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享】《一滴淚》(32)——囚籠

齊玉
2018-11-29 20:58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下面請您收聽長篇連播節目。今天我們將繼續為您播出巫寧坤先生的自傳小說《一滴淚》。

保衛科幹部走後,我讓小高先洗臉,然後在單人床上坐在我旁邊。

   “小高,別太激動。你犯了個大錯,也沒法挽回了。眼淚是洗不掉的。但也不是什麼不得了的大罪。大家生活都艱難,人難免受到誘惑。我決不會抓住你小辮子不放,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好姐妹。現在你也不能為這件事跟自己過不去。這很重要,你聽見嗎?學校不讓你呆下去,我認為呆下去對你本人也沒什麼好處。你也許不願意回家,因為這樣一來你就拿不到二十二塊一個月了。但是你可以守着愛人和孩子,那可比我強多了。從這次的事情吸取了教訓,你會活得更好的。先呆在我家,等我決定怎麼辦。不要把這事掛在心上,你聽見了嗎?我們倆還是姐妹。”

   她又哇哇地哭起來。我輕輕地在她背上拍着。

   “小高,打住,要不我就要真生你的氣了。我得馬上回去上班。等毛毛醒了,替我親親她。”

   這新的難題成了我沉重的心事,常讓我夜裡睡不着。我怎麼辦?小高非走不可。我也害怕再找一個阿姨,不定會出什麼問題。其實我根本雇不起阿姨。我得剋扣食物才能付她的工資。每頓飯,我總讓一丁先吃飽,然後自己才吃。我已經沒什麼奶,一毛要喂稀飯,幾乎用掉我們全家的大米定量。鮮牛奶是專門供應高幹的,我只能跑附近的食品店,為她搜購奶粉,雖然明知市上出售的奶粉的成份大多是糖和其它非奶製品。我的面部和小腿已經有明顯的浮腫癥狀。我知道我應付不下去了。

   在多少個不眠之夜翻來複去思考之後,春節假期快到時,我無可奈何地決定和一毛分手,把她送到天津去託付給我娘。這個十九個月的小女兒還沒見過爸爸,現在又要被迫離開媽媽的懷抱了!

   如果我們在家生活這麼艱苦,寧坤在北大荒勞改營的日子不知要更艱苦多少!

……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