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它發現經濟體制改革意味着中共對於經濟的控制的減弱……
中共它發現經濟體制改革意味着中共對於經濟的控制的減弱……

【傑森訪談】美中貿易戰曝露中共經濟發展秘笈 (音頻/視頻)

靜汝
2018-09-16 05:58
中國經濟發展根本原因是中國人的勤勞和智慧,其次原因是國際上給它了無窮多的便利,而第三是它在貿易上完全不遵守國際規則,用一種流氓手段來破壞整個國際經濟秩序。這三點事實上是中共這些年經濟發展的秘笈。你現在規規矩矩做生意,按法規去做,它根本就不行,它經濟就發展不了,它就沒法再炫耀它所謂的中共模式啦,黨的偉大這樣的東西,就沒法再炫耀了。這一點上來說,使得這個事情變成了一個好像中共在它看來是一個生死存亡的問題。

聽眾朋友,您好!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美中貿易戰不斷升級,目前中國正面臨美國決定徵收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國商品徵收關稅之際,不過此時又傳出美國和中國將進行新一輪貿易談判。對於造成美中貿易戰升級的關鍵點,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在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發表了他的看法。

記者:傑森,您好!我看到中方報道說是美國要求談判,但美國方面說壓力在中國方面。

傑森:都不矛盾,具體什麼一個說法不重要,美國說中共那邊想談,美國就發出邀請,這是順理成章的,比如說中共暗示說我們還是再談談吧,美國畢竟在準備下一個兩千億的制裁方案,美國這邊如果拒絕任何的跟中國的接觸,他在國內政治壓力也會很大的。

雖然他對於中共談判誠意有多大,不一定抱很高的願望,但是既然中共提出來要談了,美國出於美國這種民意的原因,實際上是要談的。畢竟任何一個貿易戰都會使得國內有一部分的產業受到負面的影響,比如說中共這次主要是針對美國這邊的農產品,如果川普談都拒絕談,他也很難跟農業州的這些人交代,人家會說中共想跟你談都不談,你這是怎麼回事。他就說那好我們談,但是川普決不會在提出來三點要求方面有任何的退步,但這三點要求對中共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完全實現的。

記者:能說明一下哪三點要求?

傑森:對,是三個層面的要求。這個三層面的要求是中共自己把美國的要求劃分的,中共說第一個層面的問題是我們解決貿易赤字的問題,解決方案就是大量購買美國的東西,這個事情我立刻能做,但是這不是重要的。第二個層面,美國提出來說你要降低非關稅貿易壁壘,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關稅要對等,我的汽車賣到你那要25-30%的關稅,而你的汽車賣到我這,只收3%的關稅,這不對等,是不行的。第三個是要停止任何要求美國企業要轉移技術等等這樣的事。

像這樣的要求,比如關稅的貿易壁壘,或者是那種政府補貼,對這樣的事情,中共說我們立刻改不了,但是我們也許跟你談,過幾年可以改,這是明顯的拖延。再有一個,比如中共對於中國經濟的過度介入,包括強迫國外企業轉讓技術,用中國的市場換國際的技術,這樣的做法,中共是不承認的,甚至是拒絕談判的。這三個不同層面的東西,中共認為,一部份我可以立刻答應你,一部份我可以商量,再一部分咱們免談。川普說那不行,其實我最關心的是第三個部分,因為這是結構性的。

歷史上一提關稅,中共就買美國一批飛機,買一批東西,然後把這個事情糊弄過去了。美國這邊歷史上的政客,是我表面上把貿易赤字數字搞得好看一點,我就算給美國人有交代了,反正是得過且過。川普不是,川普是從根本上要解決貿易結構性的問題。此時此刻川普認為中共還不知道整個這一次他的決心有多大,中共談判的這種誠意從前面的三、四輪展現出一直都是僥倖心理,希望美國又像以前一樣喊得很兇,最後還是退讓。基本上這次川普在此時此刻覺得我前面制裁中共五百億,中共回敬五百億,他覺得這一輪根本就不算真正的給中共知道痛處。他說實際上下一步美國要出兩千億,中共那邊沒有兩千億對等,在這樣的情況下,可能中國會開始感受到一點痛。川普說我下面還準備了兩千五百多億,到那個時候,中共幾乎沒有任何的回擊還手的力度了。川普他知道只有到後面,再過一段時間,再多的這種貿易壓力,中共才可能認真的思考。

其實美國這邊把他定的條例零分關稅貿易壁壘,再有一個零補貼,再一個制止強迫企業轉讓技術,制止中國政府資助的竊取美國技術,這裡是兩個制止,第三好像是允許美國的企業在中國獨資經營。因為現在中共要求任何外資得在中國是合資經營。合資經營就牽扯一個偷技術的問題,因為兩個企業是在一塊的,你都分不清誰是誰的技術,最後發現技術都跑到中共那裡去了。這是美國提出來的一系列的要求,川普認為你只有這麼做,才能真正的解決長遠的這種貿易不平等的問題,技術發展不平等的問題。所以川普決不會退讓的,此時此刻談判,在川普來看,只是一方面的給中共那邊一個機會,也許他們早點清醒。如果這次不清醒,川普其實後面還有兩三道菜給中共喂,他覺得要直到中共“吃”清醒了,那個時候中共可能才會開始認真的考慮美國這邊提出的條件。

現在很多條件中共幾乎是免談的,認為是不可能,我們怎麼可能完全讓美國企業跑到我們中國去獨立獨資開廠,這是不可能的,這是中共那邊的說法。但與此同時中共的企業可以100%的獨資在美國開私人企業,它認為是理所當然的。

其實很多國際上的貿易上,中共和美國,包括其他的國家貿易不對等,這也是川普第一次有這個魄力跟中共較真到底。以前的政客點到既是。中共那邊在很多方面對美國這邊是有一定的政治壓力的,歷史上各個政客在中國這個問題上都覺得是硬骨頭,不願意啃,怕引發美國國內的一些反彈意見。

川普就是川普,就是跟歷史上政客完全不一樣的運作方式。他是個商人,在他看來,這是我的利益所在,你不讓我看到我的利益,我是絕對不可能在談判上有什麼退讓。川普最後在推特中也談到了,說華爾街日報說我們主動去找中國談,好像有點低三下氣的感覺。不是的,中共那邊找我們來談。

而且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美國現在的經濟是節節暴漲,不管是就業,GDP,股市都是往上爆沖,都是歷史上最優的。貿易戰對美國沒有壞處,而且頻頻的讓美國的政府還能多拿了幾十億美元的關稅。比如原來很低很低的關稅,現在五百億的25%的關稅,你想想那該是多少,輕輕鬆鬆都是幾十億的關稅。他說我們經濟沒受影響,還頻頻拿到這麼多的關稅。而中國那邊你可以看到,股市在往下走,同時企業也在撤離,經濟也在疲軟,人民幣下跌的壓力,他就反覆說壓力在中國那邊。

而且美國他這個政策不是只是針對中共。最開始是全球針對,針對歐洲,針對加拿大,墨西哥,針對韓國,針對日本,他不是只找中共這個茬,但是他知道最硬的骨頭是中共那邊,因為中共占的利益實在是太多了。他談的方式就是韓國第一個首先就開始給美國妥協和談,最近他跟墨西哥也達成了一個協議。美國和墨西哥達成協議以後,加拿大就面臨很大的壓力,要跟美國達成協議。歐洲前一段時間也達成了意向,準備在工業產品實行零關稅等等。就是最開始川普在全世界範圍要求推翻以前協議的時候,連美國這邊這些自由派的媒體或者左派媒體都在拚命的說川普是瘋子。但是此時此刻一個一個川普都在談贏,國內罵川普的聲音也沒得罵了,同時也是給中共帶來巨大的壓力。所以不管是從經濟上,從政治上,還是外交上,其實美國這邊沒有任何的壓力,美國再出兩千億,兩千億之後再出兩、三千億,美國都沒有任何問題,因為美國現在就處于這樣沒有任何壓力的狀態。而中共,這個事情別說拖五、六年,兩年拖下來,中共基本上很多問題都會暴露出來,只是中共現在還沒有意識到這個事情有多麼危險。

記者:您剛剛提到的這三個層面是不是應該就是美中貿易戰的焦點?

傑森:對,中共現在不把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叫貿易戰,它想給自己未來留台階。你只要說是貿易戰,中國人就會將來問,到底誰打贏了?中共總不能說我們妥協啦。那多不好啊。歷史上撤退也都叫什麼戰術轉移之類的。現在你打我五百億,我打你五百億,已經是個典型的貿易戰了,中共現在不叫貿易戰,叫貿易摩擦。現在國內的媒體,普遍把這個叫貿易摩擦,這事實上給自己已經準備留後路的一種說法。

而貿易摩擦事實上是怎麼引發的呢?就是川普說歷史上美國人吃太多虧了,關稅不平等,你高我低,同時你們的企業不管是銀行,還是媒體,還是什麼技術公司,在美國想在哪開就在哪開,想怎麼開就怎麼開。同時美國這邊啥都進不了中國,銀行不讓你進入,技術產業根本就不能進入,媒體根本就不能進入,Google,Facebook根本不讓進入,技術公司讓進去,你得跟中國那邊合股,合股的過程中技術就偷沒了。有的時候你僅僅讓我在中國賣東西,你也得把你的原代碼給我公布了,美其名曰是國家安全問題,但事實上是拿技術。同時又大量的從網上駭客,有專門中國的軍方負責從網上偷東西,有一個偷竊的技術轉讓的執行過程。就是你讓美國如何面對中共這麼一系列的不公平的做法,而擺在美國人面前是將近三千多億的貿易赤字,就是貿易逆差。美國賣給中國一塊錢,中國就要買給美國四到五元,整個中國在外貿上賺的80%的錢就從美國這賺走的。所有這些事情擺在美國人面前的時候,川普說我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歷史上那麼多美國政客根本就不管這個事情,他說我再也不讓美國人做冤大頭了。所以他就提出來剛才我提的那幾點。

我不是要給你打貿易戰,我不是要建立貿易壁壘,我實際上要跟你零關稅,我跟你收零關稅,你也收我的零關稅,我跟你沒有任何非關稅的貿易壁壘,你也不要跟我有任何的非關稅的貿易壁壘。我不讓你的公司把技術轉讓給我們,你也不能要求我們公司把技術轉讓給你,其實都是一種公平的手法。你要是在正常人與人交往中,他會說川普再公平不過了,就像是中國人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不想讓我這麼對你,你就不要那樣對我,中共就不願意把這個理擺明了,它一直在說這是不可能的,我這個不跟你談,那個不跟你談,最後就把這個事情拖到現在這樣的狀態了。

記者:您認為中共為什麼不願意這種公平的貿易?

傑森:中共就賺不了美國這麼多錢了呀。美國製造業只有勞動力成本貴一些,有好多其它方面比中國優惠很多,比如土地成本是非常低的,能源不管是天然氣,石油、電力比中國那邊低很多。他的基本的運輸環節的消耗費用也比中國低很多,同時他整個稅務的結構要比中國好很多,因為他的稅是賺了錢以後的利潤才交稅,而中國你只要機器開始運行,一直賠錢也得給交稅。就是說所有這些你會發現如果兩邊貿易是完全對等的,很多企業自動會搬到美國來。它(中共)以前就是靠中國收美國進去貨物的稅高,所以使得很多企業要往中國賣東西,最好跑到中國去生產。

當然還有其它,象還有對它自己擁腫無能的央企的這種以國家利益的借口進行保護,比如它的電信行業,因為它知道電信行業敞開了,美國這邊的電信公司是它是競爭不過的。金融行業,它知道如果把金融行業敞開了,國外的銀行會讓中共的銀行很難看的。他就在這方面加一些關,這就叫非關稅的貿易壁壘。不是關稅,但是也使人家的企業進不了你這個國家。

類似於這樣一系列的概念,很明顯中共過去20多年,經濟是在飛速的發展,GDP迅速變成世界第二大,中共把這個變成它的執政的唯一合法性,和跟全世界炫耀所謂的中國道路的這種資本。它就說你看我們中國,我這獨裁統治,我們發展也很快,所以你看我獨裁統治其實也挺好的。但事實上可以看到經濟發展根本原因是中國人的勤勞和智慧,其次原因是國際上給它了無窮多的便利,而第三是它在貿易上完全不遵守國際規則,用一種流氓手段來破壞整個國際經濟秩序。所以這三點事實上是中共這些年經濟發展的秘笈。你要讓它說好了,你現在規規矩矩做生意,你現在就按法規去做,它根本就不行,它經濟發展不了,發展不了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它就沒法再炫耀它所謂的中共模式啦,黨的偉大這樣的東西,就沒法再炫耀了。這一點上來說,使得這個事情變成了一個好像中共在它看來是一個生死問題,存亡的問題。

記者:那這就是說牽扯到您剛剛說結構問題是根本問題。

傑森:對,有人說這次貿易戰,其實是川普倒逼中共的經濟體制改革。美國告中國WTO沒有實施在WTO上的承諾。02年進入WTO中共是有一系列承諾的,美國說10多年過去了,中共完全不實施這個承諾,那個承諾你要去看的話,就是要倒逼中共的政治體制改革。

中共現在基本上改革是不進反退了,中共經濟在過去十來年的時候,叫國進民退,實際上它在更多的搞計劃經濟性質的東西,更多的是用央企在控制中國的經濟命脈,而不是把經濟逐漸更加自由化,讓老百姓在經濟中自由發展。它在所謂的經濟體制改革中是在走倒車的路。川普是在用貿易概念去倒逼中共的經濟體制改革。

對於中共來說它不願意,因為它發現經濟體制改革意味着中共對於經濟的控制的減弱,中共對經濟的控制就是中共對中國整個國家政權的控制。它也知道如果企業不靠中共也能發展的很好,你讓企業去學黨章,喊共產黨萬歲,哪有人喊!你讓企業去建立黨支部,哪個企業會理你?企業是靠我自己發展的,那我根本就不理你了,中共對中國的控制就減弱了。中共為了加強它的控制,它就發現我必須得在經濟領域掌握生殺大權,我讓你死,你就得死,我讓你活你就活。對於經濟命脈掌握以後,企業就得聽它的話了,它說你得在企業里給我建立黨支部,黨支部每個星期三下午學習等等,企業就得這麼做了。所以整個過程當然還牽扯到一些國企、央企,這種臃腫無用的體制,也因此能保護下來。你可以從這個過程中可以看到,其實貿易戰對中共來說真的是進退兩難的一個無解的苦局。

記者:我看到很多報道說,專家對這次談判不樂觀。

傑森:就像剛才我說的,進退兩難的一個苦局。其實在我看的話很簡單,就是執政的政府跟所謂執政的中共割裂開,你會發現這事一下子就解決了。為什麼其他很多政府很快跟美國談攏呢?第一他認可歷史上是佔美國便宜了,第二他發現其實從利益角度雖然說比以前佔美國便宜佔得少一點,至少我還跟美國可以正常的交往做生意,不管怎麼樣,總比談崩了強。所以各個國家逐漸都跟美國開始談順溜了。

中共這邊不可能,因為我剛才談到了,牽扯到中共執政黨的存亡問題。但是要是把這個執政黨擱到一邊,就是中國政府像韓國政府,像墨西哥政府這樣普通的政府角度,單純從國民的利益,從國家經濟發展的角度來說,不管怎麼樣都會跟美國把這個談判談成的。現在加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附體的中共,這個中共就像機體中的寄生蟲一樣,這個寄生蟲有的時候控制人的大腦,現在就牽扯到這個問題,就是說你是讓這個身體活還是讓這個蟲子活。這個蟲子很困難,它知道要讓這個身體活,自己就有點活的很痛苦,但是要讓自己活,這個身體又活不旺。現在中共整個體制很困惑。但是在我看來,我覺得對中國老百姓就是剝裂中共,這個事情一下子就解決了。

記者:有報道說目前中共加強向非洲投資。您認為這和美中貿易戰升級有關係嗎?

傑森:有關係。中共解決美國貿易戰一個辦法就是說我們以後要跟美國的經濟偶合度要減低,同時我們又不想讓出口量減少,怎麼辦呢?開發新的地區,所以加強東南亞的合作,要加強跟非洲的合作等等這樣的東西。非洲那邊窮的一蹋煳塗,怎麼加強合作呢?我們先給你搞一帶一路,我們先給你搞基礎建設,非洲基本上啥都沒有,沒錢,那好我給你墊錢,就是變成這麼個情況了。有的時候就變成了為了政治目標,有政治目標我們定成了要想跟非洲發展經濟,你沒錢我給你送錢,政治目標定成了要在非洲發展一帶一路,你沒錢我免費給你建,最後就變成了這樣渾然不理智的狀態。說解決了中國的內需問題和產能過剩的問題,我們生產那麼多鋼材沒地方用。你的環境污染成那樣子了,你要是少生產點,浪費也減少點,明明知道鋼材生產過剩了,你還拚命的生產,最後不得不無償的送給非洲人,讓非洲建鐵路了什麼的,就是有的時候中共為了發展GDP,都有點為了幹活而幹活那種狀態了。

記者:我看還有報道說貿易戰持續下去,對中國的影響其實並不僅僅是貿易,還會引起大量工作流失因為外資撤離中國。

傑森:這事情已經發生了,企業撤離中國不是最近這兩年發生,有一段時間了。多方面原因,一方面中國土地的成本越來越高,各個地方最賺錢就是房地產開發,很多地方政府也是擠掉企業,位置比較好,我就希望你搬走,搬走了我好開發房地產,所以土地成本上升使得很多企業去簽很多協議,各方面成本都在增加很多。另一方面中國勞動力成本也在迅速的提升,因為中國搞了幾十年的計劃生育,現在突然發現沒人幹活了,年輕這一代勞動力在迅速萎縮,人口紅利在喪失,這一點使很多企業也是非常撓頭。

再加上中共經常把經濟和政治混淆在一塊,韓國那邊薩德,好我折騰韓國企業,日本釣魚島,我折騰你日本企業,人家怎麼受的了,今天做生意,過去把人家店砸了,明天你又去給人家門口抗議去,搞得這些企業也人心惶惶的,一有機會人家就跑了。最近又雪上加霜了,就是中美貿易。

中美貿易如果越談不攏,企業受不了,企業才能賺幾個錢,美國這邊加25%的關稅,企業根本沒辦法活了。所以這時候使原來想撤離中國那些企業更加加速,中國的工資是越南整個工資成本的七八倍,我幹嘛不到越南去生產。越南也不見得跟美國有一個關稅問題。

整個可以感覺到,會迅速的加速整個產業,製造業離開中國,而製造業就像古代的一個說法,兵敗如山倒。一旦做電線的廠離開中國了,接着做燈泡的也離開中國了,很快做檯燈的也得離開中國,因為電線燈泡都在國外生產,我再運到中國來,折騰的中國收我的錢也受不了。做檯燈的也得挪到國外去了,做燈罩得也得挪過去,做燈罩的挪過去了,其他的室內裝潢的都在國外做算了。當時大陸把台灣挖空就是這麼挖的,先過去一些小企業,之後整個一個產業鏈全部過去了。

中國現在也面臨這個,它是個趨勢,等你在乎的時候,這個趨勢已經兵敗如山倒,根本已經攔不住了。這就是為什麼中共現在跟美國貿易戰打到這個份上了,李克強好像還跟美國在中國的企業吃定心丸,說放心我們不會動你的,他怕這些企業走,他也看到這個問題了。其實最高檔的企業都是美國在中國投資的那些企業,那些企業直接是世界大的公司帶去的是最高的技術和最好的管理,最好的福利,最好的工資,這些企業要是走了,高端低端全沒有了,中共就完了。

聽眾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Jason·Boon
2018-09-17 14:37

“9 Sun merit of god”: It is best to have not only better!
“Chinese Communist Party”:It is more bad to have not worst!

匿名
2018-09-17 06:25

傑森先生的訪談中,用了許多經濟學專業裡面的“專業術語”與“專有名詞”——當然,我也不是學“經濟學”畢業的,所以對於這些詞我也不是完全能夠弄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由於傑森先生連串起來的生動講解、通俗易懂的闡述,我卻閱讀起來絲毫沒有理解上的障礙—— 所以,我認為沒有“九陽神功”的上層功力是達不到這個效果滴…… 至此我要感謝傑森先生的精彩演講! 我在《傑森訪談》中學到了很多東西啊。

匿名
2018-09-17 00:08

誰拿資源誰才是真正受益者 國家級別上賺錢的才是倒霉的那個 當婊子還想立牌坊

拂塵道長
2018-09-18 07:24

“Since need memorial archway should be erected angin facing the bitch.”——其實這句話是來源於中國文化裡面的一句俗語而已,而這句話的原意還只是個形容;而它的內涵卻恰恰在於“拋磚引玉”式的升華……
而用這句話來揭露中共及其“代言人”的話,是恰當的;但我個人認為還不夠淋漓盡致!因為中共的流氓、變態與邪惡已經遠遠超出了宇宙間“相生相剋”的理了,所以你用正常人的語言又怎麼能夠來點透它的邪惡呢?那麼有人就會問了:“既然中共的獨裁者們這麼壞,怎麼沒看到他們的報應啊,你們不是說『善惡有報』嗎?”其實,怎麼說呢?因為每個人看問題的角度都不同,而且還有些東西牽扯的問題還比較大、比較複雜,所以一時半會兒還看不到他們的下場,即使這樣—–從目前這個局勢來看的話,我個人覺得這句話對於他們來說還是是公平的,有前因就必有後果啊,這種我們老祖宗流傳下來的傳統文化中的“因果關係,因果輪迴”對於當事者來說—— 只是很難覺察與瞭然于胸罷了……

Will·Patton
2018-09-16 17:45

不知咋地?____ 我看了這期的“傑森訪談”後,心裡卻突然冒出來一個很強烈的慾望:我對川普總統的為人以及他在生活中的狀態充滿了神秘感,我非常渴求深入了解一下很有個性的川普總統的這個人的全部!

大陸網民
2018-09-16 17:36

感謝傑森博士精彩的“庖丁解牛”! 《傑森訪談》是我每期必看的保留節目……

匿名
2018-09-16 09:32

形式很嚴峻啊,是到了該“正骨”的時候了,,, 你不讓它栽個大跟頭,它還會騎在人家脖子上耍流氓,天意如此!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