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總統彭斯(右)。(Tyler Tjomsland/The Spokesman-Review via AP)
美國副總統彭斯(右)。(Tyler Tjomsland/The Spokesman-Review via AP)

美副總統彭斯全面揭露中共 討共檄文區分中共與中國

子涵、辛吉
2018-10-5 15:37
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就美國對華政策發表長篇演說,全面地揭露中共惡治政權的威脅,就像一篇討共檄文。本台《美國史話》節目製作人、時事評論員方偉對彭斯副總統的演講做了一些點評。

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就美國對華政策發表長篇演說,在涉及美中貿易、美國中期選舉、軍事、媒體、學術交流、台海主權、人權侵犯方面,以及中共對內監控人民,對外擴張滲透、債務外交、侵犯主權的惡意行為,彭斯從歷史和現實角度,全面揭露中共惡治政權的威脅,就像一篇討共檄文。

本台《美國史話》節目製作人、時事評論員方偉對彭斯副總統的演講進行了點評。

中共是摧毀美中正常關係的惡勢力

彭斯在演講中佔用很大篇幅回顧美中的正常來往的歷史,他講到美國剛剛建國之初在尋找出口的新市場,清朝政府接受了美國商人帶去的花旗參和皮草。而當中國面臨列強欺辱分割的時候,“美國拒絕加入其中”“並維護他們的主權。”彭斯說,那時進入中國的美國人,“被古老而充滿活力的人民的豐富文化所感動”,美國的傳教士“建立了中國最早的、最好的大學”。

彭斯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國和中國作為盟友站在一起,兩國共同戰鬥了五年。但1949年中共篡政後不久,“我們在朝鮮半島的山脈和山谷中對打”。即使如此,“也沒有削弱我們要恢復兩國人民長久以來建立的關係的共同願望”,上世紀70年代,美中重新建立外交關係,“開始相互開放經濟,美國大學開始培養新一代的中國工程師、商界領袖、學者和官員。”

上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美國認為“自由中國是不可避免的”,“美國向北京打開了經濟大門,並將中國帶入世界貿易組織。”彭斯說,“以前的政府做出了這樣的選擇,是希望中國的自由能夠以各種形式展開 —— 不僅在經濟上,而且在政治上,並且尊重對傳統的自由主義、私有財產、個人自由、宗教自由 —— 整套的人權。但是,這個希望沒有實現。自由的夢想對中國人來說仍然遙不可及。”

方偉說,讓我們把它說透,從我的角度就是說,其實彭斯副總統總結了過去幾十年來的這樣一個中美關係,特別是最近25年以來,他說:用川普總統的話來說就是,“我們在過去的25年中重建了中國”,意思是美國投資了中國,打造了今天的中國。

美國原以為與中共的接觸會導致中國走向開放自由,所以美國一直抱着一個期待的心,但這個希望落空了。對內,它沒有給予中國人民更大的自由,它壓制人民、壓制宗教,近年來“在控制和壓迫本國人民方面已經發生了180度的轉彎”;對外,如彭斯所說,“美國曾希望經濟自由化將使中國與我們和世界建立更大的夥伴關係。相反,中國(中共)選擇了經濟侵略”,它擴張滲透,偷盜美國各式各樣的高精尖技術,最終變成針對美國的致命的軍事技術和軍事威脅,它對美國這麼多年發動的本質上就是一種戰爭,叫做經濟戰爭。彭斯形象地指出中共的惡意行為是“正在大規模地”“鑄犁為劍”。

方偉指出,美國一直認為給了中國政府一條可以雙贏的路走,但遺憾的是,中共不走這條路,起碼到現在為止它是不走這條路,所以在這一點上,彭斯副總統代表美國當局把這件事說的很白,那就是適可而止!你不走該走的路,那麼我們就要往前走。

美國對華八字原則:公平、對等、尊重主權

彭斯並沒有說是對抗,而是用六個字總結了美國對中國的關係,他說:“川普總統明確表示美利堅合眾國對中國採取了新的做法,我們尋求以公平、對等和尊重主權為基礎的關係,我們採取了強有力的迅速行動來實現這一目標。”

方偉說,因此中美新關係的原則,第一是公平,就是經濟貿易要公平;第二是對等,這個對等實際很重要,意思就是說,今天中共可以隨便派記者進來,而美國不能隨便派記者過去,那麼所有的領域以後都應是對等的,所以,我如何善待你的企業、善待你的學者,你也得同樣對待;第三個是尊重主權,就是互相不干涉內部事務。這六個字也就是說,自此以後,川普政府對中共絕對不會示弱,完全是正面面對。

彭斯直言,“今天我想告訴你,我們對中國在本國所採取行動的一些了解 —— 其中一些是我們從情報評估中收集來的,另外一些是公開的信息。但所有這些都是事實。”“北京正採用整體政府的方式來提升其影響力並干涉美國的政治。”他說中共正在對美國企業、電影製片公司、大學、智庫、學者、記者以及地方、州和聯邦官員施加影響和利誘。

“與中國(中共)在美國全國範圍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羅斯人所做的是小巫見大巫。美國人民應該知道這一點。”彭斯說。

對此,彭斯在演講中說,“以前的美國政府幾乎都忽略了中國(中共)的行動。在許多情況下,他們助長了他們。但那些日子結束了。”“總統不會退縮。美國人民不會動搖。雖然我們希望改善與北京的關係,我們也將繼續堅定地保障我們的安全和經濟。”

彭斯明確表達了美國政商界精英們隱忍了幾十年的感受

方偉表示,這個演講既讓人驚奇,又讓人不驚奇。

所謂“不驚奇”是因為美國政商界幾十年來對中共積累了不滿,而只是由於中國的市場太大,所以一直隱忍不講。直到川普總統入主白宮以後,象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這樣之前被邊緣化的政商界精英人士,才開始成為主導對華政策的一批人。彭斯副總統的這番話,其實是把幾十年來政商界積累的各種各樣的意見明確地表達出來,所以說是“不驚奇”,因為他們一直有這樣的感受。

而所謂“驚奇”是,這是第一位美國總統,或者說第一位美國副總統在對華問題上如此直言,用傳統的話講也叫做“政治不正確”。這徹底打破了左派政府奉行的“政治正確”。什麼是“政治正確”呢?就是大家都認為它應該那樣,但它本身又不是事實,就象前任政府對中國的政策,應該被認為是符合“政治正確”的,即所謂友好、開放,不造波瀾。然而面對中共,這種“政治正確”的結果卻是“養狼遺患”,就是我們看到今天的中共。

關心中國人民  尊重中國文化  分清中共不是中國

彭斯在演講中的很多地方,包括說到對宗教的迫害、人權的侵犯,包括偷盜美國的技術,等等,很多方面,都指責了中共的惡意作為。他在演講中很小心精準的用詞,並沒有在指責惡意作為時使用“中國政府”,也沒有用“中國”,他非常仔細地用了第三個詞:中國共產黨(Chinese Communist Party)來區分中國與中共。比如在講到最近三個拉美小國切斷和台灣的外交關係,彭斯明確指出,是中國共產黨切斷了這個關係。

方偉指出,這種用詞的精準,也顯示了如同彼得·納瓦羅等人的觀點,中共不等於中國。這批對中共政府持批評態度的美國精英,常常是對中國有很好感情的人,他們喜歡中國的文化,去研究中國,跑到中國留學,然後在中國看明白了其中是怎麼回事,他們一直認為中國的人民和集權政府是兩回事。

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人不明白,總錯誤地認為他們就是反華,對中國不友好,認為他們對中共的指摘就是在罵中國。但是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其實是分開的,他們認為中國的人民是人民,對中國的人民和文化他們一直都是很認同的,不好的和惡意的是中共,就如同當時的蘇共一樣。因此在演講中,彭斯在十幾處的用詞都是“中國共產黨”而不是“中國政府”或“中國”。

這說明了他在區分這個黨和中國人民。很多這樣的美國人對中國人民和中國的文化是相當友好的,他們第一關心,第二講真話,這才是他們在過去的若干年處于風口浪尖或是被打壓對象的原因;被中共的打壓對象前些年在美國學術界也被排擠,不得好處。而現在這批人,被美國民眾選入了白宮、執掌了權力,所以他們的政策就是這麼出來的。

藉著上天的恩典  美國和中國將共同迎接未來

在彭斯副總統演講的結尾部份,他直接表述了這樣一句話,他說:北京現在已經遠離當初他們要合作的改革開放這條路,“但中國的統治者仍然可以改變方向,回歸改革開放的精神”,“這是美國人民想要的,也是中國人民應該得到的。”如果如此,他們還有機會。

當初的改革開放對於美國人來說,認為是一個好的方向,彭斯講到,蘇共垮台之後,美國認為共產主義就是末路了,認為蘇共已垮,中共已經開始改革開放,中國一定會走向自由,所以美國才毫不吝嗇地敞開國門,接受中國的留學生,大量的投資進入中國,技術上轉讓和相互分享,沒有保留。

同樣,彭斯指出,“今天,美國正在向中國伸出手來。我們希望不久之後,北京將報以行動而非巧語,重新尊重美國。”但是,“在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建立在公平、對等和尊重主權的前提之前,我們不會放鬆。”

彭斯借用一句古老的中國諺語說:“人只能看到現在,但上天能看到未來”,並相信美國人民與中國人民之間的持久友誼,相信藉著上帝的恩典,美國和中國將共同迎接未來。

華人要自保 就要和中共保持距離

方偉最後指出,我們華人真的要聽清這件事情,川普總統分的很清楚,中國人民和中共政府是不一樣的,所以華人如果跟中共貼的很近的話,其實將來會很麻煩。要解決這個問題,有一位高人這樣說:其實很簡單,華人如果不想卷到是非中去,或者不想替中共背黑鍋的話,很簡單,就是和中共保持距離,別貼近,它給你好處也別接受,它的什麼都不參加,鬼就上不了身。他用了這個很形象的話。這樣我們就可以保持自身的獨立和自身的自由。

來說幾句


Kingsward
2018-10-06 22:41

政治正確這種說法應該修正。準確說,人們通常所說的政治正確,其實應該是信仰正確。什麼是政治?政治是不同利益集團,人群,階層,群體之間的利益關係。(個體間的利益關係不是政治,除非個體利益是群體利益的縮影或涉及群體利益)。因為是利益關係,因此涉及的內容就是相關各方之間利益的多少,大小關係。從邏輯上說,利益關係是對立關係,可以選五五,四六,三七,就如實數數軸,從0到1之間有無數種選擇,因而所有涉及利益的關係,也就是政治,都是可以商談討論的,無非是多少,大小的問題,沒有絕對的正確或錯誤之分。但信仰則只有對或錯,信或者不信,邏輯上是矛盾關係。一種信仰,對或錯,信或者不信,兩者之間不可調和,只能二選一,因此是不能商談討論的。只有政治被信仰捆綁的時候,政治才會出現正確或錯誤的情況。因此所謂的政治正確與否,其實質是信仰正確與否。

匿名
2018-10-06 18:13

中共是中國土地上最壞,最邪惡的。1949年到現在讓幾千萬中國人民無辜遭到殘害,其邪惡本質至極。

剷除惡魔共產黨!!
2018-10-06 12:56

黃俄鬼子中共是中國的極大禍害,同時也是全人類的極大禍害,共匪不滅,國無寧日,民無寧日,世界無寧日!黃俄中共,罪該萬死!!!!!

匿名
2018-10-06 10:20

打倒共慘檔,才有新中國

匿名
2018-10-06 01:44

赤匪不滅,中國人民永遠不會有好日子過。

uncle sam
2018-10-06 00:15

如果對等能做到,國企早就完蛋了,連民間私企都干不過,怎麼和國外資本競爭

匿名
2018-10-05 17:55

方偉先生的分析很到位,中共一直對美國滲透擴張,佔便宜,現在美國終於醒悟了,這是好的開始。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