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三軍總參謀長萬斯將軍(右)和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將軍(左)在一起。(DoD Photo by U.S. Army Sgt. James K. McCann)
加拿大三軍總參謀長萬斯將軍(右)和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將軍(左)在一起。(DoD Photo by U.S. Army Sgt. James K. McCann)

加拿大三軍參謀長:中共所為已成盟國的“極度關切”

季雲
2018-12-5 10:28
在兩周前舉行的“哈利法克斯國際安全論壇”上,加拿大陸海空三軍總參謀長萬斯將軍表示,中俄的所為已經成為盟國的“極度關切”。他們的所為妨礙了社會的正常秩序,中國尤甚。

在兩周前舉行的“哈利法克斯國際安全論壇”(Halifax International Security Forum)上,加拿大陸海空三軍總參謀長(Chief of Defence Staff)萬斯(Jonathan Vance)將軍表示,中(共)國、俄國的所為已經成為盟國的“極度關切”,因為他們的所為妨礙了社會的正常秩序,中國尤甚。

多次參加該論壇的萬斯將軍告訴加拿大時政雜誌《Maclean’s 》,此次論壇的熱點話題是“大國崛起”(the resurgence of great-power dynamics)。在呼應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將軍的年度國防報告(2018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時,萬斯說,“(人們)極度關切一些國家,特別是俄國和中國的所為。 (那些所為)妨礙了我們長期以來生存的正常秩序和準則。”

在馬蒂斯的報告中,中、俄被列為美國的頭號競爭對手,ISIS和伊朗的威脅已被降級。

萬斯表示,與新的對手的對抗方式也不同。“衝突的性質也在變化。而且變化非常,非常快”。“政治目的可以通過軍事力量或混合其它非戰爭的影響因素而達成。”

現在,中國更多採用與傳統戰爭相去甚遠的戰術跟印太地區的國家“叫板”,這些戰術比俄國的更新,也更令人不安。俄國襲擊烏克蘭,雖然他們否認但動作明顯。而中國這些年,悄悄在南中國海上的一些原本毫無意義的珊瑚小島上填海造地,建立海軍基地,將自己的軍力投射能力向前推進了幾百里。

如果在戰爭底線以下,如果你想打擊,你往哪裡打?用什麼打?這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問題。”萬斯說。

萬斯認為,目前加拿大及盟國面對問題是需要在所有領域裡界定競爭的終點和衝突的起點。而在信息技術、網絡空間、認知領域和金融行業,這個界定尤其困難。“摧毀你的經濟,算戰爭行為嗎?”

但針對目前的“鴉片危機”、溫哥華的住房市場和在加拿大的洗錢行為,萬斯認為加拿大實質上已經成為中國的敵對國家。“我覺得還不僅僅是這幾年。”“是有意這麼做的還是某種副作用? ”萬斯軟化道。 但是他表示,實際影響是有敵意的。

關於“鴉片危機”,根據加拿大衛生部的報告,在2016-2018年間,加拿大有8千人死於鴉片藥品使用過量。“如果我們有那麼多人死於其它原因,或加拿大人死亡率那麼高,我相信政府一定會想盡辦法對付這個問題,但這個威脅是什麼性質的?我們是否已確定這個威脅是副作用還是直接的威脅?”“這是不是敵對?這是不是國家的痛苦?當然是。”但是,確定是否是故意的,他不是專家。萬斯表示。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