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大家都知道每年中國人創造的財富,其中四分之一是被中共拿走的……
GDP大家都知道每年中國人創造的財富,其中四分之一是被中共拿走的……

【傑森訪談】中國GDP迅速增長的錢哪去了?(音頻/視頻)

靜汝
2018-12-17 03:06
中共的稅收,它自己叫財政收入,這筆錢真正用在老百姓身上的比例是非常少的。中共按它自己的分析來說,中共財政收入大概有28%左右用于教育,醫療,社會保障,就業服務等等,其它的72%就搞不清楚它用在哪裡,當然它說是用在國防什麼的,其實是它的維穩費用,就是鎮壓老百姓的費用。比如發展互聯網國家監控方面等等,它很多是用在這個部分的,這部分是老百姓不需要的。 中國房地產運作的過程,其實是一個金融遊戲,銀行、開發商是它的工具,中國老百姓是它的奴隸。創造財富的是真正老百姓,實際拿到錢的是中共。

聽眾朋友,您好!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在最近的一次【傑森訪談】節目中,就美中貿易戰若再升級,會不會影響到中國一般老百姓的基本日常生活的話題,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引申到中共的這種體制利用中共的這種經濟模式,其實對老百姓的盤剝是非常巨大的,只是一般老百姓在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的過程中,感覺好像自己的生活水平也有所提高而意識不到中共的這種體制對老百姓的這種盤剝。在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里, 我們就請傑森博士用一些經濟相關的數據來對這個話題進行比較深入的分析。

記者:傑森,您好, 上次談這個話題中, 有一位聽眾提到這樣有問題, 他說傑森博士把中國的GDP的畸形增長和中共比作“像往游泳池灌水的水柱與游泳池底部的大漏洞”。這位聽眾說:但我依然茫然的是:“中共以及中共的權貴利益集團是如何在方方面面來壓榨、吸血中國的老百姓們的,又是如何利用和操控這個邪惡的體制來搶老百姓們的血汗錢的?” 我覺得這個問題提的很大, 您會從哪方面來談這個問題呢?

傑森:對這確實是一個宏觀問題,有時候我們在說中共其實是對整個中國社會是有巨大的盤剝的作用,但是有的時候要是具體落在一個就是把這個話怎麼展開來講,讓人完全能理解,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話題。我們今天肯定也不可能講到每個細節,它是有幾個層面的,老百姓能看到的實際上是很少的。我們先從宏觀經濟的角度說,如果有可能的話,落在幾個具體的實例上,因為宏觀的數據讓你有個感覺,但是沒有切身的感覺,我們再舉幾個具體的事情,希望大家能有一個感覺知道自己生活有多少因素事實上他的美好來自於中國的傳統,中國的人文,有多大的痛苦來自於比如中共的這種對社會的相對盤剝。

第一首先最簡單的一個體現中共對於中國社會的盤剝,其實網上是有一組數據的。我們知道中共的稅收,它自己叫財政收入,這筆錢真正用在老百姓身上的比例是非常少的。中共按它自己的分析來說,中共財政收入大概有28%左右用于教育,醫療,社會保障,就業服務等等,其它的72%就搞不清楚它用在哪裡,當然它說是用在國防什麼的,其實是它的維穩費用,就是鎮壓老百姓的費用。比如發展互聯網國家監控方面等等,它很多是用在這個部分的,這部分是老百姓不需要的。

相對來說其它的國家,比如一個正常的國家,基本上60%以上財政收入其實都用在返還到社會福利了,比如說挪威,70.6%是用來返還到社會福利,瑞士是68.8%,丹麥是72%左右,芬蘭也是68%,法國是70%幾。這些國家是高稅收的國家,但是這些國家基本收的稅,至少大概70%就返回來了,返回給老百姓。這樣的高稅收某種程度上講是一種國家的選擇。

而中共的稅收某種程度上講大部分其實都被這個體系消耗了。換句話說我們可以想像這個游泳池有多大的漏水孔。中共對於老百姓的稅收上的盤剝卻是觸目驚心的。我剛才談到了網上有一筆數據說,對比1995年和2018年就是現在這個時候,把23年左右的時間做一個對比,你會發現中國的GDP增長當然是全世界最快的,GDP增長了14倍,從1995年的六萬億人民幣,到現在整個國家的GDP是84萬億,這是世界奇蹟了。但是事實上中共的財政收入增加了多少呢,中國財政收入增加了35倍,是在同樣的這些年中。GDP增加了14倍,中共的財政收入增加了35倍,從大約0.6萬億到目前是21萬億,然後中共財政收入佔GDP的比率,從1995年23年前大概是10%,到現在變成了財政收入佔了GDP的25%,這什麼概念呢?GDP大家都知道每年中國人創造的財富,其中四分之一是被中共拿走的,而中共我們剛才說了,給社會返還的福利是極少的,其中大部分被中共的體制消耗掉了,這就是我談到的游泳池巨大的漏水的地方。

你要是說我們真的把財政收入返回到老百姓之外的錢,比如說每個國家都有管理費用,剛才我們說了挪威,法國,它可能這些費用只佔整個財政收入的30%,在這樣的情況下,它的漏水管是那麼大。中共佔多少呢?我們剛才說了佔72%,一方面它從整個社會拿走了四分之一創造的財富,而這四分之一的財富它又在它的體系又消耗了72%。你就可以想像這是個什麼概念。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比如說2015年的時候,中共財政收入已經達到了15萬億了,這意味着每人每年人均稅負給中共財政收入補助的一萬多塊錢。把城裡人的、農村人的平均收入你一算,每年可支配收入大概也就是一萬元。換句話說每年對老百姓來說,他手裡頭能花的錢和被中共拿走的錢幾乎是一樣的,你可以從這樣的角度來也可以理解,如果中共沒有拿走那麼多,比如中共像國外那些國家只消耗了30%,可能老百姓實際的收入很可能不是平均一萬元,可能是一萬七、一萬八,換句話說,老百姓生活的質量七千多是被中共拿走了。這就是我說的巨大的漏洞。畢竟人家國家只消耗30%,中國一方面從GDP拿走了很多很多,另一方面它又消耗了70%多,原來可以平均一年收入一萬七的,現在大概收入一萬,因為剩下了另外近一萬就是被中共拿走,而它的額外消耗的部分比人家多很多。

另外其它的稅負也體現在其它的方面,比如有的時候大家說中國為什麼好車賣那麼貴,它其實就是稅。比如中共進口一個汽車,三個主要的稅,關稅25%,德國進口車25%,然後有個增值稅17%,再還有一個消費稅,這個消費稅好車的話消費稅能高到40%,這幾項加在一塊的話你會發現幾乎大約是80%多的稅。這就是為什麼一款50萬的車,亂七八遭一算搞了將近一百萬上去了,這就是另外一個老百姓在承擔的稅負的問題。

還有房地產。中國名目繁多的房產稅各方面據說有一百多種。最大一塊是土地,中共聲稱土地全民所有,但是實際上是中共所有。中國好幾個房地產大亨最後都說了,包括中共自己的媒體都報道說,房價以後60%到80%的錢是歸了稅賦。換句話說,你花了五百萬買一個房子,大約四百萬事實上是中共拿走了。

網上還有另外一個人算了一筆帳,大家都說這兩年中國房地產一直在漲,房地產商賺翻了,但是他算了一筆帳,大概是從2000年到現在18年,過去18年他把所有的房子銷售的錢加一塊大約賣掉了95萬億,但是在這過程中房地產公司買地的錢,建房的錢,交稅的錢,亂七八糟的,銀行貸款的利息等等加在一塊,大概投出去了128萬億,中間十幾年整個房地產總體的行業,事實上是有33萬億的虧空的,是沒有怎麼賺錢的。而實實在在賺錢的其實是中共,因為他們不用投資,基本上就是地產就是坐地起價的要錢。據說是70%的錢是歸了稅了,所以在這個部分中,大約70多萬億其實就是中共給拿走了,而這個錢還都不算在中共所謂的財政收入裡頭。

當然整個這個事情是非常非常多的,這是一方面,我剛才談到了一方面就是稅。稅這部分我宏觀的講一下,中共是越收越多,佔GDP的比例是越來越大,23年前10%到現在25%,另外它收的數量也是越來越多。中國人整體稅負的壓力據說是全世界第二,僅次於法國。但是我剛才說了,法國人家稅71%又返回給老百姓了。中共這邊自己聲稱是28%,但是28%真的有沒有也不知道了。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中國養老、醫療各方面,其實宏觀上都是問題。有的時候城裡人說其實我們養老都解決了,醫療也都解決了,那是因為它只解決了城裡人,至於廣大的農村人還有一半的人,它實際上是不解決的,或者解決的很少很少的。農村所謂的醫療合作社,據說有的時候可能連一半都報不到,很多醫療費用還是老百姓自己擔。這個過程中你可以感覺到龐大的稅賦和相應的福利是不成比例的,差價的部分就是中共拿走的。換句話說,就是我比喻的那個游泳池,你要想像成是一個社會往裡頭灌水的過程,就是大家努力勞動,如果正常情況下,大家不斷的積攢財富,像中國GDP增長這麼快的情況下,水位就會不斷的上升,水位上升的概念就是老百姓的生活富裕的感覺會不斷的上升。但是不幸的是有中共這麼一個巨大的漏水的管子,使得這個水位在GDP增長很快時上升相對的很慢,但是老百姓還能感覺到上升,但是如果GDP增長的很慢的時候,水位就開始下降,老百姓就開始感覺到消費降級了,生活壓力大了等等這樣的概念就出來了,這是稅負一方面。

另一方面還有個潛在的方面,就是中共印錢的概念。去年廣泛網站流傳了一個一張很簡單的圖,我們知道中共每年比如它發行的貨幣以M2方式,一種貨幣形勢,貨幣統計的量,它的發行量是中國本身GDP的214%。換句話說,社會創造一塊錢,它發行兩塊一毛四的貨幣。按理來說,大家對於貨幣發行量有個理想的狀態,比如說貨幣發行數量乘于貨幣流通的數量就等於GDP,這是什麼意思呢?如果你發行一塊錢,這一塊錢在這一年用兩次,這一塊錢事實上可以頂兩塊錢的GDP相對應的數量,用兩次就是流通數量速度,基本概念就是啥呢?貨幣發行量,因為流通的數量跟你發行的時候,貨幣就會出現一次,至少有一次。有這樣的概念,所有的貨幣只要印出來就消失,印出來就消失掉,永遠不流通,不會返回到社會的話,你也只能印跟你GDP一樣的貨幣數量,GDP是14萬億美元,最好只印14億萬美元,這是最最大的可容量,美國這邊人人說美國政府印錢太多,美國印了它GDP的70%的錢,但是中共那邊印了整個GDP的214%。

記者:這跟老百姓有什麼關係呢?

傑森:有關係,什麼關係呢?因為整體社會的財富只產生了一塊,但是印了兩塊一毛四,這個錢流通到社會,這個錢等於從你以前銀行的那個錢里偷出來的,把財富偷出來了,因為它不可能印貨幣印出財富來,社會今年只產生了一塊錢的財富,這時候突然社會上多了兩塊一毛四的錢,它事實上稀釋了你歷史上的銀行存款,稀釋了銀行存款的價值體現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的話,那就是貶值,短暫的時間可能看不出來。但是常規來看大家能看見,我也聽到很多國人說,10年前5塊錢我吃個盒飯,今天我20元吃個盒飯,盒飯的質量跟10年前一模一樣,可能還差點,這就是一種貶值的概念。10年前多少年前我不好說這個具體的數字,但那時候是5元,現在是20元,這意味着你的錢不好用了。你感覺不到是人偷走了,你只是覺得賣盒飯的人不停的漲價,其實是政府印錢的方式。

有的時候大家都很高興,你看我現在工資多好,一個月掙五千元,其實你也知道這五千元可能花起來,可能也就是20年前一千元的感覺,或稍微一千多一點的感覺。其實這個過程就是中共在偷整個實質的財富,用印錢的方式。

因為我們說了,中共需要整個GDP不停的增長,這時候老百姓才能感覺到你的收入在增加,但事實上GDP實際的增長,有印錢貶值的因素存在。中共一年印214%的錢,中國GDP才增長百分之五點幾六點幾,GDP增長太少了,這錢印的太沒效率了。你要是把錢印出來,啥都不幹,帳面上都還漲100%的。換句話說中國為什麼GDP增長了百分之五點幾六點幾,整個大學生就業極難,美國這邊的GDP才百分之三點幾,現在找不到人,空缺的職位要比待業的人數要多。

記者:這是不是中國人口多有關係?

傑森:不是的,GDP表示經濟不斷的放量增長,增長意味着不斷的有新工作出來,有新的需求出來,這才是經濟在放大的過程。整體都是一樣的,也不是中國人今天突然冒的人多了,中國整體來說它的攤子鋪的很大,它GDP要真的有那麼大的增長的話,而且中國現在年輕人每年的數量是在減少,你要是在國內你知道好多學校關了,為啥呢?生員不夠了,年輕人是減少了,每年投入到社會新的勞動力的人數是比以前要少的,但是社會卻不能完全接納這個人群。就是說它不是實實在在經濟在擴張的,它是帳面上在漲,很多時候是印錢印的多印出來這樣的情況。

我說的這兩點,一個是宏觀稅負的角度,另外一個中共印錢發行貨幣的概念,宏觀的經濟學上在講貨幣是增加了,但是老百姓說我平時有什麼感覺?這還是有感覺的,龐大的稅收是怎麼實現的,另外老百姓的物價上漲是怎麼體現出來的?比如電信行業,服務質量不是那麼高,比如網路速度不是那麼快,但是收費又不是特別低,某種程度上講這也是一種盤剝。這個盤剝的概念是啥?給它的國營企業以這種特殊的壟斷地位,使得企業沒有競爭。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是一種變相對於老百姓的稅負。比如說中石油,中石化等等這三大油桶,只有這幾個公司可以經營石油,其結果是什麼?他們來定價,當然發改委在定價,但實際上是參照國營企業的要求,因為國營企業可以把它的成本報的很高,你不能定這麼低,定太低虧損,最後法改委只好按他們的要求去定價,歷史上法改委把這個油價往下降的時候,他們立刻就給加油站不供油了,然後整個加油站排起隊了,好多年前出現過這個事,法改委也就變乖了,基本上按中石油,中石化的定價,而這些石油公司定價定的真是確確實實是超高。這種超高的石油價在我看來,也是對老百姓另外一種額外的稅負。

前一段時間不是有一個相應的事情,美國有一個海灣石油公司,在廣州開了一個加油站,結果油價一下比當地便宜出一大截來,結果當地的管商業的直接就強行讓他們把油價立刻提高起來,他不得不提成跟其它的中石油,中石化那些加油站的油價一樣。就是在那一瞬間,大家似乎看到了如果沒有國營企業完全的壟斷,老百姓其實很多物價是不會這麼高,這是一個例子。當然另外也不是國營企業真的是老百姓擁有,老百姓可能還能沾點光,沒有。很多這些國營企業最終還都是中共的那些官員,那些所謂的股東把錢賺走了。

其實現在中共哪個貪官,比如你給他送個紅包,送個幾萬塊錢,那在中共都是小官小貪。真正中共的這些大貪其實是走所謂“合法”的道路,比如說江澤民的大兒子江綿恆這個例子。江綿恆他是91年在費城一個中流的學校拿的一個博士學位。93年回國到上海研究所去工作,94年,就一個剛剛畢業兩年的博士生突然創立了一個上海聯合投資公司,他就變成了整個上海聯合投資公司的一個股東,或者是董事長。而上海聯合投資公司據說當時是他從銀行借了幾百萬,就把整個上海聯合投資公司價值上億的資產買下來了,這個過程都是合法交易,買下來以後,他投資了什麼呢?投資了中國網通,上海汽車集團總公司,上海機場集團等等這樣的公司。然後他現在的錢數,整個江綿恆的財富是沒有人能算的清的。93年到現在也就是20多年,一個龐大的一個金融集團就這麼空手套白狼的出來了,一個剛畢業兩年的博士生,他能從銀行貸幾百萬,這都是很奇蹟,但是用這幾百萬又買了上億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而可怕的是這個只有上億資產的上海聯合公司,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數千億幾個大的集團公司。整個過程從帳面上看都是合法的,但是他這個錢從哪來的呢?某種程度上講,其實是變相的從這個社會盤剝,該是這個社會的財富最後落到某幾個人的手裡。

當然這種事情是很多的,我大概也只能舉這些例子,我那句話,游泳池整個水面沒有迅速上漲的核心原因,因為有中共這樣的一個極其盤剝一個體制,這個體制就像漏水的管道一樣,使得整個中國社會的財富不能真正的累積起來,讓老百姓感覺到自身的財富的增長。

記者:您剛剛說到整個房地產其實虧空30萬多億,那這個生意應該做不下去。

傑森:整個中國房地產是個什麼概念呢?某種程度上講是政府一個人做為莊家,玩的一個金融遊戲。他首先用土地競拍,誰給我高價我就把土地賣給誰,他以這樣的方式從土地去賺一筆錢,當然某個投資房地產公司要買這個土地,他手裡頭有一點點錢,不可能有所有的錢,怎麼辦呢?他從政府的銀行去貸款,貸來款以後,把錢給了政府,房地產商就開始開發土地,當然這個過程中,就已經把房子賣給老百姓了,因為中國的房子都是期房,開發的過程很多資金就是靠很多人付的全款或者首付,把這個房子蓋起來,老百姓花高價買這個房子。剛才說了,買房子的過程中當然又有很多稅,這稅那稅,老百姓就得交。賣給企業土地,中共賺一筆錢,土地開發的過程中中共賺一筆錢,房子從企業賣給老百姓,中共再賺一筆稅錢,中間就是老百姓出高價買房子。房地產商把房子開發完了以後,下面還得再買地,這時候他就再從銀行接着貸款,再投入買地,然後進入下一輪循環。

宏觀來看,整體算一筆帳,把所有房地產商過去這麼多年賣的房子總價加一塊,和他買地和交稅和投資建房等等加在一塊,發現真的是虧了33萬億,這個錢都是目前房地產公司和其它的一些企業背的銀行債務。

記者:33萬億的這個虧空最終還是通過老百姓高價買房或老百姓貸款來填補,就是說又轉嫁到老百姓身上。這樣理解對嗎?

傑森:對,這是肯定的。當然有一點是這麼個慨念,因為中共這麼多年,房地產有個最大的概念,買漲不買跌,房地產在上漲的時候很多人會買房子,房地產下跌大家都在觀望。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真正的商品房從90年代多開始,20多年幾乎沒有大跌過,除了各別地區,比如海南有各別的時期跌過,但是宏觀從全國的範圍來說,大面積跌的很少很少,歷史上有那麼幾次小範圍的跌了一點,後面緊接着帶來暴漲。這是為啥?因為我剛才講了,中共做的整個這套,通過印錢,抽稅,賣土地,最後讓你幾十年給我打工,非常興奮的給我,樂意的給我打工,這樣的一個運作機制,前提的要求是房地產一定要上漲。至少房價是不要跌的。但是這個過程中確實也有一些中國人受益了,他說我是10年前買的房子,現在漲了不知道多少倍了,這些中國人他也不會抱怨,政府賺了,我也帳面上跟着賺了,因為畢竟這個房子漲了這麼多,漲價了。所以這就是一個,換句話說,是中共使的很多人連帶着財富感也增加了,現在中國家庭75%的價值事實上是積累在所謂房地產的這個價值上。

但是中共自己也非常清楚,它20多年產生了一個巨大的泡沫,中國房地產不是所有的地方,但是很大面積的地方是有泡沫在裡頭的,這個泡沫中國人現在體會不出來,是因為很多三線城,四線城有價無市,但是老百姓也不賣這房子,畢竟他是多少年前他買的,現在很多人,其實要是真的按他現在帳目的價格,很多中國城市是沒有這個市場的,就是他有價無市,但是大家也都覺得存款也掙不了這個錢,很多人乾脆把錢放在房地產上,進入一個算不清帳這樣一個概念。

很多人也不知道這個房價實際的價值是什麼,他也就不願意賣,就放在那,最後是一筆糊塗賬。但是這個事情不可能永遠進行下去,中共這兩年也在看着這個泡沫越來越大,也怕爆了,爆了以後房地產公司要破產了,剛才談到的那33萬億銀行貸款怎麼辦,下面的地怎麼賣?很多地的地方政府50%財政收入還得靠賣土地來賺。所有這些過程使得現在中共在走鋼絲,作一個非常危險的經濟行動。所有房地產運作的過程,在我看來其實是一個金融遊戲,這個金融遊戲唯一持續不斷的在賺錢的是中共這邊,銀行是它的工具,開發商是它的工具,中國老百姓是它的奴隸。創造財富的是真正老百姓,實際拿到錢的是中共,其他的都是流轉過程。

聽眾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大陸P民
2018-12-17 09:21

感謝傑森博士的精彩闡述,使我更進一步理解“中共把我賣了,我還在替它數票子”的意思了……
中共不滅,天理不容啊!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