個會推遲到現在。你看,別的組的同志也來了。你跟着你愛人走,在錯誤和反動思想的泥淖里陷得很深。我們在這裡是要通過嚴肅的批判幫助你。你先做一個自我批評。”

   “對不起,我沒有準備。” 我平靜地回答。

   “你說什麼?你犯了那麼多嚴重錯誤,卻連自我批評也不準備做。她的態度能容忍嗎,同志們? ”

   “不行,當然不行,”時髦的法文女打字員應聲道。“李怡楷,我們大家都是來幫助你,免得你跟着你愛人走上毀滅的道路。你必須做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和他劃清界限,你明白嗎?” 

   “我明白,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辦。”

   “你當然知道怎麼辦,”一位人事科的女幹部插話了。“你只不過是不願意,因為你堅持反動立場。整個運動期間,你從來沒揭發過巫寧坤的反動言行。這完全是你階級立場的問題。你是資產階級家庭出身,對吧?”

   “我父親是一位愛國民族資本家。他死於心臟病時我才四歲。”

   “這我都知道,” 她那權威的聲音說。“問題是,你沒有改變你的階級立場。除此之外,你又堅持巫寧坤的反動階級立場。那是非常危險的。你有沒有考慮過離婚?別誤會,沒有人強迫你離婚。我只是問,你有沒有過這個想法?”

   “沒有,從來沒有,” 我答道。

   “同志們,你們聽聽!為什麼沒有 ?”

   “我們大家都知道,黨的政策是治病救人。巫寧坤有病,黨正在挽救他,我有什麼權利拋棄病人。再說,我是天主教徒,教會嚴禁離婚。”……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