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浪撲向岸邊,示意圖,APnews
巨浪撲向岸邊,示意圖,APnews

2019中國面臨的十大“驚濤駭浪”(系列二):貿易戰升級

鄭清源
2019-01-1 22:40
在全面回顧、分析和總結一年來所發生的重要經濟新聞的基礎上,我們按照對中國社會未來影響的重要性,把它們整理成十大類。我們隱隱感覺到,這很可能成為中國在2019年所將面臨的十大“驚濤駭浪”。

回首2018年,國人一直引以為傲的中國經濟,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波瀾起伏。在全面回顧、分析和總結一年來所發生的重要經濟新聞的基礎上,我們按照對中國社會未來影響的重要性,把它們整理成十大類。我們隱隱感覺到,這很可能成為中國在2019年所將面臨的十大“驚濤駭浪”。

第二、中美貿易戰面臨升級 世界秩序重構 中國面臨大變局

2019年,中國將迎接的第二大“驚濤駭浪”是可能升級的中美貿易戰。

在過去幾十年間,還從來沒有一個大事像2018年的中美貿易戰如此牽動全世界的目光,也從來沒有像這樣一條關於二者關係的信息左右全球股市,一日暴漲一日又暴跌,讓億萬股民和投資人感到揪心,也讓中共官方第一次感到無所適從、進退失據,更讓長期以來被利益遮掩了國際關係的政治正確的歐美日韓印亞等國家不得不選邊站!

關於中美貿易戰,有幾個關鍵地方一直被嚴重誤讀,也正是這些直接或者間接造成了華爾街和全球股市的年末股災級動蕩,所以,我們本次年度預測,想首先特別指出這幾個關鍵問題

  1. 12月1日“川習會”之前,以牙還牙是北京最高層的誤判,還是源於中共黨的本性使然?
  2. “川習會”達成承諾的根源到底是什麼?對此認識,將決定3月1日達成協議可能性判斷;
  3. 達成協議之前和達成之後,中共和川普會繼續如何出牌?

對未來,我們的主要判斷是, 3月1日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極高,但是由於價值觀和體制的根本差異,之前和此後美國發動的對中共的激烈絞殺卻絕對不會停止。2019年,美國將從新構建全球政治、經濟新秩序。在內外交困下,2019年,中國將產生經濟政治大變局。

讓我們首先把目光拉回2018,剖析我們上面提出的幾個關鍵問題的理解,就能得出我們對2019走勢的幾大判斷。

(一)、2018年已經發生的:反盜竊知識產權入手,川普好漢敵群虎,多方位的全面戰爭

1、貿易戰導火索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根源則是中國不公正的貿易行為

貿易戰的直接導火索,是2018年3月,美方宣稱中國對美國採取了偷竊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強迫技術轉讓等不公正的貿易行為。但是,川普政府早在2017年8月就已啟動與此相關的301調查,並在2018年3月得出了明確的結論:美國因為知識產權被竊等一年損失6000億美元,大部分是因為中國導致的。。

貿易戰的根源,則是因為自2000年起,美國國會審議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法案,以及2001年讓中國以非市場加入WTO之後,中共直接違反WTO規定或鑽規則的空子,對外國企業進行投資限制、給中國企業(主要是國企)政府補貼、設置進口配額、強迫轉讓技術等;

此外,中美之間不斷積累的巨額的雙邊貿易逆差,也是造成最終摩擦的原因。在2017年4月習近平第一次訪美之後,中方曾經許諾改善貿易逆差,但當年創了9年新高,達3725億美元。而2018年將再創記錄。

正因為如上原因,儘管中共官方稱之為貿易戰,但川普政府並不認為自己是在進行貿易戰,或者說,他們認為這場戰爭早在十幾年前中國就單方面不宣而戰了,美國現在只是一場遲到的反應。

也因此,在川普團隊內部的以姆努欽為代表的華爾街背景的短期利益派和以納瓦羅萊特希澤為代表的貿易鷹派,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內部摩擦,最終在5月份下旬開始形成了以要求中方做出結構性改變的對華貿易政策,並延續至今。

2、2500億美元的懲罰性關稅

迄今,美方實施的懲罰性關稅包括:3月22日,在正式宣布將實施500億美元產品徵收關稅之前,川普當局還宣布對從中國進口的大型洗衣機、光伏產品、鋼鐵和鋁等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以及7月6日開始的對340億美元中國商品,8月23日起對價值16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中國均于同日宣布了對等金額的徵稅報復。9月24日,美國開始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10%的關稅,並宣布將在2019年1月1日,上升到25%的關稅。同一天,中國宣布對原產於美國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5%或10%的關稅。

此外,川普在9月份開始,還威脅要對中國對美國出口剩下的2670億美元產品加征關稅。

3、川普好漢敵群虎,竟然還取得了勝利

貿易戰初始,讓全世界目瞪口呆的是,川普在3月份同時對鋼鋁產品徵收超過10個國家的高額關稅,並對中國、加拿大、墨西哥、歐盟、日本、韓國同時開戰,要求這些主要貿易夥伴重新談判貿易協定、特別是對來自美國的汽車等降低關稅。這種一個人主動挑起群架的方式,不僅讓觀察家、夥伴和媒體感到不可思議,中共更是暗自竊喜,試圖與歐洲和日本結盟,粉碎美國的“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但是最後發現竹籃打水一場空。

2018年9月,美國、歐盟和日本貿易部長發表聯合聲明,暗指中國等“第三方國家”非市場化的做法導致了嚴重的產能過剩,破壞了正常的國際貿易。10月,美國與加拿大及墨西哥達成新版的北美自貿協定(美墨加協議,即USMCA),協定的第32條規定,如果有成員國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貿協定,其它成員國有權退出協定,這被廣泛視為,美國明明白白的警告兩個鄰國,不要跟中共暗渡陳倉。

事後,中共總結,這是因為歐日等價值觀與美國接近,所以只是利益基本一致基礎上的利益再平衡,不會發生根本矛盾。

而美國經濟學家安一鳴(GREG AUTRY),也是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的著作《致命中國: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的聯合作者,則認為這是川普政府的戰略大手筆,加上高超的戰術執行能力的經典之作。他認為,川普的貿易戰政策是經過貿易顧問納瓦羅、商務部長羅斯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精心策劃、專業執行的。川普團隊知道中國會迅速採取行動以轉口的方式隱藏自己的出口,於是美國在既定的時間內與韓國、墨西哥和加拿大完成了專業、複雜的貿易協議重新談判。並且取得了成功。

(二)透過中方應對中美貿易戰的對策,看中美價值觀的根本性衝突和貿易戰未來走勢

為了應對川普的貿易戰,中共先後採取的措施包括:許諾大額訂單,但是拒絕結構性改變;打大豆,試圖逼迫美國農民等對川普施壓;中國最高領導人直接上陣勸朝鮮金正恩對美國陽奉陰違;拖延,等待川普自己放棄、或美國國內壓力或者民主黨彈劾生效;直接讓中國駐美大使館、黑客干預美國中期選舉,乃至讓《中國日報》英語版9月份直接在美國主要農業州愛荷華做廣告攻擊川普

當然,中方在川普上台後的貿易戰對策,也還包括許諾了而不執行試圖採取類似WTO時代的做法,最典型的就是2017年中美貿易首輪談判的時候,中國承諾進口美國牛肉,但是最後依靠中共控制國內渠道來提高美國進口牛肉價格,讓美國進口的牛肉最終幾乎沒有什麼銷售量。這件事情導致了川普政府對習近平當局的不信任。納瓦羅說:“很有意思,就算他們承諾了要買東西,任何他們承諾要買的東西,我們有過先例,比如他們承諾過要購買更多的牛肉,那麼牛肉在哪呢?”

中方的上述做法,在我看來,對於一心想解決中美貿易問題的川普來說,都是適得其反,特別是對朝鮮去核問題的干預、直接干涉美國大選,更是觸及了全體美國人的政治底線。這事實上導致了9月底之後至今,美國開始全政府反擊中共盜取知識產權、間諜等行為,也是11月4日彭斯的哈德遜研究所演講的直接動因。彭斯演講在中國引起巨大的反響,直接掀起了中美將進入冷戰的熱烈討論。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認為,彭斯實際上還傳遞了一個信息:川普如果被彈劾下台,我上來更狠!

中方的上述做法,還造成了一個嚴重後果,即12月1日“川習會”習近平做出承諾之後華爾街在發現中國媒體對此沒有報道、或者所報道的也與川普當局說的大相徑庭,因此產生了對中美貿易前景的極度悲觀,也加劇了對2019年全球經濟復蘇的擔憂,於是從12月4日起開始拋售股票,在美國經濟強勁增長的大環境下硬是造就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股市熊市。與其說這是華爾街對川普的不信任票,不如說是對習近平的不信任票

上面的分析,也實際上解答了我們前面提到的被很多人誤解的一個重要問題,即“川習會”之前的中共以牙還牙,是誤判嗎?答案:不是。中國共產黨的與正常世界格格不入的價值觀,是造成它不顧中國通貨膨脹和出口企業嚴重受損,貿然對美報復、乃至干涉朝鮮去核和美國大選的根本原因。

當然,更深層來說,中共採取上述做法,也是因為它不願意放棄中共核心利益集團的統治和經濟利益,這個已經是幾乎所有人共識,我們就不贅述。

上述特點,也將決定,即使中美達成協議,由於價值觀和體制的根本差異,美國於201712月已經形成的對中共戰略對手的定性,已經無法改變。所以,31日之前和此後,美國發動的對中共的激烈絞殺卻絕對不會停止。2019年,美國將繼續以共同普世價值觀為基礎,重新構建全球政治、經濟新秩序。

(三)透過12.1“川習會”達成協議的原因,看3月1日中美達成協議的可能性

外界對於“川習會”達成共識的真實性一直表示懷疑,華爾街甚至為此不惜通過砸盤來投反對票,然而,在我來看,這都是沒有認識到中國政治經濟的本質問題。

早在12月3日,我在希望之聲發表的專題文章,就討論了這個問題,我認為《10月起中國經濟開始崩潰,是習近平對美妥協根本原因》,指出經濟崩潰帶來的大規模失業、將可能衝擊中國的社會,對於中共政權穩定也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因此習近平選擇了妥協。

當時可能還有很多人將信將疑,但是前幾日中國經濟學家向松祚的演講,已經明確說了真實GDP增長僅有1.67%甚至可能是負數。

那麼既然問題這麼嚴重,而3月1日假如拖延和並沒有解決2019年的大規模失業和問題,那麼可以預見的是中美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除非,這一次中共最高領導人再次不顧老百姓的死活和經濟徹底崩潰的危險。

(四)2019年中美貿易戰更多預測:回不去的從前,產業鏈繼續轉移,發達國家的全面圍剿,世界經濟政治新秩序

1、回不去的從前

2018年10月,深圳市政府內部泄漏的市委書記批示文件顯示,官方高層智囊已經認識到,中美關係發生了深刻而重大的變化,包括以下五個方面:

  1. )川普政府將中國(中共)從利益攸關方列為挑戰利益的主要戰略對手,對中共從“接觸戰略”轉向“全方位圍堵”;
  2. )美國決策者認為中美關係的核心是科技競爭,對中共的技術封鎖從過去“聚焦國防科技”轉向對所有新興技術“全方位圍堵”;
  3. )貿易戰不是極限施壓,而可能是推動兩大經濟體分離和全球產業鏈的全面重構,川普對中共的經濟戰略從“規則束縛”轉向“重塑世界經濟版圖”
  4. )美國內部由分裂轉向對中共的政策高度一致,反共已經變成了美國跨越黨派、乃至包括與中國做生意的商界在內的、新的“政治正確”;
  5. )中美之間將從“短期的貿易爭拗”轉向“長期的軟對抗”,拉開“新冷戰”的序幕。

該文件還顯示,中方已經認識到:即使特朗普下台,美國已經形成的對華全面遏制也不會有大的調整”;中美之間的衝突根本上是價值觀的衝突。

2、產業鏈將繼續大轉移

中國的產業鏈轉移到東南亞等國家,實際上早就發生了,不過在今天的貿易戰背景下更加引人注目和速度更快而已。

構成產業鏈轉移的因素,與造成企業倒閉的因素一樣,既有勞動力、稅收費用等成本快速上漲的因素,也有近年政府試圖做大外部營商環境的變化,還有房價高昂造成的綜合成本上升和當地政府“走好不送”的繼續炒房心態。

波士頓諮詢公司(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3年前的研究發現,2004年中國的平均直接生產成本比墨西哥低6%,而到了2014年變成墨西哥比中國低4%;目前中國的製造業平均成本比美國只低5%左右。

從川普當局的做法來看,與中國這樣一個政府(共產黨)對美國抱有高度敵意的國家之間有巨大的經濟關係,也是一件從戰略極不安全的事情,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與中國經濟脫鉤。所以這種產業鏈的轉移是必然的事情。

中國進出口銀行原行長李若谷在中信年會上承認,中共目前並不具備另立一個市場和美國相抗衡的能力。如果同美國經濟脫鉤,中國所謂第一大貿易國、第一大製造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出口國等等地位有可能會喪失。

而即使中美在3月1日達成協議,由於貿易戰的陰影繼續,以及川普政府要繼續防範我們上面提到的中共的種種不誠信行為這種產業鏈轉移也將加劇

3、貿易戰的延續將造成對中共的全力圍剿和全球秩序重建

2019年,我們預計會看到,世界新的經濟政治秩序將形成

2018年11月的APEC會議,可能很大程度上預示了未來在中美衝突升級的情況下,其它國家如何站隊的結果。儘管中國資助了主辦國巴布亞新幾內亞會議費用,但是APEC會議在彭斯顯然是有備而來的對中共帶有侵略性的“一帶一路”政策抨擊,以及與日本聯合達成的準備700億美元投入印太戰略的雙重打擊下,29年來首次無公告和首腦決議。

2019年,這個新秩序重要的觀察點將是,美國與西方主要盟國、以及其它亞太和“一帶一路”國家、乃至俄羅斯之間,會不會達成共同針對中共的戰略同盟

1)美墨加協議的毒丸條款是否會延伸到歐日、甚至亞太?

2)美國的新印太戰略可能進一步做實。目前美日已經聯合承諾對印太投資600億美元,而東南亞本身又必然是這次產業鏈大轉移的受益者。

3)美國為首將如何發起對中國“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分割、反包圍戰?目前美國的美洲新戰略(包括與巴西結盟、對南美社會主義國家的打擊)、非洲戰略已經初現端倪。

4)俄羅斯能否與美國聯盟美國與俄羅斯之間已經顯現和解跡象, 不僅被當局控制的媒體不斷抨擊中共的一帶一路政策,而且中國所謂盟友俄羅斯普京總統也公開表示,俄羅斯永遠不會用抓人做交換條件,公然嘲諷中共在加拿大抓捕孟晚舟之後的報復行動。

綜上所述,2019年在貿易戰影響下,中國的外部大環境將發生極大的變化,而內部經濟問題,也將更加嚴重。

而這些問題,都與中國的政治體制有根本性關係,中國最高當局面臨體制抉擇。我們還可以預見,2019年中國政局也可能發生很大的變動。具體結果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

相關文章

2019年中國經濟和社會將面臨的十大“驚濤駭浪”(系列一)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