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1)

轉載
2018-09-9 12:03
《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

《共產主義黑皮書》:共產國際的恐怖活動

作者:史蒂芬‧庫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讓-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16. 共產國際在活動

列寧很早就決定在整個歐洲和世界其它地方煽動社會主義革命。這個目標在一定程度上是1848年《共產黨宣言》合乎邏輯的實現,其有名的口號是“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Workers of the world, unite!)。1917年,布爾什維克主義的傳播起初似乎是一項緊迫事務,因為人們認為,若更發達的國家沒有發生革命,俄國革命就會受到危及。在這方面,列寧首先關注的是德國。它擁有龐大而組織良好的無產階級,以及強大的工業能力。當時,本來的簡單需要被轉變成一項全面的政治工程──世界社會主義革命。

起初事件的進展似乎證明,這位蘇聯領導人是對的。德意志帝國和奧匈帝國一戰戰敗後的解體,在歐洲引發了一系列的政治動蕩,其中許多具有強烈的革命性。儘管布爾什維克自己無法立即採取行動,只能靠其宣傳在國外對它們施加影響,但隨着德國和奧匈帝國的戰敗,革命似乎正在自發性地爆發。

歐洲的革命

德國是第一個感受到革命劇變效應的國家。即使在投降之前,也普遍面臨海軍艦隊的嘩變。德意志帝國(Reich)的失敗和社會民主黨人所領導的共和國的出現,在軍隊及警察部隊內部、極端民族主義者和崇尚布爾什維克在俄國行動的革命團體中,導致一些相當激烈的反應。

1918年12月,羅莎.盧森堡(Rosa Luxemburg)和卡爾.李卜克內西(Karl Liebknecht)在柏林發布了斯巴達克團(Spartakus group,譯者註:德國社會民主黨左翼建立的革命組織,後改組為斯巴達克同盟)綱領,幾天後脫離了獨立社會民主黨(Independent Social Democratic party),以便與其它幾個組織合併成立德國共產黨(KPD)。1919年1月初,由李卜克內西(比盧森堡更激進的革命者,和列寧一樣反對立憲會議的構想)領導的斯巴達克同盟成員(Spartacists),嘗試在柏林發動叛亂。軍方奉社會民主黨政府之命,迅速鎮壓了這場叛亂。1月15日,兩名叛亂領導人被捕並遭槍決。這種模式在巴伐利亞(Bavaria)重現。1919年4月13日,KPD領導人尤金.萊文(Eugen Leviné)擔任該共和國(譯者註:當時巴伐利亞成立了短命的蘇維埃共和國)一委員會的領導職務。該委員會將銀行國有化並開始組建紅軍。4月30日,慕尼黑公社(Munich Commune)被軍方鎮壓下去。萊文於5月13日被捕,交軍事法庭審判,被判處死刑,並於6月5日遭槍決。

這些革命運動最有名的例子發生在匈牙利。由於戰敗,匈牙利被迫失去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這由戰勝國所裁定,對於匈牙利是一顆難以吞咽的苦果。它成為布爾什維克輸出革命的首個真正實例。從1918年初開始,布爾什維克黨把所有非俄羅斯籍的共產黨支持者集合起來,組建成一個名叫“外國共產主義團體聯合會”(Federation of Foreign Communist Groups)的團體。結果,莫斯科有了一個匈牙利組織,大部分由前戰俘組成。1918年10月,該組織將約20名成員派回匈牙利。11月4日,匈牙利工人黨(共產黨)(HCP)在貝拉.庫恩(Béla Kun)的領導下於布達佩斯成立。庫恩此前曾是戰俘,迅速響應過布爾什維克革命,於1918年4月成為外國共產主義團體聯合會主席。在80名活動分子的陪同下,他於11月抵達匈牙利,並立即獲選為黨的領導人。據估計,1918年末和1919年初,又有250至300名“鼓動分子”和革命分子抵達匈牙利。在布爾什維克的財政支持下,匈牙利共產黨人着手散布宣傳,其影響力很快開始增長。

1919年2月18日,堅決反對布爾什維克的社會民主黨官方報紙《人民之聲》(Népszava)遭到一群由共產黨人動員的士兵和失業工人的襲擊。共產黨人的目標是,要麼控制印刷機,要麼摧毀它。警方介入,在隨後的衝突中,有8人死亡、100人受傷。當晚,貝拉.庫恩及其同夥被捕。在警察總部,警察毆打了許多囚犯,替為粉碎對《人民之聲》的襲擊而喪命的同事報仇。匈牙利總統米哈伊.卡羅伊(Mihaly Karolyi)派其秘書詢問這位共產黨領導人的健康狀況。隨後,貝拉.庫恩被施予極其寬鬆的監禁限制,並被允許從事活動,儘管被拘留,但很快就能扭轉挫折。3月21日,他仍在獄中之際,取得了重大成功,促成了HCP與社會民主黨的合併。同時,卡羅伊總統的辭職,為建立一個“蘇維埃共和國”、釋放所有被囚禁的共產黨人,以及仿效蘇聯人民委員、組建布爾什維克模式的國家革命委員會(Revolutionary Council of State)開闢了道路。該共和國曆時133天,從1919年3月21日至8月1日。

人民委員們在其首次會議上,決定成立革命法院,其法官從民眾中挑選。列寧(貝拉.庫恩曾稱其為世界無產階級領袖)在3月22日以後,通過電報與布達佩斯進行定期聯繫(交換了218則訊息),並建議槍決社會民主黨人和“小資產階級”。在1919年5月27日致匈牙利工人的信息中,他為這種訴諸于恐怖的做法進行了辯護:“無產階級專政要求用迅速、無情和堅決的暴力來粉碎剝削者、資本家、大地主,以及其爪牙的抵抗。不了解這一點的人,就不是革命者。”不久,商業人民委員馬加什.拉科西(Mátyás Rákosi)、經濟事務人民委員尤金.瓦爾加(Eugen Varga)以及新法院的院長疏遠了所有的商人、產業僱員和律師。貼在牆上的一則公告總結了當時的情緒:“在無產階級國家,唯有工人才准許存活!”工作成為一種義務;所有僱用20名以上工人的企業立即被國有化,接着是僱用10名以上工人的企業,其餘的很快也被國有化。

軍隊和警察部隊被解散,一支完全由革命志願者組成的新軍隊成立了。不久,政府的革命委員會成立了一個恐怖小組,它迅速以“列寧青年團”(Lenin’s Boys)之名聲名大噪。恐怖小組謀殺了約10人,其中包括一名年輕的海軍少尉拉迪斯拉斯.多布薩(Ladislas Dobsa)、一位前首席國務大臣和他的兒子(鐵路負責人),以及3名警察。“列寧青年團”聽命於一個名叫喬瑟夫.車爾尼(József Czerny)的退休水手。他從最激進的共產黨人中,特別是曾參加過俄國革命的前戰俘中招募了該組織成員。相較於一度建議解散“列寧青年團”的貝拉.庫恩,車爾尼在政治上與最激進的共產黨領導人蒂博爾.薩穆埃利(Tibor Szamuely)更為接近。作為回應,薩穆埃利集合了自己的部隊,向蘇維埃之家(House of Soviets)進發。庫恩獲得了社會民主黨人、戰爭聯合人民委員喬瑟夫.豪布里奇(József Haubrich)的支持。最終,談判開始了,車爾尼的下屬同意與內務人民委員部聯手或參軍入伍。實際上,他們中大多數人都是這樣做的。

隨後,薩穆埃利帶着約20名“列寧青年團”成員,前往索爾諾克(Szolnok)。該市後來成為匈牙利紅軍佔領的首個城市。在那裡,他處死了幾名被控勾結羅馬尼亞人的當地人。這些羅馬尼亞人因佔領了特蘭西瓦尼亞而被視為民族的敵人,並因羅馬尼亞政權反對布爾什維克而被視為政治敵人。一名猶太學童嘗試請求饒其父一命,也因稱呼薩穆埃利為“野獸”而被殺。紅軍首領嘗試遏制薩穆埃利對恐怖的慾望,卻徒勞無功。薩穆埃利徵用了一列火車,在全國巡迴,對反對集體化措施的農民一律施以絞刑。他的助手喬瑟夫.克里克斯(József Kerekes)被控殺害超過150人,且他自己也承認槍殺了5人並親手絞死了另外13人。儘管確切的遇害者人數從未有所定論,但阿瑟.庫斯勒(Arthur Koestler,譯者註:1905年—1983年,匈牙利猶太裔英國作家、記者和批評家)聲稱或許略少於500人。不過,他接着指出:“我毫不懷疑,匈牙利的共產主義本來會走上與俄國模式相同的道路,並很快淪為極權主義警察國家。但這種確信來得太晚,在革命初期充滿希望的輝煌歲月中絲毫未能起到警示作用。”歷史學家把記錄的129例死亡中的約80例歸咎于“列寧青年團”所為,但真實數字很可能至少有好幾百人。

面對越來越強烈的反對,以及羅馬尼亞軍隊威脅的惡化,革命政府利用了大眾的反猶主義情緒。一張海報譴責了拒絕在前線作戰的猶太人:“如果他們不把生命獻給無產階級專政的神聖事業,就把他們趕盡殺絕!”貝拉.庫恩下令逮捕5,000名前來尋找食物的波蘭猶太人,然後沒收了他們的財物,並將他們驅逐。HCP激進分子要求薩穆埃利接管局勢,並呼籲進行一場“紅色聖巴多羅買日大屠殺”(Red St.Bartholomew’s Day Massacre),認為無論出於何種理由,這都是阻止該會議共和國(Republic of Councils,譯者註:即蘇維埃共和國)衰落的唯一手段。車爾尼試圖重組“列寧青年團”。7月中旬《人民之聲》上出現一則呼籲:“恐怖組織所有以前的成員(他們在該組織解散時遭遣散),都被要求到喬瑟夫.車爾尼的辦公室重新應募。”次日,官方作了澄清:“特此通知,不可能設想重建‘列寧青年團’組織。該組織對無產階級的榮譽犯下如此重大暴行,以致將來不得容許他們在會議共和國政府機構中扮演任何角色。”

布達佩斯公社(Budapest Commune)的最後幾周處于混亂狀態。貝拉.庫恩面對着一場反對其領導的未遂政變,該政變可能由薩穆埃利所領導。1919年8月1日,他在意大利軍隊的保護下離開了布達佩斯。1920年夏,他在蘇聯避難,並立即被任命為南方戰線紅軍的政治委員。在那裡,他因處決弗蘭格爾(Wrangel)軍隊的軍官而聲名雀噪。這些軍官此前同意,如果饒他們的命,他們就投降。薩穆埃利試圖逃往奧地利,但在8月2日被捕,不久後自殺。

──轉自《大紀元》譯者:言純均

相關文章

《共產主義黑皮書》前言之一:暴行的使用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2)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3)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4)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5)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6)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7)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8)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9)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