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李世民決定劫持這批軍糧……
秦王李世民決定劫持這批軍糧……

【大唐聖王李世民 】第26集 智奪運糧車 凌敬投秦王 (音頻/視頻)

靜汝
2018-09-8 09:19
秦王李世民派大將王君廓統領輕騎兵,與竇建德方剛剛投降過來的大將殷秋、石瓚配合,智慧的奪取了竇建德的運糧車隊。竇建德的軍機參謀凌敬提出北渡黃河,直搗長安的計策,被拒。

聽眾朋友您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千古英雄人物》專欄,我是路平。

今天播出的節目是大唐聖王李世民第二十六集《智奪運糧車 凌敬投秦王》

上一集我講到竇建德陳兵武牢關東板渚的第二天,吃了一次虧,不敢輕舉妄動了。一呆就近一個月。可是十幾萬軍隊,吃糧是個難題,不得不到老巢河北運軍糧。

秦王得到哨兵探子來報,竇建德的運糧部隊正押送數百車軍糧,正向夏軍駐紮的板渚開來。

秦王李世民決定劫持這批軍糧。但這卻是一步險棋。板渚以北,眼下全被竇建德佔領。唐軍如果出動大股部隊出動攔截,竇建德必定會知道,他會不顧一切的回師相救。如果派少量人馬前去,如同杯水車薪,無濟於事。

這一仗只能智取,不能強奪。李世民經過深思熟慮,將前些日子剛俘虜歸降的竇建德手下大將殷秋、石瓚傳到中軍大帳。

殷秋、石二將匆匆來到帳中,到秦王面前倒頭便拜,說道:“待罪之將參見秦王殿下。”

李世民忙起身將他們扶起,笑着說道:“二位將軍如今既然已經是大唐將領,成了我李世民的部下,只要忠於王事,我李世民一定與二位兄弟相處,終此一生共享富貴。”

石瓚慌忙站起身來,十分感激的說道:“秦王愛才禮賢的美名,我等早已久仰。不過,我二人新附大唐,什麼功勞還沒有建立,還望殿下多給立功的機會。”

秦王微微一笑:“二位將軍想建功立業,眼下便有一樁絕好的買賣,要煩請二位走一趟。”

接着,秦王把他的計劃仔細說了一遍,殷、石二人都說這個計劃縝密,不會有什麼差錯。

當夜,秦王派王君廓統領輕騎兵千餘,以殷、石二將為副,全部換上了夏軍的盔甲服裝,打着夏軍的旗子,悄悄離開虎牢,繞道而行。

竇建德的運糧大隊,由大將軍張青特率領數千名將士押送,二百多輛滿載穀物的搭車居中而行,兩側護行的兵士都是荷刀杖劍,戒備森嚴。

張青特深知,這些糧食是前線夏軍的命根子,稍有閃失,自己這顆腦袋怕是難保。一路上小心翼翼,高度警覺。4月30日這天,他們走到滎陽以北三十里的地方,忽然見到前面隱隱約約跑來一哨人馬,張青特急忙命令糧車停住,將士們都攥緊了軍刀,準備拚死格鬥。

等到人馬走近之後,才看清是自己人。殷秋、石瓚二位將軍騎在馬上,後邊有一千多夏軍騎兵。

張青特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殷、石二將早就下馬,上前拱手說道:“張將軍一路辛苦,末將等在此恭候多時了。”

張青特問“兩位將軍為何至此?”

殷秋回答說:“將軍所解軍糧乃是雪中送炭,事關重大,夏王陛下不放心,特派末將前來接應。”

張青特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大喜道:“有勞兩位將軍了,咱們走吧!”

糧車又前行了三四里,朝西南方向出現了一條岔道。張青特初來乍到,對這一帶的地勢和軍情都不熟悉,就跟着殷秋走進了一條峽谷,兩旁儘是高高矮矮的山巒,古松巨杉密密層層,遮天蔽日。順着峽谷直向西南插去。

突然發現前頭路面上有數百塊巨石橫亘在那裡,堵住了道口。前面的士卒們放下兵器,七手八腳地搬移巨石。恰在此時,便聽到山搖地動一聲巨響,兩邊密林中鑽出了無數的兵將,各都持弓搭箭,有的箭矢上還帶着火種,一起吶喊道:“想要命的,趕快放下兵器!”

張青特知道情況有變,急忙伸手拔刀,身後有人按住他的手,耳邊一個聲音怒吼道:“別動!在下乃秦王李世民麾下大將王君廓。今日奉秦王之命,特來向將軍借糧。並恭迎將軍同往唐營。”

張青特額頭上頓時冒出了冷汗,看看殷秋、石瓚說道:“二兩位原來早已降唐,你們可把我害苦了。”

殷秋笑道:“將軍可不能如此說,我們這不是害你,而是來救你。如今大唐兵精將勇,如日中天,眼看夏王將要敗亡,將軍及早棄暗投明,免得與竇氏同歸於盡,豈不是好事嗎?”

王君廓也說道:“將軍快下令,讓你的部下繳械投降,不要做無謂之死。若能兵不血刃,將糧車押送唐營,便算是將軍獻糧歸唐,可立大功一件。”

張青特苦笑道:“我也不求有功,就算是救下這數千生靈吧。”

主將已經歸降,士卒們扔掉了刀槍。

兩邊山巒上的唐軍沖了下來,押解着糧車,回到虎牢大營,秦王大喜。

這樣一來,竇建德陷入困境。大批軍糧被劫,十幾萬人馬缺少軍糧可是個棘手的事。竇建德召開軍機會議,他的大臣和將軍們,也拿不出好辦法。朝中的國子祭酒,也可以說是竇建德的軍師凌敬,他倒有個主意。他說:“以臣下之見,現在這個時候,陛下應該撤軍北渡黃河,攻取懷州、河陽,派將領據守。然後北上跨越太行山,直搗上黨。繼而到山西汾州、晉州,一直打到黃河邊,威脅李唐的長安。大部分唐軍都在洛陽,現在長安空虛,正是個好機會。”

竇建德聽了,覺得凌敬這個計劃不失為上策。但是,在場眾多文臣武將,已經接受了王世充使者王婉、長孫安世所饋贈的大量價值連城的珠玉寶玩。收人錢財,就應該替人消災。因此,就在竇建德正準備採納這一建議的緊要關頭,各位將領們紛紛說話,竭力阻撓。

有人說:“凌敬一介書生,怎麼能懂得打仗的事?”

有的嘲諷:“紙上談兵,畫餅充饑。兔子能駕轅,騾子不值錢,酸腐的儒生如果能打仗,還要我們這些當將軍的幹什麼?”

大家眾口一詞,竇建德誤以為士氣高漲,立即改變了主意。轉而和眾將領商量怎樣和唐軍決戰,以解洛陽之圍。

凌敬着急了,一再解釋。竇建德聽得厭煩了,叫衛兵把凌敬轟出去。

凌敬越想越氣,當晚就向李世民軍營奔去。半夜,李世民披衣迎接,聽凌敬一說,李世民高興的握住凌敬的手。““凌大人,幸虧竇建德鼠目寸光,拒高人于千里之外。此天賜先生於我。大唐之幸也。”

瞬間,凌敬成了李世民的忠臣。他向李世民透露:“前幾天夏王得知,貴軍有人牧馬河北,便知草料用盡。正想藉此機會,率軍大襲虎牢,還望殿下有所準備。”

李世民忙笑道:“承凌大人提醒,世民不勝感激。”李世民腦子一轉,馬上想出一個將計就計的戰術來。

李世民到底想出了什麼妙計呢?請繼續收聽第27集《一戰滅鄭夏 創史上經典戰例》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