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川習通話和制裁晉華 (音頻/視頻)

楊光
2018-11-3 11:49
川習通話並未顯示雙方貿易立場有任何變化,也不表示G20峰會上會有進展。中共嘴上開始軟化,更可能繼續拖延。美國商務部和司法部同時對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福建晉華進行制裁和起訴,表明美國對中共立場沒有軟化。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大家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對中美兩國來說,11月註定是不同尋常的。11月6日是美國中期選舉的投票日,這天的投票結果將決定美國未來幾年的政策走向;11月30日是G20峰會,川普和習近平是否能在峰會期間見面,並達成滿意的協定,是貿易戰如何發展的關鍵點。

在中國方面,11月5日是中國的首屆進口博覽會,將會在上海舉行,這是中共在中美貿易戰陰影之下力爭打開國際影響的手段之一。同時遲遲不見召開的四中全會,據說也延期到11月召開。

在所有這些事情發生之前,11月1日、也就是前兩天,一個突發新聞驚爆了眾人,習近平和川普就貿易問題通了長長的電話。這個是這兩位政治強人在近半年來首次通話。那麼這個通話是否意味着兩國的緊張關係開始緩和?雙方能否在G20峰會上取得良好進展?那麼川普這邊放話說,接近和中共達成協議,這是否意味着北京會做出最終的讓步?我們今天來聽一下橫河的分析。

那麼在我們的節目過程中和以前一樣,您可以參與節目的討論,或者發表您的看法,我們的Skype帳號是hhpl,電子郵箱是[email protected]

橫河先生,兩個星期前我們剛剛討論過,雖然中共最近口氣放緩,但是兩國劍拔弩張的對立關係並沒有改變,貿易戰陷入僵局。這個星期川普和習近平突然通話,您覺得是在情理之中?還是意料之外呢?

橫河:我想雖然很多人沒有預料到,但是根據川普總統的行事風格,倒也不至於太驚奇。川普總統11月1日上午發的推,說剛剛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長時間的良好通話,他說討論了很多主題,但是重點是貿易,說討論良好,也安排將在阿根廷的G20峰會上繼續會談。

從字面上分析的話,這個通話沒有達成任何意向或者是決定。說是已經安排在G20峰會上會談,因為是峰會,所以當時大家分析很可能是川習會,這點後來已經通過川普本人和他的團隊證實了。但是能不能達成一定的原則協議,現在還完全不知道,就是說這個峰會上見面,因為這個見面可以只是禮貌的見面,也可能是坐下來談,這還要看這一段時間的發展。當然具體雙方貿易代表團會來談。

但是目前除了這個推和後來川普總統和他的團隊講話來看的話,還沒有看到有其它的跡象表明雙方的立場有接近的可能性。

主持人:雖然您覺得不是太驚奇,但是很多人都覺得事出突然,所以市面上有各種解讀。比較多的說法說這是雙方作秀、各取所需,一個是為了拉中期選舉的選票,一個是為了內部穩定、防止民心浮動,那您認為誰更急於對話呢?

橫河:儘管這次對話沒有說誰主動,當然新華社後來說了一下,但是有一些跡象表明是中共方面放軟身段。從美國方面來看,川普和他的團隊已經反覆表示過了,談判時機沒有到,美方隨時可以談,但是必須是中方首先拿出具體方案來。因為美國的具體方案已經細分成很多條款,一條一條都很清楚,已經提交給中共近半年了,中共一條都沒有回應,也一條都沒有改。

而美國方面其實並不急於談判。你看美國現在經濟強勁、就業是空前強勁,10月份又增加了25萬個工作,失業率是3.7%,這在美國歷史上多少年沒有的事情,基本上美國失業率3.7%就算是就業飽和了。而且多年來第一次美國的競爭力又回到了世界第一,那具體我們就不講很多細節了。

而現在美國存在的問題都不是川習會能解決的,為什麼呢?因為對中共現在強硬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唯一沒有根本分歧的就是這一點。國會選舉,我個人覺得不需要用川習會來爭選票,因為國會選舉是兩黨爭席位嘛,而對中共的問題現在兩黨是一致的。現在美國面臨的比如移民問題,包括「大篷車」和「出生公民權」,這都和中共沒有直接的關係,儘管出生公民權和中國有關,但是和現在的中共沒有直接關係。

中共方面的情況就相當慘淡了,民營企業被壓縮,壓縮到什麼程度了,而且民營企業人心惶惶,所以才要習近平和整個中共高層出面安撫。這就是缺什麼補什麼,要安撫的話就一定是出了大問題了。外資撤離、經濟增速達到新低,而且我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還在用「經濟增速」這樣的詞。我高度懷疑現在公布的6點幾的增長率。從官方態度你也可以看出來,就在川普發推之前一天,習近平主持政治局會議,這會議裡面就表示經濟其實有了大問題,所謂什麼經濟「穩中有變」、下行壓力加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什麼之類的,那明顯的就是經濟出了這麼大的問題。第二天就有兩個人通話,所以明顯的你可以看出來。

而且你要知道,雖然我們大家知道美國政治有很多需要解決中美貿易問題,其實中共也有政治問題,也有內部的問題,只是說美國的問題都放在面上,中共的問題是黑箱操作,外界不知道,如此而已。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中共它的言詞方面已經放軟了,但是並不表示真的會有實質性的讓步。在言詞上面我們兩周前就看到了,它已經不屑於以牙還牙了,現在就更明顯了。如果當時說不屑於以牙還牙,還只是喉舌放風的話,現在就是高層官員直接喊話了。31日發表了外長崔天凱談到的,需要兩國人民「善良天使」來推動美中關係改善。你都講到「善良天使」了,中共什麼時候講過「善良天使」這樣的話?

11月1日,李克強在會見美國國會訪華代表團的時候,再稱希望雙方能夠用能力和智慧推動雙邊關係,向正常軌道前進,相互尊重平等方式解決分歧。這正好是川普總統發推的同一天。所以你可以看得出來,習近平採取主動的可能性更大,儘管在操作上可以有很多顯得不那麼明顯的做法,或者哪怕是川普總統先打電話,這也可以的,這並不表示真正採取主動的是誰,我認為中方採取的主動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主持人:川普他曾經說過,如果在G20峰會上中美雙方達不成協議,那麼12月就會對剩餘的兩千億商品加稅。那麼您剛才講說,中共不會做實質性的讓步,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它只是拖延時間的話也拖不過G20峰會,也就是11月底。那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這種拖延它有實際的意義嗎?

橫河:這種托延其實也是個無奈之舉。首先我們講中共一直在期望美國中期選舉以後會有變化,我想這個期望值到現在都沒有改變。當然它也應該知道即使國會選舉有變化的話,在對中共的問題上,國會其實不會牽制川普總統,在其它方面會,但在這方面不會。但是我想中共肯定會樂于見到一個在各方面都和總統鬧彆扭的國會。

31日的政治局會議也許做出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我想不會是一次性的解決方案,也就是不會一次性的滿足美方的要求。但是可能會是一個比較明確的,就是一步一步討價還價這種方案,所謂的以談帶拖、邊談邊拖,力爭不要造成新的損失,舊的損失能夠減少一點就減少一點,可能會是這種策略。

其實我們知道只要中共的本質不變,我們當然知道它不會變,所以它也只能拖,就是連拖帶騙吧,只能這樣做。不是說有沒有實際意義的問題,而是它沒有別的選擇。

主持人:川普在推特上他的確沒有說誰主動,他只是說和習近平通話。但是新華社第一時間也發了一篇報導,因為川普大嘴巴嘛,這個事情肯定兜不住,新華社的報導開頭就說,習近平應約和川普通話,這個潛台詞就是說主動打電話的那一方是低頭認輸了,是很丟面子的事。那我們以前在節目中討論過,其實美國提出的這些要求對中國老百姓都是有益的,那麼早日達成協議為民造福難道是醜事嗎?是丟臉的嗎?

橫河:這就是我剛才說的,重要的是誰更需要這個。對中共來說,我想民眾的福祉從來就不是第一優先,甚至從來都不是它們考慮的對象。40年前中共改革開放,它其實也不是為了民眾的利益,而是說再不改革的話,中共的政權就沒了。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如果說中共在美國的壓力下被迫讓利給中國民眾的話,那麼中共一方面就丟了臉了,好像關心中國民眾的是美國而不是中共,這一來的話,好名聲被美國拿去了,這個中共肯定不幹的。中共不管是誰,如果不在它的管轄範圍之內,別人做的對中國民眾好的事情,它一定會把它拿過來,它自己不做,但是它會把這個名譽拿過來,就像日本對華援助40年,到現在人家才知道,名聲都被中共拿去了。

主持人:那麼川普他說,現在已經非常接近和中共達成協議,那您是不是覺得說貿易戰就可以停戰了?在G20峰會上,他們能夠達成比較有效率的協定,而且川習對話是否就意味着雙方關係,就是貿易關係,從今天開始走向一個新的局面?

橫河:我們現在看一下美國對中共的要求。美國對中共的要求很多人把它總結了,說是「三零二停一允許」,三零是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兩停是停止知識產權盜竊、停止強制技術轉讓;一允許是允許美國人擁有自己的公司,就是在中國可以全資獨資擁有開公司,因為到現在為止還是沒有的,正式的只能有一半不到的股份。

我們可以看一下和歐盟的談判,當時和歐盟也是非常緊張的時候,突然之間一談,跟歐盟的貿易戰就停戰了。我們可以看一下跟歐盟的談判,它後兩條,「二停一允許」本身就沒有問題,因為他們體制是一樣的,市場是開放的。

重點是前面的「三零」。在和歐盟談判之前,雙方都威脅要加關稅。原因是在這之前,美國以國家安全受威脅為理由,向歐盟征鋼鋁產品的高關稅,歐盟就對美國商品徵收25%關稅作為回應。川普總統馬上就加碼,威脅要對歐盟汽車和零部件徵收加關稅,那歐盟又準備好對更多的美國產品征關說,就這麼來來去去。

其實我們現在來分析一下,當時鋼鋁產品實際上是針對中共的,因為世界上的鋼鋁產品傾銷的根源都在於中國的鋼鋁產能過剩,然後對世界銷售,主要的產能過剩是來自中國。歐盟也知道,這個威脅實際上它最終借力打力要打到中共身上的,所以歐盟也知道。

重要的是汽車進口關稅,美國汽車進口稅要比歐盟、比歐洲國家,像德國這樣的,要低得多。美國要加到和歐洲同等稅的時候呢,大家都很難接受,特別是歐洲很難接受,突然之間一下負擔加重了。結果川普總統說大家都減稅,減到零關稅,這下子人家想,反過來思維的話倒可以,大家都接受了。

我就想起一件類似的事情,1899年的時候,美國首次提出來對華門戶開放政策,西方列強都不理會;到了1900年3月份的時候,美國國務卿就宣布了,既然你們都不反對,門戶開放政策就自動生效了。結果還是沒有人理會他。怎麼辦呢?到了八國聯軍進北京的前40天,美國再次說門戶開放政策,這個政策因為當時對所有的列強是最公正、最合理的,雖然按照原有的既得利益還不公平,但是是公正的,結果大家就接受了,這個才保證了中國的主權和不被進一步的分割。

現在回到三個零的政策,三個零的政策對歐盟有效,是因為歐盟和美國在同一個貿易體系裡面,或者說在同一個價值體系裡面,他們沒有根本的分歧。但是對中共來說就沒有這麼簡單了。中共17年前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為什麼會允許它加入?它靠的是假裝靠攏這個價值和貿易體系,這裡沒有一項,就是我剛才講的三個零,沒有一項是中共能夠放棄的。

以關稅為例,就是有人算過的,到岸價24萬元人民幣的進口車,在中國市場的指導價是90萬元,關稅是25%的時候是6萬元,就是按照到岸價,降到15%是3.6萬元,減了2.4萬元,只佔這個車的銷售額的3%,這就是關稅壁壘,即使你把關稅降下來了沒有用,因為它後面加的稅太多了;還有非關稅壁壘的部分,各種官僚,各種各樣的這些,包括還有17%的增值稅,這不是關稅;還有購置稅、消費稅、營業稅、車船稅等等,很多很多稅。

為什麼這些降不下來呢?光降關稅是沒有用的,是因為每一道關口、每一道稅都有很多利益集團在吸血,你讓誰來讓利給消費者?更不要說停止知識產權的盜竊和停止強制技術轉讓了,這兩個停止,中共到現在根本就不承認它盜竊知識產權,一口否認,你連承認這個事實這個最基本的前提都沒有做到,你怎麼去停止?你都不承認嘛,你最簡單的就是首先承認,然後才能談得上去停止。所以這個離談判還遠着呢,連個基本事實是不是大家都同意還沒解決呢。就像現在這麼大的問題,像連續3次起訴中共江蘇國安廳的間諜;還有剛剛出現的制裁福建的晉華公司,就是生產芯片的,這些都是抓到現行,還沒承認呢!

至於說到雙方關係解凍的話,或者說能不能在G20川習會上達成協議的話,美國方面現在正在全面保護知識產權,從商業制裁到法律起訴,這些都和貿易上的關稅沒有關係,當然關稅最終是要解決知識產權的問題。

我還是認為中共不會做出實質性的讓步,它會一步一步的跟你糾纏,一個一個細節的談,因為我們看到當年它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情,就是像加入WTO談判那樣子,就是實在沒有辦法,它一口全部答應,到時候一個都不執行。這個就是朱鎔基當時就講過的,答應以後不執行就可以了。這個就是拖死別人的節奏,你要知道人家好不容易開始一個貿易反擊戰,好不容易做起來,談成了以後,你慢慢的再去不執行的話,要知道人家要再組織起這麼大的精力力氣,再來一次貿易戰的可能性真的是不大,所以中共很可能寄希望于這種拖法。

主持人:我現在轉達一個聽眾的問題,他說:川普總統及美國兩黨早已認清中共,所以您說的以談帶拖還能行的通嗎?

橫河:它實行什麼政策,和這個政策能不能行的通,其實是兩回事。它認為行的通的,美國並不認為能行的通,美國希望它做的事情,它不一定能做,所以我現在講的是它可能會採取這樣的策略,但是我個人覺得是行不通的。

主持人:我們再換一個話題,川習上次通話是因為中興被制裁,習近平親自出面求情,這一次的通話會不會也跟晉華被制裁有關呢?美國對晉華的制裁和貿易戰有關係嗎?因為晉華制裁也是個非常大的事情,我們到現在還沒有討論過,它跟上次的中興制裁有什麼相似和不一樣的地方呢?

橫河:這次對晉華的制裁是兩個部門的行動,商務部把晉華列為出口管制清單,就是說晉華未來很難從美國公司購買零部件、軟件和技術了,我們知道都已經停下來了,現在就是說美國在安裝設備的、提供設備的在現場的工作人員已經全部撤出來了,當天就全部撤出來了。

另外一個,司法部起訴晉華和聯電,台灣的聯電兩家公司和三個台灣人,這三個人原來都是美光台灣分公司的員工,後來跳槽到聯電,和晉華合謀盜竊美光的知識產權,所以這兩家公司罪名是一樣的,就是共謀經濟間諜罪、接收被盜商業機密罪、共謀竊取商業機密罪。

美國對這個案子非常重視,在宣布這個案子的新聞發布會上,司法部長、FBI局長,兩個司法部的助理檢察長,一個負責國家安全的、一個負責犯罪的,加上加州北區的聯邦檢察長謝振強,還有FBI舊金山辦公室的負責人,都參加了發布會,而且很多都講了話。

我們知道現場人員就是美國公司都已經撤出來了,當天就撤出來了,所以這個公司基本上現在就已經完全停工了;台灣聯電也已經證實了暫停和晉華的技術合作。

美光是去年在美國起訴晉華和聯電。最荒唐的,今年1月份晉華和聯電在福建起訴美光;結果7月份的時候,美光被裁決敗訴。這個判決你想荒唐到什麼程度!晉華和聯電本來沒有生產DRAM的技術,從一開始就是偷!

三個被告,排第一位的陳正坤,就是原來在台灣一家公司,後來這家公司美光在2013年的時候就把它買下來了,就改名成美光台灣。陳正坤就是後來當了總裁,然後從美光台灣辭職到了聯電。聯電這時候一點技術都沒有,從來沒有生產過!他去了以後,促成了聯電和福建晉華合作生產DRAM,因為他自己就從生產DRAM的美光台灣出來的。

但是聯電沒有技術,於是就從美光台灣挖了很多員工出去,另外兩個被告就是被他挖角挖過來的。這兩個人在離職之前就偷了很多美光內部設計生產的秘密,然後根據這個,其中一個人就申請了專利,就在中國申請了專利,所以專利就是從美光偷來的,一模一樣的東西,任何一個法庭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就說明這個是一個政治判決,而不是法律判決。

他的目的就是,他第一個是要偷技術,第二個是將來美國公司要想在中國市場的話,就必須主動的把技術交出來,他還不想偷了,你主動交出來,就強制排除,把美光排除在中國的市場之外。

福建中院這個判決晉華案,其實還暴露了中共另外一個大問題,這個問題可以是妨礙美中貿易談判的重要因素,就是任意的濫用司法體系來完成一定的目標,因為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體系,這個就使得未來的任何協議在執行的過程當中,都可以被中國的司法任意歪曲和破壞。

從過程來說的話,我看跟中興還是完全不同的,因為中興是違反對伊朗的禁令,它不牽扯到盜竊知識產權,所以美國一直否認制裁中興是貿易戰的一個部分,確實它也不是貿易戰的一個部分,所以後來放鬆制裁也和貿易戰沒有關係,可以放鬆中興的制裁,繼續提高關稅,繼續進行貿易戰。

但是晉華從一開始就是盜竊知識產權的問題,它是跟「中國製造2025」有關的,這個就是貿易戰的起因,雖然跟貿易戰可以是兩個不同的項目。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川普總統不可能讓步,美國不可能讓步,中興放了它一馬,貿易戰照打不誤;但是如果你對晉華放一馬的話,貿易戰就別打了,就等於是美國認輸了。雖然對中共來說,可能結果都差不多,就是技術被美國卡住了,但是對美國的意義是大不相同的。

主持人:我們現在還剩1分鐘時間,您能不能簡單說一下晉華被制裁會對中國經濟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您剛才說晉華當時安裝人員就撤出了,我們現在看到晉華的官網也已經消失了。

橫河:從短期看,我覺得經濟上不會有太大的衝擊,因為晉華和中興不同,晉華還沒動工,它對中國的經濟還沒有貢獻,這個主要是對「中國製造2025」高技術領域的衝擊。

另外一方面,我覺得是阻遏台灣的高科技和中共的合作,就從美國方面。這個結果對中共也是很大的衝擊,因為中共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可能會從台灣去撈便宜,其實已經很久以來一直通過台灣得到很多美國技術。主要的問題是,對中共的衝擊並不是晉華一家的問題。

美國司法部在宣布起訴晉華的記者招待會上,司法部長再次宣布,鑒於中共經濟間諜活動猛增,由司法部助理檢察長德莫斯牽頭成立一個「中國專案」(China Initiative),毫無疑問的將會出現一系列的類似的法律行動,針對不同的中國方面的人員,或者是公司。

所以從整體來看的話,我覺得是中共自己的倒行逆施喚醒了美國,一旦美國被喚醒,中共就麻煩了。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的時間已經到了,我們感謝您的收聽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來說幾句


匿名
2018-11-03 21:07

中共邪惡本質零關稅也是假的 到處恐怖玩陰的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