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這一次是要中共那邊做出結構性的改革,徹底的扭轉目前持續增長的貿易逆差的現實。所以說他要求的是更高,並不是一時一刻的降低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
川普這一次是要中共那邊做出結構性的改革,徹底的扭轉目前持續增長的貿易逆差的現實。所以說他要求的是更高,並不是一時一刻的降低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

【傑森訪談】為何9月美中貿易逆差創歷史新高?(音頻/視頻)

靜汝
2018-11-6 21:13
最近這幾個月,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其實是預料之中的會增長,因為美國這邊的經濟消費力非常強,同時,很多商家早就說了,要預定一些未來的產品。川普自己也說,他沒有指望立刻會在貿易戰的過程中,中美逆差會逆轉過來,根本就不是在一時一刻的中美貿易逆差要改變。

聽眾朋友,您好!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美中貿易戰還在激烈進行中。根據美國商務部11月初公布的最新數據,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仍持續增長,9月美中貿易逆差創下了歷史新高。一般認為,美中這次的貿易戰,其中之一就是川普要解決這個貿易不平衡所帶來的美中貿易逆差。為什麼貿易逆差目前沒有縮減反而還會增加?本台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您好!就這個問題我看中共喉舌新華網有篇報道。報道就一些數據進行了比較分析。最後說:經濟學家普遍認為,美國的單邊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並不能縮減貿易逆差。您怎麼看這個現象?

傑森:對,貿易目前確實是從數字上來看的話,貿易逆差就是中國到美國的貿易順差,美國這邊看就是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這幾個月是持續的在增長。主要原因有兩個,一個是美國現在經濟特別好,美國的消費者的信心非常足,購買力非常強,中國賣得很多都是比如計算機,手機,衣服或者鞋,或玩具等等這樣的東西,這都是普遍消費的產品,這些消費直接跟美國人的消費能力有關,因為消費需求增加,這些產品需求就高了,這是一個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畢竟上一次美國跟中國針對徵收25%這樣的關稅,基本上只有500億美元。500億美元這個數量和中國賣給美國的整個產品5000億這個數量的十分之一,所以上一次其實並沒有針對很多的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升高關稅,所以應該影響不大。

最近這一段時間,當然對2000億新的中國的產品徵收了10%的關稅,這10%的關稅又被最近的人民幣針對美元貶值的因素又被抵銷完了。你可以看到其實美國針對中國的關稅,一方面因為覆蓋面不是很大,另一方面,又加上人民幣貶值的因素,其實整體來說,還沒有影響到美國這邊購買中國那邊的產品,也沒有任何減少或者放緩的因素。

而且針對這個2000億,現在可能商家會提早買,因為貿易戰如果還有一個結論的話,川普說,這兩千億目前只收10%的關稅,但是明年1月1日就開始收25%了,一旦收25%,這個數量就不得了了,這個數量就超過了人民幣對美元貶值的因素,實實在在的會打擊到商品的價格。在那樣的情況下,很多商家事實上是有把未來的產品過度的要求,使得現在中國對美國的進口數量暴漲,這也是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它有一個預透支未來消費的因素在。

所以從這幾個角度來看的話,最近這幾個月,中國那邊貿易順差,我們統一按美國這個角度來說,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其實是預料之中的會增長,因為美國這邊的經濟消費力非常強,同時,很多商家早就說了,要預定一些未來的產品。川普自己也說,他沒有指望立刻會在貿易戰的過程中,中美逆差會逆轉過來,根本就不是在一時一刻的中美貿易逆差要改變。

中國其實當時針對貿易逆差是已經答應說我要買你能源多少,大豆多少,整個來說中國是說我要帳面上把貿易逆差問題給你解決了,美國不聽。主要原因是美國並不是想像歷史上,中國糊弄其他美國政客一樣,你說貿易逆差很難看,美國老百姓不高興,我就買你一點商品,買你幾架飛機,買你一些農產品,讓你的貿易逆差好看一點,整個來說讓你跟你的老百姓有個說法,將來我還恢復到我正常(原來)的生意過程中。

川普這一次是要中共那邊做出結構性的改革,徹底的扭轉目前持續增長的貿易逆差的現實。所以說他要求的是更高,並不是一時一刻的降低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川普說,我們這個實際上是長期的,而且他說最壞的情況,短期之內貿易逆差還在增加,至少我收了關稅了。你想2000億的關稅10%也20億呢,500億25%的關稅也十幾億,整個來說美國政府多出來幾十億的收入,這是以前根本就沒有的。從這一點來說,川普說,何樂不為呢,我們接着打,如果你再不聽,你剩下還有2500多億,我接着再增加25%的關稅。整體來說這是層層加碼的過程,這是川普要求倒逼中共經濟體制改革、結構改革的一個策略,他不是瞄準一時一刻貿易逆差這樣的東西在做。此時此刻的貿易逆差,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按以前奧巴馬那時候的做法,讓中國再買一些商品,把帳面減的好看。但是川普根本不在乎此時此刻的帳面是怎麼看的,他是要長期的改變。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中共那邊的說法是很可笑很幼稚的。中共其實非常知道,他比誰都清楚,這個貿易戰的效果是長期的。比如說,我以前講的另外一個數字,比如現在全球70、80%的玩具都是中國那生產的,你現在要是想到其它地方去找一個玩具生產商,都找不着,但是這個狀態只是說明了整個生產有個滯後,有個周期。如果真的貿易戰一直持續下去,很多企業就會考慮把很多生產線挪到東南亞或者挪到其它的地方,一旦挪走了,哪怕貿易戰結束了,那個中國整個的對美國的出口也會受到巨大的損失,這就是一個滯後效應。這個滯後效應就是說,如果此時此刻中共不做出任何的讓步,那麼中國的製造業往下走的趨勢將來哪怕這個貿易爭端結束了,都可能逆轉不了的走下坡路。

最近有統計數據,像東南亞一些國家,包括泰國,包括菲律賓,包括越南,很多外資企業的投資增加了70%到300%,換句話說很多外資企業因為中美貿易戰這樣的問題,已經把他整個生產鏈再重新布局了,已經從中國往出挪了。當然這個在貿易戰開始之前,韓國、日本的企業已經在開始撤離中國,但是這次貿易戰這樣的過程會加劇這個過程。一旦這個過程形成事實了,你想挽回都挽回不了,因為中國這邊的勞動力成本只能越來越高,絕不可能再降低了。

所以從各個角度來看,中共所謂的這種貿易戰各方面的問題,是騙人的一個鬼把戲,因為整個貿易戰開打的第一輪也就不過今年幾個月前的事,經濟上的問題很多都是在多少年之後才看出來後效應,一旦看出來了,是不可逆轉的。所以中共是糊弄人的說法。

當然,我們知道一方面中共表面對老百姓是那麼說,顯的嘴很硬,但其實他是非常希望解決這個事,這就是為什麼川普最近說,習近平最近又跟他打電話了,兩個人又談了很長時間的貿易問題,11月份見面可能還會再談這個問題。當然核心的問題是川普對於中共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我反覆提了,他就是倒逼中共經濟體制改革,希望中共從國進民退的方式走出來。從這點上來看,中國老百姓其實是和川普站在一起的。

記者:您剛剛提到美國民眾現在消費信心足,購買力也增強。那產品的價格是不是受到增加關稅的影響?

傑森:幾乎沒有受什麼影響。最近的通貨膨脹指數是稍微高了一點點,好像超過了2%,歷史上一般的CPI消費指數,消費價格指數一般美國都是在1%,不到2%。美國政府是希望整個通漲能在2%以上,因為通漲過低的話,對經濟也不好。現在美國的通漲大約是2.5-2.7%左右,這個核心原因是因為美國最近的工資增長的數量普遍很大,而且整個失業率是極低。現在失業率3.7%,而且很多以前不算作失業率的人群,就是說美國的失業率是根據還在找工作的人,有些人比如年紀大了,或者其它原因已經不找工作了,他就不算在失業率範圍裡頭。但是因為現在經濟太好了,各地都在招人,很多以前不想再上班的人,最近看着市場太好了就又開始進入就業市場,就業市場的數量又增加了上百萬的人。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的失業率仍然是降到了歷史的一個新低,3.7%這樣的位置上。

所以美國人現在相對來說,收入各方面是整體在提高,那麼提高了以後,相對的物價會稍微上漲,但是這物價的上漲是能容忍的,就是2%幾這樣的概念,是個非常健康的上漲數量。各個方面來看,美國現在的經濟指數其實是非常難看到一個陰暗面的,各方面都是非常好的,經濟又是高速增長,通貨膨脹又是一個合理的範圍,失業率非常低,就業的人口又非常多的增加。你可以看到確確實實在過去兩年,川普執政的情況下,美國經濟狀態非常好。

記者:我看到《美國之音》說,美國的進出口額也有所增長。那這個和貿易逆差有關係嗎?

傑森:美國出口的量也會增加,因為美國整體經濟活力增加了,所以美國針對中國的出口也在增加。其實要從進出口的比例來看的話,都是增加了8%幾,出口增加了8%幾,進口也增加了8%幾,但是因為歷史上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只有大概1400億左右的樣子,1400億的8%肯定要少于原來美國對中國的進口是5000億,5000億的8%,當然要比1000多億8%要多一些。從這個角度來說,絕對值造成了一個逆差的絕對值增加,但是出口確實也是在增加,這是他整個經濟面好轉的一個體現。

記者:另外,<中時電子報>有篇文章有個數據,提到9月美國大豆出口減少了7億美元。還說表明川普政府的貿易主張正在拖累美國第三季度經濟的增速。

傑森:這個話我是覺得別有用心。它可能是引用<華爾街觀察>中國的一個媒體談到的一個數量。這完全是一個愚蠢的說法,為什麼呢?從最一開始美國第一單給中國500億的進口產品增加25%的關稅的時候,中共那邊就直接回敬的500億,主要核心就是大豆。他知道川普主要的選民來自於農民,而他直接針對大豆的話,他事實上是針對川普的選民,使得川普在政治上很吃緊。

確實如果整個進口關稅增加25%的話,因為是全世界的大豆,主要生產國就是美國和巴西,現在中國大量的從巴西進口大豆,巴西的大豆就漲價了,漲的當然沒有25%,但是也讓中國着實的承受了一些大豆上漲價格的因素。因為畢竟是確實是中共把大豆的稅給增加了,美國這邊賣往中國的大豆數量就會減少,這就是為什麼你看到了大豆數量減少了七億這樣一個數字。但是你要看到另外一點,並不是美國大豆就囤積到美國爛掉,歐洲和其他的國家原來買大豆,是從巴西那裡買的,現在巴西全漲價賣給中國了,歐洲那邊現在就從美國買。而且最近又簽了很多跟歐洲的協議,直接就是為了幫助美國大豆農民,給歐洲那賣大豆。整個美國的大豆並沒有因為中國的不賣,爛掉了,爛到地里了多少億的大豆,這是不可能的。中美貿易只是展現了美國大豆銷售的一方面,是,跟你中國賣得少了,給歐洲賣得多了,因為全球大豆供需是平衡的。只是你中國傻的非要從巴西買高價的大豆,最後造成了歐洲那邊就從美國這邊買。

說拖累了美國經濟的增長,我不知道他這個數據是從哪來的,七億美元怎麼能拖累美國經濟增長呢?美國經濟是一個萬億數量級的一個概念,七億怎麼拖累,我都不知道這個數字是怎麼算出來的。

很多時候中共它預先要表明這個態度,就騙老百姓經濟上沒有看明白,或者訊息不是很通暢,就是糊弄老百姓。其實整個中美貿易磨擦的過程中,美國的股市節節上漲,一邊中國這邊貿易戰,另一方面美國股市持續的在創出新高。當然最近這一段時間稍微有點回落調整,那也是正常的,因為股市不能一直在高點徘徊,最近回落了10%,但是經濟面整體還都是非常好。而中國的股市現在中共反覆提振,上升指數也沒提到3000點以上,是不是又跌到了2600點以下。你可以感覺到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的所謂的貿易戰,中共那邊所有的話都是騙老百姓的。

記者:還有《BBC》中文網有篇報道叫“事實核查:美國經濟是否真像特朗普說的那麼好”。裡邊也有些數據和比較。結論說:美國目前的經濟指標都很好,但不是歷史上最好的。

傑森:對,他說了,他說川普說這是歷史上最好的,我說我查了查,發現50年代比現在更好。他這個說叫事實核查,其實他說這個話是有點咬文嚼字。川普說是最好的,他說絕對數字上沒有50年代60年代的好。50年代是什麼時候,那是二戰剛剛結束的時候,那個時候二戰死了很多年輕人,美國各個行業都是在缺人的狀態,整個能找到一個人就業就很不錯了,所以當時的失業率是比現在低一些。

但是你不能跟戰後的經濟比呀。而且美國當時經濟是屬於戰後一個持續多少年的這種從一個歷史低點高速騰飛的一個階段。你絕對不能這樣子對比,這是不合理的,這是兩個不同歷史現實。

美國現在是世界第一大經濟實體,越是經濟盤子越大,增長一個百分點,那增長的數量可不是一點。你可以從這樣來看,它是在咬文嚼字。是,川普說話是有表演的因素在裡頭,但是他說的這種話的這種方式,你要是看他的問題的核心來看,他實際上是沒有任何的誇張的因素的,你要是把各個大的經濟背景,歷史面來看的話,是的,美國現在這一段時間的經濟情況,我在美國已經十幾、二十年,我真的是沒看見比這個再更好的一個階段。當時dot-com泡沬的時候,當時2000的時候,當時美國經濟是泡沫的狀態,經濟處于泡沫的狀態,那是虛假的增長,那時候失業率也有4%。現在經濟不是泡沫,很多都是實實在在的,業績非常好的,但是此時此刻失業率3%幾,而且這個態勢還沒有緩解下來的一個趨勢。

聽眾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匿名
2018-11-06 22:04

無法下載

奚琞媛
2018-11-07 02:56

請點擊播音條右端的雲狀圖標,可以有16K和128K兩種音質選擇。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