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馬克龍周一在總統府愛麗舍宮為追查德國納粹分子的著名人物克拉斯菲爾德夫婦授勛。(網絡照片)
法國總統馬克龍周一在總統府愛麗舍宮為追查德國納粹分子的著名人物克拉斯菲爾德夫婦授勛。(網絡照片)

“納粹捕手”獲法國總統授勛 曾“掌摑西德總理”成歷史定格

唐仲寶
2018-10-9 04:45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周一(8日)在總統府愛麗舍宮授予為追查德國納粹分子的克拉斯菲爾德夫婦(Mr& Mrs Klarsfeld)大十字騎士勳章(National Order of Merit),高度讚揚這一對夫婦五十年來超凡的在全世界追查德國納粹分子的不懈努力。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周一(8日)在總統府愛麗舍宮授予為追查德國納粹分子的克拉斯菲爾德夫婦(Mr& Mrs Klarsfeld)大十字騎士勳章(National Order of Merit),高度讚揚這一對夫婦五十年來超凡的在全世界追查德國納粹分子的不懈努力。

法國總統授勛褒獎“納粹捕手”

據法新社報道,法國總統馬克龍周一在總統府愛麗舍宮(Elysee Palace )為追查德國納粹分子的著名人物克拉斯菲爾德夫婦授勛,將一枚大十字騎士勳章戴在他們的胸前,他們的家人、親密的朋友和同事參加了儀式。

據報道,現年83歲的法國歷史學者和律師塞吉·克拉斯菲爾德(Serge Klarsfeld)和他79歲的太太貝婭特·克拉斯菲爾德(Beate Klarsfeld),在二戰過後的幾十年中,一直收集歐洲政府遣返猶太人的證據、起訴戰爭罪犯,其中包括法國傀儡政府中協助遣返、迫害猶太人的官員。將一名前蓋世太保官員被稱為“里昂屠夫”克勞斯·巴比(Klaus Barbie)、法國傀儡政府的警察頭目勒內·布斯凱(René Bousquet)等人繩之以法。

塞爾·克拉斯菲爾德1935年9月17日出生於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是羅馬尼亞猶太人後代。

克拉斯菲爾德一家是二戰前移居法國尼斯的猶太人。他說,意大利在法國佔領區還有些軍人有意的保護過猶太人。

1943年意大利戰敗之後,在法國的佔領區被德國人取代,瘋狂搜捕猶太人。塞爾的父親被黨衛軍從法國抓走,死在奧斯威辛集中營。他自己和母親、妹妹藏在柜子的夾層中僥倖地逃脫德國納粹的抓捕。

塞爾於1950年入籍法國,10年後,在巴黎著名的科學大學學習期間,一次在地鐵平台上遇到了貝婭特·坎澤爾(Beate Kuenzel)。三年後兩人結了婚。

貝婭特出生於德國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德國國防軍的一名士兵。貝婭特回憶說,小時候對納粹沒有什麼概念,直到遇見丈夫。

據貝婭特回憶,那是塞爾在1965年參觀父親遇難的奧斯維辛集中營後,“認識到作為一名倖存者,作為一名受害者的子女,找出種族滅絕的真相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她說,也是從遇見丈夫之後,她才意識到“我對這段歷史負有責任”。自此,她開始採取各種方式向德國人宣傳自己的觀點,以取得理解和支持。

克拉斯菲爾德夫婦決定將逃亡的納粹分子繩之以法作為是他們的使命。他們前往波蘭、奧地利、中東、南美洲,追蹤大屠殺劊子手,把數十名納粹戰犯送上審判席。他們最為成功的案例要數耗時16年,前往玻利瓦爾追緝“里昂屠夫”克勞斯·巴比,並最終將他引渡回法國,接受法律制裁。

危險同樣是如影隨形,“我們很多次,通過電話或其他方式收到過對我們謀殺的威脅,包括對我們孩子的威脅。”

 

最危險的一次,有人在他們的車裡放了炸彈。“汽車的炸彈應該是早上我丈夫帶孩子去上學的時候爆炸的,但是很幸運的是,它在夜間爆炸了,” 克拉斯菲爾德女士回憶說。不過,她並不覺得恐懼,“作出這個決定後我們就知道存在這個危險,但我們必須冒這個風險。”

作為追討納粹戰犯和反人類罪行的獵手,克拉斯菲爾德夫婦幾十年來一直通過法律手段和媒體,曝光那些沒有穿軍裝的劊子手。他們被稱為“納粹捕手”,兩人也因此而成為著名的人權律師。

在貝婭特看來,他們夫婦與其他納粹捕手最大的區別或許在於,“比如西蒙·維森塔爾,他追蹤的主要是親自參與殺害猶太人的納粹,而我們追蹤的主要是在政治層面參與對猶太人謀殺的人。”

持續近半個世紀對納粹的追捕後,克拉斯菲爾德夫婦也獲得了巨大的榮譽。1986年,他們的故事被拍攝成電影,在美國播出。2012年,貝婭特·克拉斯菲爾德被提名為德國總統候選人,2015年,為了表彰克拉斯菲爾德夫婦多年來對正義的堅持與伸張,德國政府向兩位老人頒發象徵至高榮譽的德國聯邦十字勳章。同年夫妻兩人的著作《記憶》出版。

“掌摑納粹總理”一刻成歷史定格

1968年11月7日,貝婭特·克拉斯菲爾德打出了德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一記耳光。(網絡照片)

1968年11月7日,在一個公開場合,一名婦女給了時任西德總理庫爾特·喬治·基辛格(Kurt Georg Kiesinger)一記響亮的耳光。掌摑的這名婦女,就是貝婭特。

1966年,庫爾特·基辛格當選聯邦德國總理,而他曾是納粹德國的外交部廣播局副局長,是納粹德國時的宣傳部長戈培爾的主要助手之一。

曾為納粹服務的人怎麼能當總理?當時在德法青年交流中心擔任秘書的貝婭特憤怒了。她收集了很多資料,不斷在報紙上發表文章,試圖告訴所有人這個人不應該當總理。但她的聲音在當時萬馬齊喑的環境中顯得太為弱小,不僅沒有影響到民眾,反而使自己遭到德法青年交流中心解僱。

不過,貝婭特沒有放棄,她決定繼續採取新的方式。1968年的一天,她闖入聯邦議院,高喊“基辛格下台!”但這次依然未能奏效,她被警衛架了出去。

11月的一天,機會再度降臨。在基辛格召開基民盟一次黨內會議時,她闖進會場,快速地走到基辛格身邊,打了他一巴掌,並高喊“納粹!納粹!納粹!”

“打耳光的時候,我知道他的貼身保安就坐在第一排,我是從他後邊走過來的,所以他們沒法朝我開槍,”貝婭特·克拉斯菲爾德向記者表示,“但那時候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怎麼使這個行動成功,直到打完,我也沒感到害怕。”

照片顯示,當時年僅29歲的貝婭特穿着條紋外套,被警方帶走了。1969年,她被判入獄一年,不得保釋,但刑期最終削減到4個月。“讓青年在一個納粹總理的領導下生活,才是真正的暴力。”在法庭上,她對法官這樣說。

據報道,這一記耳光,開啟了德國的反省進程,兩年後,隨着德國總理勃蘭特(Willy Brandt)的華沙之跪,德國掀起反思歷史的大潮,成為二戰反思最為徹底的國家,也贏得了全世界的尊重。

貝婭特回憶說,勃蘭特上任後,德國建立了很多大屠殺紀念館,學校的教科書開始介紹這段歷史,德國承認了自己在二戰時的所作所為。貝爾特說:“1969年的大選中,我為勃蘭特的勝利而努力,他信守了諾言。德國和歐洲的重新統一得以可能,德國社會能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如此迅速地得到改善,他功不可沒。勃蘭特在華沙猶太人紀念碑前的下跪——和她給總理的那一記耳光一樣——是真正意義上的斷裂,是解放、是挑戰,是重新開始。”

“歷史常會出其不意,”她在一次演講中說,“因此,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警惕,必須以公民的擔當,為此行動。”

來說幾句


匿名
2018-10-09 10:05

把勳章頒發給正義的勇士,好!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