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劉強東折戟美國是時運不濟嗎?(音頻/視頻)

楊光
2018-09-8 11:26
為什麼京東發言人不能學外交部發言人的公開抵賴?為什麼一件正在調查的普通刑事案會有那麼多陰謀論?中國民營公司在美國上市是否面臨水土不服,其根源又在哪裡?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京東創始人劉強東在美國涉嫌性侵案被刑拘,案發至今也沒有定論,本來說是星期五、也就是昨天會有結果,但是警方昨天既沒有結案、也沒有起訴,這個事情的真相是撲朔迷離。

事情曝光的同時,陰謀論也因應而生。劉強東是被人設套成為某種黑勢力的犧牲品嗎?還是說他命犯凶煞?與此同時,網絡上一些爆料的文章,或者深度分析的文章,在短時間內就會被官方力量封殺。一個私德並不清白的民營企業家,為什麼官方力量會參與來洗地呢?

在節目的過程中,我們歡迎您參與討論,或者發表您的看法,您也可以通過Skype及電子郵件和我們溝通,我們的Skype帳號是hhpl;電子郵箱是:[email protected]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討論一下法律方面上的問題,劉強東被釋放也不需要繳納保釋金就可以隨意回國,我們一般的民眾會覺得這就表示他的罪名不成立,當時他的美國律師也說被起訴的可能性是1%。您怎麼從法律上來解讀這件事情呢?

橫河:先講一下,現在最新的消息應該是星期五的中午,明尼阿波利斯警方說還在調查,所以他們是不願意提供細節,說調查完成以後會直接交給縣檢察官,這個是一個標準程序。所以這個並沒有結案,就是涉嫌強姦是被逮捕的理由,但是它不是一個正式起訴的罪名。

保釋有警方的保釋,或者法庭的保釋,法庭的保釋是檢察官提出起訴罪名以後,法庭再聽證一下,就是在起訴罪名提出以後一直到正式開審這一段時間,保釋等於是花錢買一段時間的自由,那個是要法庭聽證的,那個比較嚴格。

而警方的保釋就沒有那麼嚴格了,因為現在調查階段,所以他不需要要求這麼高,但是它不表示最終不會起訴。

主持人:因為這個事情還沒有起訴,所以沒有到我們一般人認為的要繳納保釋金然後保釋出來的那個階段,是吧?

橫河:就是法庭由法官來判交多少保釋金,給不給你保釋,那個是要起訴的時候。

主持人:現在警方並沒有撤案,剛才您也說這並不表示他不會起訴,但是劉強東現在已經人到國內了,如果美國檢方來起訴,他又怎麼能保證劉強東會回到美國來完成這個法律審判的程序?

橫河:我想是因為劉強東是美國上市公司的老闆,而且他是一個實際控制人,他的投票權要遠遠高于股權,完全控制了這個公司。他這個情況就不像中共那些黨政官員,黨政官員被起訴了以後,可以躲在中國不出來。如果說起訴,他要像黨政官員不出來的話,他的行為會影響公司的股票,因為他在美國有公司上市,還會影響到公司形象,那麼這些形象會影響到整個公司的股票。

保釋的話,刑事案,法庭聽證一個是和罪行嚴重程度有關係,就是是否保釋?多少保釋金?一個跟罪行程度有關;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被告會不會逃跑?他的社會地位越高,和社區聯繫越緊密就越容易被保釋,就說人家越信任他,這個人不會跑掉,所以我想可能是這種情況。至於有人說可以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如果他不來的話,我想不至於到這一步。

主持人:在新聞第一時間被爆出來的同時,幾乎馬上就有一個陰謀論出籠,當然了,這個陰謀論最後說哪一種勢力,是有各種各樣的說法,但總的來說就是劉強東是被人設計了。猜測的黑勢力之一,就背後的黑手勢力之一是說被華爾街的做空機構盯上了,要製造掌門人的醜聞,拉低股票價格從中牟利;甚至有人說,劉強東是中美貿易戰的犧牲品。您覺得這種猜測站得住腳嗎?

橫河:這兩種猜測都站不住腳。在中國,我覺得各種陰謀論盛行的主要原因是司法不公,司法不透明,所以各種陰謀只要是和權力、金錢掛勾的話,你不要說破不了案、判不了罪,連立案都不可能。

但是在美國的話,不是說完全沒有,但是能夠做到一手遮天的罪行是極少的,因為你不可能買通這麼多部門、這麼多機構、這麼多個人。像這個案子,當時在場的都是華人,他不是華爾街做空機構當中的某個人。還有一種說法說是被做空機構盯上,美國這種有組織的犯罪非常少的,最多就是一個人,在場的不是華爾街做空的這個人,也就是說即使有人盯上他要做什麼事情的話,也是間接的,不是他自己。

那麼就有兩種情況,一種就是有組織的犯罪,就是犯罪集團;還有一種叫做陰謀犯罪,就是conspiracy,這兩種都是因為有多人參加,所以非常容易被破獲,就是說值不值得。因為在美國法律很嚴格,願意去為別人承擔責任,或者是願意參加別人的犯罪坐牢的,尤其在白領以上的,是很少很少的。犯罪集團也比中國少,個人犯罪比較多見,集團的犯罪更多的都是那種街頭幫派。主要是因為美國是個法治社會。組織犯罪和陰謀犯罪的成本太高。陰謀犯罪,三人或三人以上共謀犯罪,這個本身就是個罪行,跟你這個罪行犯哪一種罪沒有關係,陰謀犯罪本身就加一個罪刑,所以不值得。

不像在今天的中國,陰謀犯罪的成本太低,尤其是這種和權力、金錢結合的陰謀犯罪,幾乎沒有成本,不需要承擔後果,因為不可能去立案,是有權力和政權保護的,所以這是不一樣的。

另外我覺得如果一個總裁的醜聞能夠拉低股票的話,能夠被這樣預測的話,那就說明這個公司的經營和管理方式上有極大的弱點,京東倒很可能是這種情況。

至於說中美貿易戰的犧牲品的話,你想想看,你怎麼可能能去買通明尼阿波利斯的警方?這是做不到的事情。因為美國的警察是地方警察,他沒有一個全國性的機構,不可能找他一個上級單位買通某一個人下個命令就可以做的事情,這種事情風險太大,幾乎沒有可能性,而且為什麼要拿你做犧牲品?誰來拿你做犧牲品?這個都講不過去的。

還有一個問題,說這個陰謀論,因為他不是自己出面,就一定是委託別人去設的局,如果不是非常親近可靠的,那麼你等於要利益去收買他,被收買者,就是去做這件事情的是為了錢的話,那麼他很有可能被更有錢的人反收買,就是被他要陷害的人反收買,那麼整個事情失敗以後,要承擔法律後果的機會就非常大。所以我覺得這個從哪一個方面來講,可能性都非常小。

主持人:您覺得陰謀論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但是因為陰謀論這個說法在國內有非常大的市場,所以我會繼續在這個方面再提起這個問題。如果不是被華爾街或者美國政府去黑了,有沒有可能是其他國內的勢力來算計他呢?比如劉強東自己就說前一段疫苗事件,他站出來表態了,所以得罪了某些勢力,這種可能性有嗎?

橫河:我覺得可能性也很小,如果他真的是得罪了某種勢力的話,國內的某種勢力的話,這些勢力很可能比他更有權勢,因為他畢竟只是個民營商人;而對方,假設是疫苗事件的話,他的對方是一個政權,政權的一部分,如果要報復的話,這種人在國內進行報復應該更方便,破案的可能性更小,他有的是手段整你。在美國不可控的因素太多,而且做的過程當中失敗的機會太大,將來被查出來的機會也太大,他何必捨近求遠呢?

一般的商業競爭對手設局報復還有可能,這種就是說沒有商業好處的,出氣型的報復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後,就是到了一定的社會結構以後,它可能就是只有在有商業利益的情況下,他才會採用這種措施,出於情緒報復的可能性就比較小一些,所以我覺得這個說法也是沒有根據的。

主持人:那劉強東他在私德方面並不是沒有缺點,國內有些媒體或者說自媒體還稱他為說這方面是慣犯,那按理說,他出這種事情,大家會覺得合情合理吧!為什麼這件事情這麼多人會願意相信陰謀論,或者願意用陰謀論來解讀?

橫河:我想是跟美國不同的一些社會背景所決定的。像這種事情為什麼人們認為會是陰謀呢?是很多相信陰謀論的人認為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嚴重。其實這件事情在美國就是說涉嫌強姦,或者是強姦未遂,或者是已遂,在美國如果被證實的話,那是非常嚴重的事情,是屬於重罪的。可是在今天的中國,這種事情是政商界的常態,就政界和商界都一樣。美國是司法獨立的,就事論事,不管你是社會地位多高、你多有錢,涉嫌犯罪了,該抓的就抓。

但是在中國的話,它幾乎沒有司法正義,就在法律面前沒有一律平等的概念,也沒有真正的實行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別人一看,這麼有錢的人為這點事都能鬧成這個樣子,一定是有什麼陰謀在裡面。這個實際上是因為在中國現在的這個環境下,這種事情背景所造成的人們會這樣去想。

主持人:您看現在網友在網上也提了一個問題,他就說,你看,王建林的兒子王思聰他就說他是因為價錢沒有談好啊,其實這也是說他某一種東西沒有擺平,就是他也是這種心態對吧?

橫河:這種就是完全是在中國大陸的環境下的這種思維方式。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思維方式?我想實際上還是一個腐敗的經商環境造成的。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就是京東的公關部門在第一個時間就強硬表態,說劉強東遭受了不實指控;美國方面是針對京東的這個聲明立刻就有三家律師樓宣布說要看看有沒有集體,就是京東的股東有沒有集體訴訟的可能性。那這個裡面的法律的依據是什麼呢?

橫河:法律依據是這樣的。美國的法律規定就是上市公司的一些主要的控制人或者是經營人,如果遇到了法律糾紛的話,或者是陷入法律訴訟的話,他要立刻向公眾披露,就是說讓股民知道現在有這麼一個事情。如果沒有公布的話,那他就是隱瞞了公司的運作當中可能會影響股票價格的這種因素,實際上就是欺騙持股人了。

這個就是為什麼京東會發這個聲明,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說這是一種典型的抵賴的做法,是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說有什麼事情一律抵賴,對不對?但是京東是一個上市公司,在美國上市,它不是外交部。外交部抵賴以後沒有人能拿它怎麼辦,因為國際上沒有制裁方法;但是美國的上市公司的話,它就會在股票上體現出來。

這一下就遇到麻煩了,就是這三家律師事務所馬上就代表可能遭受損失的投資者、股民來進行調查。其實這時候沒有集體訴訟,是律師事務所自己,因為這種事情一旦要查出來,確實京東的聲明有誤導之嫌的話,那麼會賠一大筆錢,所以律師事務所就主動的去邀請股民,就是哪些人,他現在不是說嗎?誰損失10萬以上,他就可以開始調查。關鍵就是京東的聲明是不是有誤導投資者之嫌,是不是對投資者隱瞞了重要信息?當然這個沒有結論,他只是說要開始調查。

京東的股票因為劉強東被捕的消息而大跌嘛,股東如果因此遭受損失的話,發起集體訴訟在美國是很正常的現象。

其實這件事情也暴露了京東的一個管理風險,就是說一號人物在沒有辦法直接決策的情況下,就屬於緊急情況了嘛,這個公司似乎是沒有應急機制的,它的第一個聲明顯然是在一號人物當時可能是在美國被警方……。

主持人:他還限制自由的時候。

橫河:限制自由的時候發生了,所以他們就不知道怎麼辦了,於是就出了這麼個情況。另外就是說在中國有權有勢的人,他如果出了事的話,如果不是在政治上要搞他,哪怕是以反腐的名義也好,那麼警方是不會對公眾公布真實信息的。所以為什麼京東會這麼做呢?在中國大陸可能抵賴是一個常規做法。

主持人:而且抵賴他沒有後果,很多企業或者名人發表一個抵賴聲明,哪怕最後大家知道他是假的,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後果。

橫河:對。但是在美國不同,因為上市公司嘛,又有法律,又有法治,京東聲明以後,馬上就有媒體去和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局去核實去了,結果警察局就否認了,就說京東那個說法不是來自他們。雖然說在案情調查期間不能公布具體案情,但是他不會去默認誤導,這也是美國的公眾的知情權,這個和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的背景完全不一樣。

一個在中國大陸如魚得水的公司,它在美國上市以後,它就會受到完全不同的制約,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經商環境。這就是說中國大陸的一些企業到了美國以後,它就會產生嚴重的水土不服。實際上這就是兩種不同價值觀的衝突,就跟貿易戰一樣的,貿易戰實際上表面,貿易戰只是個形式,它的真實的本質還是價值觀的衝突。

主持人:我們這裡也不是警方,我們也沒有去分析這個案件到底是真的成立,還是不成立,我們只是就事論事討論這裡面的一些現象。有一些人他寫文章,他說這個案件里有很多小概率事件都湊到一起了,所以說如果背後沒有黑手算計,難道是劉強東他今年命犯凶煞,註定倒楣嗎?那您怎麼看這種觀點呢?

橫河:我覺得這個非常有意思,就是很多小概率事件湊到一起的話,正好說明沒有陰謀,就是說這麼多小概率事件都是不可預測、不可設計的。陰謀只能設計一個大的關鍵點,重點的地方,其它的,一個陰謀能不能實現,設計人是不能夠完全控制的。如果說是所有的機會都碰到一起的話,那正好說明這個事件真的可能是跟命有關係。

這個很有意思,因為幾月前馬化騰和劉強東被人看見穿紅軍服去朝拜延安,這個可能就是中共治下的一種特有的商業環境,就是說在政治上要表態。因為這幾年正好中共當局在殺肥豬,人們說把民營企業養肥了,養肥了以後就該殺了。當然中國的民營企業,就是說真正靠自己能力正當經營發家的,不能說沒有,但應該是比較少的例外。能夠坐大的多半是要利用權力的。中國的私企的原罪就在這裡,就說你必須和中共勾結,和某種權力勾結。所以說一旦要收拾你的話,它就有的是一本正經的理由,因為你這個發財的過程是通過權力的,有很多是違反中國的現行法律的。

坐大的過程當中,違法的地方多去了,不違法不可能發這麼大嘛!就像現在對企業補稅一樣的,過去說為了GDP,要求企業虛報、多報產值,因為那時候的政績是GDP。現在地方政府沒錢了,中央政府也沒錢了,所以要收稅,還有這麼多「一帶一路」非洲國家需要經濟支援。那本來經濟就不好,經濟不好應該減稅,減輕企業負擔的,現在是反其道而行之,要按照過去虛報的產值,就是那時候為GDP做了貢獻,現在要把這個虛報的產值來補收稅款,一補好多年,所以企業就待不下去了。就說明這個問題,私企的原罪。

當然也有很多被逮的富豪是因為站錯了隊,所以還沒有被整的就爭先恐後的在政治上表態,就表明自己在政治上是正確的,以想避禍。你想想看,這是多魔幻的事情,億萬富翁穿上打土豪的紅軍服,你說這是諷刺呢?還是高級黑呢?還是魔幻呢?等於是打自己的土豪。

主持人:對,當時紅軍的口號就是「打土豪」,那其實打的就是這些億萬富豪們。

橫河:對,就是打他們,你是打自己的土豪呢,還是邀請中共來打你自己的土豪呢,還是加入中共去打別人的土豪?就是沒有一個邏輯是對得上的。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呢?中共它和古今中外所有人類的文化道德價值體系是對立的,所以說它是一個邪靈,誰沾上誰倒楣,這個很少有例外。

當年到延安去的,你像所謂進步青年,就像那樣的,在延安整風運動當中就被殺了不少,1949年留下來不走的,和海外回國要和中共一起建設所謂新中國的都倒了楣,能夠堅持活到文革結束都是非常稀罕的。建政以後,歷次政治運動整過別人的人,後來也都被別人整過,有的還被整死了,你像劉少奇、林彪都是。現在的趨勢是對中共這個邪靈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結果你還主動往上靠,你說你能不倒楣嗎?

主持人:您這個觀點挺有意思的,其實在中國像劉強東這樣的跟權力、跟中共緊密掛勾的企業還是不少,或者說名人還是不少,我想我們可以邀請我們的聽眾朋友們一起來關注一下他們下面的命運是什麼,他們會發生什麼事情。現在網友有提了一個問題說,據說有中國律師也要因此聯合中國網民起訴劉強東,中國網民說因為京東公司的聲明,買了京東的股票虧了。那麼在中國起訴有可能嗎?

橫河:在中國起訴,問題是在於看當局對這件事情將用什麼方法來處理。我個人覺得作為一個私企現在起訴,還是有可能的,就是說這個實際上是一種方式,看到美國可以起訴的話,中國網民也能起訴。但是到目前為止,中國網民在經濟上遭受損失的似乎還沒有在法律上討到過公道過。

因為在中國,即使說要對民企,或者說什麼企業要進行整頓,或者是收拾它的話,那可能中共覺得它還是第一個來收拾的人,還輪不到你們老百姓通過法律手段來收拾。關鍵問題是如果法律手段能夠爭取到司法正義的話,像這種事情的話,可能會鼓勵更多的人去走法律途徑,將來可能也會危害到中共的利益。所以我覺得應該爭取,但是能不能有結果,我個人不是抱很大的期望。

主持人:劉強東這件事情發酵的越來越大,很多比較有思想的評論家也參與評論,當然他們都不是停留在說案情表面的討論,都是從事件本身延伸到對中共體制下的一些特別的現象發表看法,比如說有人就說中共體制下的精英人士的特權,它是一種現象;也有人說是中國國內的大環境讓劉強東變壞了,和政治走得近的商人無不認為自己是享有特殊的地位和權力的。那麼如果我請您也發表一下您的看法,您會聯想到什麼呢?

橫河:我想從大環境看,在中共建政以後,中國就沒有了正常的經商的環境,就是說中共統治前30年,把有正常辦企業、正常辦商業的經驗的人,或者有這樣概念的人都殺了,沒殺的都變成了賤民,這是前30年。

後30年就創造了一個中共特有的辦企業和經商的環境,它的正式名稱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尤其是江澤民腐敗治國方針下面,官商勾結、權錢勾結是一個常態,在這個方針下所發家的企業家,其實他不知道世界上有另外一種經營方式是正常的,是在法治下經營的。而且很多人所謂的富豪,他只不過是權力的白手套而已,這就是所謂的「中國模式」。

我就想到「中國模式」它已經把中國危害的夠嗆了,現在還要推廣到全世界,就是說它將要或者是正在危害整個世界。中國企業要想走向世界,要想服世界的水土的話,當然從表面上看,我們覺得是要學的東西還很多,但實際上最根本的是要擺脫中共的思維、擺脫中共的文化,和擺脫中共的控制,這才可能真正走向世界。

主持人:那我們還注意到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就是說有官方媒體出面為劉強東洗白,當然不是完全明目張胆的,但是你看到文章的那個調它就是說洗白。那民間分析劉強東的文章,如果不是陰謀論的呢,很快就會被屏蔽。那您覺得中共它為什麼會替一個民營企業家出頭?您能不能用1分鐘的時間來解釋一下?

橫河:我想陰謀論為什麼可以允許,是因為陰謀論的矛頭指向的是境外的,或者是境內的非中共的勢力,你比如說「做空陰謀」,它實際上指的是華爾街的所謂敵對勢力;而「疫苗論」則是中共當局已經推出替罪羊的事件,就是說它已經找到了,已經到此為止了。允許在這方面討論,可以避免進一步深入挖掘這個根子一直挖到中共自己。

第二個就是要打土豪或者宰肥豬,就是我剛才講的,它也得中共自己動手,它容不得讓美國警方來幫你做,這個是不可能的。

最後一個就是中共的商業文化,包括這種所謂酒色文化,不是指這個案例,不一定指這個案例,是中共官場文化的延伸,就是官媒它本能的對這種情況持同情態度。因為在中國如果不是在政治上失利的話,這種事情是絕對不會管的,所以關鍵問題還是中共的文化的問題。

主持人:好,感謝您的點評,我們這次的節目就討論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