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算穩投資,但資金沒有着落。(圖片:wikimedia)
中共打算穩投資,但資金沒有着落。(圖片:wikimedia)

穩投資的資金沒着落 中共財政會“出血”?

賀景田
2018-11-7 16:52
為拉動萎靡不振的經濟,中共高層再度將賭注壓在基建投資上面。在地方債規模龐大、槓桿居高不下的背景下,融資成為中共棘手的難題。有中共體制內專家提議,這需要中央財政“出血”,承擔更多公益類基建項目的資金安排,適度擴大赤字率。

為拉動萎靡不振的經濟,中共高層再度將賭注壓在基建投資上面。在地方債規模龐大、槓桿居高不下的背景下,融資成為中共棘手的難題。有中共體制內專家提議,這需要中央財政“出血”,承擔更多公益類基建項目的資金安排,適度擴大赤字率。

中共再度押注基建投資

路透11月7日報道,在中美貿易戰持續發酵、內需低迷的雙重夾擊下,景氣冬季正在逼近。中國今年三季度GDP同比增長6.5%,增速創九年半低點;10月官方製造業PMI創逾兩年新低,表明四季度經濟下行壓力日益加重。

面對經濟下行壓力的加大,中共近期出台一系列穩增長舉措,主要押注到穩投資上。

10月31日,中共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保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力度的指導意見,並對配套政策措施作了明確規定。

投資仍以補短板的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為主,包括脫貧、鐵路、公路、水運以及機場、水利等基建領域。但是,在防風險去槓桿的大背景下,龐大的基建投資的錢卻沒有着落。

專家:中央財政應該“出血”

11月7日(周三),在北京舉行的中國金融40人論壇季度宏觀政策報告會上,參會專家提到,面對地方政府捉襟見肘的財政收支窘況以及沉重債務壓力,需要中央財政承擔更多公益類基建項目的資金安排,適度擴大赤字率。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張斌表示,“穩投資是需要資金安排的。”

他以基建投資中的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為例,這些項目相當部分有公共物品或者准公共物品特徵,現金流不足以償付本金和利息支出,而這些項目的預算內資金來源在全部資金來源中佔比不到20%,如果不能為合理的、有公共物品或者准公共物品特徵的建設項目找到預算內資金來源,或者是經濟和民生髮展受挫,中共財政部23號文件最終或只好放棄。

為應對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共地方政府通過各種融資平台搞投資導致債務大增,而財政部出台23號文後,對地方政府債務和金融機構對地方政府的放貸都進行了嚴格規範,地方政府要搞基礎設施建設,資金來源成了問題。

金融40人論壇季度宏觀政策報告提到,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務快速增長,2008~2017年平均增長率為29.3%,近五年平均增長率20.9%,2017年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務水平已接近40萬億元。

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長張承惠表示,地方財政壓力很大,前期專項基金已投入的項目如果按現行政策很難持續,同時地方政府的融資難度也在加大。

她認為,“以前可以通過地方政府的融資平台以及銀行借貸解決,但現在23號文下,項目的資金來源存在很大問題,想讓地方政府走回頭路都很難,銀行也不敢給地方政府放貸啊。”

張斌認為,中央財政要敢于先吃虧,“比如加強社保徵收力度和降低社會徵收費用標準兩者之間,如果先作前者再做後者,對政府而言更加從容,但過程中可能就擠死了大量企業,先做後者再做前者,政府可能並不需要付出更多,政策初衷得以更好體現。”

沒錢了 地方政府拉民企投資

官媒《證券日報》11月2日報道,近日,天津、江西、廣西推出36個公私合營項目(PPP),總投資735.25億元;甘肅省定西市推介了40個PPP項目,總投資537億元;陝西省西安市推介了36個PPP項目,總投資額1689.56億元。

360金融PPP研究中心研究總監唐川表示,各地向民資定向推薦PPP項目,是要民間資本參與,目的是緩解地方政府債務壓力。

但北京榮邦瑞明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彭松彭松認為,PPP項目本身的收益率較低,民間資本參與熱度較低,儘管政府大力推介,很多民營企業還是保持觀望態度

近日,中共政策明確了穩投資的方向,但迫於龐大的地方政府債務壓力,龐大的基建投資配套資金沒有着落。

據中共國務院指導意見,要鼓勵通過發行公司信用類債券、轉為合規的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等市場化方式開展後續融資。

不過,民營投行北京蘭溪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江紅10月30日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發表的文章提及,實際上,無論民營企業還是公有部門(國企、政府)現在都沒有錢了,錢聚集在了極其少的部門或者個人手中。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