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澤東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國第一大儒家梁漱溟(五)

香梅
2018-12-25 13:48
懷仁堂會議上,梁漱溟和毛澤東發生了激烈爭吵,他對毛寸步不讓,最終,和毛徹底斷交。他開始深居簡出,因此幸運地與中共“鳴放”後抓右派的政治運動擦肩而過。文革後,紅衛兵抄了梁漱溟的家,兩個兒子也不敢跟他來往,梁漱溟對這一切淡然視之,他進入了心靈的習靜狀態……

時光如流,往事如煙。人物百家,回首悠悠歲月,講述真實歷史。百家人物,正如那天上的星星,閃爍在夜空里,常留記憶中。

1953年9月18日下午3點左右,輪到梁漱溟發言了。他開門見山地說:“昨天會上領導人的講話,很出乎我的意外。當局認為我在政協的發言是惡意的,特別是主席的口氣很重,很肯定我是惡意的。但是,單從這一次發言就判我是惡意,論據尚不充足,因此就追溯過去的事情,證明我一貫反動,因而現在的胸懷才存在很多惡意。但我卻因此增加了交代歷史的任務,也就是在講清當前的意見初衷之外,還涉及歷史上的是非。而我在解放前幾十年與中共之異同,卻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楚的,這就需要給我比較充裕的時間……”

一個時代的金剛石 ——梁漱溟(圖片來源:搜狐)

這時候會場有人起鬨,不讓他講下去。相持之下,梁漱溟不得不把話頭轉到主席台毛澤東身上,以爭取發言權。梁漱溟說:“現在我唯一的要求是給我充分的說話時間。我覺得,昨天的會上,各位說了我那麼多,今天不給我充分的時間,是不公平的。我也直言,想看看毛主席有無雅量。什麼雅量呢?就是等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清楚之後,毛主席能點點頭,說:‘好,你原來沒有惡意,誤會了。’這就是我要求的毛主席的雅量。”

毛澤東厲聲說道:“你要的這個雅量,我大概不會有。”

梁接著說:“主席您有這個雅量,我就更加敬重您;若您真沒有這個雅量,我將失掉對您的尊敬。”

毛說,“有一個‘雅量’還是有的,那就是你的政協委員還可以當下去。”梁漱溟說這一點無關重要。

毛澤東生氣地說,“無關重要?如果你認為無關重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如果有關重要,等到第二屆政協開會,我還準備提名你當政協委員。至於你的那些思想觀點,那肯定是不對頭的。”

梁漱溟沒有退讓說:“當不當政協委員,那是以後的事,可以慢慢再談。我現在的意思是想考驗一下領導黨。因為領導黨常常告訴我們要自我批評,我倒要看看自我批評是真是假。”毛說,“批評有兩條,一條是自我批評,一條是批評。對於你梁漱溟,我們選哪一條?是實行自我批評嗎?不是,是批評!”

梁漱溟還堅持說,“我是說主席有無自我批評的雅量……”

這時,會場大嘩。不少到會者呼喊:“梁漱溟胡說八道!梁漱溟滾下台來!停止他的胡言亂語!……”

但梁漱溟不斷地爭取着一個公平的對待,堅持不下講台。最後,梁漱溟在一陣混亂的喧嘩吵鬧聲中,還是被轟下了台。

梁漱溟這次為農民的仗義執言,引發了他和毛澤東的公開衝突;他從毛澤東昔日的座上賓,變成了被批判的對像。他和毛澤東徹底斷交,開始過起了閉門不出的生活。

後來,梁漱溟在《梁漱溟日記》里大致記下了這次會議上“雅量之爭”來龍去脈:“8日,周恩來報告過渡時期總路線”、“9日,周于散會時特意致意希望明日發言,允之”、“10日,午後懷仁堂上發言人甚多,當告周如無時間即不發言,改用書面陳述,周答將延會一日”、“11日,午後大會上予發言,提三問題,周似未能接受(李書誠、章伯鈞略有所言)。”

梁漱溟的孫子梁欽寧也說,其實一開始,梁漱溟並沒有必須發言的念頭,是周恩來督請他一定要發言,並且專門把大會延長一天。梁欽寧說:“那時候中共剛剛開完兩個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我爺爺的發言無疑是打橫炮。”

當然了,梁漱溟這樣做的結果就是:1953年的會最後出籠了一個決議,要求梁漱溟寫檢討。據說梁漱溟還真寫了,有意思的是,檢討寫了之後,沒有人要看。

後來,梁漱溟的兒子梁培寬說,毛澤東1953年為什麼會對梁漱溟大發雷霆?有兩個原因,

一是毛一直希望梁漱溟參加政府工作,並用他在民主人士中的影響發揮作用,幫助推行各項政策,可是梁漱溟當時的想法是看看再說,多次表現不積極,令毛非常失望;

二是民主人士對中共的政策不是那麼服氣,毛認為有必要給予警示。梁漱溟的發言正好提供了一個機會。尤其是毛、梁關係眾所周知,毛認為拿梁漱溟開刀,可以產生殺雞儆猴的效果。

接下來的1956年,對梁漱溟來說無疑是轉折的一年。梁漱溟曾說:“我是既好動又能靜的人。一生之中,時而勞攘奔走,時而退處靜思,動靜相向,三番五次不止。”1956年正好就是他的另一個開端。

梁漱溟與毛澤東爭吵之後,梁漱溟開始深居簡出,很少開口。1956年11月,在“大鳴大放”的高潮中,許多朋友認為梁漱溟應當出來說說話,出出氣,但梁漱溟已經看透了共產黨的把戲,沒有興趣站出來說話。在外人看來,梁漱溟是沉住了氣。結果,在隨之而來的“反右”鬥爭中,那些積极參与所謂“鳴放”的朋友,有許多人都被戴上了“右派”的帽子,梁漱溟則因禍得福,沒有捲入這場劫難。

眼看着中共在各種政治運動中拚命折騰,梁漱溟變得更安靜了。亂世的紛擾似乎喚醒了梁漱溟修習佛法的記憶,他完全從過去的生活里脫離出來,重新開始了新的生活。他開始有了習靜的習慣。而且越來越密集。習靜,字典上的解釋是習養靜寂的心性,也指過幽靜生活。

1966年,“文革”開始了。8月24日,許多十多歲的“紅衛兵”中學生敲開了梁漱溟的家門。他們翻箱倒櫃,遍搜所有角落,除幾本毛主席的書和馬列經典着作外,對梁家積藏的古籍、字畫及東西文化論戰時的手札及其它書籍等,統統堆到院里付之一炬。

兒子梁培恕回憶道:“父親打電話叫我回去。我回去一看,整個院子里,已經沒有地方可以踩,全是東西。沒有地方下腳,一下腳不是踩到一本書,就是踩到一個碗。整個家被徹底地翻了個個兒。”紅衛兵們圍着火堆喊口號,梁漱溟沒有吭聲。隨順因緣,而無執着。梁漱溟自信,墨寫的字可以燒掉,人的思想是燒不掉的。

但是,當紅衛兵抱出兩本大部頭的洋裝書《辭源》和《辭海》時,梁漱溟出來阻止了。他說:“這是兩部誰都用得着的工具書,而且是一位外地的學生借給我的,如燒了我就無法物歸原主了。”紅衛兵理都不理,還是把這兩部書扔進了火海,並且對他說:“我們革命的紅衛兵小將,有《新華字典》就夠了!”

梁漱溟對待紅衛兵抄家的事,甚至對待被罰站、打掃街道、掃廁所的種種懲罰,都毫無怨氣,顯得極其服膺柔順。梁欽寧說:“他不跟紅衛兵硬碰硬,這就像一個拳頭打在了棉花上。”

接下來,每天白天,紅衛兵拉他出去遊街、批鬥,足足有二十多天,就是在這樣惡劣的處境下,在沒有任何參考書的情況下,他憑着記憶,每天以一千多字的速度,寫出了《儒佛異同論》、《東方學術概觀》,完成了《人心與人生》。

1974年,在“批林批孔”運動時,八十高齡的梁漱溟終於說出了內心真實的想法,兩天半的時間他侃侃而談《今天我們應當如何評價孔子》,他公開直言:“林彪沒有路線,……劉少奇、彭德懷有路線,他們有自己為國家、民族前途設想的公開主張,他們的錯誤只是所見不同或所見不對。”這些話放在今天稀鬆平常,在當時卻是危言聳聽,迅速招來了小會、大會連續不斷的批判。但他始終不屈,而且還留下了“三軍可以奪帥,匹夫不可奪志也”的回答。

那時候,最殘酷的事情就是梁漱溟的兩個兒子被迫和他劃清了父子界線:“10月4日,原期恕兒送線褲來,遲至晚間乃得其來信(給紅衛兵的),說他的機關文化革命小組認為不適當,不能來。”

梁漱溟的兒子梁培恕說:“在‘文革’時期的中國,只有兩種人,革命的和反革命,一再說沒有中間路線。如果不劃清界限,就是反革命,但我們又不是。所以我們當時做的是,既劃清界限,又不違背人情。但是因為你在劃清界限,有些事情看起來就是違背人情。比如,我不能像以前一樣每個星期去看他。去了,也不能像以前一樣一說說好幾個小時。後來我們採取的方式是,父親可以來看孩子,帶着小孩出去逛公園,以此消除他的煩悶。”

1988年6月,95歲的梁漱溟因身體不適入住醫院。23日上午,梁漱溟的心臟出現停跳現象,醫生立即着手緊急搶救。當時梁漱溟的頭腦還很清醒,清清楚楚地對醫生說:“我需要安靜,我要休息。”

現在,沒有什麼絞索能夠困擾他了。生與死,在他眼裡,猶如鏡中之花、水中之月。安淡平和的心境,伴隨梁漱溟走完近一個世紀的人間苦旅。6月23日上午11點半左右,梁漱溟先生與世長辭。

有人說:“梁漱溟他的一生,就像一塊拒絕融化的冰。”不過有人糾正說:“不是冰,他是那個時代的金剛石!”

【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澤東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國第一大儒家梁漱溟(四)

【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澤東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國第一大儒家梁漱溟(三)

【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澤東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國第一大儒家梁漱溟 (二)

【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澤東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國第一大儒家梁漱溟 (一)

【人物百家】一代歌后——鄧麗君(六)

(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

來說幾句


匿名
2018-12-25 19:14

欽佩梁老先生堅持真理的執着,敢于和毛澤東這樣的魔頭硬懟!!!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