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論】中美衝突的根本 5G網絡主導權 高級動物要統治人類 (音頻/視頻)

石濤
2018-09-12 08:53

大家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有朋友看我前面的節目,他提了個問題,他看不懂,他說真的像濤哥所講的習近平要成為人類的獨裁者、人類的主宰者?他現在的說法稍小,因為最新提出來叫“中非人類命運共同體”,他拿出六百億,而他最早的時候是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號,他講的叫人類命運共同體,在第七十屆聯大全體會議上,那是他首次在聯大發言。當時我們聽到這個說法,我相當茫然,我當時只是說高級動物要與人類創造命運共同體,啥意思?搞不懂,因為你的生命認知那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說用錢來買掉一切的話,那是開妓院,那就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用錢買就是妓院,因為你牽扯到人類的一體化,你牽扯到這些,我們看不到這些。

 

後來幾天之後,社科院中國科學院它有一個特殊的機構組織,那個組織拿出了一個叫政策性文件,就叫中國製造二零二五,時間點是一個時間點,當時我們沒有太關注這個問題,當時因為處在一個二零一四,二零一五正好處在一個真正的血月的一個循環年,兩年時間出現了四次血月,月全食,而這四次血月都應在了猶太人的三大節日當中的兩個,一個是住棚節,一個是逾越節,如果從生命的角度來講,猶太人的神高過了這地球月亮,高過了人類的時間。在星際的運走當中,它同樣是生命的,所以它能夠出現這種應對在一起,要不然你無從解釋,我說句難聽話,科學扯淡,有朋友不太愛聽。生命是神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真的;思想是騙人的,思想會把我們每一個人的真實生命的尊嚴限制在人的利益中,你想吧,肯定的。

 

回過頭來說,習近平是在那個時候提出的命運共同體和中國製造二零二五,是同一個時間,而那個時間呢正好應對在血月上。而應對在血月上在我當時的節目中的說法,他當時應該抓了江澤民、曾慶紅,以國家主席的身份,因為二零一五年九月三號他是以國家主席的身份進行了大閱兵,而選擇的時間是中華民國的老兵節,日本人投降的日子;在十月底他見馬英九,他也是見中華民國總統,所以這兩個概念都是國家政體概念。當他以國家政體概念治江澤民罪的時候等於是國家治共產黨的罪,我們當時跟大家講的是這麼個概念。

 

而這種天象應對着他應該去做這件事情,但他沒做,他確實沒做,要做的時間點呢是那年的八月十五,九月二十七號可能是,所以當他錯過之後全都變了。我們現在看是他錯過了那個時間點之後,他自身出現了很大的改變。到了二零一六年強推一帶一路、中國製造二零二五、大數據,都是那時候出現,大數據、智能化產品都是那時候出現的。所以每個人的命運、生命有着他自己的屬性。那個朋友留言說,現在國內烽煙四起,民不聊生,大家就是都沒有人喜歡他,共產黨內部各個派別也都不喜歡他,老百姓也不喜歡他,他為什麼要一意孤行這麼干?哈,我估計國內的智能化產品可能到了一個很關鍵點,這麼講吧,華為的5G突破可能是一個關鍵點,這個時間點上。

 

在他的中國夢想中,他可能以為只要他投入足夠的力量,在很短的時間內5G就能成功,華為的5G真正能成功,在中興這一類公司的護佐下,所以川普打擊中興,應該講對習近平的打擊巨大,他才不惜親自找川普,要把中興要回來,給多少錢都給,他知道美國人遵守合同,這點他都懂,所以中興是一種輔佐,華為是中心,現在看來,只要5G產品出現他就成功了。當5G產品出現用在他今天中國社會的監管問題上,在中國的境內大規模實施像在新疆實施過的內容,新疆在我眼睛裡是試驗地,中國人就全都被控制了,每個人就像在被網絡所賦予的這種手銬和腳鐐是一樣的,或者脖套是一樣,隨時置於你死地,因為你現在離不開阿里巴巴,離不開淘寶網,離不開支付寶,離不開微信微博,你就離不開共產黨,所以很可能是5G正在突飛猛進。

 

很湊巧,昨天《華爾街日報》登了一篇文章,中美展開的貿易戰實際是5G主導權的爭奪戰。這篇文章在《華爾街日報》一直在推,一直頂在最頂上,所以應該是有着它的獨到之處。早期的移動通信技術主要是歐美公司推動的,而有望再度改變整個互聯網使用的方式是5G時代,5G的來臨。中美之間真正正在上演一場5G主導權的爭奪戰,雙方進行了大規模的投入,而中共付出的心血尤其巨大。所以當年的戰爭,里根時代的概念是核武器的外太空的競爭,川普時代的競爭是完全在5G時代的主導權的爭奪戰。它同樣需要大筆金錢,需要大規模的技術,而它直接傷害人類,每個具體人被他控制,當時的外太空的核武器是大面積摧毀,它今天是所有人被它控制,這是正邪的較量,所以這一次的中美之間的正與邪的較量完全在高科技上,在智能化產品上。

 

兩國的設備生產商,電信運營商都在加緊測試新一代的無線網絡,網絡的速度比現在的4G快一百倍。5G支持下,無人駕駛汽車行駛,醫生的遠程複雜手術都是完全可以實現的。而且還可以為物流網、虛擬現實、增強現實中的叫做聯絡設備提供依託,信號塔將把高速互聯網接入設備,降低設備對網絡和WIFI的依賴,而信號塔的設備的本身,華為是世界上最大的供應商,所以這裡面加上了叫物流網,虛擬現實和現實中的聯網設備的提供,這些都是對人的直接控制。

 

而在相應的這一部分內容,虛擬化的世界當中,它要以大數據為基礎,虛擬化不是真的環境,但是虛擬化的增強現實中的展現,它要以人的習慣、人的方式作為模擬試驗,所以中國的大數據你現在在地鐵你用的微信、微博所有資料都被它匯總了,就像我講過,阿里巴巴,如果在淘寶網你有一個店,你在賣東西你一定有你的一些買貨賣貨的習慣,你的促銷手段的方式,他會把你類別化,這一類的商店分成不同的區域塊,這樣的區域塊不同的主人,是男的是女的,多大年齡,它會相應都可以區分出來,針對這樣不同的人的特點,當被匯總出來之後,它進入智能化產品的生產,一個假的你很快出現在阿里巴巴、淘寶網上的虛擬的店中,你會被淘汰,那就是科幻影片中的真實版。

 

華為,這裡他提到華為,華為高管和研究人員七月份在深圳總部慶祝一項技術被認定為5G開發的關鍵一環。你看,沒錯吧?發明這個技術的是土耳其人,這個勝利意味着華為未來的特許費用收入來源談判和籌碼,是中國主導5G技術中的一個里程碑。你看,沒錯吧?實際有點像人類保衛戰,哈,大家可能聽我這麼說有點像天方夜譚啦,真正的人類的自我保衛戰。共產黨是邪魔,大家在使用這些產品只會貪圖自己的方便,貪圖自己的愉快和享受,他不會想到那一份東西對他的傷害,他知道嗎?他知道,想一想,人的內心的貪慾對自我的傷害有多麼巨大!

 

怪不得老祖宗黃帝求得的離世之法叫“人離色不老,木離火不灰”,火沒有木頭哪有它的火焰,哪裡有它的光芒,哪裡有它的五彩,對吧?而那光芒五彩的一切卻是人捕捉不了的,卻是木頭燒毀的,你的慾望的放縱的放蕩的所謂的美妙的一切就像火苗一樣,既有形狀又無形狀。火苗沒形狀嗎?有,你說它真有形狀嗎?你抓不着,對不對?它在存在與不存在之中,但付出的代價是什麼?欲罷不能,然後是什麼?燒死你。今天的中國社會就是這個,當人們失去對生命認識的時候,每一個具體人都是對自己無盡的傷害,白痴的、無盡的那種滅絕自我生命的那種傷害。

 

最近在美國的新澤西Verizon,那是一家電信公司,它的一個實驗室裡面電腦評上正在演示一個叫防眩光窗戶塗膜劑如何干擾5G高速互聯網進入室內,它測試一種新型的無線設備的音量質量,已經去年開始在十一個市場測試5G技術。他在講相互競爭了。

 

而新澤西的另外一個地方諾基亞,工程師們測試5G的兼容套袖,工廠工人值班室可以像手臂支架一樣佩戴這種套袖來操縱無人機,機器人,或用來監視自己的生命體征。諾基亞零七年開始5G研究。他的意思在表明,5G之爭在我眼睛裡人類命運之爭。5G的技術的經濟效益在研究中,但大家都認為有巨大的利益的回報。專利公司涉及到幾十億美元的使用費用,最大最可靠的網絡國家將研發更快的網絡支持技術領先,佔主導地位的設備供應商可以讓國家情報機構和軍方監視擾亂任何其它國家的網絡,擁有優勢,就這麼回事。所以5G之爭變成了這一次中美之間的戰略戰爭的真正的關鍵點,是人類生與死的關鍵點。

 

他說,華為的董事長叫陳志軍出席公司活動,面對未來深知5G的誕生代表着一個新的開始,全新時代,5G是全新時代。Verizon的首席執行長提到說,深信5G將給社會帶來諸多深刻的變革,消費、媒體、娛樂,所有產業出現根本性改變。你看,就是人類命運的生存權的爭奪,是被掌控在高級動物手裡面,還是被掌控在人手裡面?某些標準衡量中國處于領先地位,二零一三年就開始幹了,國家牽頭的,華為等在這其中積累了巨大的經驗,而在美國因為政府通常避免向私人部門發號施令,所以一直是私人公司的做法。AT&T、Verizon、三星、諾基亞都是5G主導的。而上周英特爾、思科在提交給美國貿易代表文件中提到,關稅計劃將抬高路由器、交換器和其它產品的成本,拖慢5G本身在美國的發展。可能吧,在今年晚些時候三家主要運營商會推出5G服務的,而真正的服務將在明年,所以他在大篇幅的講5G對人類的影響,大篇幅在講這些。

 

然後他談到了一些具體公司在5G當中的發展。博通,高通,這些都是5G當中的領先地位,但是博通跟高通本來是要聯手的,被中國給阻止了,所以對於美國來講是一個巨大的傷害,對美國的5G的發展是一個巨大的傷害。另外一個就是華為的影響力,這裡就不用講了,華為跟中興的影響力都是被正常人類社會視為是對正常人類社會的直接的威脅。中興、華為一直否認他們跟政府有關,一直否認跟中共有關,而在開發前幾代移動網絡中沒能跟上西方的步伐,因此將5G作為一種決定性勝負手出現。他裡頭講很多,我就跟大家介紹關鍵在這點上。二零一五年以來中國已經建造了三十五萬個叫蜂窩基站,而在美國卻不到三萬個,中國每一萬人有十四點一個,美國則為四點七個,這對5G至關重要。

 

其實北京竭盡全力發展5G,所以應該是5G是習近平中國製造二零二五的勝負手,現在時間是他的關鍵性,也正是因為5G是在今年跟明年的重要的一個成型的過程,他才會花大價錢,拚命把中興救回來。所以川普放行中興是個敗招,是敗招,無論他怎麼做都是敗招。長城附近有一個5G的實驗室,這是一個真實的行動,參觀過這個實驗室的工程師和業內高管說,場地錯綜複雜,布滿了基站和移動設備,每家大型中資移動運營商和設備生產商都有自己的一套,所以這是一個整個5G的基地,在北京的長城那兒,那就是延慶縣了。這裡面他主要是講中國的投入了,中國移動首席科學家叫易芝玲講,試驗結束後,中國移動將在十七個城市開展自己的試驗,預計在二零二零年實現5G的商用化,這都是在講這種尖端的對比,文章寫的就是美國歐洲什麼樣,中國什麼樣。

 

然後他提到高頻毫米波處理數據的能力,這都是技術性的東西了,我覺得無所謂了,因為對於我們來講意義不大,我們講的概念就是中共要掌控5G技術,它將對人類的影響。中共引領5G的雄心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制定技術標準,如果它去制定5G的技術標準的話,全球其它的地區都得遵循他的標準,而這一直是它努力的概念,這是人類命運共同體。我不知道朋友想過沒有,它如果把新疆做為試驗地,現在的一帶一路同樣可以把非洲作為試驗地,作為在5G成型之後它推動的全面的智能化產品的試驗地,有可能,拿非洲,拿黑人做試驗,非常有可能,那真的是挑戰,大家可能想象不出來這裡面描述,我個人都能感覺到這種挑戰性。

 

現在的相關5G的標準還沒有被確定,高通等西方公司最終將掌握大多關鍵數據的專利,所以優勢依然在西方社會,人的社會中,但是呢我們知道中共的做法叫不擇手段,不擇人的手段,不擇動物的手段,不擇魔鬼的手段,如果它以不擇手段的概念,就像我說如果西方世界投入四萬億美金去研究相關,我是比喻啦,相關內容的話,中國人投入一萬億美金去偷,去搶,你看成不成,是成的。零九年華為啟動了5G研究,他說聘請了Nortel的研究員,在渥太華建立了一個研究室,是在加拿大首都,而這個人是叫童文,是中國人,無意中發現了叫極端編碼,這是土耳其科學家發明修正數據,傳輸錯誤的一種新方法。

 

所以很有趣的,Nortel是在上一次的零幾年,零一年零二年的,當時的科技出現大變更的時候,它倒閉,華為投入了大量資源開闢這個編碼。二零一六年內華達州舉行的相應的會議上他提出了這個要求,這些都是技術數據了。在相應的環境當中,當時在場的一個叫標準專家稱,競爭極其激烈,我們看到中共認為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我們見到的最大的政治鬥爭之一,它是英文翻譯過來的。華為在5G的研發上已經是超過了十億美金,如果這個標準被認可的話,華為將成為主要的技術專利的擁有公司之一,華為現在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相應的電信設備和這個信號塔設備的提供者。

 

然後他就提到了美國現在的狀況,包括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的一些做法,他都是這種做比較了,我們個人主要是看一些真正的結果了。他說中共在相應的方面更具有侵略性的戰略性投資,主要他談到了華為的設備,文章寫的非常長,以至於到最後提到說,華為高管試圖降低外界對5G的期待值,其實給我的感覺是低調,華為跟中國移動的高管稱,無論如何兩個公司將大力推進5G產品。而美國富瑞金融集團駐香港的分析師說,對中國而言,5G是一個如此重要的戰略項目,涵蓋方方面面,動用所有資源,中國如果跨入5G大門,將會在6G、7G跟8G上佔得先機。

 

我覺得它不用佔6G、7G、8G了,他今天5G做成的話,習近平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成功了,如果人類命運共同體用這個劉強東的話,站在科技的角度,站在叫什麼雲端的角度,站在這個智能化的角度,共產主義就實現了,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共產主義實現,基礎在5G上,這是今天中美之間搏殺的關鍵點。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