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川普是倒逼他的經濟改革,而中共幾乎是不願意再經濟改革,再往下走的,他發現他越經濟改革,非黨的勢力在整個經濟領域發揮的作用就越來越大,黨對整個經濟的控制就相對會減弱,這不是中共要看到的。
因為川普是倒逼他的經濟改革,而中共幾乎是不願意再經濟改革,再往下走的,他發現他越經濟改革,非黨的勢力在整個經濟領域發揮的作用就越來越大,黨對整個經濟的控制就相對會減弱,這不是中共要看到的。

【傑森訪談】美中貿易戰若再升級 中國民眾是喜?是憂?(音頻/視頻)

靜汝
2018-11-26 08:06
中共就像是整個游泳池的一個很大漏水的洞,如果整個GDP就像往游泳池灌水的水柱子,GDP增長很快,灌水的水柱就很旺,很粗,中共在底下漏很多水,這個社會整體,游泳池的水平面也不會降很多,它甚至還能往上漲一漲。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的GDP很高的速度的時候,老百姓在中共盤剝那麼多之後,感覺生活水平還在提高。但是一旦整個中國的經濟GDP增長速度放緩了,甚至不再增長的時候,進水管沒有水的時候,漏水管漏水的現實就展現的非常明顯,因為中共要的財富不會減少的,整個你會看見整體社會水面就會下降,或者老百姓的生活在往下走,這就會直接產生中共和老百姓之間的矛盾衝突。這就是中共最怕看到的。

聽眾朋友,您好!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美中貿易戰目前仍然沒有緩解的跡象。隨着G20峰會臨近,即將進行的川習會將會是貿易戰發展去向的關鍵時刻。目前網上有各種各樣的推測,包括中共官方和民間對美中貿易戰看法的分歧也不斷表露出來。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您好!目前網上中國民間的態度和中共官方並不是步調一致,我看有文章說,很多民眾包括民企業主都暗中希望川普對中共施加更大壓力。您怎麼看這一現象?

傑森:這個現象其實是我們早已經觀察到的一個現象,不光是民營企業主,目前在中國對於川普施壓習近平、施壓中共政府,使市場更趨於市場經濟走向的態勢。中國國內的人是出於各種原因,很多一部份是支持的,特別是有思想的一群人。

文章中談到了一點,說過去這幾年來中共明顯好像在經濟改革上,不光是不再改革了,甚至有這種非常明顯的國進民退。它叫國進民退,我覺得更準確應該叫党進民退。它實際上是要加強黨所領導的企業在整個經濟的主動權,而對於民營企業說是要扶持,其實大家覺得都是養豬養胖了,等着更好的宰殺賣肉的概念,包括2015年一些有關國企改革的政策,包括最近的一些其它的方針和說法,都是清楚的展現出中共在整個經濟領域裡,有點想更多的涉入經濟領域,更多的把黨在經濟領域控制力加強。

另外在實際的表現上,中共本身稅收的要求越來越高,造成整個民營企業稅賦壓力越來越大。方方面面的跡象明顯感覺到,以前能享受到一點的自由市場經濟的這個環境越來越損失,又看不到中共內部有任何一點點的調整的跡象,因為畢竟目前中共內部最關心的是派系鬥爭,權力爭奪和意識形態的爭奪,沒有哪個黨員願意花自己的政治資本在經濟領域做出一些和現在往左走的意識形態相違背的概念,因為左走的意識形態,現在越來越偏左的意識形態,帶來的是經濟領域也是越來越加強黨的控制,這是一脈相承的。非常難出現意識形態極端控制,言論極端控制,共產黨按意識形態往左走的情況下,經濟領域能出現更繁榮,更自由,更加市場化的經濟領域的態勢,因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國政治上的意識形態,一定決定經濟領域的意識形態,政治上的意識形態往左走,經濟上一定是相對來說控制就越多,稅收越高,給企業放權、提供自由度的機會越來越少。這就是為什麼很多民營企業看不到未來好轉的跡象。

這時候川普他是以中美貿易不平衡,結構性不平衡為理由來給中共施壓,實際上是要求中共要放棄對於中國經濟的控制,要開放中國的市場,要解決一些比如說黨政治過多干預經濟這樣的情況。這點是和民營企業希望看到的中共經濟領域的改革不謀而合。雖然貿易戰或貿易摩擦的這個事情,川普腦子的思維想的是解決中美之間貿易結構性不平衡的問題,但實質上很多人談到一點,他是在倒逼中共進一步經濟體制改革,那麼這一點就非常迎合現在一些民營企業看不到希望未來經濟領域增加活力的民營企業家的想法。所以就出現這個文章中提到的,一些民營企業家其實暗中力挺川普,希望川普能持續施壓,使中共不得不在經濟領域有做改革,當然這是一方面。

但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最近中共言論控制是非常嚴的,甚至是殘酷的。不管是在大學裡,讓學生監控老師,還是對於自媒體的控制,對於整個網路意識形態的控制,都是越來越往左走,走的有的時候讓人覺得有點沒有喘息的機會了。自由說話的機會越來越少,產生的這種相應的民怨也會看到國內中共一言堂,一個人說了算,不管說得多麼不合理,多麼荒謬的話,大家都得執行。這種怨氣終於讓人看到有一個更牛的,像美國總統川普這樣的人,敢于跟中共叫板,不能讓中共肆意妄為。這個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也是有點在解氣的心態。方方面面的因素是很多的,但是我確確實實從不同的渠道觀察到一批中國人,特別一批有思想的中國人,他們對於目前川普倒逼中共經濟體制改革這樣得做法,其實是滿歡迎的。

記者:對於剛才您談到的川普在貿易戰問題上對中共是不斷施壓,您認為這會有效果嗎?

傑森:目前來看,前一段時間彭斯在APEC會議就是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上明確說了,除非中共改變,美國絕不會放鬆施壓的方式。

現在全球矚目11月底川普和習近平在阿根廷的高峰會議。這個又有點決定未來中國和美國之間關係的走向的一個非常關鍵的會議。其實這次美國副總統彭斯去亞太會議之前,他就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的採訪,他明確說了,說這次我去,川普總統特意派我去的,而且川普總統給我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讓我明確讓中共那邊知道我們到底的意圖是什麼,而且讓他們非常清楚,如果他們一意孤行的按照現在的方式走下去的話,我們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川普是反覆希望中共那邊清醒起來,明白美國這邊的決心。這也是為什麼這一次彭斯不管是早期在日本,或者其它地方的訪問和亞太會議上的講話都是毫無保留餘地的、非常清楚的表明美國的態度。這一次美國是堅決要讓中共退一步,而且是實質上的改變。如果中共不改變,美國這邊就不會改變美國現有的對中國經濟施壓的態勢。所以在我看來的話,美國這邊至少在川普和彭斯這一任政府領導下,美國這邊應該是不會退縮的。中共那邊不做實質性的改變,美國這邊不會減低對它的壓力。

時間是一分一分在過,目前川普定的第一個時間表是2019年1月1日,如果中共還沒有改變,2000億前期只增加10%的關稅就變成增加到25%,這就是一個非常大的改變。下面川普還會再準備另外剩下的2670億美元的對中國貨物的徵稅。你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中美之間這一次國際峰會,實際上可以說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如果不是最後的機會,就是最佳的一個機會,雙方能達成一定的協議的一次機會。

但是在我看來,中共那邊最大的問題是,中共反覆抱着僥倖心理,而且中共的反覆的頭腦不清醒,看不清美國這邊的決心。所以有可能會出現中共誤判錯失這一次川習會有實質性這樣的一個機會。

記者:您是說中共到目前還是沒有看清美國真正的意圖?

傑森:可能是看清了,但是他們感到川普要他們做的事太難了。因為川普是倒逼他的經濟改革,而中共幾乎是不願意再經濟改革,再往下走的,他發現他越經濟改革,非黨的勢力在整個經濟領域發揮的作用就越來越大,黨對整個經濟的控制就相對會減弱,這不是中共要看到的。

他不管經濟活躍以後是不是中國老百姓會受益,他只管它的黨會不會對中國的經濟失去控制。如果它的黨對經濟失去控制,他認為這個經濟是不需要存在的。所以在他明顯得看到,他黨控制的越嚴,經濟會越來越艱難,發展艱難的情況下,它仍然止不住的要加強黨對整個經濟的控制,包括通過對於央企的控制,包括對於各種各樣的中共其它的經濟領域的這種比如股市等方面的控制。這些控制最終的結果他也知道,可能會使得整個中國經濟這個活力下降,但是他不在乎。他更在乎的是要加強黨對整個中國經濟的領導,換句話說,中共抓權要遠遠重要于中國老百姓能有更加有活力的這個經濟現實。

此時此刻川普對他提出的要求,包括放棄對於它的央企的這種變相資助,包括停止幫着他的央企去國外竊取材料,等等這樣的要求,包括在法律規定上,為了保護它的央企限制國外企業進入中國,跟它的央企進行競爭。這一切保護它黨產央企這樣的做法,都是川普讓他改的。這些方面他肯定有點不願意改,他不願意改的結果就是他也知道,有的時候如果人遇見一個很大的疾病,他有的時候會有迴避禁病的狀態。醫生明着說,你這兒有個病,有個瘤子,我要開顱給你做手術,他的第一想法是你在胡說,我沒有問題。當年華陀見曹操的時候,曹操居然說你是不是要拿我腦袋,把華佗關到監獄裡。

中共現在有點這種,因為他面對的這個要求,對他來說太難改變。跟他目前要走的左傾的路線違背得太厲害,所以他寧可不願意相信這是美國的要求。他覺得我還是能靠歷史以往的離間美國社會,或者給美國提供一些購買大單、幾千億的大單,也許美國就放我這一次。他還有這樣一個誤判。這就是美國跟中國現在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美國覺得把自己的要求已經說的非常明白了,而中共那邊以一種不願意麵對現實的方式,反覆的有點這種自說自話,最後出現美國這邊不停的要加碼對於中國經濟上的壓力。

一旦美國這邊壓力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中共那邊的迴旋餘地越來越少,因為中共黨內還是有不同派系的。當美國這邊對中共施壓,施壓到中共如果這時候退讓就有點那種服軟的情況下的話,那麼中共黨內就會出現這種派系間的鬥爭。在派系鬥爭的過程中,他只能走強硬的路線,只能走更左的路線,因為往往誰在這過程中,在美國施壓的過程中服軟,他都可能成為他的政治敵人攻擊的對象。因為畢竟中共已經把中國整體的國民素質和媒體現實搞成了非常簡單粗暴的一種民族主義的那種情緒。這種簡單粗暴的民族主義情緒,有的叫民粹的主義這樣的概念,他不能理智的去考慮國際事務中以退為進的概念,他就可能得要硬逼着上,就有可能引發未來中美之間更加複雜的現實。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這一次川普和習近平的這個高峰會議談的過程中見面,它可能是下一次中美之間暴風雨來臨之前的一段平靜時期。抓住這個時機,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也許會可能走入一個無風無浪的避風港,可以進入一個大家可以談判的機會。但是如果這一次會沒走好,川普認為施壓還是不夠,把價碼往上加的過程中,中共那邊有迴旋餘地就會越來越少,最終真正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戰,有可能會無可避免的升級,或者更加激烈。

記者:您認為這個關鍵的時機具體是什麼?

傑森:就是此時此刻,從現在到十一月30日這一段時間,川普對中共的要求是,彭斯說的川普跟他說的,第一要他們明確我們要什麼,第二個是要他們明確他們如果不能真正的真誠的跟我們對話,談我們的要求,那麼我們會做什麼。這兩點一定要讓中共知道。在他知道這兩點以後,一個理智的政府它會帶來一個具體的執行清單,如果有這樣的清單,我們就可以坐下來具體談。如果沒有這個清單,那麼我們真的是沒辦法談。這是川普一個非常明確的意思。

中共前一段時間是出了一個140個條款什麼中共準備願意做的事,但是川普看了以後,發現最核心的三、四個,四、五個還是沒有,比如對知識產權的保護等,還有其他一些貿易不平衡的問題,不平等的問題,川普認為中共還沒有提到實質,提到的都是一些繁文縟節的一些細節的東西,又是一些暫時解決中美貿易不平衡的問題,而不能解決這種結構性不平衡的問題。就是我說的,從此時此刻到30日之間這麼一個星期的時間,有沒有可能習近平給出一個正常的、可以談的、兩國有共同立足點的一個討論清單。這個討論清單其實就是川普希望在G20會議的時候跟習近平真誠談判的一個基礎。

如果沒有這個,中共還是想暫時給你買點美國產品,臨時解決中美貿易不平的問題,這樣的思路來談判的話,我想這是沒法談的。所以這就是我說的,中共一個星期能不能真正扭轉他們以前的思維方式,和美國這邊真正在一個共同的問題上進行談判,而不是你說你的話,我說我的話,隔岸喊話,這個就是一個關鍵問題,這就是我說的時機要抓住的問題。

記者:您剛剛提到的很多人認為這次美中貿易戰實質也是川普在倒逼中共經濟體制改革,很多中國民眾非常樂意看到這點。但於此同時,就像您剛剛分析到的,如貿易戰進一步升級,會嚴重影響到中國經濟發展,我想那海外華人畢竟不願意看到中國老百姓因此生活受到大的衝擊。您怎麼看中國人的這種矛盾心理?

傑森:對,其實這個就是問題是這樣子的,是的,我們希望中國的經濟一直是健康的發展。但事實上我們又知道另外一點,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東西是單向走的,單向走的東西,可能最終只有崩潰。共產主義的經濟學說,說西方的經濟社會總是有一個周期性的衰退,好幾年就壞幾年,好幾年就壞幾年,其實這不是說資本主義結構有什麼問題,很多時候經濟發展就是這麼一個狀態。

人類這種動態的平衡就跟鐘擺一樣,擺左擺右,擺左擺右,這個過程就是一種平衡,這就是人類社會出現的一個規律。換句話說,經濟有好有壞這是正常的社會現象。但是中共那邊它過去幾十年它想盡各種辦法保證中國經濟只往上走,其實這種要求本身是中共要求的,而不是說經濟必須這麼做的,是因為中共這個龐大的我們叫它“附體”,它這個附體雖然整個社會上是一個執政黨的方式出現,但是他對這個社會整個財富的壓榨是非常大的。

九幾年的時候,整個中共的財政收入是中國GDP的10%,現在18年,是整個GDP的25%,四分之一。而90年代到現在中國的GDP增長了13倍,中共整個財政收入增加了40多倍,這是什麼概念?整體來說中共是一個加速從中國社會吸取財富的機構,它不能讓整個GDP別說是往下走,就是增長的慢,老百姓第一眼會感覺到中共的存在。

我總舉這樣的例子,中共就像是整個游泳池的一個很大漏水的洞,如果整個GDP就像往游泳池灌水的水柱子,GDP增長很快,灌水的水柱就很旺,很粗,中共在底下漏很多水,這個社會整體,游泳池的水平面也不會降很多,它甚至還能往上漲一漲。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的GDP很高的速度的時候,老百姓在中共盤剝那麼多之後,感覺生活水平還在提高。但是一旦整個中國的經濟GDP增長速度放緩了,甚至不再增長的時候,進水管沒有水的時候,漏水管漏水的現實就展現的非常明顯,因為中共要的財富不會減少的,整個你會看見整體社會水面就會下降,或者老百姓的生活在往下走,這就會直接產生中共和老百姓之間的矛盾衝突。這就是中共最怕看到的。它特別怕看到老百姓看到它對整個社會的這種壓榨的過程,所以它就要求GDP不斷的增長。

經濟我剛才談到了,它是個自然規律,有漲有跌,這是個自然規律。它(中共)為了保證只漲不跌,它就從經濟健康發展到催生它的發展,到最後現在病態的讓它不往下跌。整個這樣的過程,這樣的運作方式,事實上把整個中國經濟推到了一個非常不健康不穩定的狀態。其中一個因素造成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

整個美國全球貿易當然是有赤字的,但是其中60%是輸給中國了。如果美國在全球損失了100元,60元是損失給中國了,其他國家加在一塊,損失了40元。而中國從全球賺了很多錢,貿易掙了很多錢,如果它全球掙了100元,80元是從美國掙的。你又可以看到給國內造成極端的經濟不穩定的情況下,也造成了中美之間貿易的極端不平衡。你可以讓美國承受十幾年,但不可能讓美國永遠承受下去。美國總會出一個川普這樣的政府,他要求停止這樣的不平衡現實。

這個現實一出來之後,我們就看到第一吃不消的就是中共,因為它看到了直接的後果就是它看到經濟要下走了,經濟下走的過程就是我剛才說的,就會顯露出中共這些漏水池,漏水坑這樣的對中國經濟、對中國老百姓財富的壓榨的現實。這是中共最怕看到的。

這就是我反覆提到的一點,川普簡簡單單的認為,這是中美之間的兩個政府之間的貿易爭端。其實明白人看到了,這是川普對於中共生存或者在中國存在的合法性和不可逆性的直接挑戰。這就是為什麼中共是非常艱難的做出任何有實質性的會議。

在我看來,中美貿易我們期望有所改變,但是因為中共這種把它黨的利益放在中華民族裡至上的心態,在加上它又是個執政黨,一黨說了算了的現實,我看到有解決方案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的小。其結果是很可能中國老百姓不得不面對中共為了一黨之私,把中國和美國帶入一種對立的不管是經濟領域還是其它的政治、思想領域,軍事領域這樣對立的現實,這樣對立的現實對中國老百姓沒有任何一點的好處。

中國經濟如果和美國經濟相對來說越來越走向去偶合的狀態,兩個經濟越來越脫離的情況,對於中國老百姓是非常非常不好,不管是從技術上,文化上,意識形態上,可能受到非常負面的影響。但是沒有辦法,我反覆說了,因為中共把它一黨的私利放在中華民族的健康發展之上,而它又是一個一黨說了算的獨裁黨,所以中國老百姓也真的是……目前來看的話,好像是沒有一個很明確的一個短期的解決方案。

聽眾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匿名
2018-12-01 23:55

我從傑森博士最後一個問題闡述中,似乎看到了比較悲觀和蒼涼的氣氛……
不過,我想中國大陸老百姓們還是有最後一個閃光的希望的:那就是,假如中國大陸的民眾明白真相的人、看穿中共邪黨邪惡本質的人越來多的話,退黨、退團、退隊的人越來越多的話—— 那到時候,“天滅中共”的時候,這個“三退”的民眾就自然與中共邪黨切割開來了,所以到時候“天佑中華”—— 這些“三退”的民眾就會自然得到上天的眷顧與保佑的!
善哉,善善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好人好自己,壞人壞自己”呀!!!

Gentle·Knife
2018-11-30 12:14

對於記者最後提出的一個問題,我認為傑森博士就闡述的就比較高深了,涉及到比較高層面上的東西了。雖然說傑森博士把中國(中共)的GDP的畸形增長與強勢比作“向游泳池灌水的水珠與游泳池地步的大漏洞”;但我依然茫然的是:“中共以及中共的『權貴利益集團』是如何在方方面面來壓榨、吸血中國的老百姓們的,又是如何利用和操控這個邪惡的體制來搶老百姓們的血汗錢的?”
所以,我希望傑森博士與靜汝女士能在以後的節目中能詳細的談一談這個話題,好嗎? 謝謝啦!

烏克蘭網友
2018-12-01 14:54

我說哥們兒,應該是“向游泳池灌水的水柱與游泳池底部的大漏洞”,您這“水珠”、“地步”兩個詞都打錯了,,,“拼音雙拼打字”——由於漢語字詞的複雜性是很容易打出錯別字的!實在不行的話,可以換用手寫、五筆打字、再或者換作單拼打字好一些,單拼打字雖然速度上稍微慢一些,但出錯率是很低的,,,

匿名
2018-11-29 09:57

當記者靜汝問:“您是說中共到目前還是沒有看清美國真正的意圖?”
而傑森博士在回答這個問題時總共有6段文字,大約幾千字吧——我認為傑森博士講得太好啦,和我心裡想的一模一樣,不過傑森博士只是把他自己所要表達的意思和內涵都涵蓋在每一段的文字中去了,而從整個6段表面的文字上來看,似乎又看不出什麼敏感與尖銳的東西存在…… 而其實傑森博士所說談的都很現實、很熱點的話題呀!所以,我就覺得傑森博士的這種含蓄而又透徹的表達方式是很值得我借鑒與學習啊! 非常感謝!!

新疆網友
2018-11-27 14:37

“……這個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也是有點在解氣的心態。方方面面的因素是很多的,但是我確確實實從不同的渠道觀察到一批中國人,特別一批有思想的中國人,他們對於目前川普倒逼中共經濟體制改革這樣得做法,其實是滿歡迎的。” —— 正常的來說,按照漢語規範詞彙來要求的話:這個“滿歡迎”應該是“蠻歡迎”,我開始也以為傑森博士這個詞用錯了,可等我結合上下文連貫起來這麼一醞釀、一揣摩,——— 哎呀,傑森博士的這個“滿歡迎”用得太精彩了、太有意境了、太妙了……
因為這個“歡迎”已經“滿”得快爆棚啦!滿得都已經快溢出來了…… 可想而知,中共的政策、中共的體制是多麼的不得人心喲!◆◆◆◆◆◆

大陸網民
2018-11-26 15:45

非常感謝傑森博士- – – – 因為他把我的心裡話都給說出來了:其實,我最早接觸“國進民退”這個稱呼 是在油管網上,在陳破空先生的視頻中才熟悉了這個詞的;當時我心裡還在納悶兒,“中共竊國真不要臉!明明是在中華大地上建立了一個獨裁的政權嘛,可非得要說只有自己才能代表『中國』不可,應該是『党進民退』才對嘛”!………
今天,聽到傑森博士給正名以後哦—— 我感到非常高興,內心不知怎麼有一股使不完的勁兒,爆發出一股綿綿不斷的正能量…… 謝謝你們.

匿名
2018-11-26 15:42

傑森很有見地!

Tony·Bob
2018-11-28 12:06

據我了解,傑森先生好像是(計算機)電子工程學博士吧,不過我反而覺得傑森博士的人格魅力已經遠遠超出了他所研究的專業領域了,,,

匿名
2018-11-26 15:34

中共一旦民主了,特權沒有了,享受停止了,福利大眾化了,不能高高在上了,不能呼風喚雨了,這種生活它過不慣,所以它是堅決不行的,它的發展不是為了人民,不信你看,攜款潛逃的官員有不是黨員的嗎?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