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煉靜功的法輪功學員(網絡照片)
正在煉靜功的法輪功學員(網絡照片)

癱瘓在床又重起 福澤一方喚新機【音頻】

慧光
2018-10-10 12:57
在中國大陸的河北省有這樣一位普通女工,一生命運坎坷,經歷了很多苦難。丈夫早逝,孩子又小,而她身體狀況很差,最後癱瘓在床,完全靠婆婆服侍。本不想活了,可是看着幼小的孩子又不忍心,真是欲活不能欲死不行,無奈之下,只能在生不如死的狀態中拖挨度日。後來有一天,病友的一句話點醒了她,她走入法輪功修煉,不僅恢復健康,重新上班工作,還給她上班的工廠帶來了很大變化。

她是中國大陸河北省的一位普通女性,是當地一家工廠的職工。她一生命運坎坷,經歷了很多苦難。

1993年,她剛生過孩子後就出現了貧血和失眠症,身體素質明顯下降,總感到四肢無力,身體疲憊。

2003年,丈夫突然去世,使她受到了沉重打擊。由於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她的精神一下子就崩潰了,整天不想吃東西,精神恍惚,導致病情愈加嚴重,每天只能用藥維持着。後來不僅僅是貧血,下身還總是流血,醫生還懷疑她有白血病。那期間她每天都在床上躺着,吃藥也不管用。身體越來越消瘦,最後站都站不起來了。

2007年,父親又去世了,使她的病情更加嚴重,這時家人帶她去了北京協和醫院。在做X光檢查時,需要喝鋇餐造影劑,這種東西她只要喝一點兒就吐,可是不喝又沒法檢查,醫生不得已說“這個檢查做不了,那就抽骨髓檢查吧”。抽完骨髄後,不但沒查出病來,反而使她徹底癱瘓了。回到家後,吃、喝、拉、撒都是婆婆伺候。

在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裡,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她想“我就這樣活着還有什麼意義呢?只能成為家庭的負擔,還不如死了好。”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她又猶豫了。孩子的爸爸已經不在了,如果她再走了,孩子從小就沒爹沒媽了,多可憐啊!每當想到這裡,她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樣難受,那時她真是欲活不能欲死不得,那種剜心的痛苦真是無法形容。

婆婆看她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總是想不開,就勸她說:“你要想開點,為了孩子你也要好好活着,不要叫孩子沒爹又沒媽,我們也一定想辦法治好你的病。”之後家人又帶她去了廊坊的血液病醫院,並在那裡給她雇了一個特護,婆婆隔幾天就去看她一次。

同病房的經常有人對她說:“看你婆婆對你多好哇。”她隨口說:“她是煉法輪功的。”她們就說:“那你為啥不跟你婆婆煉法輪功呢?”沒想到這一句話點醒了她。

婆婆是法輪功老學員,即使在中共殘酷鎮壓的情況下,婆婆也沒有放棄修煉。婆婆家也經常有大法弟子在一起學法、煉功。其實婆婆早就讓她跟大家一起修煉,但她就是聽不進去,其實她就是受了無神論教育的影響,打心裡就不接受這些,認為這是迷信。

聽了同病房病友的話,她突然醒悟了,她想“這麼些年,為治病錢沒少花,罪沒少受,可病卻越來越嚴重。我為什麼不煉功呢?看來只有法輪功能救我了。”就像在黑暗中看到了曙光,在無望中看到了希望,她也一下子來了精神。

第二天,她把婆婆叫來說要出院,婆婆一開始沒有答應,後來看她態度很堅定就同意了。她回憶說:“出院時我的身體很不像樣子,右腿上的肌肉萎縮的快沒有了,只剩下皮包着骨頭。兩條腿一個粗一個細的,看着都感到害怕。”

回家後,她對婆婆說:“媽,我要煉法輪功,你教我煉功吧!”

婆婆對她說:“法輪功是修煉,如果你是帶着看病的目的來的,煉功也沒用。你首先要調整自己的思想,先學法吧。你要真正發自內心的修煉,並且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師父才會管你的。”她聽後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2008年的一天,她正式走入法輪功修煉。每天都跟婆婆一起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跟大家一起學法、煉功。開始煉功時站不起來,就坐在床上煉。大約過了十幾天吧,突然有一天她感覺有一股能量從頭頂貫到全身,頓時有了力氣,就扶着椅子站起來了。站起後她高興的喊婆婆:“媽,你來看看吶,我能站起來了!”

婆婆走過來,遞給她一個拐杖叫她拄着試試看能不能走,她就拄着拐慢慢的開始挪動雙腿,一步、一步……,真的能走了!她激動的在屋裡走了一圈又一圈。婆婆家一共有六間平房,她就高興的沿着每間房走到頭,然後折回來。剛走了一個來回,她就試着把拐杖扔掉了。那一刻,她真是高興極了,走來走去就不想停下。一邊走一邊流眼淚,激動的淚水像斷了線一樣再也抑制不住了。婆婆在一旁也哭了。

她發自內心的大聲說:“是大慈大悲的師父救了我,是法輪大法使我能重新站起來!謝謝師父的再造之恩!”說過之後泣不成聲。

從那以後,她的身體漸漸的好起來,腿上的肉真是眼看着在長,幾乎每天都有變化,沒多久她就完全恢復正常。

恢復健康以後,她又去工廠上班了。當她把這幾年的經歷講給廠長和同事們聽時,大家都很感動,說:“原來法輪功真的這麼好、這麼神奇呀!”廠長當時就對大家說:“以後我們都念法輪大法好,要多念、常念。”有的同事還跟她要書看,也想學法輪功。

這次上班以後,她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領導分派的活從來不挑,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廠長對大家說:“看看人家,什麼活都不挑不撿,分給什麼幹什麼,還得說人家煉法輪功的就是不一樣。大家以後都向她學習,行嗎?”大家也異口同聲的說“行!”從那以後,廠子里爭爭吵吵的事越來越少了,同事們都能和陸相處,整個廠子的精神面貌都改變了。

這樣的事兒要是在1999年之前也許不算什麼,那時候法輪功學員各地都很多,大單位幾乎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在學、在煉,可在現在這樣殘酷鎮壓的環境下誰還敢這麼做呀?廠長不僅支持大家煉法輪功,還讓她把法輪功的真相資料發給大家看,每個車間都掛上了真相掛曆。休息的時候,廠長經常說:“大家都停停,讓她給大家念一念真相資料。”有一回念完後,廠長還說:“這共產黨就是邪教,我太有體會了。”

那一年年終時,廠長對大家說:“今年廠子的效益很好,我這也是受益了。每年開工叫工人來上班都很難,不能按時開工。今年自打她來了之後,一招呼大家就都來了。還有人欠我十多年的賬不給我,我想可能要不回來了,可今年人家主動還了。這都是相信法輪大法的福報。我永遠支持法輪大法。”

每當回想起這些經歷,她總是淚水盈眶,她說:“我師父不僅救了我的命,也救了我們全家。以後我要努力修好自己,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做師父的合格弟子。”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