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編大家聽】呂大朗還金完骨肉;呂二朗賣嫂失妻(上)

雪莉
2018-12-4 19:18

 

收聽選擇128K,  音質會比較好些

 

聽眾朋友,您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廣播電台故事新編大家聽節目。 我是雪莉 。我是東方  

我們今天要給大家講的是: 呂大拾金不昧卻意外的找到了丟失數年的兒子;呂二黑心賣嫂到反賣了自己的老婆;這一段曲折離奇的故事。  

  話說江南常州府無錫縣東門外,有個小戶人家,兄弟三人。大哥叫呂玉,二弟叫呂寶,小弟老三叫做呂珍。呂玉娶妻王氏,呂寶娶妻楊氏,都是正經人家女兒,長得姿容清秀,為人溫順體貼。就剩下個三弟呂珍年紀尚幼還未娶親。 妯娌叔伯相處,一家倒也合樂。

那大嫂王氏生下一個孩子,取名喜兒,一家人都喜歡得很。六歲那年,一天跟鄰居家的孩子出去看神會,不知怎的就走丟了,四處找不見。一家人着急,夫妻兩個心煩,寫了個招子,到處掛了起來,街坊上叫了好幾天,一點兒音信也沒有。

呂玉心中氣悶,和妻子商量。向大戶人家借了幾兩銀子做本錢,要往大倉嘉定那一帶,收些棉花布匹,到各處販賣,就便探訪兒子的消息。

一晃四年過去了,也沒有兒子的半點消息。 到了第五個年頭,呂玉又去行商。這次想着要走遠點。跋山涉水到了山西,沒成想發貨之後,遇着山西連年鬧荒歉收,發出的貨收不上款來,不得脫身, 就困在了那裡。

這一耽擱就是三年。三年 才討清了帳目。呂玉一日拿到了錢款,歸心似箭,直奔家鄉。

    一路曉行夜宿。想着三年家中音信皆無,不知如何掛牽。日夜兼程。

一天到了陳留這個地方, 清晨到廁所出恭。見廁所的坑板上有個不知何人拉下的青布搭膊 ,(是指一種長方形的布袋。)撿起來,覺得沉重。拿回來到客店的住房內打開看時,都是白銀,約有二百兩之數。

呂玉看了心中想道:“這意外之財,雖說是取之無礙,想想那丟錢之人,該是如何着急!若是救命亟需的錢,更是了得。古人見金不取,拾帶重還。我今年過三旬,尚無子嗣,要這橫財何用?”於是急忙到坑廁左近等候,只等有人來找尋,就將原物還他。等了整整一日,不見有人來尋。

第二天沒有辦法,只得動身繼續往家走。不幾日又行了五百多里,到南宿州這個地方。天黑了,找了一個客店住下了。 一個同住的客人,兩人吃飯時一起閑聊。談論江湖做生意之事。

那客人說起自己不小心,五天前在陳留縣,一大早解下搭膊在廁所出恭,自己一時心裡想着別的事,起身走了,卻忘記了那搭膊,裡面有二百兩銀子。直到夜裡上床脫衣要睡,方才想起來。已經過去一天了,自然有人拾去了,回去找也是白找,只得自認倒霉罷了。

呂玉聽了就問:“請問尊兄貴姓?高居何處?”

客人道:“在下姓陳,祖貫微州。現如今在揚州閘上開個糧食鋪子。敢問老兄高姓?”

呂玉說:“小弟姓呂,是常州無錫縣人,揚州也是順路。正好相伴尊兄回家,順便到府上奉拜。”

這陳姓客人也不知詳細,只是答應道:“好好,如蒙光臨最好。”第二天一早,二人結伴同行,奔揚州而去。

  不一日.來到揚州閘口。呂玉也隨着到了陳家鋪子,登堂施禮,拜訪做客。 陳朝奉看坐獻茶。(宋朝官階有朝奉郎,朝奉大夫,明、清則常稱鹽店、典當店員為朝奉,亦有地方用以稱鄉坤。 後來徽州方言中稱富人為朝奉。 蘇、浙、皖一帶也用來稱呼當鋪的管事人。)兩人談起話來,呂玉先提起陳留縣失銀子之事,先問他搭膊的外觀,顏色,模樣。

那陳朝奉回答說:是個深藍青布縫的搭膊,一頭有白線緝一個陳字。

呂玉一聽全對,心下釋然,便拱手說道:“小弟前在陳留拾得一個搭膊,到也相像,把來與尊兄認看。”

陳朝奉見了搭膊,道:“正是在下的搭膊。”

呂大撿點搭膊裡面銀兩,原封不動。呂玉雙手遞還陳朝奉。陳朝奉過意不去,要與呂玉均分,呂玉不肯。

陳朝奉道:“就是不均分,也要受我幾兩謝禮,好使在下心安。”呂玉那裡肯受。

陳朝奉感激不盡,忙命家人擺飯款待。心裡思想:“難得呂玉這般好人,還金之恩,無的可報。我自家有個十二歲的一個女兒.要和這個呂君攀一脈親戚往來,不知他有兒子沒有?”

飲酒中間,陳朝奉問道:“恩兄,令郎幾歲了?”

呂玉聽問不覺掉下淚來,答道:“小弟只有一兒,七年前為看神會,走失去了,至今並無下落。荊妻亦別無生育。如今回去,意欲認個螟蛉義子,幫扶生計,只是難得這般合適的。”

陳朝奉道:“舍下數年之前,用三兩銀子,買得一個小廝,人生的十分清秀,性情乖巧靈透,也是下路人帶來的。如今一十三歲了。每天伴着小兒在學堂中上學。恩兄若看得中意時,就送與恩兄伏侍,也當是我的一點敬意。 ”

呂玉道:“若是如此, 當奉還身價。”

陳朝奉道:“說哪裡話來!只恐恩兄不中意時,小弟無以為情。”

當下便教掌店的,去學堂中喚喜兒到來。

呂玉聽得名叫喜兒,與他兒子相同,心中不免感觸。

沒一會兒,小廝喚到,見他穿一領蕪湖青布的道袍,生得果然清秀乾淨。習慣了學堂中規矩,見了呂玉,朝上深深唱個喏。

呂玉心下便覺得歡喜,仔細端詳時,卻認齣兒子面貌來:記得喜兒 四歲時,因跌倒碰傷了左眼眉角,留下了一個小疤痕。 看那孩子,不僅眉眼相似,看那左眼角邊,還正是有一個小小的疤痕。

有這點可認。呂玉便問那喜兒道:“幾時到陳家的?”那小廝想一想道:“有六七年了。”

又問他:“你原是哪裡人?誰賣你在此?”

那小廝道:“記不清楚了。 只記得爹叫做呂大,還有兩個叔叔在家。娘姓王,家在無錫城外。小時被人騙出,賣在此間,”

呂玉聽罷,便抱那小廝在懷,叫聲:“親兒!我正是無錫呂大!是你的親爹了。丟失了你七年,何期在此相遇!”正是:大海撈針,父子重逢!猶恐今朝是夢中。

那孩子眼中流下淚來。呂玉傷感,自不必說。

呂玉起身拜謝陳朝奉:“小兒若非府上收留,今日安得父子重會?”

陳朝奉道:“恩兄有還金之盛德,天遣尊駕到寒舍,才得父子團圓。小弟一向不知是令郎,甚愧怠慢。”

呂玉又叫喜兒拜謝了陳朝奉。便讓喜兒坐于呂玉身傍。

陳朝奉開言道:“慕恩兄高義,在下有一女年方十二歲,欲與令郎結絲蘿之好, 不知意下如何? ”

呂玉見他情真意誠,當下依允。是夜父子同榻而宿,說了一夜的話。

次日,呂玉辭別要行。陳朝奉又另設個大席面,款待新親家、新女婿,連當送行。

酒行數巡,陳朝奉取出白金二十兩,向呂玉說道:“今奉些須薄禮,權表親情,萬勿固辭。”

呂玉道:“過承高門俯就,舍下就該行聘定之禮。因在客途,不好苟且,如何反費親家厚賜?決不敢當!”

陳朝奉道:”這是愚兄自送與賢婿的,不幹親翁之事。親翁若見卻,就是不允這頭親事了。”

呂玉沒得說,只得受了,叫兒子出席拜謝了。喜兒又進去謝了丈母。

  呂玉父子收拾行囊,作謝而別,雇了一隻小船,搖出閘外。約有數里,只聽得江邊人聲鼎沸, 一片喧鬧之聲。不知出了什麼事。呂大急走出艙外,叫船家來問是怎麼回事。

  船行江上,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呢?

好,聽眾朋友,我們今天的故事就播放到這裡。要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請聽下回分解。我是雪莉, 我是東方 。謝謝你的收聽,咱們下回節目再見。

==============

【故事新編大家聽】呂大朗還金完骨肉;呂二朗賣嫂失妻(下)

【故事新編大家聽】她曾是日本歷史上最美麗女子

【故事新編大家聽】法海禪師的故事

【故事新編大家聽】裴休軼事

【故事新編大家聽】張道陵七試趙升

【故事新編大家聽】杜子春三入長安

【故事新編大家聽】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

【故事新編大家聽】柳毅傳書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