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正在煉靜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正在煉靜功(網絡照片)

絕症降臨遇神奇 幡然醒悟走正道

慧光
2019-01-1 20:38
在中國大陸西北有一位普通的中年婦女,常年忙于做生意,非常辛苦,導致身體越來越糟糕,後來發現患有惡性腫瘤,幾乎不想活了。然而通過一些特殊的機緣,她走入法輪功修煉,不僅身體恢復健康,命運也從此被改變。

我生活在中國大陸西北的一座大城市,是一名普通的中年女性,2000年以後一直忙于投資做生意,完全靠自己打拚,很辛苦,生活沒有規律,長期如此,導致身體一團糟,被多種疾病折磨的死去活來。

我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平時經常出現“三連跳”加偷停,兩次被送往醫院緊急搶救;有頸椎病,腰椎也不好;有風濕病,多在夏季發病,發作時腿疼的無法忍受;有慢性胃炎,經常吃“貓食”,不敢吃涼的辣的食物,酸的也不行。此外我還有二十多年的便秘史,有時十多天解便一次,因為大便乾燥,需要常年吃瀉肚葯;有特別嚴重的過敏性鼻炎,不能聞煙味兒、香水味兒,常年打噴嚏、流鼻涕,看見太陽也打噴嚏、流鼻涕,所以出門要戴太陽帽,還要打遮陽傘。

2004年,有一天我突然感覺腰疼和後背疼,呼吸困難,喘氣都要輕輕的,否則就疼的受不了。不能躺着,勉強躺下後又起不來,搞得我三天三夜沒合眼。上醫院去看,各種檢查手段都用了,檢查費花了七千多元,可啥病都沒查出來。我沒轍了,在朋友的勸說下求救於一個西藏喇嘛,他對我說:“有一條紅色的龍用兩個爪子按住了你兩邊的腰部,一個爪子按住了你左邊的後背。你倆有惡緣,它是來索你命來了。”我也分不清他說的真假,請他給我做了兩個小時的法事,做完後真就不疼了。我認為遇到高人了,儘管花了不少錢,心裡還挺高興。

2006年末,我突然出現低燒不退,一到下午就出現低燒,一直持續了兩個多月。期間上醫院檢查,醫生說在子宮和卵巢連接的韌帶上長有一個腫瘤,而且是惡性的。當時的狀態是躺下不能超過二十分鐘就得坐起來,可坐着也不能超過五分鐘,不然肚子裡面就疼的要命。疼的時候就像骨盆被打碎了然後再拼上一樣;又像內臟被化膿感染、被掏走了的感覺,一跳一跳的牽動着全身。

當時光檢查費就花了近五萬元,大夫說如果做手術還得花二十八萬,還不敢保證手術能成功。聽了醫生的話,我的心徹底涼了。我做生意是投資了不少錢,可一時也拿不出那麼多錢來做手術,心想活到哪天算哪天吧,說心裡話,感覺活夠了,已經被病痛折磨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不想活了。

就這樣苦挨着過了兩個多月,到了2007年春天才稍有好轉。好轉後我能夠出門了,有一天出門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兒,沒想到命運從此被改變了。

那期間我母親也出現了很嚴重的“病象”,但是她因為煉法輪功而拒絕用藥,說是在過心性關。有一天我不知道從哪來的一股邪火,看母親有病不吃藥非常生氣,就過去把錄音帶取出來,用手撕、用腳踹,然後以勝利者的心態出門了。

當我走到街上過十字路口的人行橫道時,剛走到馬路中間,突然感覺心臟、後腰和整個脊椎部位出現劇烈疼痛,喘氣都疼,而且在那一剎那間腿不聽使喚了,整個人都不能動了。我就像傻了一樣在馬路中間站着,汽車就在我身邊疾馳而過,有的司機還按響了喇叭。可是我頭腦很清醒,只能幹着急。大約過了七、八分鐘,有人發現了我的異樣,就過來將我攙扶到路邊,我就靠在一根電線杆子上喘息着。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開始思索:這是怎麼回事兒?是我做錯了什麼事嗎?我突然想到,母親以前身體很不好,是因為煉了法輪功身體才變好了,我也親眼目睹了母親修煉前後的變化。就是常人為我母親治好了病,我都應該感恩不盡,我現在怎麼能反過來蔑視甚至誹謗大法呢?想到這裡,我意識到自己錯了,就懷着懺悔的心情在心裡說:“大法師父,是我錯了!!!您能原諒我嗎?”話音剛落,就感到有一隻熱乎乎的“大手”捂在了我的腰上,像熱水袋一樣溫暖。還有一雙手在我的頸椎部位往下“嘎、嘎”的掰捏、推拿,大約過了二十秒鐘後,突然感覺全身哪兒都不疼了。當時我抱着電線杆子放聲大哭,要不是親身體驗,別人怎麼說我都不會相信的。我當時哭了約有半個小時,心裡還在不停的說:“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大法師父!”

更加神奇的是,這隻熱乎乎的“大手”捂着我的腰足足有一個星期,感覺非常舒服,彷彿全身的疾病都消失了。我真的想大聲高喊:“太神奇了!太了不得!怪不得有這麼多人堅定的修煉法輪功,原來真有佛啊!”從那時起,我的腰椎間盤和頸椎病再沒犯過。

我大姐也是法輪功學員,當我將這個經歷向她訴說時,她很平靜,並不覺得驚奇,只是默默的將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送給我,讓我認真看看。當我打開書,翻看前言《論語》時,當時就被其內容震撼了,心想這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寫出來的。我從晚上六點看到第二天早上八點,一口氣兒將整本書全部看完。開始是躺着看的,半小時後就不由自主的坐起來看了。看完書後突然感覺餓了,讓二姐給我做了一大碗麵條,我狼吞虎咽般吃下去了。當時我自己都感到吃驚,因為此前的兩個月中,我每天只能喝一點水,吃一點點東西,體重已經由一百三十八斤降到不足一百一十斤。

大法的神奇讓我猛然醒悟,其實大姐在2005年就想讓我走入大法修煉,可是我只顧賺錢,把她的話當成耳旁風,錯過了機會,我很後悔,自己太愚鈍了。

我讓大姐將所有大法師父的書都給我送來,我開始如饑似渴的閱讀。我拒絕來人打擾,專心看書,每天晚上只睡兩、三小時,五天就把一摞書看完了。五天過後,我猛然發現,這五天里我的腹部怎麼一點兒疼痛感都沒有呢?難道惡性腫瘤也消失了嗎?!我急不可耐的給大姐打電話:“我要煉法輪功!你快來教我吧!”

第一次煉第二套功法的“抱輪”時,師父就給我清理身體,雖然是安靜的站着,可汗水象洗頭一樣,“嘩嘩”的順着臉和身體往下淌,煉完功後發現腳下的地上都積了一汪水。五天後開始拉肚子,每天拉七、八次,拉了一個星期,可是身體卻越來越好,越來越有精神。從此以後疾病的癥狀再也沒有出現過。

開始修煉後只過了半個月,我感覺正常了,就回單位上班去了。有一位同事看到我時驚呼道:“啊—!我們都以為你不行了,還準備去跟你告別呢,原來你沒死啊?咋還這麼有精神呢?”

我說:“你知道我是怎麼好的嗎?我煉法輪功了,太神奇了!原來是真佛已來到人間!我有師父了!”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