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空學藝有成,再回花果山已物是人非(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孫悟空學藝有成,再回花果山已物是人非(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學藝有成的孫悟空再回花果山,四萬猴妖所剩無幾; 參悟人生我們是世界的過客

王潤
2018-10-9 03:21
遊走他鄉之人常常慨嘆自己只是一位過客,其實放眼這天地宇宙間,人生百年匆匆,你我不也就是天地間的過客嗎?徐語春秋熟讀《西遊記》後感悟與此,出去尋仙求道的齊天大聖再回到花果山,已經物是人非,原來前呼後擁的四萬七千猴妖已成為大聖生命中的過客。

遊走他鄉之人常常感慨自己只是一位過客,

其實放眼這天地宇宙間,人生百年匆匆,

你我不也就是天地間的過客嗎?

徐語春秋熟讀《西遊記》後感悟與此。

出去尋仙求道的齊天大聖再回到花果山,已經物是人非,

原來前呼後擁的四萬七千猴妖已成為大聖生命中的過客。

(圖片:西遊記連環畫)
一群猴子在山上無憂無慮的生活(圖片:西遊記連環畫)

01

盤古開闢,三皇治世、五帝定倫之間,花果山上有這麼一群猴子。

他們每天跳樹攀枝,採花覓果;拋彈子、砌寶塔;趕蜻蜓、撲八蜡;

參老天、拜菩薩;扯葛藤、編草未;理毛衣、剔指甲;

挨的挨,擦的擦;推的推,壓的壓;扯的扯,拉的拉。

 

青松林下任他頑,綠水澗邊隨洗濯。

他們峰頭聽聞錦雞鳴,石窟卧觀龍出入;

朝游丹崖上、暮宿神仙府,合契同情、不勝歡樂!

 

“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

這群猴子們,因此也一廂情願地以為,

與猴王相伴,光陰會永遠這麼安詳平靜、緩緩流動……

02

這日,群猴喜宴之間,猴王忽然感傷落淚:

“今日雖不歸人王法律,不懼禽獸威服,將來年老血衰,

暗中有閻王老子管着,一旦身亡,可不枉生世界之中,

不得久住天人之內?”

 

猴王的悲傷在於生死輪迴、在於生老病死。

這些,猶如高懸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令群猴個個掩面悲啼。

於是乎,人生的無常感,霎那間頓生。

 

隨之,通背猿猴“求仙問道”的建議令猴王滿心歡喜:

“我明日就辭汝等下山,雲遊海角,遠涉天涯,務必訪此三者,

學一個不老長生,常躲過閻君之難。”

 

文中說:“噫!這句話,頓教跳出輪迴網,致使齊天大聖成。”

是的,這句話之後,花果山和群猴的命運開始徹底翻篇!

此後,花果山經歷了福福禍禍和風風雨雨,幾百年間滄桑巨變!

當猴王再回花果山時震驚萬分:

“我當時共有四萬七千群妖,如今都往哪裡去了?”

03

群猴告訴他,自從離開後,二郎神放火燒山,猴群死了大半。

僥倖存活的因無花果養贍難以存活,有一半去別處求生。

餘下的苟延殘喘、苦挨山中。近年,又被打獵的抓走一半。

“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

以上便是五百年間群猴各自的經歷和命運起伏。

所以,走過幾百年,號稱齊天大聖的孫悟空,

與天地同齊、與日月同壽,他已經幻化並代表着永恆的存在。

群猴都是他生命里的過客!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其實,我們和群猴一般,也是瀚海世界裡的匆匆過客。

生死,成了人類難以破解的魔咒。

在亘古漫長的時間長河裡,世界就是一個無邊的大客棧。

在這裡,人們或長或短、或喜或悲,各自,小住即走。

正如米蘭昆德拉所說:“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但我們都不擅長告別。”

蓬萊山圖(維基圖片:日本/鈴木鵞湖)
看清了世事,人生過客,智者就會萌生求訪超脫輪迴的方法(圖片:蓬萊山圖—日本/鈴木鵞湖/維基百科)

04

所以,雄才大略的秦皇漢武都已祈求長生為人生的終極目標,

他們尋仙問道,苦心孤詣、孜孜以求,

演繹了多少正史逸聞,供後人評說?

所以《西遊記》,寄託了人類對難以企及的終極目標,求而不得的無限向望。

《紅樓夢》中關於李紈的唱詞《晚韶華》里慨嘆:

“只這戴珠冠、披鳳襖,也抵不了無常性命……

氣昂昂頭戴簪纓,光燦燦胸懸金印。

威赫赫爵祿高登,昏慘慘黃泉路近。”

道出了人類在生死和命運面前的百般無奈:

一場歡喜空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於是,在吳承恩筆下的《西遊記》里,

佛道各家、神妖精怪,都在成神修仙、祈求永生的漫漫道路上不懈求索。

靈山下的蠍子精,觀音蓮花池中的鯉魚,

荊棘嶺上的參天古樹……

世間萬物,都竭力奔走,希冀修成正果、免墜輪迴。

因此,在唐僧西行的路上,才有沿途群妖翹首盼望、費盡心機,

即便冒着命喪金箍棒的劫數,他們也要求得一塊傳說中的唐僧肉。

05

第8回,如來委派觀音尋找東土取經人時說:

“若肯堅心來此,穿我的袈裟,免墮輪迴;持我的錫杖,不遭毒害。”

如來,一雙慧眼普閱周天。

他深諳世人的所求所願,因此將“不遭毒害、免墮輪迴”

作為對堅心立志的取經人,最高的獎賞。

終於,第98回,唐僧一行歷經磨難到達靈山,

他們度過“凌雲渡”離船上岸後:

只見上溜頭泱下一個死屍——唐僧的凡胎肉身。

至此,唐僧終於脫卻輪迴、修成正果,行滿成佛。

眾人拍手稱讚:“那是你!那是你!可賀可賀!”

《紅樓夢》中的唱曲《虛花悟》中說:

“似這般生關死劫誰能躲?聞說到西方寶樹喚婆娑,上結着長生果。”

這喚作“婆娑”的西方寶樹上所結的長生果在哪裡?

就在《西遊記》里,唐僧以凡人的身份得道成佛,

了卻了普天下所有可望不可即的凡人,對此的共同願景。

然而,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走出浪漫理想和情懷,人類終要應對人生。

06

於是乎,慨嘆人生苦短,便深刻反映了古今人們的百般無奈!

古詩十九首里有:“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阮籍有:“人生若塵露,天道邈悠悠。”

曹孟德有:“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白居易舉杯詠嘆:“人生百年內,疾速如過隙。”

王摩詰撫琴奏曰:“ 人生能幾何,畢竟歸無形。”

蘇軾對赤壁古戰場感嘆:“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

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

晏殊低吟:“當歌對酒莫沈吟,人生有限情無限。”

這些,都是人類面對“落花流水春去也”的傷感與無可奈何。

直掛雲帆濟滄海 李白(希望之聲合成)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希望之聲合成)

07

所以,李白在《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中透徹達觀地說到: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

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

意思是說:天地是萬物的客舍,百代是古往今來時間的過客。

死生的差異,就好像夢與醒的不同。

既然紛紜變換不可究詰,得到的歡樂又是如此有限。

所以,古人夜間執火遊玩,就是在有限的生命里追尋更多的愉悅。

故此,他感慨:“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宋代的高官宋祁深以為然地舉杯遙相呼應: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

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執筆之際,合卷笑而漸悟:熟讀西遊,勾圈評點、精讀章節間,

其實,我也是這部古今名著的過客一位。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