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6日下午,神韻巡迴藝術團在蒙特利爾藝術中心威爾弗萊德-彼萊提爾大劇場的最後一場演出圓滿落幕,觀眾以經久不息的掌聲與歡呼聲,向神韻表達敬意及感恩。
2019年1月6日下午,神韻巡迴藝術團在蒙特利爾藝術中心威爾弗萊德-彼萊提爾大劇場的最後一場演出圓滿落幕,觀眾以經久不息的掌聲與歡呼聲,向神韻表達敬意及感恩。

【蒙特利爾】藝術精英贊神韻藝術內涵令人深思

齊月
2019-01-7 12:27
2019年1月6日下午,美國神韻巡迴藝術團2019年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巡演的四天五場的最後一場演出,在蒙特利爾藝術中心(Place des Arts)威爾弗萊德-彼萊提爾大劇場(Salle Wilfrid-Pelletier)圓滿落下帷幕。

2019年1月6日下午,美國神韻巡迴藝術團2019年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巡演的四天五場的最後一場演出,在蒙特利爾藝術中心(Place des Arts)威爾弗萊德-彼萊提爾大劇場(Salle Wilfrid-Pelletier)圓滿落下帷幕。觀眾以經久不息的掌聲和歡呼聲,向神韻表達敬意及感恩。神韻藝術家的演出,為有“藝術之都”美譽的蒙特利爾的觀眾,帶來了驚喜,也帶來希望,帶來歡樂,更帶來對現實社會的思考。

第一次來觀賞神韻的鋼琴家Anne-Marie Dubois女士表示,今天看神韻,完完全全被神韻音樂征服了。Anne-Marie Dubois表示, “我認為神韻音樂有着宏大的神性,有着衝擊人們心底的美感,我完完全全被神韻音樂征服了。”

“二胡演奏家演奏的二胡,音樂的確很美,美得沁人心脾,演奏技巧令人驚嘆,我非常喜愛今天的二胡演奏” ,她說,“神韻樂團中西樂器合璧演奏的音樂,原汁原味,非常清新、非常令人着迷,好聽到讓人驚奇。我今天着實感到驚奇, 因為神韻音樂太美了。”

鋼琴家Anne-Marie Dubois 和先生觀賞神韻後表示,觀神韻收穫的是大喜。

加拿大知名畫家Verona Sorensen女士觀賞神韻演出後表示,神韻的美讓她動容,無與倫比。她說:“女子粉色的長袖舞,以及多次出現的橙色和綠色,舞台上的演員和天幕上的畫面合而為一,視覺效果震撼,我真的被打動了。我從來沒有因為看到什麼而感動,以至於百感交集,動容落淚,神韻做到了。”

她說:“我喜歡神韻!演出中的多個場景讓我感動,我不止一次地流淚,太感動了,神韻太美了,太高貴了。”

Sorensen表示,她真的體會到了“神舞動之美”,正在回味和消化這場演出,希望為下一幅畫作找到靈感。

Verona Sorensen女士表示,神韻的美讓她動容落淚。

專業攝影師John Blais觀看了演出後表示,神韻引領人們走入中國古老的信仰,神韻表現出的文化和藝術內涵令人深思。

John Blais說:“我喜歡演出表現出來的文化內涵,我尤其喜歡演出讓我們走入中國古老的信仰,歷史中的中國,人與遠古時期神的關係,就人類產生前的史前時期,我做過大量的研究。”

他接著說:“演出對此有更深刻見解,解釋了神、星系與人之間的關係,從文化角度上來講非常有深度。”

他還表示演出表現出的內涵讓人對現代有所反思。“我們知道現在在中國甚至歐洲,精神信仰並不普及,但這些地區都是有信仰背景的,以前都是信神的,但現在摻雜着政治因素,傷害着人類。”

Blais表示了解世界上很多人修煉法輪大法,他感嘆在當今社會,堅守自己的精神信仰、道德和立場需要勇氣,這也是這樣的演出不被當局允許在中國上演的原因。

他也很喜歡舞台上對這種傳統價值理念的表現方式,尤其是天幕,“天幕背景傳遞著寓意,動畫做得很好,和舞台上的演出完美融合,我喜歡這種表現方式,是傳統演出的改進,但加上了傳統的音樂,令人驚嘆。”

2019年1月6日下午,專業攝影師John Blais(左)和朋友觀賞了神韻在蒙特利爾的最後一場演出。

Lissa Secours女士和母親Rosanne Quirion,另一對母女Tamara Stevenson和母親Mary Stevenson,結伴前來觀看。

Secours是一位作家,和做行政工作的母親Quirion,兩人都被法輪功反迫害的舞劇深深感動,雙雙落淚,“我們都哭了”。

Secours說:“我非常喜歡演出,那個(反迫害的)故事觸動了我的心靈。”她進一步解釋:“它講述了一個困境,每個人都能用心感受到。不需要語言,(演員的)表演描述了真正的意思。人生的意義,你可以感受到,那是最重要的。”

和女兒一樣,讓Quirion印象最深刻的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節目。她說:“我之前不知道中共政府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如此殘酷的對待他們。(這個節目)讓我深受感動。實際上,我們都哭了。”

從神韻的節目中,Secours了解到了不少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觀,特別是尊嚴。她完全能夠理解演出所要表達的精神內涵,特別是主持人在最後一個節目之前所說:回歸傳統,守住善念,才能重返天國的家園。她說:“(演出)結束後,我在思考,我能做些什麼,將那個神性帶入我的生活。”她表示,演出讓她思考更多人生意義。

作家Lissa Secours女士和母親Rosanne Quirion女士,都被法輪功反迫害的舞劇深深感動,雙雙落淚。

來說幾句


wpDiscuz